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琐记

辛亥革命网 2018-02-27 09:01 来源:上海地方志 作者:袁哲文 查看:

希洛公传奇,屡见报端,比其长兄袁希涛官居高位虽然低微一些,但其社会知名度却流传很广。

  参加同盟会,授印孙中山,怠慢袁世凯,痛斥孙传芳,致函陈公博,反对蒋介石,觐见毛泽东……。希洛公传奇,屡见报端,比其长兄袁希涛官居高位虽然低微一些,但其社会知名度却流传很广。值此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际,叔公有一些鲜为人知的细枝末节,尚未披露,现略举一二,以志纪念。

  叔公袁希洛,上海宝山人,生于1876年,是清代末期的秀才,曾就读于上海龙门书院。1905年7月,苏松太道袁海观派贾丰臻和叔公赴日留学。同年,孙中山在日组织中华革命同盟会,叔公踊跃参加,不久,同盟会上海支部成立于北京西路成都路口一所石库门楼房内。

  1908年5月,同盟会江苏支部长陈陶遗与绍兴的陶成章,从日本回到上海,上海支部盟员朱少屏无意中泄露了他们的行踪。陈陶遗刚出租界就被两江总督端方派的特务抓走。朱少屏得知,四处奔走营救。当时,南通状元张季直致电端方为陈求情,迫于压力,端方暂时不敢杀陈,却采取一套软化的办法,不仅送陈鸦片烟抽,考虑到陈患脚疾,还专门送布鞋和药给陈治病。两江师范监督李瑞清时在南京,赵正平做日本教员翻译,李、赵为好友,而陈、赵义结金兰,这样,通过李瑞清的关系,陈陶遗在狱中得到了种种照顾。1910年4月,叔公于日本大学高师部毕业回国后,也为解救陈陶遗的事专门赴南京与赵正平斡旋。当时,陶成章见陈陶遗被逮,独自逃往印尼,在南洋从事革命活动。俟光绪、慈禧死后,端方才释放陈陶遗,陈即赴爪哇,直至上海光复,陶、陈两人回国。

  上海光复后,革命党发起召集起义各省代表会议,以讨论组建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沪军都督陈其美主张代表由各省都督指派,而另一方赞成由江苏省临时议会选派,双方争执不下,遂取折中办法:由江苏省议会选派陈陶遗、雷奋和袁希洛为江苏代表。1912年2月初,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在苏州成立江苏支部,仍举陈陶遗为支部长,同时,陈在南京任江苏民政公署秘书长。

  1910年2月,宪政党张嘉森约叔公加入立宪派,于是,叔公向同盟会代理江苏支部长章梓征求意见,他指示叔公“假装同意加入宪政党,”以此作为掩护,进行反清活动。所以,叔公返沪后住到江苏教育总会楼下的宪政党办事处。4月中旬,经沈恩孚介绍,叔公任苏州长洲、元合、吴江三县县立中学堂监督,遂去苏州。章梓回到设在成都路、爱文义路口的同盟会上海支部。叔公每礼拜六回沪与章接恰。黄炎培时为江苏教育总会视学员,常常赴苏视察,沈恩孚由江苏巡抚程德全聘为抚署议绅,每周五赴苏一次,他们俩及叔公在政治上给了程德全较大影响,而且私人关系也不错。

  1910年6月,北京学部召开全国高等教育会议。叔公和黄炎培等人在会上提出“军国民教育案”,其理由为中国要强盛,必须国民均受军事教育。当时,咨议局议长张季直和直隶提学史傅增湘、大公公袁希涛(议员)都赞成此案,后因北方大专学堂监督一致反对,此案遂暂作保留。

  武昌起义前,江苏巡抚程德全,人比较开明,与叔公私交也可以。叔公在苏中公学一面执教,一面暗中宣传革命,并以军国民教育训练学生军。当时,革命党四处起义,满清官吏密切关注。但是当叔公呈请程德全拨真枪发给学生操练,竟一请就准。程德全把江南制造局新造的毛瑟步枪,原本配给新军使用,因略有走火而检出50支发给学生,并派武备学堂毕业生教学生军大队、中队、小队兵操,还亲自与新军标统到校参观。

  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震撼中华,各地革命党风起云涌,宁、苏、沪均筹备策应。次日,叔公赶回上海,与同盟会江苏支部长章梓协商在沪起义,策应武昌。张提议:“你能在苏州筹备与上海一同起义更好。”叔公于是把沈恩孚介绍给章,沈向江南制造局的提调李平书进言,共同商洽起义,“最大目的,在夺取江南制造局,为供给武器之用。”张梓还把陈陶遗从爪哇募得的华侨捐款,分给柳伯英,嘱咐他领导起义,夺取制造局。章支部长又派员接洽南京新军19镇中倾向革命的官兵,特别嘱咐叔公,到苏路公司请江苏咨议局议长张季直协同赴宁,策动起义。不料,张季直对革命尚取观望态度,他告诉叔公:“你可先去南京,住咨议局,起义一得手,即发电给我。”于是,叔公汇报给章梓,章指示叔公,要他径直住到咨议局,叮嘱“千万不可去同盟会机关,免得人见生疑。”于是,10月30日,叔公携9同志乘早7点半火车抵宁,唤人力车直入仪凤门。环顾城门左右,仍排列着张勋的大刀队,并未盘查,进入南京。见叔公来到省咨议局,驻会议员纷纷嚷道:“你来了,我们只好回去了。”叔公搪塞此行专为学校筹措补助金而来,无奈众人不信地说:“你是革命党,我们早已知道,你一到南京,既要发动的,但是总督张人俊、提督张勋防守很严,我们只好即日动身回去吧。”果然,张勋的部队早已派兵到咨议局周边巡逻,而且两张早已获悉19镇新军不稳,防范在先,已将他们调防秣陵关。失去新军的助力,只得推迟南京起义的日期。

  叔公逗留三日,无功而返,抵沪时,上海已光复。叔公回忆上海光复那天的情景:“陈其美尚不及剪发,拖着一条辫子谈他打入制造局被张筱虎关起来和李燮和打入制造局的经过。不一会儿,沈恩孚也来了,他说,程德全已答允与清朝脱离关系,担任江苏都督。”沈恩孚约章梓和叔公次日赴苏州,宣布苏州光复。1911年11月3日,叔公和章梓乘车去苏州,“8点40分抵达,见车站已挂满白旗,赶到城内抚台衙门,大门左侧已贴了江苏都督府都督程的红告示。因南京尚未光复,乃在苏州成立江苏都督府”。都督府设民政、教育两司,以李平书任民政司长,沈恩孚任副司长,黄炎培任教育司长,又设财政顾问处,聘王清穆为顾问。又设法制等四参事,叔公被任名为法制参事。但我方派去接收苏州军事的司令员顾忠琛,被苏州新军副统制章驾时拒绝。闻讯,叔公赶到江苏支部,章梓很气愤地对他说:“你主张举程德全作江苏都督,现在程的发辫未剪,我方派去的军事司令程不接收,我们在苏州的同志薪饷不发,看光景,我们非派军队前去武力解决不可。”叔公对章说:“你不要动气,今天已晚,没有火车,我明天一早去苏州,见程后一切事都会解决的。”次日清晨,叔公乘7点快车到苏州,迅速求见程德全。程在客厅与叔公聚晤,心领神会,立即唤理发师,当着叔公的面将自己的发辫剪去,并将薪饷发给在苏同盟会志士,指令章驾时,接受顾忠琛的指挥。午后,在留园召开了欢迎顾司令的大会,遇阻不顺的事情在一天中都迎刃而解。至此,苏州顺利加入光复行列。

  上级派叔公去南通请张季直抵沪。张下车伊始,改江苏省谘议局为江苏临时省议会,仍以张季直为议长,原有议员仍任议员。后来南京光复,组织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孙中山先生就任临时大总统, 张季直、汤寿潜分别被任为农工商部、交通部部长。

  张季直随即致函南京清总督张人骏及提督张勋,劝其响应革命,但两张置之不理,反出兵东下到高资。为此,江苏临时省议会召开临时大会,呼吁苏浙沪三军联合,进攻南京。江浙沪联军成立后,与清军相峙于高资、龙潭一带。叔公对程德全赞赏有加,说他身先士卒,:“亲临前线指挥,张勋败退到尧化门,复城顽抗。后来将南京攻下。”但计划突发变化,谁料到,镇江都督林述庆入城后擅自组织都督府,自称都督。本来,江苏省临时省议会早已推程德全为江苏都督,程见林抢做都督,即刻退回上海,后经临时省议会的一再催促,程德全方才到任。叔公诙谐地讲起“这一段抢做都督的插曲为世人所未知。”

  1911年11月3日苏州光复,第二天,杭州也光复了,公推汤寿潜为浙江省都督。上海方面,隔了三天,同仁开会,推举沪军都督。大家看好李平书,李固执;也有人说,陈其美首先打入制造局,还吃了一天监禁苦头,应该推他做都督。最后,沪军都督由陈其美担任。但陈其美好嫖妓,每每在福州路妓女家中发号施令,大家颇有微词,嘲讽地叫他“杨梅都督”。

  这时在爪哇华侨募捐的陈陶遗和陶成章,都已回到上海,陈、陶分别被推为同盟会江苏、浙江支部长。陈其美知陶带回巨款,即向陶索要此款作为军用。陶成章不客气地对陈说:“你好嫖妓,上海尽有够你用的钱,我的钱要给浙江革命同志用,不能供你嫖妓之用。” 陈其美闻言,恼羞成怒,派他的副官蒋介石到医院里暗杀了陶成章。

  李燮和见众人推陈其美任沪军都督,因上海制造局系自己攻下,并救陈出险,颇为气忿,乃在吴淞自行组织吴淞军政分府,闹独立,因无经费保障,无形中解散。

  (注:袁哲文系袁希洛侄孙)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