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镇江商会

辛亥革命网 2019-03-28 09:00 来源:团结报 作者:王荣 王抒滟 查看:

光绪二十九年,常镇通海道及丹徒县照会丹徒县商务分局代理局董吴兆恩等人,责其兴办商会。经过筹备,镇江商会于光绪三十一年七月正式成立,初名“镇江商务分事务所”。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常镇通海道及丹徒县照会丹徒县商务分局代理局董吴兆恩等人,责其兴办商会。

  经过筹备,镇江商会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七月正式成立,初名“镇江商务分事务所”。因镇江为通商大埠,后改为“镇江商会”,会址设在城西龙王巷内。镇江因得江河之利,商贾云集,仅西门处行栈即达400多家,11个省客商建立了会馆, 20多个行业建立了公所。

  1912年10月20日,孙中山莅临镇江,在镇江商会、商团、广肇公所等处演讲并巡视镇江要塞炮台。

  1929年,商界同仁捐资4万元建成商会办公房屋,位于镇江市伯先路,占地面积1891平方米,青砖叠砌。正门朝南,迎街面东另造一大门楼, 整个建筑呈长方形。门上嵌白石横额,由于右任书“镇江商会”门额。

  镇江商会旧址保存完好,现为镇江市工商联(商会)的办公场所。

  举办社会公益事业

  辛亥革命后,各同业公会分别创办或联合创办私立小学7所、中学1所,除了进行普通教育外,还开办过商科与簿记班。

  为了振兴民族工商业,镇江商会于20世纪20年代支持发展镇扬长途汽车与轮渡联营。1929年4月,商会与英领事签约,以5万元购进英租界的电灯厂与自来水厂,由本地厂家经营。此外,还举办瓜镇义渡局、冬赈局等地方公益救济事业。1930年,因遭遇灾荒,粮价大涨,镇江商会自西贡购进大米2万多包,以平抑物价。翌年苏北水灾,镇江商会开展募捐并组团赴高邮、兴化等地慰问和救济灾民。1947年12月,镇江商会严惠宇等人筹款20亿元、白米2千担作为镇江贫民冬令救济之用。镇江商会还先后筹组了17个救火会。

  开展爱国反帝运动

  1919年6月7日,镇江商会宣布罢市,并发电报给北京政府,声援并支持北京学生的五四爱国运动。1927年,商会积极协助地方当局接管英租界,并派商团协助警察维持治安。九一八事变后,镇江商会致电国民政府要求对日宣战,并决定查禁日货,还翻印并散发《日本田中内阁侵略满蒙之积极政策》5000份,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亡我之心。抗日战争爆发后,商会在陆小波、冷御秋等人的带领下,积极进行抗日救亡运动,并推动工商界认购救国公债40万元。日本侵略军到达镇江以前,商会及民船公会组织船只,转移商店物资,疏散难民几十万人。

  爱国将领王柏龄发起倡议集款购买飞机捐献国家后,以冷御秋、陆小波为首的镇江商会积极参与其中,并很快集资购得7架飞机。镇江商会在抗日救亡中的积极作为,离不开陆小波、冷御秋等人的带领。

  1931年,陆小波以镇江商会负责人名义发表《告全省商界书》。他主持了镇江商会执行委员会第五次临时会议,决定各业商店封存日货,以抵制日货;翻印了《日本田中内阁侵略满蒙之积极政策》,以唤醒民众。1932年,陆小波在一二八淞沪抗战中,协助当局处理日舰人员被镇江民众打伤事件。同时,与冷御秋等人一同当选为镇江县地方国难救济会常务委员、镇江县自卫委员会委员。1936年,他与冷御秋领衔在《新江苏报》刊发《镇江各界慰劳绥远将士委员会启事》,谴责日寇侵略,号召各界人士以实际行动声援绥远抗日将士。陆小波还积极参与了镇江举行的募捐慰劳绥远将士游艺大会。1937年,陆小波与冷御秋、严惠宇到镇江南门外都天庙,顶香燃烛,郑重宣誓,“以表坚决抗日,坚持民族气节”,并主编《救亡文辑》,无偿赠阅,宣传抗日。同时,他大力号召社会各界购买救国国债,数日后,镇江工商界便认购数十万元。此外,他指令商会下属新镇江轮和普济轮日夜运送难民过江,仅3个月便运送难民逾50万人。1941年,他又将自己的第三子陆汝源和侄子陆汝乾送到江西瑞金,参军抗日。

  镇江商会的另一位负责人冷御秋也全身心投入到抗日救亡的运动中。

  “卢沟桥事变”后,冷御秋被推举为“镇江县民众组织委员会”主任委员,协调各方接待过境抗战部队,协助构筑防御工事,维持治安秩序,接送和慰问伤病兵员,动员工商界购买报国公债,查防汉奸,运送过境的难民,做了大量工作,有力支援了前线抗日将士。

  1937年镇江沦陷前,冷御秋主持物资沿江西撤退,他利用商会中的轮船公司,将蚕种近20万张、显微镜多架,直运重庆。同时,还协助镇江、高资、桥头等处蚕种场部分技术人员分批乘轮西撤,这批蚕桑技术人员及蚕种为发展四川蚕桑业发挥了重要作用。1937年“七七事变”后,冷御秋与黄炎培、江恒源等,邀请江苏旅汉人士和流亡青年成立“江苏省失业青年救济委员会”,进行救济工作。冷御秋还带领委员会在武汉成立了十余个难民收容所,解决临时难民的吃住和医疗问题,帮助寻找失散亲人,半年时间即救济难民十万人以上。冷御秋等人还设立了“江苏纺织工业委员会”,为五百多名失业青年在湘南常德漆家河镇筹建了“难民纺织厂”。在著名企业家刘靖基兄弟的支持下,从武汉订购了铁木织布机一百二十台,以及纺纱、浆纱、经纱等生产工具,既生产自救也有力地支持了抗战事业。

  1938年,冷御秋、黄炎培一起向蒋介石面陈发动民众的意见。此后,冷御秋与黄炎培、江恒源到徐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署访问了李宗仁。冷御秋在广西时曾任陆军小学提调,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等都是他的学生。时值台儿庄战役前夕,他们三人与李宗仁长谈,并提交了一份第五战区动员民众抗日的意见书。

  武汉沦陷后,冷御秋撤至四川重庆,以民主人士身份参加了国民参政会,并担任驻会参政员,从事抗日民主活动。冷御秋在重庆时,常与中共领导接触,周恩来、董必武、林伯渠曾数次到冷寓看望他,促膝谈心,亲如家人。

  1944年,在国民参政会三届三次会议上,冷御秋积极支持林伯渠代表中共提出的政治主张,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呼吁团结抗日。

  冷御秋访问延安

  冷御秋在抗日战争期间与共产党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1945年他赴延安访问,这也成为镇江商会史上的一段传奇。

  1945年7月1日,冷御秋、褚辅成、黄炎培、章伯钧、左舜生、傅斯年来到重庆九龙坡飞机场,经西安飞抵延安机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领导人均到机场迎接他们。然后,毛泽东主席请六人坐汽车,送至王家坪第18集团军总司令部小憩。

  在延安的五天时间里,冷御秋多次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伯渠等中共领导人畅言交流,常常谈至深夜。

  从延安回来后,冷御秋与黄炎培、江恒源联名发表声明,揭露国民党为了抵制中共关于建立联合政府的主张而召开“国民大会”的阴谋。冷御秋拒绝出席国民党关于国民大会的讨论会。

  冷御秋在访问延安期间,中共中央送给他的一些有关延安秧歌舞和抗日救亡革命歌曲的小册子,他冒着风险一直珍藏。毛主席送给他的两件毛毯,他也一直珍藏在身边。

  1945年12月16日,中国民主建国会在重庆成立,冷御秋当选为常务监事。

  陆小波迎接解放军过江

  1938年夏,陈毅率领新四军第一支队进抵苏南,陆小波多次与陈毅会晤,并为其引见各方代表人士,为贯彻党的团结抗日政策积极贡献力量,并协助纪振纲为新四军募集寒衣物资、提供武装经费,其中仅迫击炮、轻重机枪就有40多门(挺),为当时装备简陋的新四军雪中送炭。

  1940年春,陆小波主动派人函请韩国钧支持新四军抗日,并请其出面调停韩德勤部与新四军的摩擦。陈毅三进泰州谈判时,陆小波帮助陈毅做通韩国钧的思想工作。

  1949年春节期间,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派特派员李明扬秘密来到镇江,与陆小波会晤,得知李明扬是衔李宗仁之命往江北秘密会晤陈毅言谈国是时,即安排李明扬过江。当时镇江至江北渡船只有一艘,国民党盘查甚严。陆小波与渡轮负责人周密安排,亲自护送登轮并请李明扬向陈毅致意,还馈赠礼品给陈毅。李明扬南返时,口传了陈毅要陆小波“勿离镇,不久就要相见”的嘱咐,还带来陈毅回赠的砀山梨、徐州山楂等特产。

  扬州解放后,解放军电台广播要陆小波留在镇江等待解放,要商会的商团保卫好工厂、商店。共产党的公开“劝告”,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不安,“把陆小波带走,不要被共产党利用”成了当时国民党江苏省当局的一种想法。一些要撤走的国民党上层人士也劝陆小波赶快准备撤走,但陆小波牢记陈毅“勿离镇”的嘱咐,四次拒绝国民党要员要其到台湾的决定。

  1949年4月22日夜,镇江商会会长陆小波动员商店照常营业,指挥商团荷枪登车维持秩序,制止地痞借机为非作歹。4月23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侦察分队到达镇江。陆小波联络接待军管会先遣代表,赶往商会要求轮船公司立即放船迎接解放军渡江,并亲自到江边指挥船只往返接送解放大军过江。镇江联和轮船公司驾驶员夏阿毛率先驾轮至六圩迎接解放军渡江。随后,大批解放军相继渡江到达,镇江解放。

  陆小波于1951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曾任民建江苏省委会第一、二届副主任委员,民建镇江市委主委,是民建江苏省委会、民建镇江市委会的创始人之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