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锷是如何成为中国近代国葬第一人的

辛亥革命网 2017-08-16 09:00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邓江祁 查看:

今年的4月12日,是蔡锷国葬100周年纪念日,因此,100年前的这一天也是中国近代国葬制度的开始。

  今年的4月12日,是蔡锷国葬100周年纪念日,因此,100年前的这一天也是中国近代国葬制度的开始。

  1916年11月8日,护国元勋蔡锷因积劳病重,在日本福冈医科大学医院逝世。弥留之际,蔡锷留下四点遗嘱,可谓对民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愿我人民、政府,协力一心,采有希望之积极政策。

  (二)意见多由争权利,愿为民望者,以道德爱国。

  (三)此次在川阵亡及出力人员,恳切罗督军、戴省长核实呈请恤奖,以昭激励。

  (四)锷以短命,未克尽力民国,应行薄葬。

  噩耗传来,举国悲痛。大总统黎元洪得噩耗即致电东京中国使馆公使和蒋方震:“惊悉蔡松坡八日逝世,昊天不吊,丧我元勋;克强既殂,松坡又逝;人亡国瘁,薄海同悲;东望扶桑,悼痛何极。所有饰终典礼及灵榇回国办法,已饬院迅速议行,其殡殓事宜,仰就近派员会同蒋君妥慎办理,并派章公使前往致祭。”

  11月8日下午,国会参议院、众议院分别开会,决定休会一日,下半旗以致哀悼,并分别发出唁电。参议院唁电云:“得蔡公松坡噩电,痛哭失声,罔知所措。公为共和再造之元勋、民国伟人、天南一柱,大星崩陨,全国震惊。望瀛海以昭魂,念丰功而增恸。谨于本日大会议决休会一日,并下半旗以致哀悼。”

  众议院唁电云:“顷得噩耗,本院同人佥以先生玄黄,再造志决,身歼夺国命之所依,胡天心之太忍。除本日休会志悼并另期开会追悼外,特先电唁。”

   10日,孙中山闻噩耗后即给蔡锷家属发来唁电:“闻松坡先生忽逝,哀悼不胜,除派周应时君敬诣丧次賻唁外,特此电吊。”

  同日,黎元洪发布大总统令:“勋一位、上将衔陆军中将蔡锷,才略冠时,志气宏毅,年来奔走军旅,维护共和,厥功尤伟。前在四川督军任内,以积劳致疾,请假赴日本就医,方期调理可痊,长资倚畀,遽闻溘逝,震悼殊深!所有身后一切事宜,即著驻日公使章宗祥遴派专员,妥为照料,给银二万元治丧,俟灵榇回国之日,另行派员致祭,并交国务院从优议恤,以示笃念殊勋之至意。”同时,黎元洪还以私人名义賻赠4000元,以表对蔡锷的尊崇。

  11月28日,黎元洪再次发布大总统令:“该督军维护共和,不避艰险,苦心毅力,卒底于成。溯念丰功,宜膺特锡,蔡锷著追赠陆军上将,以示优异。”

  元勋仙逝,举国同悲。各地报纸纷纷报道蔡锷逝世的消息并发表评论,高度评价蔡锷的不世功勋和崇高精神。11月10日,《申报》刊发时评《哀蔡锷》:

  蔡锷之死非他,共和死之也;共和得蔡锷而复生,蔡锷乃因共和而遂死,爱共和者其能不哀蔡锷耶。蔡锷之有功于共和也,不但在转战在滇、蜀之间,试问去年帝制流毒时,发难而反抗者谁?蔡锷其第一人也。蔡锷既发其难,又身当战地之冲,竭精劳力,以示革命者以模范宜乎,精力尽而病成矣。功成之日即病成之日。蔡锷与共和不能不视为一体。

  对于蔡锷的评价,当时的舆论多用“模范”“国魂”等词语,称其为“中国人物之中最完备之人”,“有学问有道德,能文能武,又能实行,而年又少壮”,“道德功业举世无双,不止手定中原,实足表率,可推为天下古今之第一伟人”。就连袁世凯的三个儿子也先后致电吊唁蔡锷,并为其父所为而愧疚、道歉。袁克文题写的挽蔡锷联最具代表性:“国民模范军人表率;自由魂魄共和精神”,钦慕、崇拜蔡锷之情溢于言表。时人叹曰:“袁世凯仇视共和,仇视蔡锷,身败名裂;而其子能爱戴共和,爱戴蔡锷,可见其子深明大义,更可见蔡锷之伟大深入人心。”

  与此同时,各国各地纷纷举行隆重的蔡锷追悼大会,开展一系列悼念蔡锷的活动。在全国各地悼念蔡锷的活动中,人们进一步认为,蔡锷为民国再造立下殊功,国家非给予特别的优恤不足以表彰其不世之功,于是有了国葬蔡锷呼声。其首创者应为湖南省长兼督军谭延闿。

  11月10日,谭延闿通电各省:“惊闻蔡公溘逝,悲悼同深。溯自辛亥以来,此公义旗首起,艰险备尝,缔造共和,厥功最伟。且频年为国宣劳,家无积资,尤堪恸惜。国家追念元勋,自应赐予国葬,并于立功省份特建专祠,暨择地竖立铜像,遗族从优议恤,庶足以示尊崇而昭激劝。”

  谭延闿此议一出,人心大同,立即得到各方的赞同和响应。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