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护国将领──前制宪国民大会代表习自强传略

辛亥革命网 2018-06-05 11:00 来源:云南文献第21期 作者:习家骥 查看:

先父习自强,曾参加云南的重九起义,参与护国、靖国、建国诸军,挥戈转战于滇、川、黔、桂之间。历任连、营、团长,直至中将参谋长等职。屡立战功。

  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推倒了清王朝,废除了封建君主专制的统治,建立了中华民国,至今已有八十个年头了。

  先父习自强,曾参加云南的重九起义,参与护国、靖国、建国诸军,挥戈转战于滇、川、黔、桂之间。历任连、营、团长,直至中将参谋长等职。屡立战功,荣获三等嘉禾章和二等文虎章。兹值辛亥革命八十周年之际,略述先父事迹,用以纪念,同时,留与后代,以资怀念。

  先父自强,字健夫,(纳西族),云南丽江县大研镇兴仁街人。一八九四年出生于一个家道小康的儒医世家,从小忠厚而机敏,喜好书道,常常临习颜(真卿)、柳(公权)、赵(孟頫)等大书家的碑帖,练就一手好字,惜乎由于多种原因,未能留下一点墨迹。

  一九○七年,先父就读丽江县立高等小学时,因体魄健壮,学业优秀,被选送到昆明云南陆军小学堂。在陆军小学堂,除接受学科(军事基础知识和专业基础知识);术科(操场和野外操作)教育外,深受民主革命思想的薰陶。一九○九年毕业后,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第一期丙班。讲武堂的教官,大多是忠于革命的同盟会会员。在同盟会员的秘密宣传鼓动下,先父和大多数同学们的爱国热情日益高涨,革命意志日益坚强。

  一九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武昌起义后,同年九月九日,云南随即起义响应。是晚,先父及同学们在罗佩金教官的率领下作为内应,夺开城门,积极参加战斗,与起义部队齐心协力,肃清了清王朝在云南的势力。

  重九起义成功后,先父于第二年又调入云南讲武学校(原云南讲武堂)将校队复训。毕业后调入唐继尧部队任职,先后任连长、营长等职。

  一九一五年,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妄图复辟帝制。先父是当时中、下级军官中积极反对帝制的一员,当云南唐督军等上层人物策划反帝,决心独立起义之前,为了加强军事领导力量,特派乃弟唐继虞(警卫团长)秘密前往越南河内,迎接蔡锷(松坡),因唐氏已悉蒙自道尹周沆,阿迷县县长张一鲲系袁世凯亲信,袁已授命二人设法刺蔡。为确保松坡公安全,特令家父随同继虞团长同行,迎护蔡公入滇,共商护国起义大计。唐、蔡通电全国起义护国后,家父即整装待命,为肃清在滇袁氏势力,先父在滇南一带,在殂击歼灭受袁世凯之命进犯云南的粤军广东将军龙济光之兄龙觐光部和境内的啸众土匪,为保护滇越铁路屡立战功。

  一九一六年七月,先父经云南督军唐继尧报请总统黎元洪补授陆军步兵中校衔。一九一九年授三等嘉禾章和二等文虎勛章,并晋升为近卫十五团上校团长。

  先父和同乡王洁修(字季莲)与唐继尧的堂弟唐继虞(夔赓,原名继禹,后改禹为虞)在军中交谊深厚,结为金兰之交。唐督军为了扩大部队,充实实力,以巩固地位,十分器重先父等人,并逐步培植成为心腹将领。当时督军府的四个近卫团,即王洁修的十三团;何世雄的十四团;谭少卿的十六团和先父的十五团,不仅下属兵员编制多,而且武器装备也颇为精良,称之为唐督军的『四大金刚』。

  一九二○年,先父被送往日本海军舰队训练。第二年回云南后,被任命为第二混成旅少将参谋长。一九二二年,唐继虞任滇东南巡宣使(又称开广镇守使),先父随唐继虞到罗平任巡宣使署参谋长。

  一九二三年,先后随唐继虞统兵到贵州,唐任贵州军事善后督办,先父任督办公署中将参谋长兼任滇黔联军宪兵司令官。这一年,先父在贵阳结识望族冉云龙,遂与其闺秀冉琼芳(梅君)结为伉俪,从此不离左右,香车戒马,刀光剑影,风雨同舟三十年,尔后,抚儿育女,孤苦含辛又三十年。

  一九二四年底,驻黔滇军奉命开拔广西,受到桂军租击,由于主帅无谋,缺乏统一布署。不少将领虽争先立功而又配合不力,先后被桂军各个击破,损失惨重,败退回滇。一九二五年,先父调任云南陆军讲武学校将校队任中将工兵科长,同年调任滇西腾越(今腾冲)镇守司令部中将参谋长(陈荫生《维庚》任中将司令)。一九二六年任腾越道道尹。这一『道尹』官名,后来成了家乡父老对先父的尊称为习道尹,致使许多人反而不知道先父的真名。

  一九二七年二月,云南爆发了唐继尧部下倒唐的『二‧六』政变,唐继尧被迫下台,不久病死。在群龙无首的局面下,倒唐的四个镇守使:胡(若愚)、龙(云)、张(汝骥)、李(选廷)各持己见。滇政无主,遂于同年六月,又爆发了『六‧一四』政变。同年九月,倒唐诸将混战的时候,远在滇西的唐继虞想恢复唐氏在云南的统治地位,召集心腹将领和部属,以国民革命军北伐后援军纪司令之沾,从大理起兵,乘虚而入,进攻昆明。后因失利而议和,由龙云拨款,唐继虞和部份将领,即离开里(南到香港等地当寓公。先父也于这期间挈同家母离滇,先后寓居香港、上海等地。自此结束了半生戎马生涯。

  一九二九年,当龙云完成统一云南的时候,我也在香港出生了(跑马地凤辉台)。先父母生我兄妹六人(三男三女),即子:家骥、家骏、家骇;女:家骧、家骢、家驹。

  民国二十四年,龙云在云南的地位已巩固,为了云南的团结和发展,联络地方上有影响之人物,特电邀先父回云南。先父携我母子返回云南后,住进了昆明大富春街通济巷私寓。翌年,龙云任命先父为滇黔绥靖公署中将参谋长。民国二十六年,先父到南京任国民政府宪政实施委员会委员。同年回云南后,委任为国民政府立法委员,并担任云南省佛教协会会长。从此,先父经常从事于佛教事务活动,与佛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民国三十年,国民政府电邀爱国宗教人士──丽江普济寺喇嘛圣露活佛到重庆设坛讲经,先父亲自陪送圣露活佛到重庆,圣露活佛在重庆每到一处,设坛宣讲爱国、宣传抗战,超渡抗战阵亡将士,深受国府、宗教界及各界人士的崇敬和欢迎。

  民国三十四年十月,卢汉接任云南省主席,先后聘任先父为云南省政府顾问、省参议员、省政府中将高参等职。

  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先父从滇省社会贤达中被推选为云南第九区代表,出席国民政府在南京召开的『制宪国民代表大会』。云南籍代表,在大会期间颇为活跃,共参与提出了六项提案,大多被大会所采纳。其中『为求彻底实现全民政治,请在宪法中规定各种选举之妇女,当选名额最低限度应为百分之二十』案,争议虽多,然终被采纳,这对提倡、鼓励妇女参政很有意义。

  一九四九年(民国三十八年)底云南解放,民国四十一年三月十五日,丽江突然来人将家父抓走,随即押解回家乡。同年七月六日以历史问题而被处以极刑,时年五十有八。随之昆明的房屋财产全被没收,连同因先父在护国诸役中战功卓着,拨专款在家乡建盖的府邸(唐督军并亲题『将军第』直匾)也被没收。

  一九八四年九月,丽江当局对先父一案进行复议平反,谓『……既往不咎,属错捕、错判,恢复政治各誉……』……。

  作为辛亥革命,护国起义将领之后裔,值此纪念八十周年大庆之际,凭我之记忆及查阅有关资料,并请教于亲朋父老,将先父的情况作梗概叙述,撰此拙文,以缅怀先父在天之灵。

  辛未初夏于昆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