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父徐拱禄与秋瑾

辛亥革命网 2018-04-28 09:39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徐柏刚 查看:

徐拱禄,名星环,字拱禄。徐拱禄来到绍兴,投考大通学堂。成为第一批学员,参加了光复会。本文反映当时的实际情况,特别是救秋瑾的史实首次公开。

  徐拱禄,名星环,字拱禄。光绪二年十一月廿五日(1877年1月9日)出身於永康金大塘一佃农“耕读之家”,家庭清贫。少年时读过私塾,10岁时父亲去世,辍学在家。15岁学徒,20岁四人合伙开了一个烟店。受戊戌变法影响,变法维新,救亡图强,在永康成立“大脚会”。随着戊戌变法的失败,深刻认识到改良道路是行不通的。逐渐萌生反清和民主革命思想,因习武结识了大凯和尚,1903年参加了“百子会”,后为“九龙党”。隶属于沈荣卿名下的“龙华会”。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初,春节前,徐拱禄在永康城内集市上,怀着救国救民的热情宣杨民主革命,带头剪去自己的辫子。遭到清政府的报复,烧毁烟店,无法生计,背井离乡。

  徐拱禄来到绍兴,投考大通学堂。成为第一批学员,参加了光复会。徐在大通学堂学文化、学军事,接受民主革命教育,正式投入反清革命活动洪流中。徐拱禄在普通班中年龄稍大,生活阅历长,处世稳重,会武功,再加上以前是九龙党、龙华会的成员,得到陶成章、徐锡麟的信任。在校期间就与他们一起从事反清革命活动,策划起义以及给龙华会副会长周昌华送信等。大通学堂学员毕业之前,学校会单独找学员进行谈话,希望学员能自觉接受光复会的指示、领导以及调遣,必要的时候必须按照组织的要求集合。学员纷纷邀请志同道合的人拍照留影,并在照片的背面印上“但愿同日死”的誓言。毕业后徐拱禄受光复会指派与吕和音、徐用几个大通毕业生一起来到杭州,考入浙江弁目学堂,打入清军,在军中宣传革命,发展光复会员。大通学堂实际上,它即是一所为革命培养、聚集人才的学校,又是光复会在国内的“大本营”和领导中心。筹建浙江弁目学堂的蒋尊簋是光复会成员中参加同盟会第一人,正是他让这批经过民主革命思想教育的大通毕业生吸引进弁目学堂,日后好充当新军中的中、下级军官,实施革命,为浙江辛亥革命打下基础。

  当时徐拱禄和楼其志是弁目学堂的光复会骨干,来时已详尽交代了任务,规定了联系办法。他们通过一套光复会联络暗语和暗号进行联络,诸如:以“销路畅”代表工作顺利,以“生意不好”代表“形势不利”,“你认识黄先生吗?”即是否为光复会成员;“何时认识?”即参加的年月;“何地认识?”即入会地点。回答问题时必须配上暗号,是伸出“小三指”(中、无、小指)置於右膝上,回答另一题时,必须头向左看看等等。还有秘写方法,先写一封正常的书信,然后在字里行间用氯化钴溶液秘写,液体干后什么也看不见,要看时,用新毛笔蘸清水在字时行间里涂沫一阵,即露出了红色的字。

  1906年冬,陶成章、秋瑾为配合湖南刘道一等发动的萍浏醴起义,以大通学堂为据点,联络金华、诸暨、义乌等地的会党,积极准备响应。但联络尚未成熟,萍浏醴起义已告失败。秋瑾得悉后,悲愤万分,她不愿失信于会党,决心依靠会党的力量在浙江举事。

  1907年正月下旬和三月上旬,秋瑾两次入浙东诸暨、义乌、金华、东阳、永康、缙云等地,广泛联络会党。1906年12月秋瑾离沪回浙时,即在杭州与新军及武备、弁目二学堂的革命党人联络,并通过他们发展了一批革命党人。“秋瑾离沪前蔡元培给她介绍了几所学堂的地址和联系人,并给她带了一封信,让她凭信找联络对象以取得帮助。在杭州秋瑾找到了光复会会员张任天。”张任天陪同她找住处。张任天知道住处既要方便,又要安全。他把秋瑾带到浙江抚台衙门附近车驾桥庆和堂客栈(现江城路400号)。这家客栈的门面很小,但走进去,却宽敞深幽。面前是个约四尺宽的狭小天井,踏上檐阶,有一条小弄,右边的房间就是秋瑾的住室,面积大点,窗户临天井,很明亮,安静而偏僻,来人晤谈,就在这里。小弄的左边一小间,是新会员填写志愿书、秋瑾和新会员谈话的地方。

  徐拱禄和楼其志得到通知,来到小客栈,直见秋瑾头发梳成辫子,身穿一件玄青色湖绉长袍(和男人一样的长袍),腰系玄青辫穗,脚穿黑色缎靴,一副清末青年男子的装扮。初见时,真以为是男士。当时光复会的会员们都称呼她为“秋先生”。进秋瑾的房间后,他们轻轻地叫一声:秋先生!

  秋:你们请座,将弁目学堂的情况谈一谈。

  徐拱禄和楼其志先将弁目学堂发展会员总体情况讲了一下,后又逐个介绍可以发展会员的个人思想状态。最后一起商议确定可以发展成光复会员的名单,秋瑾要亲自面谈,号召他们弃暗投明、加入光复会,救国救民,是立身之本。秋瑾那坚定的眼神,亲切的声音,动人的说理,打消了他们的顾虑。因此,凡是和秋瑾谈过话的,都志愿入会。入会者都在左边那间小屋子里填写了一份志愿书。当时吸引的人数较多。后来有些人发生动摇,到最后巩固下来的有徐光国、 吴斌、吕和音、徐雄、柯制明、潘知耒、裘绍、周亚卫、邢复等。

  张任天(1886-1995)原名家福,他是光复会员中最后离开世界的老人,张老活到109岁。他在东京先加入光复会,回国后又入同盟会。长期奔走在上海、杭州、台州一带做联络工作,直接协助陶成章、秋瑾、王文庆等光复会领导人工作,经历了浙江辛亥革命许多重大事件,“这位老革命就是一本历史书”。解放后张老在世时曾住杭州河坊街打铜巷(巷的中段),当时徐拱禄的大女儿徐肖丹也住清河坊,是前街后巷的老邻居,她称呼张叔叔,常到他家坐坐,张老与徐拱禄很熟,常谈起与徐拱禄在世时住事。

  秋瑾多次到杭州,继续在新军及武备、弁目学堂中发展革命党人,经她几次发展入光复会员主要有:夏超、黄凤之、张敢忱、朱瑞、吕公望、叶颂清、周凤歧、俞炜、徐光国、吴斌、徐雄、柯制明、潘知来、裘绍、周亚卫、邢复等。他们都是浙江辛亥革命的骨干,为杭州新军起义、光复杭州、光复浙江,做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贡献。

  徐锡麟赴任前,邀请秋瑾到绍兴主持大通学堂,并约定分头活动,策划浙江、安徽两省同时举义,计划“以安庆为重点,以绍兴为中枢,金华、处州等地同时发动,分路攻取南京,占领江苏、安徽和浙江各省要地”。

  徐拱禄和吕公望都是永康城关人,又是亲戚,关系甚密,吕公望经常约徐到家密谈及了解光复会和大通学堂的情况。1907年初,徐锡麟以及随徐同去安庆的马宗汉、陈伯平两位同志耒到杭州。应秋瑾之邀,吕公望、徐拱禄、章九成(号舒文,永康人)三个同乡一起来到杭州南屏山下的白云庵为他们送行。在场的还有秋瑾、吕逢樵、沈荣卿(名乐山,永康人)、丁载生等,大家欢聚一堂,畅谈革命前程。

  秋瑾就把在驻杭新军,三所军校中发展光复会会员十分顺利的好消息向大家叙述一遍,然后说:“我每个月都要来一次,一要再发展,二要召集全体会员聚会,像我们今天这样。 集会地点,每次换个地方。有时在将台山顶,有时去紫云峰巅,有时坐船到湖心。只有经常集会,统一大家的思想,团体才能巩固,才能有战斗力。”

  秋瑾:“我建议吕公望想法插进浙江抚院卫队,从中运动抚院卫队和候潮门的洋枪队,我看你能行。”几个月后,吕公望真的运动进去了。在永康县誌《浙江光复纵谈》记载吕公望说:“叫我没法运动抚台衙门卫队和侯潮门洋枪队,以为响应。我遂答应到抚台衙门当卫兵,结纳上下,周旋左右,以通声气。故虽在抚台衙门当兵,因上下交好,不必站岗,有暇至白云庵报导消息。那时督练所办有弁目学堂,造就二十一镇干部,由蒋尊簋主办,我和里面学生徐星环,楼其志,时相往还。”

  徐锡麟说:“秋侠有英雄之气魄,神圣之道德,故徐某以大通学堂相托,方始放心。今后你在浙,我在皖,我们分别加紧组建义军,再以光复军名义同时举事,举事日期再定。浙江光复军起事的时候。当先由金华会党带动,处州响应,直攻杭州,与杭州光复军里应外合。如果攻不下杭州,马上回军绍兴,再经江西到安庆与我的队伍会师。大通学堂是联络、训练、指挥光复军的总部,举足轻重。今后秋侠肩上的担子是很重的。锡麟远在安庆不能相助,望好自为之。”

  最后大家请徐锡麟临别赠言。徐慷慨曰:“谈什么赠言,法国革命,历八十年之久,其间不知流过多少志士之血,始告成功。吾国革命方识,吾曹此行,为流血而去,诸君革之成功,必须相继奋斗,勿视流血,为惨剧,而畏怯不前,吾之勖诸君者止此。”徐锡麟这种大无畏,为了共和献身精神,这种浩然正气深深打动了每个在场人的心灵,油然升起无比庄严神圣的使命感。

  《辛亥革命回忆录》(八)《我在辛亥革命之前》吕公望回忆:“徐去后,(作者注:约3月中旬)秋瑾在杭州结一秘密组织,参加者,余与朱瑞、 顾乃斌、蒋六山、刘三春、张恭、程士毅、龚未生、楼其志、徐拱禄、朱健哉、蒋僎、王子经等十余人,而尹锐志、维峻姊妹往来杭、沪通消息,任联络。”《近代史资料》1954年第一期“浙江辛亥革命光复记事”中张效巡回忆:“杭州革命事业由光复会策划之。初,光复会原由秋瑾主持,在杭州参加者,有吕公望、朱瑞--------(名单同上)。”以上人员名单我们看到是军界、学界、会党等各方面的主要骨干,应是杭州光复会组织领导者,他们正在积极策划和准备浙皖起义,是杭州光复内应的组织领导者。徐拱禄和楼其志是浙江弁目学堂的代表,他们参加了浙皖起义策划工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