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科与广州的早期市政建设

辛亥革命网 2017-02-23 13:56 来源:团结报 作者:周兴樑 查看:

孙科在广州首任市长任内(1921.2-7)不辱使命,是当时各项市政建设事业的指导者与实践者。

  孙科在广州首任市长任内(1921.2-7)不辱使命,是当时各项市政建设事业的指导者与实践者。这期间,他不仅主持制订并审核出台了大量支持广州市政建设的条例、规制与计划,而且还积极督导与扶持市政厅属下各职能局按章办事,力谋建设事业之发展。可以说,广州早期市政建设事业的良好开端与向前迈进,皆与孙市长之领导和推促分不开——其为之贡献了自己的才智和力量。

  着力解决市政建设急需的资金

  广州市政建设各项工作之开展进行,在在需财。黄炎培在当年晤孙市长时,“首问‘最困难点何在?’答称:财政。”他所见到的市财政局“民十年度”预决算表显示:全市的捐税等各种岁入为196996元,而办市政事业的岁支出则多达2884249元,“出入相抵不敷九一万四千二百五十三元。”其因此而感慨曰:“粤东为财富之区,广州尤其为精华所萃。然自市政开办,造端愈大,需用愈繁,支出在所不免。”

  面对市政建设上财政支绌的困难,孙科首先从大处着手广开财源:请求省长陈炯明进一步将财政厅原管之市内及省河一切税捐,及公路处原管的一切公产和大沙头事务,统移交给市财政局等接受。其次,他主持的市行政委员会“为节樽经费起见”,即“议决从七月一日起裁员减俸”:裁撤各局副局长(公安局除外),及财政局出纳课、工务局工程设计课、卫生局之教育与统计两课、教育局慈善事业课;所裁各课之职责归併他课办理,“以不妨碍事务上之进行”。该委员会又规定:“除公安局外,本厅各局职员月俸七十元以上未及百元者,照原额九成支发,百元以上者八成支发。”

  与此同时,市财政局为力争全市财政状况之改善与好转,则在分课办事、精打细算之同时,力谋会计制度之改良——采用新式会计制度,及其出纳、会计等5种新的簿记格式,以期清理财政积弊;它又实行会计员考试录用制度,以招选专门适用人才。市财政局这期间更以大力整顿旧有捐税,推行“增设新捐,若专利药品捐、茶肆捐等”,并发行市公债等有效办法,来“补偿收入之不足”。另该局还向某外国借款1500万元;对方在“签约后,已交付第一期借款五百万元,其余第二期交款为六百万,第三期为四百万,均订期于明年一月、四月分两次交清。市政府月来支付各费,均赖此项借款。”由上可知,孙科及其属下之广州市财政局,当时在想方设法以财力支援市政建设方面,实立下了汗马功劳。

  积极搞好基础设施的配套建设

  孙科领导的市政厅各职能局在进行和搞好市政基础建设方面,主要取得了以下3个方面的成绩:

  (一)修筑城市马路,以改善广州交通和扩充市区范围。有人指出:市政工务局原计划全市筑马路“七十余里长”,“除前公所筑二十里外,现又筑成二十七里,余二十余里在建筑中。其路面阔自七八十呎至百五十呎不等。”其还计划“将马路向东拓至东冈,迁丛墓而辟地千余亩建一模范村;又向西开拓,使该路与广三铁路黄沙站相连,又与西村相连。以上皆为扩广市区范围计也。”据孙科言:这“前后两期拆屋筑路,估价需四百余万元。”与此同时,市政厅又发布《修正广州市暂行缩宽街道规则》13条,统一规定住屋与商店所占街道之宽度,以期整修各旧街巷、既利交通又美市容。这样一来,市区的交通大为改善——“昔以肩舆行者,今可以汽车驰聘于街市中央矣。”在此基础上,市公用局订出了新交通规例,并在全市实行“交通器注册”,计注册者有:“公共汽车十六辆,(普通)汽车一六一辆,人力车三一九九辆,自由车一九二辆,其他车类二二一辆”,另还有“汽船六(十)艘,民船若帆布船、舢板等九五四五只。”此项工作之收效甚佳——“自新订之水陆交通规则实施以来,全市交通颇称便利。”

  (二)修浚全市阴沟和设立各卫生区域,以改善市民的卫生环境与生活条件。作为广州市内主沟渠的六脉渠长约4.2万余呎,曲折绵长又年久失修,故市街一遇大雨则常苦淹浸。市政厅深感非从速修浚这条阴渠,无以保证市民生活之安宁和卫生,故命卫生、工务两局共同负责此项工程。在1921年4-7月间,“卫生局共已修理或改造旧式阴沟一百二十六条,共长五五一二一呎。然此只为主干渠之支沟耳”。鉴于在主干沟渠上已有居屋300多间,该局与工务局妥定改良该渠的计划,报请市政厅核准施行。

  市卫生局当时将广州划分为6个卫生区,每区配备区长、巡查员等专职干部5人,由他们负责督导搞好街道的公共卫生事宜。据称全市“每日有清道夫千人扫除街道……有大号扫地车和洒水车各三辆,专任洒扫大街”;各个“卫生区区长,每日各须将一日之事绩,报告于总稽查员。”这项工作落实后,使得“广州市街道之清洁,……于国内各地实罕见其匹”。同时,该局为规范全市之医疗管理,还制定了《中医生西医生注册章程》,规定“凡中西医生须在卫生局注册、领有证书,始准行医”。据称计“五六两月,西医注册者二百二十八人,中医生注册领证者,多至一千三百余名。”此外,卫生局又先后订出了“关于酒肆、旅馆、戏园、厕所,及公共娱乐场所”的“卫生规则”,并“印成通告及小册子多种,随时分送于居民,警告污秽食料之危险”,或举办宣传“鼠蝇之害”的展览馆,“陈列模型,以示其为祸之烈。凡此设施收效颇佳,霍乱等症较往年大为减少。”

  (三)规划建设公共的办公、娱乐设施,以彰显新广州的城市风貌,及便利市民之工作与生活。在筹建合署办公场所方面,广州市政厅制定出台了《拟合建行政公署中枢办法》,规划在“第一公园隙地建一座行政中枢大厦——将省公署、交涉署、财政厅、市政厅、高等及地方审检厅、县公署、图书馆、大会堂合建于一地”。有人在论及此项建设的进步意义时,称它为“破天荒”之举,“以利政务进行而又省经费”;还有人具体指出:“今若改建合署,则公事之会议,公务之进行,政令之传布,信符之递颁,敏捷简便,无壅隔之隐,无濡滞之虞,无疏洩之患,无跋涉之势。”

  在筹建公共娱乐场所方面,市政厅规划全市建设3个公园:“第一公园就观音山建设,预算经费一万三千元,已成立,面积共八十万方尺;第二公园就东校场建设,面积共一百五十万方尺,(内)附设公共体育场,在经营中;第三公园在海珠,面积四万四千方尺,已指定(地点)未建设。”此外,市政厅的工务、公用与卫生等局尚有建设公共浴场、小区菜场与屠宰场等规划。

  加强警政建设以维护社会治安

  一个城市社会治安跌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市民之生命财产安全。因此,市政厅为确保全市官民之安康,十分注重公安事业。有人在谈到广州市警力充足时说:“广州全市共分为警区十二,皆由公安局管理之。现有区总警局十二所,分警局二十六……统计共有警长警佐一百四十人,警士四千零四十六人,巡长二百二十四人,文案书记等约百人……复有警军五百人(军官在内)”,以应对特别事故之发生;另又设有“警务学校一所……共有学生二百四十人”;而第12警区所辖的水警队,则“备有汽油船及普通巡船数艘,巡辑颇为周密”。此外,公安局还辖有“救火会四,会员一百四十人”;各街也自行组建了消防队,以负责“全城火政。”

  又有人指出,当时广州市各警局、分局从事之“公安行政”,有以下五大“特色”:一为“尊人道”。各局皆认真检查约束警员,“严防虐待瞽姬”,及“禁止马路警察……无故鞭打人力车夫、捣毁手车,以恤苦力”。二是“保主权”。公安局奉市政厅关于“本省各项戏饷,尚无洋商承办之业,况领事裁判既为条约所限……于我似多妨碍”的训令后,不准“英商香港娱乐公司缴饷承办一园影画戏院”。三是“整风纪”。市公安局面对广州各界人士请愿废娼的要求,“严禁妓女私入旅馆卖淫”,一经发现则“拘而罚之,并励行查禁强逼妇女卖淫等弊端”。同时,它“又励禁吸食鸦片”:在发现有6名省议员私自吸毒后,即奉命拘罚之,并“追令其自向省议会辞职”。四是尊重“言论自由”。公安局对市内33家报纸中之“指斥当道,或倾向北政府者,从未加以干涉”,只为此而转饬“(市)报界公会:嗣后关于军政新闻,务加审慎云。”五是将对罪犯之惩戒与教育结合起来。市“公安局辖有警察监狱及感化所一,可容千人”:前者用于关押惩戒成年犯罪者;而“感化所中拘者皆少年犯,每人强迫各习一艺”,以利其出监后自谋生计。

  整顿与大力发展教育事业

  广州市政厅十分重视教育事业,在专设教育局以办理全市教育事务之同时,又大力增加市教育费的投入:前此“每年全省教育费不满五十万元。现在广州(市)教育的预算经费为五四三六七零元,约占全部收入之五分一。”这大笔教育费分别指定了专门用途。市教育局有钱就好办事。它当时下设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慈善教育3课,以专责成;又划全市为12个学区,并委派专职干部各办理学区内的教育事宜。

  整顿与办好学校教育,及实行学龄儿童之强迫教育,乃广州市教育局行政的两项重要工作。据有人统计称:“广州市现有国民学校一百四十五所,属市立者四十五;高等小学七十二所,属市立者十七。此外有乙种实业一、甲种实业一、师范学校一,俱属市立”,还有“初小四十一所”,以及中学等。以上各“教育局直辖学校之生徒数”为:“男生五千人,女生二千人(此数目疑为手误,据笔者重计之实为3870多人)”;“此外有私塾一千所,学生三万三千人。”管理与办好这些学校(尤其是市立者),乃教育局的职责之一。又有统计资料显示:“广州已届入学年龄之小孩,共有十万人,现在就塾者为四万,故为教育其他六万儿童计,小学之教育必须大增。”为解决学龄儿童入学的当务之急,广州市政厅颁行了《广州市施行义务教育暂行规程》。它规定且强调:“本规程以强迫学龄儿童之父母或其保护者,履行其使学龄儿童就学之义务,俾儿童得共享生存发展上机会均等之权利为宗旨。”市教育局则专为此事设立一由副局长兼任会长的“筹办市区义务教育委员会”,并采取了两项重要举措:一是它规划于1921年9月——次年9月间,分3期在各学区之国民学校内,增设“七百四十二(个)班,每班约容学童四十二人”;另于“新设之校,拟以半数开设小学简易科,或半夜小学简易科”,双管齐下地“收容市内全数失学儿童”。二是它遵照市政厅颁行的《教育局巡迴教育暂行章程》,令各区派出“巡迴教员”,督导市内“一千一百有奇”之私塾厉行新式教学改良。同时,市教育局又将孙科市长关于“整顿改良学校风纪”的训令,转饬各校师生遵照奉行:“嗣后各校学生务须遵守纪律,尊重学业;各校长并应督同职教各员刷新校务,力策进行,养成良好的校风。”

  市教育局开展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积极推广与办好10项社会教育事业。其要者有:(一)将开办城市老年大学作为“永久性事业”。为此,教育局专门制定并发布了《市民大学规程》,规定“市民大学以间歇短期讲演传达高等学术为宗旨”,“并留意人格之陶冶,以期市民德智渐进、无所偏废。”它办的第一期老年大学,已于1921年7月在省教育会议事堂开学,计“学科十二种,讲授七星期,听讲者八百余人。”(二)拟在市内“设立二十所劳工学校,授一般劳工以普通知识及实用技能”。教育局计划开办的3所工人补习学校,已有2所在广州河南成立;其已择定地点即将开办者有:女子缝纫与机织学校各1所,工商学校2所,铁路工校1所。其余各校则在筹划中。(三)为市民举办专场演讲会。教育局为此委定8名演讲员,分头向市民宣讲时事与市政要闻:其“巡迴演讲择市内繁盛街道、娱乐场及各监狱行之;固定演讲则在第一通俗演讲所行之”。(四)社会教育课设立了通俗图书馆1所,内备各种图书与报纸,公开免费供市民观阅;它又开设巡迴文库两种:第1种以车载图书至各马路点,第2种用肩挑书箱到内街,均免费“任人备(借)阅,三日一换”。此外,市教育局举(拟)办的社会教育活动尚有:每年“举办两次博物展览会”;改良戏剧——“随时派员赴市内各戏院监视”表演,“遇到不良之戏,则劝令改良或禁止排演”;还计划增设多个方便人们平常运动、读书和游戏之场所等。

  以上所述,就是首任市长孙科领导各职能局,进行广州早期市政建设的大致情况。当时的沪港媒体,对孙科之工作团队及其施政业绩,均给予好评。如上海《申报》曾先后载文赞扬:“广州市政厅领袖及办事人员,大半为欧美日之留学生,凡任重要职务者,皆受过新教育……广州市政厅得如许人才,也堪钦佩矣”;“今各地人民日望良政治,独广州居民欣欣然有乐生之心,虽初创不无疑骇,今颂声渐作矣!”香港的《士篾西报》也刊出《广州指示怎样做》一文,称颂“广州市政年来的进步,有目共睹。”这些评论足以说明,孙科在领导广州市进行早期市政建设方面,确有建树和贡献,我们对其业绩应当予以肯定。

  (作者系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