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双星

辛亥革命网 2018-10-11 15:49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李遵厚 查看:

本文作者以虔诚的心,原创此历史大散文,特敬献九十四年前开创中国近代军事教育先河的保定陆军军官学校。

  (开篇语)本文作者以虔诚的心,原创此历史散文,特敬献九十四年前开创中国近代军事教育先河的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它是我国成立最早、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备、学制最正规、门类最齐全的高等军事学府。它先后开办九期,为国培养6574名高级军事专门人才。他们书写了近现代中国多姿多彩的历史。无论在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乃至抗美援朝战争中都有保定军校学生参与,他们战功显赫。在这些军事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和发展,产生1833位将军。他们曾为国家和民族出类拔萃做出突出的贡献,他们是民族的脊梁,他们是永远被人尊敬的民族先驱。

  一、走,到保定上学去。

  暮夏时节,武昌府城巡司河畔,两排笔直陶公柳叶儿低垂,刺目的斜阳从稀疏的枝叶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河水上荡漾着万点金光,水边芦苇早已吐穗,形成一片斑白丛林,偶听到芦苇根下几声哇鸣声。李威身穿一套陆军三中的灰卡叽军校服(注1),头戴大沿帽,腰系宽大黄皮带,显得年轻新军人的飒爽英姿,他对眼前佳景,太熟悉了,他在二预校(注2)度过三年学子生涯,暑假还未全结束,匆忙告别滠水河黄陂双亲,返回母校,等待结拜同姓义弟李国盛返校。事前二人早约定明日汉口搭车去投考保定军校。当他走过军校二层高大校门时,左右两个哨棚荷枪战士行注目礼,李威手提小藤箱颔首跨门而过。穿过两栋自修室,来到宿舍楼304号间,同学们早离校,有的返家、有的先期去保定。李威叫来杂役小夏,叫他打扫卧室,安排好两副铺盖,打来茶俱两套,并叮嘱小夏等一会再叫你!李威顺手塞给他五制文钱,小夏说:“大先生这可要不得?”李威挥手叫他去休息。自己立即脱去校服,穿上慈母缝的白竹布对襟短褂,一时感到凉快多了。刚抿口茶,走廊上响起了急促脚步声,熟悉的监利螺山口音在门口响起,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大哥,还是你捷足先登了!李威抬头一看,只见李国盛仍穿一身校服,左手拎着的藤提箱刚落地,右手忙举列帽沿行标准的军礼:大哥好!李威忙抱双拳施礼:几天不见,您朗嘎这大礼性,大哥如何受得了?二人落凳坐下,各叙家乡见闻,两盅香片茶下肚,两人车舆劳累的疲倦早已去半,毕竟是二十出头小伙子,话正浓,茶正酽,不知谁提出到校内逛逛,一草一木,明朝一走,何日君再来?他们经教室、过自修室、观大小食堂,触摸演武场上的铁杆、双杠、浪桥、木马、秋千等器械,几百个日子他俩在这里洒下多少汗水。一路踟蹰而行,玩笑往事,历历在目。大操场西北角,马棚立显眼前,他们走到马房,马夫老王笑迎上前:两位大先生还未走?二人笑而不答,目不转睛转向棚内数匹良驹。国盛则上前摸抚白驹马头,此马则摇头,后蹄刨地不停,老王看透学子如此爱马,离校前还来与马告别:二位大先生,想骑就拉两匹去遛遛。李威抢着说:好咧,那就多谢了!二人本是驭马高手,各骑一匹,勒马在大操撒了最后一次野,快速围着诺大操场跑了十余圈,人马俱乏。兄弟二人告别了老王头,走向大洗澡池,要了两只大木盆,注满温水,裸露军人浑身健美体魄,拜把棠棣赤诚相见,真畅快之极。回到寝室,李威叫来小夏工友,给他二十制文,叫他到校外酒楼买些佐酒菜,不一会夏师傅提回一提篮菜肴,并说:“大先生,多余的制钱退还,给先生。”李威摆手说不用还,明早八时再来吧!小夏高兴退去。

  当晚在淡黄电灯下,二人摆满半桌时令菜,国盛从箱中拿出十个沙湖皮蛋、盐蛋。李威亦从箱中拿出一瓶精制汉汾凑热闹。

  哥俩兴致好极了,二人赶了一天路,肚子早已唱空城计,大哥拿出两个搪瓷缸,当即撬开汉汾,分别注入缸中,各人半斤,不用推让,空气中弥漫着名酒的芬芳。酒过三巡,兄弟觥筹交错,好不痛快。拿起缸子对碰,红着放光的脸高喊:“cheers”的洋腔起来。很快桌上的佐酒菜被他们朵颐大半,当缸中酒到底朝天时,二人稍许有些酩酊了。二弟拿出怀表一看:真快呀,一下就转钟了。同时他顺手拿出一包洪湖新鲜莲子:这还是出家门时,大姐塞到箱子里。兄弟俩边剥边吃。不一会二人倒床便睡,刹时鼾声鹊起,双双入梦乡。

  哥弟俩做了同一个梦——

  那是辛亥后一年,一标千余人的学生军解散,黎督惜才,将他们安排到各级军校深造,尔后报效共和国。二李分配到武昌第二预备军官学校,为保定陆军校输送合规军事初级人才。进校后,一个说陂音,一个说监利话的两个农家子弟,又因成绩拔尖,使二人由走近到知交密友。有个礼拜天,他们信步来到宾阳门外忠烈庙,供着威武的岳武穆将军神像,这位民族英雄带的岳家军令金人望风胆寒。“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李国盛此时说:“岳将军是中国军人的军魂!”李威接着说:“同姓三分亲,我们今天就来个岳庙两结义吧!”军人性格,刚义秉性,说干就干。不须烦琐程序,对着岳武穆军魂麾下,双双跪拜三首,起身后四手相扣在一起,同声说:兄弟俩,为国分忧,同心相连!临走前,老道人还给兄弟卜了一卦,地上阴阳各半:好卦,二位长官有大运,日后前途无量。随后二人各抽了一签,老道叫道:两位长官都是上上签,以后都是国家栋梁之材,都要当上将军!李威笑曰:“谢大师箴言吉语。”走时给了十制文香火钱,老道笑送二位俊彦出庙门。

保定军校大门

  回校路上,刚结拜兄弟二人心情无比痛快,像闯上大运,走上巡司河尚武桥,他们不禁满怀激情地仰天长啸,引吭高歌:“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翌日晨曦,从江夏八分山峰初升太阳早已露着红艳的笑脸,二李早已收拾行装,走出洗脸间,开始向人生另一个新的目标开拔。二位准军人健步来到高大的保安门谯楼下,告别送行挑夫小夏,夏依依不舍说:“两位大先生,一路平安,升官发财。”

  保安门瓮城下的十字街早已人来熙往,不远的安公廊桥头两岸酒肆热闹非凡。二人进入小吃店要了两碗热干面和油香、欢喜砣、烧梅等早点,外加两碗蛋酒,热汗淋漓,半扫而空,余物吩咐店小二用荷叶打包带走,刚走到店外,一个豫省口音老妪:“行行好,先生们……俺那里蝗虫飞满天……”。不等说完,二弟国盛把荷叶早点全交到她的手上。此地武昌城外交通要冲,东向可抵中和门、宾阳门各地。南向可达金沙洲、白沙洲。西则可通城西诸门。载客马车的停车场就设在府城根下。马车宽大,可座四人,比乘轿或人力车要舒服多,车夫在上面驭马,高高在上很威武。二人跨上马车时,国盛突跃上马夫副驾驶位,很高兴,像个出征统帅,马车的嗒嗒行走在河街十铺的碎石路上,经望山门,沿河街六十九铺前街,过税课司衙门,再过柴菴,跨文昌门,过红庙矶、热水菴、再经平湖门大码头、越乾码头、水码头,直抵黄鹤楼府城根终点站。前行百余丈便抵汉阳门码头,这里要换乘小火轮过江到达江汉关码头。二李坐上两辆人力车到达大智门火车站,此站是汉口芦汉铁路最具欧式风格的建筑物,外部墙、面、窗、檐,都以线条和几何图形雕塑,镶嵌以多色舶来玻璃,雄伟漂亮极了,成为汉口地标之一。二李买了去保定的二等车厢的票,十时开车,车上无餐车,他们买了一网兜干食品,烧饼,烘糕,麻饼,麻糖和烧腊。十时气笛鸣的一声划破大智门长空,蒸汽机车头拖着白烟,风驰电掣向北奔驰而去。民初的火车,开的极慢,晚上低速,甚至停开。好不容易来到鄂北三关之一的武胜关,这是鄂豫两省分界线。二李在车上边吃边聊。李威对乘客说:当年张之洞主张先修芦汉铁路。通车后,张督进京谒见皇上,乘车到此武胜关。他偏执下车,改乘八抬大轿翻鸡公山古驿道,到北洞口再乘火车北上。李国盛:“张督如此折腾手下,是为何呀?”

  李威接着说:据说“张之洞不进洞”,否则对他在堪舆上很不利,影响仕途。

  邻座众人齐说:清末这批重臣如此迷信,难怪国家任人宰割。

  蒸汽火车匍匐在中原大地,渐行渐停,车上人多且杂。到达郑州火车站时,停车10分钟,二李到月台小推车上买回名产,道口烧鸡一只和正宗的肉夹馍,火车很快进入河北京畿地区。首站正定,一晃而过,经过两昼夜的艰辛,直抵保定火车站。这个直隶省会大都市,市容还真不赖,街道俨然且热闹,满街京片子口音,南蛮子初听起来很悦耳,尤其是小姑娘腔调很甜润。但市廛商贾场面哪里抵得汉口的洋气和武昌古城的学府楼台的历史底蕴?二李雇了一辆马车,直抵保定东郊陆军军官学校,这个我国将军的摇篮花园般的美丽学府。

  二李同声说:保定军校,我们九头鸟报到来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