川汉铁路建设中的詹天佑

辛亥革命网 2018-03-26 09:47 来源:宜昌政协 作者:宜昌政协 查看:

在修筑商办川汉铁路过程中,我国著名铁路工程专家詹天佑倾注心血,三峡宜昌地区山山水水留下了他闪光的足迹。

  宜昌位于长江上游和中游的分界处,地处风景优美的西陵峡口,是入川的门户,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自然资源,自古就有“三峡门户”、“川鄂咽喉”、“军事重镇”之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受国外资本主义影响,国内兴建铁路之风骤起,川汉铁路修筑也应运而生。同时,帝国主义列强更把铁路当作侵略中国的工具,因此,反映在川汉铁路筑路权上,经历了官绅合办、商办,最后由外国人投资办的曲折过程。

  在修筑商办川汉铁路过程中,我国著名铁路工程专家詹天佑倾注心血,三峡宜昌地区山山水水留下了他闪光的足迹。

  电请詹天佑出任川汉铁路总工程司

  1903年,四川总督锡良以四川物产殷富,而运输不能畅通,要修筑入川铁路。1904年1月,按照商部新订铁路章程,设立川汉铁路公司,集股开办。官办川汉铁路总公司在成都成立,委任了督办、会办。是年3月11日,上海《东方杂志》第一期登载了川督锡良兴筑川汉铁路奏折。

  川汉铁路的动议兴建,引起帝国主义列强的垂涎。英、法、美、德等国先后争筑川汉铁路之权。在当时的中国,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瓜分中国。铁路修筑权与它们在中国的势力范围有密切关系,德国修胶济铁路,英国修广九铁路,俄国修中东铁路,法国修滇越铁路……铁路修到哪里,不仅铁路的修筑权和管理权归某个帝国主义国家,铁路沿线的资源也就归它们了,实际上铁路沿线的广大地区成了它们的势力范围和殖民地。因此,反对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修筑铁路,成了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掠夺,维护国家主权完整的艰苦的正义斗争。

  1904年10月2日,四川留日学生同乡会致书川督锡良,愿认股金,加速测量工,修筑川汉铁路。后又向锡良提出开办川汉铁路意见书。书中称,读报载法人强索川汉铁路修筑权利,英法垂涎相视,安危之机,间不容发。书中一针见血的指出,川汉铁路公司之议虽立,而其实无闻,宜速实现,且举此大业,必出于官商合办,乃事势之所不能避。11月,四川留日学生为川汉铁路事,发出敬告全蜀父老书:列强掠夺我国铁路修筑权,是对我之灭国新法,实行于各省,已及四川。铁路修筑,事关我国大局。我蜀六千八百万人,宜全体助成川汉铁路,并开办四川铁路学堂,速遣子弟赴欧美日本学习铁路。

  1905年7月,为调和分歧,川汉铁路由官办改为官绅合办,锡良自请为督办,设官绅总办各一人。1906年1月,湖广总督张之洞、四川总督锡良合奏:川汉铁路干线拟定由宜昌达成都,中分为宜昌至万县、万县至重庆、重庆至成都三段。鄂境之路由四川省代修,定期25年,由鄂省给价收回,胡峻从美国延请留美学生胡栋朝、陆耀庭返国,聘为川汉铁路工程司,勘测川汉铁路,川汉铁路由何处修起,川汉铁路公司内部及四川留日学生等早已意见不一,或认为宜昌万县段工程艰巨,应先修成都重庆段;或认为成都重庆段需经长江转运修筑器材,应先修筑宜昌万县段;或主张兼修成都重庆段及宜昌万县段,并兼营沿江航运。各执己见,争持不已。后由陆耀庭自宜昌起测,胡栋朝自成都起测。詹天佑先生闻知此事,非常不安,致书胡栋朝,指出在中国如此缺少工程司之际,胡栋朝和陆耀庭不应分处两地。应集中成一股力量,以取得成功。并告诫:团结是成功之秘诀。胡栋朝电请詹天佑出任总工程司修筑川汉铁路。

  詹天佑关心川汉铁路的勘测

  四川留日学生出于爱国热情,为维护国家主权,倡议川汉铁路改为商办。在人民群众和舆论的压力下,1907年3月,川汉铁路改为商办,成立商办四川省川汉铁路有限公司。并续订公司章程,规定“本公司专集华股自办,不附洋股”,“延请本国人为总工程司”。1908年10月,以川汉铁路关系西南大局,未可轻率,我国于工程有经验和众望者,唯有詹天佑为由,乃由川汉铁路总办乔树楠在京先与詹天佑往复相商,复由川督奏请派詹天佑为川汉铁路总工程司。

  当时詹天佑先生任邮传部路务议员、京张铁路总办兼总工程司。京张铁路全长201公里,是联结西北的重要交通干线,具有重要军事经济意义。这条铁路是我国自己设计、施工,自力修建的工程艰巨的交通干线。工程之艰巨在当时的世界上属最。因此它的修筑一开始就令国内外瞩目。帝国主义分子攻击诬蔑,冷嘲热讽。国内有些人也怀疑本国人的能力。詹天佑先生以他超人的智慧,勇敢地承担了修建这条铁路的任务,并提前两年完成通车,极大地鼓舞了民族自信心,其意义超出修筑铁路工程本身。当时詹天佑正忙于京张铁路的修筑工作,分不开身。遴选京张铁路工程司颜德庆任川汉铁路副总工程司。颜德庆于1909年4月到宜昌进行路线选测和准备工作。至此,川汉铁路又挂在詹天佑的心上。

  在詹天佑派颜德庆到宜昌前,美国工程司洛克已进行宜昌归州(今秭归)间的测量,认为不可能选出一条沿江方案,必须绕行内陆山区。詹天佑函告颜德庆详细了解,要他踏勘宜归全线,以确定能否选用比山区路线更优越的沿江线。指示颜恰当地选择宜昌码头位置,进行宜昌工程基地的建设安排。经过3个多月的勘测,颜德庆函告詹天佑沿江线有望。詹天佑告颜要坚持沿江方案,并向汉阳铁厂定购川汉铁路首批钢轨,安排在川汉路开挖山洞继续使用性能安全的拉克洛炸药,陆续将京张铁路工程司调往宜昌,分派全段。后又告颜,在选定线路时不要采用京张铁路关沟段那样大坡道线路,并强凋指示,川汉铁路不用外国人承包工程。

  詹天佑到宜昌指导铁路工程施工

  1909年10月,京张铁路建成通车。詹天佑继续主持展修张绥铁路。消息传到四川,川汉铁路公司再次上书邮传部,恳切邀请詹天佑“迅速到差,以重要工,而维路政”。

  同年11月27日,詹天佑第一次从北京出发到宜昌。12月10日(农历十月二十八日)川汉铁路在宜昌举行开工典礼,中外来宾接踵来观,惊为奇事。东西方外国报纸对商办川汉铁路表示不满,发表评论:“川路不借外款,不雇外国技师,现在居然开工,中国前途叵测,环球列强均当留意”;“此路早闻向各国借款,自汉口至宜昌一段,归德人承造;自宜昌至成都一段,归英人承造;成都以上,归法人承造。今川人筹款自办,已在宜昌开工,英人将此权利无故废弃,吾人颇为震动”,对川汉铁路不借外款,不用洋人愤愤不满。德、英、法三国公使同时分别向清政府外务部递交照会,反对中国自行商办川汉铁路。湖北留日学生因邮传部接连与德法英美四国商议借款修筑川汉、粤汉两路,专派代表回国联合鄂省各团体发表自办铁路意见书。书中提出欢迎詹天佑到鄂主持路事。詹天佑第一次在宜昌没住多久,即回北京。督办鄂境川汉铁路的张之洞认为,宜昌至万县间山山相属,能否开挖山洞,尚未可知,因而支持美国工程司洛克的内陆山区路线,尽管沿江线距离(约80公里)比内陆山区线路短一半,亦不得不按内陆山区绕行线开工修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