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之谟事迹考

辛亥革命网 2018-07-09 10:46 来源:湖南文史资料选辑十五辑 作者:禹靖寰 禹坚白 查看:

先祖禹之谟烈士,生平不标榜自己,不轻易将自己的历史示人。因此,解放前后各家传记和有关记述,在一些历史时间上有错讹。现就熟知的几个问题,考证如下:

  先祖禹之谟烈士,生平不标榜自己,不轻易将自己的历史示人。因此,解放前后各家传记和有关记述,在一些历史时间上有错讹。现就熟知的几个问题,考证如下:

  (一)关于生卒年月,很多搞错了。解放前的著作或付阙如,或则语焉不详。解放后,注重历史人物的活动时间,又多从祖父遗书末作“禹之谟四十一岁靖州狱中遗书”进行推算,以致引起虚岁和实岁的计算差误,没有正确记录。甚至某些作为正式文献保存下来的资料,亦以讹传讹。据我家前辈传述和后人心铭的时间,以及《团山禹氏四修族谱》的记载,祖父生于一八六六年八月二十七日(同治五年丙寅七月十八),就义于一九○七年二月六日凌晨(光绪三十二年丙午十二月二十四卯时)。又就义地点,一般传记及墓志均作靖州东门外,根据当时目睹就义情形的湘乡人陈进荣说,是靖州西门出城右手的城墙边。《靖州烈士纪念亭碑记》亦作西门外。故应以此为准。

  (二)关于东渡日本留学时间及其父去世和归国时间的问题,历来记载分歧:一说是一八九五年甲午战争之后赴日;一说是一九○○年汉口自立军起义失败后赴日。持前说者有一九一二年北京《民国新闻》的《禹之谟传》及后来曹亚伯的《武昌革命真史•禹之谟先生之死难》等等,持后说者有一九○七年颜昌峣所作的《禹君墓铭》及一九四二年曹孟其所作《禹之谟传》。《民国新闻》所作传记说:“甲午之役……委君以转饷,……卒完所事,旋以劳绩保知县,君见国事日非,褰裳去之,悉心研究新学,……在沪考察半年,复游日本,寻以其尊人春轩先生病亟促归。”曹亚伯的文章亦所记略同。颜昌峣著墓志则说“庚子一役,……愤事不成,拂衣东渡。”曹孟其所作传记说“光绪庚子,与浏阳唐才常等谋袭武昌,事败,……亡命至日本。”查颜氏与我家居里相近,且系世交;曹孟其于一九一四年曾任广益中学校长,其所闻有自。颜、曹两人所述较确,故应以后一说为准,即一九○○年冬赴日本。另据《破邪论》所列供词有云“光绪二十六年出游东洋,”亦足印证。至于归国时间,有人根据《民国新闻》的传记,把祖父从日本回国的时间和曾祖父禹春晖病危时间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曾祖父是一八九六年一月,即乙未年十二月去世的,其时祖父尚未去日本。根据一些有关记载说祖父在日本购买织机归国,即设织布局于皖,逾年,迁回湘潭,再过一年迁长沙。查祖父在安庆设毛巾厂是在一九○二年,一九○三年迁湘潭,一九○四年迁长沙。所以归国日期应为一九○二年。另外关于曾祖父的名字应是禹春晖,有些书上误为禹春轩。

  (三)关于公葬陈天华、姚宏业两烈士的时间问题,历史上的记载不一,有的没有提具体时间。据杨世骥《辛亥革命前后湖南史事》说是一九○六年七月十一日(农历五月二十)。《湘江评论》第四期本会总记则说是一九○六年五月二十三日,与杨说的农历日期相隔三天。但是公葬陈、姚与俞诰庆案发生日期是紧密相联的,即俞诰庆案发生于葬陈、姚之后一天,这是各家文献所肯定的。根据《禹之谟历史及被逮原因》说俞案发生是闰四月二十即阳历六月十一日,(《破邪论》说是闰四月二十八即阳历六月十九日),因而推定公葬陈、姚应是一九○六年六月十日。分析以上诸说,应以《禹之谟历史及被逮原因》所记为准,因该书是当时(一九○六年)刊印,时间很近,且揣知有同盟会同志插手主持,故其所记时间比较可靠。《破邪论》作于一九○八年戊申八月,距发生时间已有两年,可能误记,但亦只八日之差。《辛亥革命前后湖南史事》及《湘江评论》均系后人追记,其所记时间,不知何所根据。复查七月间已放暑假,而葬陈、姚是在暑假之前,送葬的主要队伍是学界,如在放暑假之后,当无近万学生参加。又查湘乡盐案即祖父率驻省湘乡籍学生去湘乡县署交涉是六月三十日(农历五月初九),正是暑假期间,是在葬陈、姚之后,而祖父被捕是八月十日(农历六月二十一)。根据这几方面的情况综合分析,公葬陈、姚日期应当是一九○六年六月十日,即发生俞诰庆案之前一日。

  一九八○年十月一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