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父亲参加辛亥革命、护国起义及东征讨陈的经过

辛亥革命网 2018-05-30 09:27 来源:云南文献第21期 作者:李天健 查看:

一八八七年父亲诞生于云南省鹤庆县逢密村;一九○六年,怀着解救村民于水火之志,赴昆明考入陆军小学,一九○九年进入武昌陆军第三中学。在校期间,为同盟会的纲颁所感召,革命思想逐渐滋长。

  光阴如箭,父亲李宗黄离开人世转瞬已满十三年。在此辛亥革命八十周年之际,回首往事,益增对他老人家的怀念,忆及他生前对我谈到一生中所经历的惊涛骇浪,至今犹历历在目。一八八七年父亲诞生于云南省鹤庆县逢密村;青少年时代,适值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日益猖獗,满清王朝日益腐败,眼看国事日非,生灵涂炭,极为痛心。一九○六年,怀着解救村民于水火之志,不顾山高路远,步行十八天,赴昆明考入陆军小学,一九○九年进入武昌陆军第三中学。在校期间,为同盟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纲颁所感召,革命思想逐渐滋长。

  一九一一年,父亲被保送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深造。入伍仅三个月,武昌起义俏息传来,汉族同学无不热血沸腾,即与多年来接受反满思想的滇籍好友密商前往参加。先至天津,加入同盟会,后赶到汉阳,在黄兴总司令麾下任督战参谋,参加反攻汉口序列。汉阳失守,东下淞沪,投效镇江都督林述庆,仍任督战参谋,于阴历十月十二日随镇军第一标攻城部队激战于锺山天堡城,冲入太平门,次日进驻南京。其间父亲亲临前线,与士兵并一屑作战,当密集的枪弹从他身边呼啸而过时,他镇定自若,颇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之概。他对士兵说:「我们这支部队称为『镇军』,就是要镇定,沉着作战。」他那匀称的身材、矫健的步伐和烱烱发光的双眼,引起了林督的注意;他那种英姿焕发、生龙活虎、勇往直前的军人气质,又颇得林督的赏识,于是在回镇江成立镇军第六标时,父亲因作战有功奉派为第一营管带,驻防瓜州。

  一九一二年九月陆军部公告,保定军校于十月开学,要求参加辛亥战役的学生返校。时父亲已代理十二师四十五团团长,决辞职续完未了学业,然该师仍保留其职务,约定寒暑假返防区训练官兵。由于多年教学相长,迭受保举,一九一四年四月积功由大总统升为陆军步兵上校实官,后又奉派至南京宣武上将军督理军务公署,任冯国璋部一等参谋。在此履新与续学难以抉择之际,幸好军校准假,得以前往南京就任。同年十月又到军校参加典礼,顺利毕业。

  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失败后,北洋军阀势力笼罩全国,袁世凯帝制议起,父亲痛感革命之成果即将丧失、愤慨难抑,时云南已有秘密筹备反对帝制蛊思,乃向云南督军唐继尧请缨自荐,受邀后于一九一五年十月由南京返抵昆明,同月奉派任云南督理公署上校参谋。云南起义后,任护国军都督府驻沪代表;翌年元月抵沪,即与江浙讨袁之陈英士等多人频繁联络,就近接受孙中山的领导(时孙在日本,唐致孙的信由陈英士转达,不数日即接覆函表示支持),所商大计,均分电孙、唐,一时反袁声势大壮。此时父亲的活动引起了袁世凯的注意,袁当即电宁沪军事长官,着即缉捕,就地正法。

  云南护国军出动后,在川、湘与袁军作战,又要出兵广西,虽英勇善战,屡建奇功,但兵力怠嫌不足。而袁的大将之一,江苏总督冯国璋,除嫡系部队外,还支配着长江中下游五、六省的驻军,共二十余万之众;冯是否保持中立,关系到讨袁的前途。唐继尧对父亲说:「如果有一位敢于冒险犯难之舌辩人士,说服冯国璋勿为独夫的忠狗,那就不啻平添十万雄师,『再造共和』的义举就不难成功。老弟少年气锐,胆识俱备,又曾为冯的部属,可当此重任;定能不辱使命。」所以,尽管缉捕令下达后,父亲一出上海租界即有生命危险,纵然能赴南京见到冯督,也是吉凶未卜,可是父亲义无反顾,毅然写下遗书、遗嘱,于二月十五日乘船赴南京。冯国璋看了唐继尧的信后,对父亲说:「最低限度,我这边的队伍决不会开去跟护国军打仗,请唐将军尽管放心。」

  冯国璋当时亲口答允覆电给唐,然而后来没有履行诺言。父亲乃于三月中旬再度潜入南京,这次冯的态度颇为明朗,表示立即电覆唐;绝对保持中立,拒绝调川、湘增援的命令;联络各督发表通电,要求取消帝制。三月二十日冯如约与张勋、朱瑞等联名发表通电。两天后,袁下令撤销「承受帝位案」,次日宣布废止「洪宪」年号。功成叙奖,父亲升任云南都督府参谋处长;黎大总统授与陆军少将,并颁给三等文虎勛章。中山先生也致函嘉勉。

  一九二一年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后,父亲任唐继尧总裁之代表,赴广州力佐孙所建立的革命政府,筹蓄北伐力量,以完成统一大业,先后任交通部次长,署理部务,并与胡汉民等七人同任大总统暨大本营参议,参与筹划大计。并任大本营高级参谋,驻粤滇军第二军参谋长、代理军长,广东江防司令,率陆海军拱卫三江。

  一九二二年六月陈烱明叛变,次年十一月陈主力洪兆麟部三万余人围攻石龙,同月十二日石龙失守,孙中山命滇军第二军军长范石生及父亲必复其地,以解广州危殆之局。时第二军退至平湖者仅五千余人,父亲设九死一生之计,攻其不备,于石龙沦陷之翌日,即率部拂晓进击,经两小时之激战,敌军于仓皇中败退,石龙遂告克复。此役俘护官兵甚多,且缴获大量新式器。孙中山闻讯,偕夫人亲临大沙头向全体官兵训话,表示慰问和嘉勉;父亲更以懋绩蒙大元帅晋升为陆军中将。

  一九二四年一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父亲作为代表参与制定三大政策,并被选为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

  在回忆父亲参加辛亥革命、护国起义及东征讨陈的经过之际,他忧国忧民,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精神,仍令我心情激动,感奋不已。我在青少年时代,深受他老人家的言教和身教,立志发愤攻读,不断磨砺自己,准备为「振兴中华」作出贡献。可憾事与愿违,此生毫无建树,愧对先人。

  一九八○年赴美探亲期间,我在胞弟文中房内,见到墙上挂着父亲的亲笔条幅,上面写着:「孝弟工读勤俭,为我家至高无上之家训。凡我世代子孙均应笃信力行,养成崇高之人格,创造伟大之事功。」我认为国家之统一与富强乃最伟大之事功。如今海峡两岸均主张统一,又不愿诉诸武力,则通过谈判,必能实现国家的和平统一。两岸民众、港澳同胞和海外华侨对国家统一的设想虽不尽相同,但欢迎国共接触、对话,则是人心所向。我作为炎黄子孙,虽年迈不才,也愿为此国家统一的宏伟目标竭尽绵薄;父亲一生以国家的统一与富强为己任,如地下有知,或可稍慰于心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