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女留学生与女性地位的转变

辛亥革命网 2017-04-25 09:13 来源:中华文史网 作者:张立真 揣丽华 查看:

中国留学生始于近代,女子留学晚于男性。然而,女留学生的出现却在转型时期的近代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

  中国留学生始于近代,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于是,学术界有十代留学生的说法(也有八个阶段之说)。女子留学晚于男性。然而,女留学生的出现却在转型时期的近代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特别是对于妇女政治地位、社会地位的转变所起到的历史作用应给予充分肯定和积极评价。本文拟就清末民初(1840-1928年)时期的女留学生为研究视角,围绕这一有关问题予以评析,以期就教于学术界,并引发对当代留学问题的思考。

  (一)

  中国人走出国门留学异邦是在19世纪四五十年代。具体而言,1847年广东人容闳(1828-1912)、黄宽(1829-1878)、黄胜由外国传教士资助赴美留学当属首开其端,这三位男学生出国时刻,距大清帝国遭遇西方强国坚船利炮的轰击,被迫打开封闭之门不过几年的时间。

  女性就没那么幸运。如果以鸦片战争为时间坐标,那末,出国留学的日历又翻过去大约30 年才有女子留学的奇迹出现。1870年,美国传教士麦加地(McCartee)携其收养的宁波女孩金雅妹(1864-1934)去日本读书,应该是中国女性留学第一人。1881年她又由这位监护人带往美国纽约学医4年,是康乃尔大学的正式毕业生。10 年后,有一位美国女子昊格矩带江西一名9岁女孩康爱德(1873-1931)回国并送其入当地学校学习。此间,还有福州柯金英(1865-1929)、湖北石美玉(1873-1954)也是先后得到传教士的资助而留美(1)。四个女孩子成为近代早期女子留学的标志性人物。值得注意的是,她们都以养女的身份被随带出国的,属于被动的个案,凤毛麟角。这期间,清政府已派出几批官费留学生,但不见女子的身影,无论家庭还是社会皆认为女人没有资格更没有必要到国外增长见识,接受教育。可见女人出国之不易。

  女留学生从个案到逐渐融入出国潮流大致在1900年以后。如果说甲午战争刺激朝野人士开始全面自醒痛揭累累伤疤的话,那么,庚子事变则促使政府官员们不得不除旧布新改革弊政,出国留学之门再次向有志青年敞开。经过中日两国人士的努力,自1898年始日本政府一改过去拒绝中国人入境读书的政策,文部省于1899年颁发15号档正式确立接收中国留学生的决策,中国人取得合法留学日本的地位。留学东瀛确为当时的最佳选择,“政俗文字同则学之易,舟车饮食贱则费无多”(2),就近浮槎东渡的方便条件无疑给女子自费留学带来了机会。据现有数据记载,1901年有3人,1902年又有20名女性先后赴日本留学(3)。其中除何香凝(1879-1972)外,基本局限在跟随家人赴日而进入该国学校读书的范畴。1903年,清朝驻日使节钱恂回国时留下女儿、儿媳在日本继续求学(4)的情况就是典型一例。这一年,东京留学生曾发起拒俄运动,女留学生在抗拒沙俄继续强占东三省的大会上,立即成立女子救护队要求上前线的事实说明,留日的女生可组织一个十几人或几十人的行动小组了。

  1903年以后随父兄留学的局面有所改变。像秋瑾(1875-1907)这样挣脱家庭羁绊自费赴日的非常女性逐渐增多。特别是1905年地方省份送女子留日之举打破了男子官费留学的成规旧例,女人方能敞开胸怀拥抱大千世界,畅快地凭海临风,饱吸先进国度的空气与营养。1905年,取得官费资格的女性有湖南人20名,其中最小的14岁,最大的48岁。其后有江西10名,云南13名。奉天(辽宁)省特派专人到日本实践女子学校商定每年派15人到该校修读师范专业,难能可贵。两年后,在东京成立的留日女学生会成员约100人(5)。1909年达到149人(6),初步形成留日女学生的小型群体。

  此间,各省先后取消了对女子官费出国留学的限制,势必刺激了自费女生出国的热情,女留学生西出“取经”者不再停留个案阶段。1905年先后有19名女学生自费入读美国中等学校(7),有的享受到官费待遇。1907年有的享受到官费待遇。1907年两江总督选派3名江苏女生赴美国威尔士利(今译威斯里安大学)女子学院读书(8),是为官费女生远学西方的开端。宋庆龄(1893-1981)姐妹三人也高高兴兴地跨入这所学校大门深造。至于到底有多少女子留学欧美,还很难说清楚,就零星材料看,1902至1911年留美女学生约30多人(据统计只是已考取大学之数);有的著作称1910年在美国东部的女留学生有36人(9)。留法的约近20人(10)。这个数字虽仍无法同男子相比,而能有几十名女子自愿远涉重洋留学欧美,就持续二千余年受压迫遭凌辱的中国女人而言,已非同寻常,可谓女性留学史上的突破性进展。从留学区域比较,至清亡前,留学其它国家的女生远不能与留日相比拟,主要是费用昂贵的缘故。

  民初,女子出国留学的环境有所改善,主要表现在选择留学欧美国家的比例上升。以美国为例,民初期间大约增加到488人,此指已考取大学的人数(11),有的数据显示已达800余人,应该包括所在各级学校的总数;留学俄、德、英等国的女生人数远逊于美国;留法女生在20世纪20年代约20余人(12),主要得益于勤工俭学运动的发动与持续开展。与此相反,留日因受到中日两国留学政策及其它因素的干扰,人数比清亡前有所下降,女生也相应减少。然而,1912-1921年20年间,留日女生约有631人(13),比同时期留美的女生203人还多出428人。女子留日继续呈现主流趋势。

  总之,清末民初时期女子出国留学的路程曲折坎坷,与中国文化传统历史积淀及特殊的国情不无关系。

  (二)

  清末民初女子留学是中国留学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当时世界近代化运动和中国被动开放的产物,同男子留学有着一定的共同之处,即女子同样有一个由被动到主动求学西洋的历史过程。清末,她们跨出国门从个别到一般,其走向也是先欧美后日本,随着开放的节奏逐渐融入留学大潮。民初,从比较集中于日本转而面向世界其它国家,特别是欧美。其留学动机同男留学生大致趋同,开始是抱着学技能的目的选择学科专业,继而,她们中不少人更看重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加入钻研哲学社会科学的行列,回国为救国救民而奔走效力。

  不过,在那种特殊的历史时期,女子留学又存在着不同于男子的特有规律,其主要历史特征有三:

  其一,留学人数有限,留学队伍形成较晚。

  被迫开放初期,女性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地位卑微,毫无人权可言,传统家规视同律法,西风渐进的冲击波不可能轻易触及妇女层面。七八十年代,外国传教士从事布道和办学的事业刚刚开始,只能使个别孤苦幼女借助这一载体沾得余润,首先跨出国门学习;接下来有幸与留学结缘的,必然是早期出使国外的使领人员的家属,因此,通过留学途径自醒自救的人数十分有限;其后,女性受到男子出国留学潮流的带动逐年有所增加,但她们中多数人既无法得到家庭的支持,又不可能争取到官费名额,只好望洋兴叹。1910年清政府始正式给予女留学生与男子同样享受补给官费的待遇,条件是能够升入日本高等学校的女生,条件苛刻,女子留学队伍怎么可能迅速积聚起来!以留美学生为例,自1850至1928年共约519人(专指升入大学者,),大约占男子4340人的百分之八 (14)。如果涵盖所有在美学生,差异更加悬殊。据舒新城的估计,男女比例大致为11:1,由此可见一斑。

  此外,女子自费出国学习的生活备尝艰辛,打工、俭学比男子难得多。就以留法勤工俭学为例,男生即使身无技艺,可以干重体力活计,女子则受到体力的限制;女生比较擅长的工作如文秘、打字、校对、店员、及其它轻便的事务,“薪水极为有限,有时同样工作,而女子所得比较男子少至三分之一”。所以,以工求学,“女子所耗时光,比较男子约增加三分之一或至一倍”(15)。至1929年留法勤工俭学生总数已从最多1600人降为160人(16),下降10倍,女生能够坚持下来绝非易易。其它国家大抵如此,此乃女子留学队伍积聚缓慢的因素之一。

  其二,自费留学是主要形式。

  如果在甲午战争前清政府向欧美所派官费留学皆为男子是个例外,但于1901年实施奖励“游学”政策后,女子能够获取官费的机会照旧比男子少一大块。如1917年留美女学生将及200人,其中取得官费者仅20人,仅及十分之一。因为她们在1914年才得到官费名额,是享受庚款留学的清华学校派出,并且间年一次,每次10人。女子官费留学成了地地道道的点缀品。无庸讳言,这完全是清政府制定歧视及压抑妇女政策的结果。

  还应指出,留学初期相当于女学兴起的时候,朝野对女人读书的认识非常肤浅。即使较有眼光的开明之士,仅仅视女学为培养贤妻良母的地方。梁启超曾说过,中国要想保国、保种、保教“非提倡女学讲求胎教不可”(17)。那时,清政府派女子出国的目的只是求得女校师资,这一思想在当时甚为普遍。最初,连专门为中国留学生设立的日本实践女子学校校长在其制订的速成科规则中说:“女子之天职在内助之实务与家庭之教育……今我等欲使彼邦女子以短少之时日能尽其天职之技能,故为特设速成师范及工艺科……期以一年毕业,使得为慈母与教师之教养概要”(18),也没有把女性的社会角色放在第一位。民国时期,贤妻良母的思维定势有所破除,女子留学生力争获取男子一样的待遇,修读的专业初步扩展到政治、经济、科技领域,一定程度上突破了清末的模式。

  其三,所学专业主要集中在医疗医药以及文学美术方面,从事社科专业的以主修教育者居多。

  早期中国留日女学生都是进入实践女子学校就读,所设专业只有速成师范和速成工艺两科。师范科学习课程主要是教育、心理、地理、历史、算术、唱歌、体操等。工艺科在上述课业外,还有刺绣、编物、图画、造化几门,事实上基本围绕幼儿教育和家政业务开设课程的。民初时的法国留学生亦如此。1921年实行勤工俭学的18人中,有15人修读教育科目,有的则细化为教育美术、教育音乐、教育生物、体操音乐。另外3人读生物、文学、史地,其实也是和教育密切相关的专业。这种现象的出现,除了本国政府急需女校师资等社会因素外,女性自身特点决定着她们的专业选择乃至社会角色,但同政府不愿意资助女子留学是两码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