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辛亥革命网 2019-05-14 09:23 来源:搜狐 作者:卢国梅 查看:

1945年12月1日,卢汉取代龙云,成为新一任云南省主席,也是继蔡锷、唐继尧、龙云之后的第四代“云南王”。

  1945年12月1日,卢汉取代龙云,成为新一任云南省主席,也是继蔡锷、唐继尧、龙云之后的第四代“云南王”。相比于龙云的活跃,卢汉一生谨慎而低调。早期的卢汉似乎也乐于在龙云的光环下默默帮他征战南北、打理天下。而在龙云被驱逐出云南之后,卢汉用自己的智慧和谋略,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壮大自己的实力,最终成功地谋划了起义事件,投奔了新政权。作为卢汉惟一的女儿,卢国梅曾被外界想象过的是优裕的“彝族小公主”的生活。但在实际上,在父亲自食其力的朴素要求下,她的人生道路,是一个标准的“红旗下长大的”新公民的生活轨迹。也是受父亲影响,她对家族曾经的荣耀和财富,也看得风淡云轻。

  和龙云是表兄弟

  提起“云南王”,大家首先会想到的人物是龙云。从1927年确立统治到1945年被架空,龙云在云南整整统治了18年;而在龙云离开昆明后,父亲卢汉出任云南省主席,所以也有人称他是继蔡锷、唐继尧、龙云之后的第四代“云南王”--也可以说是最后一代“云南王”。

  不过父亲的人生轨迹的确与龙云密不可分。他们俩都是彝族,龙云比我父亲大11岁,是我父亲的表哥。他们的老家在云南昭通下面的一个小山村里,虽说两人都出身于地主之家,但那个地方非常贫穷,所以他俩很早就结伴从山里出来闯荡天下。他们曾与一位同乡一起出外收购木材,后因木筏被撞坏货物沉没,淹死20余人,无颜回乡,只好去四川另谋出路。

  辛亥革命爆发后不久,父亲和龙云正式投入滇军。不久,两人进入云南讲武堂第四期学习。龙云学骑兵科,父亲学步兵科。1914年,父亲从讲武堂毕业,分配到滇军任少尉见习排长,开始了他的职业军人经历。

  父亲早期见证了几位地方实力派对云南领导权的争夺。那时,第一代云南王蔡锷已经去世,取而代之的是唐继尧,不久唐继尧被滇军第1军军长顾品珍逐出昆明流落香港。在唐继尧失去权力时,父亲和龙云也效忠于他。次年3月,唐继尧又重新确立了对云南的统治,龙云被任命为第五军军长兼滇中镇守使,驻守昆明,成为滇军实际上的二号人物,父亲被任命为近卫第3团团长,不久又升任第七旅旅长。

  但是他们内部的争权夺势也从来没有停止过。1927年2月6日,龙云与胡若愚、张汝骥、李选廷4位镇守使一起调兵逼进昆明,对唐继尧“兵谏”。被迫交出政权的唐继尧不久就病死,政权又失去了平衡,特别是胡若愚与龙云争夺领导权的矛盾加剧。1927年6月13日深夜,胡若愚派兵突袭龙云住宅,擒获龙云。这就是云南历史上的“六一四政变”。龙云一只眼睛被炸瞎,被囚禁于铁笼中。

  当时胡若愚也派兵包围了父亲的住宅。父亲在家里听到枪声后机警地从石墙爬出,藏在朋友家中。两天后化装逃出昆明,在楚雄等地收容部队,向昆明反攻,最终逼迫胡若愚释放了被囚一月多的龙云。在随后两年中,龙云在我父亲的支持下,打败了胡若愚、张汝骥等部,统一了云南,自此开始了他漫长的统治历程。

  虽然是并肩作战、一道打天下的战友,但父亲与龙云间难免产生摩擦和矛盾,这也使得他们的关系复杂而微妙。龙云上台后,提出“废师改旅”的整顿军队办法,用了很多自己的亲信,引起父亲及张冲、张凤春等师长的反对。1931年,3月11日,父亲和3位师长以“清君侧”为名发动兵变,龙云措手不及,只好以回昭通扫墓为名离开昆明。但龙云走后,这4位师长反而没有了主意,慌了手脚,无法善后,几天后,只好又把龙云请回来当省主席。龙云起初以“以下犯上”罪名把他们扣押,消了气之后又把父亲给放了。

  滇军浴血台儿庄

  回首上世纪30年代,中原大地军阀混战不断,而云南则相对安定稳定。龙云在云南站稳脚跟后,利用这个优势,从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实行了一系列整顿和改革,建设“新云南”,使地处边疆的云南成为民国时期一个引人注目的省份。在此期间,父亲不但帮助龙云处理省财政一些问题,也在军政大事上为龙云出谋划策,是龙云最重要的助手和事实上的云南第二领导人。

  与桂系、川系等其他派系的军阀一样,龙云也一直注意保存实力,对于拦击长征中的红军也不积极。在红军长征过程中,其两大主力--中央红军和红二、六军团,先后两次路过云南。蒋介石命令龙云“追剿”红军。但是龙云要求滇军对红军尽可能多追少堵,尽可能让红军走出云南。有趣的是,当年红二、六军团路过云南时,父亲带领部队就跟在贺龙部队的后面,建国后,贺龙与我父亲同时被任命为国家体委主任、副主任,两人见面时,父亲还和贺老总开玩笑说:“我当年还追击过你呢。”贺龙笑答道:“我知道,我晓得,你追也追不上,击也击不倒嘛!”大家都默契而笑。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在南京国防会议上,龙云慷慨表示“滇省将尽地方之人力物力”,出兵20万,参与抗战。不久,滇军整编为国民革命军第60军,由父亲任军长。9月9号,60军在昆明南郊巫家坝机场举行誓师大会,出征抗日。

  虽然出身地方军阀,但无论对龙云还是对父亲来说,民族大义是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滇军出征抗日时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实力,带上了最好的武器。60军不仅配备有德国克虏伯厂制造的山炮,还有从比利时购进了每分钟射速400发的法式高射机枪等当时最先进的武器。每个连队配备有3挺重机枪、6挺轻机枪、3门迫击炮、每人1顶法式钢盔--这些武器并非来自南京中央政府,都是云南自己花钱从比利时、德国买的。

  60军的装备和人数,尤其是兵员素质甚至超过了国民党的嫡系部队,所以当他们到达武汉后,蒋介石还特地曾命令这支军容整齐的军队绕闹市一周,以表明我们有优秀的军队来安定民心。滇军的很多人都是彝族同胞,他们特别善战,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后退。

  当年,60军的军歌也非常有名。歌词是田汉的夫人安娥写的,著名作曲家冼星海谱的曲,他还亲自到军营里教60军官兵唱这首歌。当被征调到台儿庄前线时,60军就是唱着这支雄壮的歌前进的。此时的台儿庄战事极为不利,李宗仁、孙连仲各部都已疲惫不堪,纷纷后撤,仅有汤恩伯一部留在邵县附近。他们到达时,甚至还没来得及将机枪从马背上卸下来,就与日军的板垣师团展开一场恶战。

  60军浴血台儿庄最惨烈的战斗,就是禹王山攻防战。禹王山不过是座只有300米高的小山头,但因为这座小山地处鲁南大平原上,登上山头便可一览无遗地俯瞰60军阵地,汤恩伯部队大溃退时,禹王山被日军占领,这对60军各部构成了极大威胁。4月23日,父亲下令夺回禹王山。他们在敌人密集的炮火攻势下强渡运河,向禹王山发起猛攻,日军疯狂抵抗,一时敌我难辨。阵地上突然刮起了强劲的东南风,将浓烟卷向敌方的阵地,日军一下子看不清目标。184师师长张冲抓住这一机会,命令吹响冲锋号,部队一鼓作气攻下了禹王山。这场进攻战曾在1940年被定为优秀战例编入国民党军事院校的军事教材。

  作为第一方面军的最高首领,去越南接受日本投降

  板垣征四郎带领日本皇家精锐师团向国民革命军第60军(滇军)所在的禹王山发起轮番疯狂的进攻,成吨的炸弹将山顶战壕夷为平地,前沿战士只得用炸弹坑为掩蔽,用战友的尸体围成掩体,抵御着敌人潮水般的进攻。战士们作了拼死抵抗,仍挡不住冒死冲上来的敌人,便与鬼子展开血刃战。禹王山一战,日军死伤7千多人全线溃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