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80周年记:华清池里改变历史的枪声

辛亥革命网 2016-12-12 09:37 来源:华商报 作者:张小刚 查看:

80年前的今天,1936年12月12日,“少帅”张学良与西安绥靖公署主任、第十七路军总指挥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谏”,扣留蒋介石,最终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全民族抗战局面由此开启。

  历史上,但凡称得上“事变”的,都是扭转时局、影响甚至决定历史走向的大事件。   

  而在近现代史上,“西安事变”是足以被载入史册的,它促成了国共的第二次合作,开启了全民族抗战的新局面。   

  80年前的今天,1936年12月12日,时任剿匪总司令、东北军总司令的“少帅”张学良与西安绥靖公署主任、第十七路军总指挥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谏”,扣留蒋介石,最终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全民族抗战局面由此开启。   

  80年后的今天,在临潼华清池被称为五间厅的一排清末建筑前,当年兵谏的紧张与凶险,从灰砖墙上残留的弹痕上还能读见,尽管时间如流水冲刷着记忆,但有些历史终将被铭记。   

  五间厅的枪声   

  12月9日,一个并不明朗的冬日,按说并不是外出旅游的好天气,但临潼华清池里游人如织。   

  “西安事变第一枪就是在当年的华清池的大门口打响的。”华清宫文化研究员李华介绍说,1936年12月12日,凌晨5时左右(也有说是6时许的),还沉睡在夜幕里的华清池突然枪声四起,张学良的卫队营长孙铭九、王玉瓒带着百余精锐士兵直闯“行辕”,目标就一个:活捉蒋介石。   

  据孙铭九的回忆文章,当时,他手下的连长王协一率50人乘一辆卡车,首先出现在华清池大门前。门卫拦车、开枪,王协一指挥士兵下车还击,双方激烈枪战。这时,孙铭九的卡车到达,车上也有50多人。在混战中,孙铭九率部冲进了大门。   

  “当时的华清池规模不大,大门距离二道门很近,而蒋介石住的五间厅在二道门里面的内院里。”李华介绍,顾名思义,五间厅共五间厅房,事变发生时蒋介石住的是二号厅房。当时孙铭九带着部队冲进二道门后,并没有取道距离近的西侧通道攻取五间厅,而是从东侧的通道往上攻打。“蒋介石住的二号厅房靠西侧,从东侧往上攻打,用意还是怕伤到他。”   

  在五间厅的一面砖墙上,一道道弹痕清晰可见,李华介绍,这些弹痕是当年事变的记忆,如今已做了特殊保护。   

  蒋介石仓皇上山   

  而当时蒋介石的侍从秘书萧赞育住在紧邻五间厅东侧的厢房里。萧赞育在回忆录里这样记述当日的情形:“12日凌晨5点左右,忽然枪声四起,勤务兵梁介然和书记林培深都跑进来,报告情况,我立刻穿好衣服,步出房外,打开靠外墙的小门一探究竟,不意门一开,马上一颗枪弹射了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大家都不明白。”   

  “我乃走上阁楼,往外张望,此时天已微明,只见密密麻麻的都是张部东北军,但是后面骊山上,很清楚的(地)看到穿黄军服与灰军服的少数人,还在彼此射击,被击中者一个个滚下山来。”   

  “当时交战很激烈。”李华介绍说,枪战中,蒋介石的侍卫组长蒋孝先被击伤,警卫大队士兵多被击毙,五间厅前的院子里、荷花池畔到处都是横陈的尸体。等枪声稍落,孙铭九带兵冲进蒋介石的居室,发现人已不在,出来又到旁边的“贵妃池”搜寻,也没找见。   

  “找不见人,孙铭九也紧张起来。”李华说,当时,孙铭九又回到蒋介石的居室,见蒋的帽子、皮包都在,戴的假牙也落在床头的桌子上,床上的被褥尚有余温,估计人跑得不会太远。   

  据后来蒋的随员回忆,当时蒋介石听见枪声,又听侍卫报告说东北军叛变,心里很是慌张。因为屋前枪弹飞梭,于是在随员的搀扶下,从房间后窗跳出,攀上后面的院墙,向屋后的骊山上逃避。“据说,当时看不清路,蒋介石还掉进了围墙外的乱草沟中,脊椎还跌伤了,最后是被几个侍卫背着上山的。”   

  山洞里捉蒋   

  华商报记者从五间厅后的山路一路上山,青石新砌的台阶平整稳实。而据附近村里的老人介绍,以前的山路基本上就是一条脚踩出来的小径。   

  爬了十多分钟,一座石亭凸立在山崖边,上书“兵谏亭”三个字。据说,石亭刚建成时叫“捉蒋亭”,后来才改成“兵谏亭”。而石亭的旁边就是一处裸露的虎斑石,两块巨石之间有两三尺宽的窄缝,这里正是当年蒋介石的藏身之处。   

  孙铭九在回忆中这样记述:东北军沿骊山西北麓开始搜山时,才从长官那里得知,搜山是为了搜蒋介石,并严格规定,绝对不许伤害蒋介石,谁活捉蒋介石,赏钱一万元。士兵们都很踊跃。   

  在半山腰,二营八连的班长陈思孝抓住一个蒋介石的侍卫,孙铭九闻讯,疾步赶了上去。事后才知,此人是蒋介石的贴身侍卫、侄儿蒋孝镇。   

  孙铭九用手枪对着蒋孝镇的脑袋,逼问蒋委员长在哪里。蒋孝镇仍不肯讲,但无意朝山上斜乜(miē)了一眼。孙铭九敏锐地察觉到,就指挥士兵朝他眼睛所瞄的方向追索。没多久,陈思孝在前面大喊:“报告营长,委员长在这里呢!在这里呢!”孙铭九跑过去,见到蒋介石从一山洞里出来,正扶着洞口的岩石站着。“蒋介石光着脚,光着头,上身穿一件古铜色绸袍,下身穿一件白色睡裤,颤巍巍立在朔风之中。”   

  扣押后的争执   

  当日上午9时许,蒋介石被押送到西安。下面是华清池文化研究所关于西安事变记述文章中的一段:   

  “‘余即蒋委员长,尔等不得无礼。如尔等以余为俘虏,即可将余立即枪杀,但不得稍加侮辱。’蒋介石一见孙铭九说道。”   

  “孙铭九将蒋背下山,回到五间厅,蒋介石想进室内稍憩,孙则坚持请等车去西安,说:‘委员长居室已凌杂不可居,营长奉上官之令请委员长进城。’”   

  “‘找你们副司令员来!’蒋介石命令孙铭九。孙铭九解释张学良在西安相候,蒋介石知无杀他之意后,训斥孙铭九道:‘叛逆狂谬至此!’”   

  据孙铭九回忆,他们在骊山下等仆人送来蒋介石的鞋子,这才把蒋送上一辆敞篷轿车。在许多辆载着东北军士兵的大卡车护送下,小轿车朝西安城进发。   

  据史料记载,当时国民党洛阳空军分校校长王勋得知蒋介石被扣,急派飞行组长蔡锡昌驾驶小型教练机“北平”号,直飞临潼,冒险降落在临潼城外公路上,企图“救驾”,飞机刚一着陆,便被十七路军装甲团扣留。   

  车队驶入西安城,直奔绥靖公署新城大楼,蒋介石便被扣押在大楼内东厢房。杨虎城卫兵王志屏的回忆文章记述了后来的情景,“张学良走进了新城大楼……拍拍我的肩膀,告诫我说:‘把枪装进枪套里,不要别在胸前,你们给委员长送东西时,委员长把你们的枪拔去自杀了怎么办?’”   

  “房间里就传来张学良和蒋介石的争执声。先是张学良叫了声委员长,接着是蒋介石说,既然这样子了,你不要叫我委员长,把我枪毙好了。张学良的声音说这是八项政治主张,只要委员长在上面签了字,就还是我的委员长。蒋拍起了桌子说,让我签字,除非把我枪毙了!两人争吵声音越吵越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