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继尧与李宗黄

辛亥革命网 2018-06-12 09:07 来源:云南文献第27期 作者:李天健 查看:

先父李宗黄在云南起义时任唐继尧都督的驻沪代表,从那时起到一九二四年,李大部份时间一直在唐将军左右,秉承他的旨意,千方百计完成交给的任务。

  先父李宗黄在云南起义时任唐继尧都督的驻沪代表,从那时起到一九二四年,李大部份时间一直在唐将军左右,秉承他的旨意,千方百计完成交给的任务。其间,李并成为孙中山先生与唐之间的桥梁,为孙唐联合出了微力,但对联合中出现的挫折,李总认为与自己未尽到责任有关,故一直引为终生的遗憾。李晚年在其《回忆录》中对这些往事及其感受,均有详实的记载和尽情的抒发。兹择其要者分述如后,以还历史本来面目。

  孤愤难抑 请缨自荐

  一九一四年四月,李宗黄积功由大总统升为陆军步兵上校实官,两月后奉派至南京宣武上将军督理军务公署,任冯国璋部一等参谋。由于南北之见甚深,李自供职以来,不被信任,一直无所事事,更谈不上有所作为,深感前途茫茫。一九一五秋,筹安会成立,李作为参加过辛亥革命攻克南京之役的同盟会员,痛感革命之成果即将丧失,孤愤难抑,时闻云南秘密筹备反对帝制,乃向云南都督唐继尧请缨自荐。当时李认为与唐并无任何渊源,上书只是试探性质,未抱多大希望,孰知唐竟回电,盼早日返滇供职。李乃于十月十九日由南京返抵昆明,旋即奉派任云南潸理公署上校参谋。

  急于罗致 不谋而合

  为什么唐继尧会迫不及待地邀李返滇呢?原来唐认为云南护国军虽英勇善战,但兵力不足,颇堪忧虑。而袁世凯的大将之一,江苏督军冯国璋,除嫡系部队外,还支配着长江中下游五、六省的驻军,共二十余万之众。冯并不愿中国成为袁的家天下,断绝他自己将来做大总统的机会,而袁选拔各师、旅优秀军官,编练「模范团」为其心腹,也使北洋旧人寒心自危;何况冯曾邀梁啓超晋京,向袁力陈帝制不可为,当时袁一再誓言决不称帝,冯信以为真,据以向各大报发布消息,诅料不及一月,筹安会即告成立,使冯大为尴尬,气愤难忍。因此,唐继尧考虑到,冯对袁不再支持,大有可能,而冯是否保持中立,将关系到讨袁之成败。

  唐继尧急于联络冯国璋,曾密遣人探听冯手下的人物,得知滇人李宗黄在冯部任职,乃向堂弟继虞等询问李之为人,咸称李是个朝气蓬勃的革命青年,可以冒大险,犯大难。唐闻之大喜,正要设怯罗致,恰巧李的自荐函竟不期而至,唐遂立即电邀返滇,并告已电冯请允准云南督署调用。

  说服冯督 保持中立

  唐继尧首次接见李宗黄时,就开门见山地说:「如果有一位敢于冒险犯难的舌辩之士,说服冯国璋勿为独夫的忠狗,那就不啻平添十万雄师,再造共和的义举不难成功。老弟少年气锐,胆识俱备,又曾为冯的部属,可当此重任,现派你为驻沪代表,务盼不辱使命。」所以李抵沪后,尽管缉捕令已下达,一出租界即有生命危险,纵然能见到冯督,也是吉凶未卜,可是李义无反顾,毅然写下遗书、遗嘱,于一九一六年二月十五日乘船赴南京。冯国璋看了唐继尧的信后,对李说:「最低限度,我这边的队伍决不会开去跟护国军打仗,请唐将军尽管放心。」

  冯国璋当时亲口答允覆电给唐,然而后来未履行诺言。李宗黄乃于三月中旬再度潜入南京。这次冯的态度颇为明朗,表示立即电覆唐;绝对保持中立,拒绝调川、湘增援的命令;联络各督发表通电,要求取消帝制。三月二十日冯如约与张勋、朱瑞等联名发表通电。两天后,袁下令撒销「承受帝位案」,次日宣布废止「洪宪」年号。护国功成叙奖,李升任云南都督府参谋处长;黎大总统授与陆军少将,并颁给三等文虎勛章。孙中山先生也致函嘉勉。

  孙唐联合 出了微力

  唐继尧派李宗黄驻沪联络各方共同讨袁,其主要对象就是孙中山先生。一九一六年初李抵沪后,即拜谒了陈其美(时孙尚在日本主持讨袁),托他转交唐致孙的信。不几天,孙来信对唐派李驻沪联络,十分欣慰。同年四月二十七日孙由日返沪,翌日李即往晋谒,交谈颇久,辞出之前,李以唐继尧驻沪代表名义,恭请孙莅临五月一日的欢迎宴会。

  孙中山先生在宴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云南起义给予高度评价,他说:「云南起义,其目标之正确,信心之坚强,作战之英勇,以及民心之振奋,响应之迅速,与黄花岗之役,辛亥武昌之役,可谓先后辉映,毫无轩轾,充分表露中华民族之正气,中华革命党的革命精神。……当令革命各军与护国军通力合作,今后尤当全力声援唐都督,袁氏不倒,决不罢兵的主张。请李代表将此微忱,电告唐都督及云南诸君子,望再接再厉,达成吾人最后之目的。」八天后,孙发表《第二次讨袁古昌吕》,从此讨袁军与护国军联为一体,讨袁声势为之大振。这是孙唐联合的初步成果。

  创办市政 全力支持

  一九一九年五月,云南市政公所(一九二八年国民政府设昆明市之前,昆明也叫做「云南府」)成立。唐继尧任命李宗黄为市政督办。就任之初,唐交代说:「电灯不明、道路不平、自来水不清、是省城三大弊政,希望你能在一年内除尽这三大害。」李果然未负唐的期望,就拿「电灯不明」来说,李先拟具了以全面禁止窃电和拒不纳费为内容的《整顿电力供应办法》报请核批。唐的严令下达后,窃电之风大戢,只有军政界若干特殊人物不予理睬,李即下令停止供电,并发私函,劝请为民表率,可是限期届满,仍得不到一字的答覆。李乃毅然派出市政分所人员前往剪线,但被剪线的人家,入夜依然灯火通明,李又下令剪了再剪,如此一连三次,特殊人物终于气为之夺,他们只得照章纳费了。

  此外,因用电要缴费,用电量得到了控制;收入充裕,有力添置设备,又增加了供电量,于是「灯光如豆」的情况,就一去不复返了。原先,那些显赫人物曾在唐前告状,要求把李宗黄这个强悍青年(时年才卅出头)撤换,可是唐坚定不移,不为所动,因此市政公所终于打败了省城权势人物,使地方人士无不柑掌称快。市政公所由于唐继尧的具体指导和大力支持,而且多数工作人员较年轻(八名科长中七人是刚回国的留学生),办事效率高,雷厉风行,一心一意为老百姓谋利,所以得了「少年市政公所」的美称。

  「联省自治」 孙唐分裂

  一九二○年十一月,孙中山先生到广州重组军政府,唐继尧被推为七总裁之一,兼交通部长,并派李宗黄为交通部次长。一九二一年二月,唐继尧的部下顾品珍叛变,唐被迫下野,李乃离昆前往就任,路过香港时见报载,孙发表谈话,称唐为「西南新军阀」,一面赞成护法、一面主张「联省自治」,目的在于割地自雄,始终不肯和孙精诚合作。于是唐不打算去广州,而李则认为,唐只是为了一时的权宜之计而有违心的表示,他与残民以逞的北洋军阀有所不同,乃赴穗向孙反覆陈词,但孙仍不以为然。

  「集体请愿」 迎唐入穗

  李宗黄就任交通部次长后,拜访了总裁伍廷芳、唐绍仪及居正、伍朝枢、廖仲凯等人,求他们共谒孙中山先生,请重新考虑与唐合作问题。经过「集体请愿」,孙听了大家众口一词地说:「迎唐来粤,可厚集实力,早日北伐,以竟全国统一的事功」,于是态度有了转变。数日后,军政府政务会议通过了「迎唐入穗」一案,推派秘书长马君武,民政部次长居正与李宗黄一共三人担任特使,赴港迎唐到广州。唐抵达二日后,孙先生暨夫人设宴款待,对唐属望甚殷。唐也表示当竭尽所能,助孙一臂之力。

  分庭抗礼 唐突赴港

  正当孙唐合作的声浪直上云霄之际,有一天夜里,唐继尧和李宗黄赴宴归来,唐带着三分酒意,跟李说道:「孙中山创造共和,我唐某人再造共和,两人分庭抗礼则可,要我当孙中山的部下,那办不到!」李听了不免大吃一惊,说:「照联帅(时唐被西南护法诸省拥为「靖国联军总司令」)方才说的,显然是在拆孙先生的台!此事关系国家前途,云南的将来以及联帅个人的前程,请联帅郑重考虑。」原来,唐是受了唐绍仪与陈炯明的挑拨离间,他们二人认为孙唐携手,将影响自己的地位,乃千方百计分化孙唐,使唐离开广东。

  唐在穗前后只住了十天,就突如其来地推说有急事要赴香港。李宗黄因曾向孙先生保証唐会与孙精诚合作,乃决定留穗自请处分。然而孙对李的信任不减,嘱继续以唐继尧总裁代表的身份出席军政府政务会议,使孙唐分裂没有表面化。

  不烂之舌 无济于事

  当时孙中山先生交给李宗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赴港说服唐继尧参加新政府。在一九二一年五月五日孙就任非常大总统前,李已跑了好几次香港。第一次是孙希望唐出任正式政府的参谋部长。唐饰词婉拒;其后孙又以滇军总司令相属,唐仍辞而不就。六月十八日孙对广西陆荣廷下总攻击令,又命李赴港敦促唐就任滇黔桂三省北伐军总司令,唐也未应允。半年里,李宗黄先后跑了香港二十多次,每次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返。到了十一月份,孙对李说,已定于是月十八日在广州举行北伐誓师典礼后,旋即出巡广西,命李再赴港一行?务必说服唐践履信约,参加北伐大军行列。哪知唐仍不为所动,竟经梧州赴柳州,亲率李友勛等四个军,挥师入滇跟部将顾品珍去一决胜负了。

  挥师入滇 一生败笔

  一九二二年一月,李宗黄在广州奉孙先生电召赴桂林,孙对李说:「欢迎唐某,本来是你一手促成,你无非是为革命前途着想,现在情况发展到这样,我断然不会怪罪于你。这次我叫你来,不是命你再去联络唐继尧,而是要你多方设法把他打倒。」孙先生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唐背信违约,把原本可作为北伐主力的滇军四个军拉了回去打内战,使北伐军的实力大打折扣。可是李宗黄纵能抛开与唐的公谊私交,也无法赤手空拳阻止唐悍然返滇。唐继尧为了报仇雪恨,他那句「-两年里我们再见个高低」的豪言终告实现,然而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如唐肯联孙,参加北伐,统一中国,解民于倒悬,他将完成多么伟大的事业!唐从护国到护法,功勛卓著,急于回滇报顾品珍称叛的一箭之仇,确是他一生的最大败笔,从此其政治生命止于一泓死水,终其生不过是云南一省的军政首长而已。

  从中疏通 孙唐复合

  一九二四年九月九日,孙中山先生告李说:「我已决定誓师北伐,为了打倒北洋军阀,我想在后天召开的扩大政务会议上再推唐继尧为副元帅(注),深恐滇军将领反对,望你先去疏通一下。」李乃连夜奔走,向滇军将领说明大元帅重用唐继尧的诚意,希望在提名唐为副元帅时,切莫发言反对。届时,孙的提案顺利通过,孙唐分而复合。九月十八日,孙电唐希即宣布就职,不日接到覆电说:「孙公在党为唯一领袖,当竭诚拥护,惟副元帅一职,名份较崇,愧无以应」,孙乃请他担任川庐黔三省联军总司令,唐旋即发表通电,宣布就职,与广东采取一致行动。唐这一次终于向孙先生输诚,这对孙无疑是莫大的安慰。

  (注)在一九一七年八月召开的国会非常会议上,孙中山先生被推为海陆军大元帅,唐继尧、陆荣廷被推选为副元帅。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