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惩恶的大法官梅汝璈(3)

辛亥革命网 2014-09-05 09:57 来源:团结报 作者:赖浩然 查看:

从1946年3月到1948年12月,中国法官梅汝璈和来自其他国家的同行们在东京,一起尽心竭力地工作,出色地完成了对战犯的国际审判任务。

  5、力主严惩战犯

  庭长韦伯主张将战犯流放到荒岛上,印度法官则建议应以慈悲为怀,无罪开释日本战犯,来自已经废除死刑而且没有遭受日本侵略践踏国家的法官也不赞成死刑,而美国法官仅仅坚持对发动太平洋战争和虐待美军俘虏的战犯处以死刑。梅汝璈主张对日寇首恶必须处以死刑。在他的据理力争下,11名法官就死刑问题进行表决,结果以6票对5票的微弱优势,将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等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7名战犯判处绞刑。

  对于那场历史审判,日本国内也许有人有不同的看法,但梅汝璈的一段话,或许能让人更深刻地理解战争和历史:“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军国主义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28名甲级战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东条英机等7名主要甲级战犯被判死刑。作为中国代表团的主要成员,梅汝璈全程参加了这次审判,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48年12月,国民政府明令公布梅汝璈为政务院委员兼司法部长,由于对蒋介石打内战的做法深感失望,梅汝璈拒绝到任。

  1949年6月,梅汝璈由东京抵达香港,设法与中共驻港代表、清华校友乔冠华取得联系,秘密回到北京。他回京的第三天,应邀出席中国人民外交学会成立大会。周恩来在会上介绍说:“今天参加这个会的,还有刚从香港回来的梅汝璈先生,他为人民办了件大好事,为国家增了光。全国人民都应该感谢他。”

  1957年,梅汝璈被打成“右派”,由于考虑到国际影响,他没有被点名批判,而是一直保密。他仅受到降级处分,全国人大代表一直担任到1959年期满,这是全国50多万“右派”中的特例。1961年春,陈毅外长设宴招待回国述职的中国驻外使节,梅汝璈也受邀出席。席间周恩来走到他的身边,与他紧紧握手,亲切询问他的工作生活情形。

  1962年,梅汝璈听说日本出版了50万字的《原子弹灾害》白皮书后,他在感慨日本学术界全面描述和科学分析的同时,更为我国还没有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全面、科学、综合、有分析力的专著而焦虑。他在文章中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提出严厉的警告和强烈的抨击。“文革”开始后,梅汝璈受到更大的冲击,他的声音完全消失了。1972年,梅汝璈邀请二弟梅汝璘到北京小住(三弟梅汝璇和孙立人去了台湾),兄弟在长谈中常回忆起儿时父母的厚恩。之后,梅汝璈长期卧病在床。

  1973年4月23日,梅汝璈在北京病逝,享年69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