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前张学良、杨虎城三次兵谏的部署

辛亥革命网 2016-12-08 09:37 来源:团结报 作者:杨中州 查看:

今年12月12日是西安事变爆发80周年,鲜为人知的是,西安事变前张学良、杨虎城曾有过三次兵谏的部署……

张学良与杨虎城

  1936年12月12日,在全国人民抗日怒潮推动下,国民党内部以张学良为首的东北军和以杨虎城为首的十七路军为坚决反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苦口进劝、捉蒋放蒋、促蒋反省、逼蒋抗日,联合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蒋介石在历史转折的最后关头,同意“停止内战”“联红抗日”“统一中国”一致对外。

  1936年12月4日,蒋介石到在洛阳部署军事后,杀气腾腾地再度来西安督剿。蒋的嫡系将领陈诚、蒋鼎文、朱绍良等也前来督战。蒋到西安后就住在西安城东25公里的临潼华清池。按日召见东北军、十七路军将领,“面授机宜”督促他们“剿共”。张学良、杨虎城几次向蒋提出“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要求。蒋介石不仅拒不采纳,反而向张、杨提出:立即将全军开赴陕北前线,“中央军”在后面接应。如不愿打内战,可将东北军十七路军调到福建、安徽,把陕、甘两省让出来,由中央军自己“进剿”,并要张、杨“撤换主张抗日的将领”。张、杨苦谏不从,决心硬干。

  第一次:12月6日在西安南关附近兵谏未遂

  12月6日上午,蒋介石在邵力子“陪同”下前往西安南郊“游览”,沿途由东北军卫队二营警戒。张、杨紧急商量后,认为有机可乘,决定趁蒋由西安南郊返回临潼途中秘密捉起来,送往西安新城大楼,然后再和他谈“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问题。张、杨估计蒋介石回临潼经过西安的时间约在中午十二时左右,(当时回临潼的公路必须经过西安城内),扣蒋的地点定在离西安南关稍远一点的地方,逮捕时不准备开枪、不断绝交通、不挖断公路。当蒋乘坐的小轿车开过来的时候,守候在公路两侧的东北军卫队二营,突然在公路上横堆几根大木棍,蒋介石乘坐的小轿车必然开不过去而停下来,那时,埋伏在两边的士兵,立即把蒋押送西安新城大楼。与此同时,东北军派部队扣捕驻守临潼华清池蒋的随行人员,解决华清池附近及临潼车站蒋备用“专车”上的武装。西安方面由十七路军负责扣捕陈诚、卫立煌、蒋鼎文、朱绍良等,解除公安局、宪兵团、省党部等处的武装。杨虎城亲自检查了扣蒋的警戒部署。只等东北军在西安南郊把蒋捉到便即刻开始行动。但直到下午三时,迟迟不见东北军在南郊的动静。杨虎城十分焦急,立即找张学良询问情况。张学良解释说:中午接到南京电话说何应钦当天来西安见蒋。准备何应钦来了一起捉拿,所以临时改变了南郊公路上扣蒋的计划。杨虎城感到:两部联合行动,步调不能完全一致,事久必有泄密的危险。他提醒张学良说:“擒贼擒王,大事可定局。多捉了个何应钦,假使跑了个蒋介石,一切落空了。”张学良表示:下次绝不变更了。

  12月7日中午,蒋介石把张学良、杨虎城、陈诚、朱绍良叫到华清池,“垂询剿共情况”“面授机宜”。之后,蒋还单独约见东北军王以哲、刘多荃等。指出:现在是“剿共”军事最后五分钟了,东北军必须服从命令,努力“进剿”。

  同一天,蒋介石把王以哲单独留下,蒋怒气冲冲地对王以哲说:“你和共产党的电台通报,你以为我不知道……”王以哲当即返回西安,把蒋介石谈话的内容向张学良汇报。

  当时,西安谣传四起,说万耀煌的十三师要经咸阳向西安推进,董钊的二十八师也奉蒋之命进驻临潼,蒋命令张学良进驻洛川;杨虎城亲往韩城;督率所部向红军进攻。这些谣传都意味着蒋介石要威逼张、杨离开西安到陕北前线和红军作战。与此同时,蒋还密令关麟征率军入陕,准备从正面进攻红军,胡宗南从西面向陕北进攻,马鸿逵从北面派骑兵袭击。

  张学良、杨虎城已经看到了这迫在眉睫的严重局势。12月7日,张约杨到金家巷张学良公馆对杨说:“我们再劝一次,先礼后兵,他再不听,我们对得起他。”杨虎城感到:蒋是个死不回头的顽固家伙,哪能劝得过来?以张和蒋的交情,固然可以深谈,但两人走的道路是相反的,蒋介石是不会听的,凭嘴说得他不打内战,是没有的事,万一他看出马脚,起了疑心,他走了,怎么办?张学良对杨说:“看不出他有提防我们的迹象。蒋很骄傲,他以为我们只会服从他。或许,蒋会认为我们既去劝说他便不会有其他举动。”张坚持再劝,杨不好过分阻拦。八日上午,张学良先到华清池见蒋,痛陈东北失陷、华北危机的严重形势,要求蒋介石改变“攘外必先安内”的误国政策。蒋介石大怒,拍案叫喊:“我既定的计划,别人拿手枪来打死我,也不能改变”。且说:“等我死了以后,你再去抗日吧。”“苦谏”失败了,张学良愤然回到西安,对杨说:“失败了!”

  按原定计划,当天中午十一时左右杨虎城又去华清池“劝蒋”。杨对蒋说:看国内形势,不抗日,国家是没有出路的,人心是趋向抗日的。对红军的事可以商量着办,不宜再用兵。蒋介石用十分骄傲、严厉的态度对杨虎城说:“我有把握消灭共产党,我决心用兵,红军现在已经成为流窜的乌合之众。他们必须听从政府的命令,缴出武器,遣散共产党。我已请邵主席(邵力子)拟传单,派飞机到陕北散发,如果共产党还要顽抗,我们以数十倍的兵力,对付这些残余之众,消灭他们有绝对把握。现在我们东、西、南三面合围,北边我已令马少云(即马鸿逵,当时的宁夏省政府主席,十五路军总指挥)派骑兵截击,一举可以把红军打到长城以北沙漠一带,到那里红军无法生存,只有瓦解投降一条路。这次用兵,要不了多长时间,即可全部解决。十七路军如果兵力不足,担任的战线过长,可以缩短一些。”蒋介石还对杨说:“你是本党的老同志。要知道,我们和共产党是势不两立的。消灭了共产党,我会抗日的。”杨虎城看到蒋介石态度如此顽固,再谈又怕弄成僵局,当即返回西安找张学良商量,必须立即行动。他对张说:“不能再失时机(指两广事变中失去时机),不能失去人心(指国人和张、杨官兵一致要求抗日)。为了抗日救国,牺牲这两个团体(东北军、十七路军)也是值得的!”张学良:“我们对蒋已经仁至义尽了,现在只有干的一条路(指捉蒋)。”当时商议的结果,还没有定出具体的行动日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