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陆军讲武堂(学校)的历史地位

辛亥革命网 2018-06-13 09:42 来源:云南文献第30期 作者:胡以时 查看: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我国著名军校之一,曾培养出无数的军事领导人才,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光辉的业绩。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我国著名军校之一,曾培养出无数的军事领导人才,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光辉的业绩。

  ㈠云南辛亥光复起义

  云南人民反清暴政的革命,如滇西起义、河口起义等,虽此起彼伏,不断发展,但仅仅起到「唤起民众」,振奋人心的作用,自讲武堂建校后,才发展成为组织完备,实力充实的革命武装。讲武堂领导层李根源、李烈钧、沈汪度、顾品珍、王兆翔、孙永安、刘祖武、王廷治等一大批人,与同是同盟会员又在清「新军」中手握兵权并兼讲武堂教官的军官,如第十九镇七十四标统带(团长),罗佩金、该标第一至三营管带(营长)刘存原、唐继尧、雷飘,机关枪营管带李凤楼,第十九标第二营管带谢汝翼,第三营管带庾恩暘,第七十三标第三营管带李鸿祥,工程兵营第十九营管带韩凤楼等等,「随时集会,密谋革命之策略,议定对于军队及讲武堂加紧训练,积极准备发动革命」。(语见讲武堂特别班毕业生祝鸿基遗著《陆军第十九镇及云南陆军讲武堂对于云南辛亥革命的关系》)。在讲武堂受过革命思想熏陶的甲、乙班和特别班毕业员生数百名,分发至各部队的同时,又将革命种子分播各部,从而上下联合,掌握了第十九镇和巡防营的大量兵力,就为武装起义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

  一九一一年农历重阳节,以蔡锷为首,以讲武师生为核心领导的武装起义爆发。经过激战,攻占了总督署、五华山、军械局。光复了昆明,活捉总督李经羲,击毙清军最高指挥官第十九镇统制钟麟同,成立了以蔡锷为都督的军都督府。实现了光复伟业。

  军政府成立后,一批讲武堂主要官员都调军府任要职,成为了领导班子的核心,如李根源任参议院长兼军政总长,唐继尧、刘存厚任参谋部次长(总长殷承献),军事方面的:作战、谍查、编制、兵站、辎重弹药、炮兵材料及测量各部,均以原讲武堂教官谢汝翼、张子贞、韩凤楼、李凤楼、顾品珍、刘法坤、李钟本等分别担任。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又任李鸿祥任政务厅厅长,沈汪度任军务司司长。他们在蔡锷领导下,公政廉明,方向明确,团结协作,短期内就安定秩序,恢复和发展了生产,在此基础上,对内平腾冲、永昌(今保山)、蒙自之乱,对外组北伐军援川、黔、藏促进了大西南的光复,也促进了各省的相继反清独立,结束了几千年的封建帝制。

  ㈡护国运动

  袁世凯窃据大总统位后,窃国称帝的野心毕露。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孙中山先生领导了南京、江西、安徽、广东等地的武装反抗。领导江西湖口起义的,就是讲武堂教官李烈钧,但很快就被袁逆镇压而失败,史称「第二次革命」,亦称「癸丑宁赣之役」。一时黑云压城,舆论禁若寒蝉,「改变共和政体,『劝进』(袁逆)称帝」之声甚嚣尘上。孙中山寄望于云南,派吕志伊为中华革命党云南支部长到滇活动,吕到昆明后发现,以唐继尧为首,以讲武堂(学校)师生为核心的反帝制运动,早已秘密而积极的正开展着。讲武师生如罗佩金、赵又新、张开濡、邓泰中、杨蓁、杜韩甫、马幼伯、李文汉、李植生、田钟谷及高级军官叶荃、黄毓成等,早已多次密会,积极策划和准备。密邀蔡锷、程潜、熊克武、但恕刚、王伯群、李雁宾、戴戡、方声涛、柏烈祖等来昆明共商大事。蔡锷于一九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抵昆明(起义前八天),看到唐等已做了周详的准备部署,杨蓁、邓泰中两支队已先期川滇边境,大喜过望。参加了第五次密会,并参加歃血为盟,宣誓讨袁。十二月二十五日,震惊全国的护国起义正式开始,云南组织了三支护国军和一支挺进军,唐继尧被选为云南都督总揽全局,并兼第三军总司令保卫大本营昆明。蔡锷任第一军总司令,出兵四川,李烈钧为第二军总司令出兵广西,黄毓成为挺进军司令策应各路。

  袁逆闻讯,在北京新华宫召会布置镇压,任曹琨为川、湘两路「征滇军」总司令,调集北洋军十余万众精锐部队,以第一路军总司令马继增经湘入黔攻滇东,以第二路军总司令张敬尧由川攻滇,以龙觐光等部及龙体干等偷袭滇南。扬言「区区两万滇军,不足一鼓荡平」。严令曹琨在半年内「平滇」。

  由于滇首义后不足一月,贵州就响应起义,出兵湘西,使湖南由袁军的前进基地,反变成抗距护国军的最前线,第一、二军又进军神速。使袁、曹三路攻滇的计划告吹,成为了四个战场。即㈠叙府、泸州战场;㈡湘西战场;㈢綦江川南战场;㈣桂西北战场。袁军的进攻变成了防守,打乱了整个战略部署。

  护国军上自将帅,下至排连长九成是出身讲武堂(学校),甚至黔军半数高级军官均讲武毕业,他们培训和指挥的这支革命军,在四个战场上都取得辉煌的胜利。

  在叙、泸战场上:护国第一军邓泰中、杨綦两支队在开战前,就制敌先机,入川占领了前进基地,杨蓁部奇袭安边,为大军开僻了前进道路,董鸿勛渡江袭泸州。蔡锷挥兵乘胜疾进,连克黄耳坡、凤来场、捧印村、横江镇等要地,攻克叙府、泸州两重镇。顾品珍率领的朱德、禄国藩两支队及友军,血战纳溪、蓝田坝、朝阳关、棉花坡,奋战四十八昼夜,坚拒十部以上顽敌。田中谷部为保叙府,死守百沙场,工兵连长胡岳死守该地制高点龙头上,全连壮烈牺牲,寸土未失。此役护国第一军以不足三千人,打败袁军万人之众。蔡锷有电云:「此三星期之决战,实吾国有枪砲后之第一战也」。所谓「征滇军」未能出川境一步。

  在湘西战场上,护国军东路军司令王文华以讲武毕业军官胡瑛、卢焘、吴传声及黔军袁祖铭部为主力,以不足四千兵力,主动攻击「征滇军第一路」司令马继增部三万余众。胡瑛部在贵州宣布独立前五天,就攻占龙溪口,直逼晃县,掩护全军顺利展开,胡瑛部又在旧历除夕,夜袭晃县,攻克县城,并与各部配合,连克黔阳、洪江、芷江、麻阳、靖县、通道、绥宁等重镇,占地千里,全歼敌三个混成团,袁军大败,遭袁逆谴责。司令官马继增羞愤自戕。长江下游诸省为之震动,激战中,吴传声团长壮烈成仁,是为讲武堂毕业生中第一个牺牲的最高级别军官。

  在桂西北战场上,护国第二军进军神速,与挺进军配合,击溃并收降了由广西来偷袭滇南的李文富,乘胜疾进,陆荣廷自度不敌,宣布广西独立,拥护共和。并解除了袁逆派往由桂袭滇的龙觐光部武装,使第二军能直入广东,张开儒部大战韶关,敌镇守使朱福全败降。使民间流传「薛仁贵三箭定天山,张开儒三炮定韶关」的谚语。李烈钧挥军长驱直入,连克梧州、三水、源潭、军田、袁逆的两广巡阅使龙济光,见风转舵,也宣布广东独立,加入护国阵营。

  在大本营云南,都督广继尧除主持内政、外交、统筹各战场战略外,发动全省民众,筹办供应各路粮饷、械弹、医药及兵源。其亲辖的三军又在短期内荡平黄成柏、龙毓干、龙体干等偷袭部队,粉碎了袁逆釜底抽薪的阴谋。

  各战场的胜利,使滇、黔、粤、桂、川东南、湘西联成一片。东进可取闽、浙;北上可攻鄂、赣,直逼中原,使战局形势顿殊。影响所及,各省纷纷独立响应。袁逆于一九一六年三月,被迫取消帝制,六月六日羞愤病殁。云南首义,再造共和的伟业,成为中国近代史上光辉的一页,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定为「云南护国首义纪念日」。

  ㈢护法之役

  一九一七年,张勛拥清废帝溥仪复辟失败后,段祺瑞独揽国政,废除《约法》,解散国会。八月,唐继尧通电:「自复辟事起后,一切非法内阁政令,概视为无效。」并以「维护《约法》,以靖国难」,为口号,联合川、黔军,组成靖国联军声讨。九月,孙中山在广州成立军政府,宣布护法,靖国联军表示响应。军政府所能依靠的武装力量,主要是讲武学校师生所辖的靖国滇军。如前敌总指挥李烈钧,驻粤滇军总司令李根源,靖国军第三军军长张开儒,第四军军长方声涛,及他们领导下的讲武堂毕业将领朱培德、张怀信、赵德裕等部。他们分别击溃了段祺瑞委任的两广巡阅使龙济光,福建军阀藏致平,巩固了军政府根据地。

  唐继尧则派叶荃、赵又新、顾品珍、黄毓成四个军入川,在靖国川军熊克武、黔军王文华部协同下,将段祺瑞的妻弟长江上游总司令兼四川查办使吴光新击溃,败逃湖北;将四川代督军周道刚逐出川境;将受溥仪册封为四川巡抚的刘存厚逐往陕西边境。

  驻湘靖国黔军,在讲武堂毕业生卢焘、胡瑛部与田应昭、周则范、张学济等靖国湘军配合下,攻克常德、桃源、辰州等重镇。与北洋军张敬尧、冯玉祥等部攻战。牵制了北洋军,使之不能南下攻四川和两广。此外叶荃部第八军曾先后援鄂、援陕,均取得很大胜利。靖国军各路的胜利,使湘、鄂、豫、陕、闽等省,先后有将领率部加入。使唐继尧有八省联军总司令之称。护法阵营力量的壮大,粉碎了段祺瑞欲以武力统一中国的迷梦。

  ㈣北伐战争

  讲武堂(学校)师生积极参加了北伐并作出重大贡献。云南省长顾品珍,响应孙中山大元帅的号召,组建滇北伐军,自兼总司令,张开儒任副司令,以讲武堂毕业生杨希闵、杨蓁、金汉鼎分任一至四路司令,范石生任先遣军司令。后因顾品珍与唐继尧内讧,顾战殁。仅由张开儒率大部分北伐军入两广。朱培德军,成为大元帅府拱卫军(后改为国民革命军中央直辖军,一九二五年改称第三军),讲武堂前教官杨杰部编为第十八军,范石生部编为第十六军,金汉鼎部编为第九军,皆奋战在北伐前线,战功显著,朱培德、杨杰并先后任北伐军总参谋长,荩筹硕划,勛劳卓著,讲武毕业生贵州省长兼黔军总司令卢焘,响应孙中山:「先平陆荣廷以安定根据地,再事北伐」的号召。派胡瑛、谷正伦两部入桂,孙委任胡瑛为黔省援桂北伐军总司令兼第五路司令,谷为副司令兼第四路司令,两部协同友军平定了陆荣廷之乱。巩固了大本营。在中共领导的南昌起义后,范石生曾以同学之谊掩护和支持过朱德,使其能摆脱围剿,上了井岗山与毛泽东会师。讲武师生对北伐战争的贡献,实功不可没。

  ㈤抗日战争

  抗战军兴,讲武学校前期生多成为高级将领,率部奋战在抗日前线。第三军军长曾万钟(后为唐淮源)、师长寸性奇,血战中条山「耗时三年,死伤不下十万」。「战斗之激烈,为北战场三年所未见」。日寇自己的报纸公布:「日车」死旅团长、联队长六人,官兵八千余,实际速超此数。军长唐淮源,师长寸性奇,团长尉迟毓鸣、黄仙谷、薛金吾、潘尔伯,副团长张永安等一批讲武毕业生,壮烈殉国。粉碎了「(敌)拟将(我)野战军全歼于黄河北岸」的计划。唐、寸两将军的追悼会上,蒋中正、林森及毛泽东、朱德国共两党领导人,均撰挽联志哀荣。第七十六军军长王甲本(荣立基,讲武学校第十六期砲科)在湘桂战役中,英勇成仁,战区司令部有:「硬战将军王甲本」的评誉。讲武学校第五期生卢汉指挥的第六十军,在徐州会战中,浴血奋战在台儿座、禹王山等地二十七昼夜,击溃号称王牌军的,寇军板垣、几谷两师团。陈中书旅长,董文英团长等一批讲武毕业军官,为国捐躯。第五十八军军长孙渡、新三军军长杨宏光、副军长张与仁(兼新十一师师长)在江西、湖南历次战役中,率领以讲武生为骨干的部队,为长沙三次大捷作出了重大贡献,也付出重大牺牲。众多讲武师生,为抗日救亡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们的贡献是不朽的。云南作为时仅一千三百余万人口的贫瘠省份,在讲武学校第五期生龙云主席领导下,短期内以人力为主,修通了抗战时唯一的国际陆路通道滇缅公路,进口了大量军援物资。省军管区司令龙云,副司令马聪、马鉁(讲武堂特别班生),为国征集了三十五万抗日战士。历届讲武师生领导下的全省军民,为抗战的贡献是巨大的,牺牲是惨重的。

  ㈥讲武学校与黄埔军校

  一九二四年六月,孙中山创立陆军军官学校于广东黄埔岛,世称黄埔军校。因军事教官奇缺,吁请云南陆军讲武学校支持。乃派教官刘耀扬、林振雄、王柏龄、帅崇兴往任黄埔军校的步、骑、砲、工四大兵种科长,并派一些队官带枪械一批前往协助创校。后王柏龄升任教授部主任,讲武第十二期生叶剑英为副主任,林振雄后曾任教育长。这批教官同时也将讲武治军严谨的练兵传统,也带入黄埔,对该校的顺利建成,起了一定作用,讲武学校办至第二十二期(即教导团第三期)时,本拟续办,但奉国府命令改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昆明(第五)分校,直接纳入黄埔系列。对黄埔军校的壮大和发展,也起了作用。

  结语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在历史的进程中,杰出人物又起着促进作用。云南陆军讲武堂(学校)作为培养军事人才的摇篮,培养了近万名军官,其中实不乏杰出人物,堪称群英汇萃,济济多士。对中国近代政治、军事上起过了大小作用。在教官中,后曾任省长以上的,就有李根源、唐继尧、罗佩金、李烈钧、顾品珍、唐继虞、刘存厚及抗日时期任国民政府军委会总参谋长、军政部长的何应钦。毕业生中,除中共领导人朱德、叶剑英两元帅外,国外的有朝鲜崔庸键委员长,越南武元甲大将,国内的有:贵州省长兼黔军总司令卢焘,江西省主席朱培德(又曾任北伐军总参谋长),北伐军总参谋长杨杰(又曾任陆军大学校长),云南省长金汉鼎,省主席胡若愚、胡瑛、龙云、卢汉,热河省主席孙渡,新疆省主席盛世才。此外,将级军官以数百计,仅上将就有二十余人,许多人的事迹载入了史册,他们对历史的发展,起了积极的推进作用。

  一部讲武学校的历史,可歌可泣,可谓英勇悲壮。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