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延闿《乙卯元日感旧怀人成徘体七十韵》

辛亥革命网 2019-02-15 10:41 来源:文史拾遗 作者:任理辑录整理 查看:

近偶见未公开出版过的谭延闿《乙卯元日感旧怀人成徘体七十韵》影印件,顿觉十分有趣。特查《谭延闿日记》,在其1915年2月15日日记中,记述了这首诗,谭延闿将此徘体诗解释为“一打油腔

谭延闿

  近偶见未公开出版过的谭延闿《乙卯元日感旧怀人成徘体七十韵》影印件,顿觉十分有趣。特查《谭延闿日记》,在其1915年2月15日日记中,记述了这首诗,谭延闿将此徘体诗解释为“一打油腔滑稽诗”。按现代人通俗说法,就是打油诗。

  时谭延闿第一次督湘下台,避居上海。恰逢春节,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元旦(旧时的大年初一称元旦)与吕满(谭延闿的秘书吕苾筹)在家食粥,谈及在长沙的年节往事,即兴写下此“打油诗”。

  下录谭延闿1915年日记两则,可见此诗成于1915年春节。

  2月14日晴〔易新绵鞋〕(注:此日为旧时元旦,即农历大年初一)

  (发信:黎六、黎九)

  八时起,举行拜年典礼,先向神位行礼,继向老人叩年,举家称贺毕,吃莲子茶,发笔写红笺,诸儿女亦各各书一纸。吕满来拜年,遂同食粥。因话昔年长沙过年情景,感旧抒怀,要与联句,成诗不易,乃以徘体为之,凡得五十韵,将寄黎六兄弟,以其事实外人不知也。写成,相与大笑。午饭,先供饭行礼,乃食胙余,饮数巡,下挂麫食之。张子武来,坐谈甚久,与大武、吕满、衡生送之出,遂步马路上,遇俞三,立语而别。因遶昆明路,从茂海路归。晚饭正饮酒,李道士、李三、俞三同来,道士同饮数杯而罢。闻道士言刘劭襄已来沪,托人介绍,必欲拜门学书,可怪之至。道士诸人去,略坐即就寝,正九时三十分也。郭黁谓李玄盛,君有国土之分,家有騧草马生白额驹,此其时矣。见《李玄盛传》。草马即母马也

  2月15日晴(注:此日为农历大年初二)

  (受信:棣松、张风、汪九、少泉)

  九时起,食粥后,临《麻姑》二纸,放大临写,行三字纸,三十六字也。偕大武、吕满步至俞三家,留吃炸年糕,遂同至聂三家,遇聂四及庆(慎)余于门外,因同出至李三家,坐久之,乃出汤圆,人食六枚。言其家对门巷内,廿九夜有枪毙居人一事,未知何因也。辞出至子武家,慎余先在,坐顷之乃出。(遇俞三于道立谈)别俞、聂步归,已二时矣。方小饮间,李三之两子来,遂同诸儿出。聂三来谈玻璃公司事,意兴勃发,以为事成当为中国之大利,须七十万元方克举云。聂去,与吕满谈昨诗,尚多遗义,因相与补之,成七十韵,然而警句稀矣,韵仄不免趁也。晚饭仍小饮,诸儿归,皆为汤圆所饱,不能进食。晚改诗至十时,一打油腔滑稽诗而费事如此,定才尽耶。老人与诸妇斗牌,亦未睡也。十时后始寝。范平子蔚有书七千余卷,远近来读者常百余人,蔚为办衣食。

  谭氏《乙卯元日感旧怀人成徘体七十韵》全诗如下:

  昔日长沙住,曾过十五年。

  香花熏满屋,爆竹响连天。

  厅上牌双对,堂中椅八仙。

  飞红珊缀顶,边翠羽披肩。

  鱼钥三更转,羊灯四个悬。

  喜神方向北,观察位居先。

  花钵香能插,财门礼最虔。

  出行先庙里,作揖在塘前。

  各自宽袍套,齐来吃枣莲。

  脱衣犹黑韈,试笔有红笺。

  腊肉蒸还切,年糕炒后煎。

  花雕连胜打,纱罩小唐然。

  哜哑三丁拐,砰訇万子鞭。

  敬神关帝庙,绕路落星田。

  铺户家家闲,衣裳个个鲜。

  男头皆溜滑,女发更连鬈。

  金顶沿街走,油鞋带雨还。

  片从门缝塞,人向轿旁穿。

  到处看年景,回家吸大烟。

  排班才下拜,挖窖任高眠。

  席上骰连掷,门前帖又传。

  两司齐拜会,四轿足回旋。

  果盒双盘出,莲羹众客填。

  惠泉翻猞猁,毓荫显犴尖。

  见面呼恭喜,躬腰说有徧。

  马夫仍短搭,漆匠忽长跧。

  偶看时辰表,忙催酒席筵。

  黄磁装例菜,白果闲香橼。

  乳汁鲟鳇翅,裁绒氆氇毡。

  平头摇锡碗,邓手索铜钱。

  蛏席开中桌,龙灯度上元。

  挂红刚送出,战白又来缠

  南国今多马,东门外有圈。

  但闻铃得得,已见草芊芊。

  路直惊开脚,墙湾怕起颠。

  臊驹陈六赶,棠骡宋三牵。

  忽买台边座,偏逢马上缘。

  挥金夸四小,台票赏三千。

  粉白真难看,桃红剧可怜。

  早嫌花旦俏,尤恨武行全。

  别有杨三豹,凶于易六泉。

  五中方拜客,八腿尽溜边。

  赆鹅粘旧对,弢虎换新联。

  欲把庄厨唤,难将账簿揎。

  卯谈殊荦确,后学费钻研。

  忽忽成浏梦,迢迢隔沪壖。

  居临华德路,馆上古渝轩。

  透烤连皮鸭,清蒸缩项鳊。

  赵厨包水角,李道送汤圆。

  酒熟山阴酿,茶香普洱砖。

  电车时往复,番酌屏腥膻。

  饱吃常三顿,同居共一椽。

  未能开钱柜,只是要铜钿。

  马桶臭犹怪,貂裘寒似绵。

  花边疑烂板,彩票想签捐。

  左伯侯何在,西洋景不妍。

  菜难干成结,花少转珠连。

  大江今杳矣,何日得闻焉。

  每忆当时菜,长流一尺涎。

  馥鱼摧邓俊,鼲鼠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