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炯回忆辛亥宁波光复

辛亥革命网 2017-10-27 09:05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魏炯 查看:

“清宣统三年八月十九日,革命军起义武昌,警至,甬市骚动,若大难之将至也,县人魏炯应之。”这是1935年新修《鄞县通志·文献志》中《辛亥宁波光复纪略》一文开头所写的。

  “清宣统三年八月十九日,革命军起义武昌,警至,甬市骚动,若大难之将至也,县人魏炯应之。”这是1935年新修《鄞县通志·文献志》中《辛亥宁波光复纪略》一文开头所写的。

  魏炯目为革命党

  魏炯就是魏伯桢,在那时不过是一个32岁的留日学生,充当宁波法政学堂的教习,有什么力量可以响应武昌起义呢?因为自鸦片战争后,清廷丧权辱国,辟宁波为通商口岸,受帝国主义的压迫极为深重,所以宁波人负笈日本寻求救国之道的留学生多至一二百人,魏炯就是其中的一个。在留日期间,受到孙中山先生排满复汉的宣传影响,归国后又目睹清廷政治的腐败,愈加切齿仇恨,年少气盛,言论激烈,不免被官府目为革命党人。两浙水师统领张连升,曾向浙江提督吕本元报告魏炯为革命党人,请求拿办。吕提督以魏炯之父士霖公是当时提标前营把总,因而传士霖公到署,责令严加管束。可是一番训斥,怎能压制青年爱国热情?1910年魏炯任宁波法政学堂教习,发现张连升曾在浙江提标中营参将任内,将经营的营房营地伪造新册,并将大片土地据为己有,建筑私人住宅。由中营守备在每户和每页骑缝加盖印信的营房营地的清册原本,被魏炯查获。魏炯以留学生名义向浙江巡抚衙门告发,浙江巡抚曾韫经过四次派员查实,批交宁波地方审检厅惩办。一方面告发的是革命党人,一方面被告发的是贪官污吏,闹得满城风雨,不可开交。这事发生在八月十九日(农历、下同)武昌起义前。按当时法律,革命党固然罪重,却无证据可拿;而贪赃在百两以上的,律当处死。加以革命风声紧急,张连升见势不妙,异想天开地派人以两万银票贿魏不要再闹。魏炯严词拒绝,革命党人是可以收买的吗?这件事的前后经过,当时宁波《四明日报》一再揭露,引起各界的惊奇。因此,魏炯就成为宁波人人注目的人物,由此法政学堂教习范贤方对魏更为推重。

  密谋起义办民团

  举人范馨先生次子范贤方,由日本法政大学法政速成科毕业,于1903年回国,任浙江巡警道兼洋务总办王丰镐秘书,比魏先一年即1909年任宁波法政学堂教习。魏住在学堂里,而范不住堂。范每天下课就要在魏处休息,谈谈地方新闻。因为那时范贤方已当了宁波地方自治会会长,据说是由地方官召开城乡绅商会议一致推举出来的。副会长郭景汾,字菏沚,也是宁波望族。地方自治是九年预备立宪单上所列项目之一,任务非常繁重。范发言任性,声音宏亮,往往达户外,尤能道人所不敢道,虽地方长官也不避忌。因此郡人士多拥护之,且称之为“范大炮”。

  1911年武昌起义,沪报大事宣传,人心惶惶,确如《鄞县通志》所说;“若大难之将至”的情况。至 8月23日,魏炯问范:“我闻你天天为了城镇乡自治工作,忙得席不暇暖,但对国家大事也有所谋划么?”范被问得突然,反问魏:“你有什么谋划?”魏说“新军协统,前一个时期已到甬,驻在大校场。旧军绿营虽已裁撤,但由绿营改编的巡防营,其统领常荣清是北方人,住在大沙泥街即前左营游击衙门。宁绍台道满人文溥兼兵备,尚握最高政权。若不预筹良策,恐非地方之福。鄙意你可利用地方自治会会长地位,召集地方父老商讨地方治安问题,我们则以先办民团为入手办法。”范闻言立表同意,即于次日(24日)发通知,定26日下午在城北报德观召开地方紧急会议。是日到会者百数十人,不仅如翰林出身做过主考的盛炳纬、做过学政的夏启瑜均到会,其他如总商会会长费绍冠,和丰纱厂总经理、招商局总办顾钊,宁波府教育会会长冯炳然,县教育会会长张传保,宁波地方自治会会长范贤方,副会长郭景汾,城自治委员赵家荪,以及曾任京官告老还乡的士绅数十人也都到会。由于事关地方治安,所以到会的非常踊跃。会议开始即由范贤方起立发言:“武昌事变,谅诸位都在报上看到,但距今还只7天,市面已受影响,个人逃难,日有数起。须知宁波是我们宁波人的宁波,逃难是下策,共谋地方治安才是上策。”有人问范:“你有好的办法吗?”范说:“从前宁波有提督驻防,还分设上六营下六营,但均于去年年底统统裁撤,城防早已空虚,常统领的巡防营大部驻扎在台州和绍兴两府,剩下来的少数还要分驻宁波府所属如鄞县、慈溪、镇海、奉化、象山、定海六县中重要地区,以资镇慑。万一宁波的裁兵联合台、绍两府土匪,有所活动,地方危矣。只有宁波人自己来办民团,方足以保地方之治安。所难者是经费和枪械两项,但我考虑一下也有办法,警察是省办的,经费应由省出。宁波房捐应向省方争回,拨充民团之用,不足再向富绅劝募。至于军械,绿营既裁,军械局的军械堆积如山,也可电省转令宁波军械局拨借,当无问题。唯这次所招民团,程度须要提得高一些,因之月饷也应定得大一些,使他们可以专心为公众服务。”有人问:“民团拟招多少人?月饷若干?”范说:“民团拟招五百人,月饷每名八元。”又有人问:“这不是去打外国人,为什么要招募这许多人?常统领巡防营月饷只有五元,为什么我们要八元?”范说:“宁波城厢地方如此广阔,分区设防,日夜巡逻,仅仅五百名,并不算多;月饷八元,只能养活一家四口,若再减少,必易发生种种弊窦。各人身家性命都要靠他们来保护,所以还是定得大一些为好。民团要有人去办的,我们法政学堂教习魏炯,在日本曾学过兵式体操,人也非常干练,有胆有识,堪寄宁波民团团长重任。”宁波地方自治会副会长郭景汾起来说:“范君所提议各种办法,想得非常周到。我是绝对赞成的,但我再提议请推举会榜进士夏启瑞为民团总董,范贤方、赵家荪副之。另外再推举某某等为董事,组成董事会,以昭慎重。”城自治委员赵家荪起来说:“范、郭两位提议我都同意,我再提议民团既以地方经费举办,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拟请今天到会的各业各界,以及地方父老一律担任民团董事。又民团办起来需费浩大,请各业各界和地方父老自由捐助。以上各种建议,如荷同意,希望举手。”经全体举手通过,当场捐认银元五千余元。又公推总商会文书王贤瑞拟电稿电省,次晨浙抚复电照办。27日,夏启瑞、范贤方、赵家荪、魏炯会议于道侧穆家弄口赵家荪处。范贤方说:“浙抚来电照准,民团即应开办,办公地点拟借用旧鄞县知县衙门,较为适宜,其民团招募事宜,请魏君发表意见。”魏说:“绿营刚刚裁撤,五百名民团名额不难募集。唯这次民团必须具有两项资格:一、粗识文字,能写简略履历者;二、在宁波有家属者。事已急迫,拟定明天就登报招募。在九月初一以前必须招募足额。其次是民团分区问题,鄙意拟分城里四区,城外四区,共八区,应设区团长八人。区团长人选请各位介绍。否则就在旧绿营裁员中择优选用。”夏启瑞说:“区团长月薪不能过高,只能倍于民团,定为16元,宁波人也应当为宁波人尽些义务。”赵家荪说:“招募民团以及选用区团长均请魏君决定,我们决不干涉。”大家同意,当由范君打电话给宁波知府兼鄞县知县江畲经,借鄞县知县衙门作为民团办公处,一面派干部若干人就赴鄞县衙门做打扫工作,就在28日起,挂出“民团总局办公处”大字招牌并办起公来了。 8月28、29两天,都日以继夜地把民团名额考选足额,区团长人选定公布于总局。每个民团月饷8元,每10人派什长1人,每20人派小排长1人,什长月饷加2元,小排长月饷加4元,也公布了。因为他们都是在旧绿营当过兵,稍加练习即能成队。因此定了9月1日上午9时在总局集中后,分拨各区团长各两小排,由区团长率领,分别到指定地点设防巡逻,不分昼夜,其余民团由总局指派或集中训练。

  魏炯以民团长之下应设两位分团长,经常董会同意后,派了一位叫林端辅的,他在考选民团及训练成队时,颇资臂助;又一位姓汪的,原为绿营洋枪队的左营千总,年仅40左右,帮助团长,任劳任怨,也大为得力,他还兼了中区区团长,与团长同驻总局。

  其次就是枪械和服装问题。先言枪械。据军械局说:“局中枪械是有的,但不多,且不一律,子弹更少,横竖民团是用来吓吓土匪和盗贼的,杂牌枪也无妨碍,曾经检查过,约尚有200数十杆可以出借。此外,红枪倒存储了不少,如要借可凑凑数。”所谓红枪,是用铜帽子轧火的,也有用草绳点火的,这大概是打太平天国时代所遗留的,如果现再用出来,真是笑话奇谈。因此借单了杂牌枪210杆,再作打算。至于服装、鞋帽,手续更简单,一个星期即可办到,因此就预定在九月初十,将全部民团荷枪排队向宁波城厢内外巡行一周。后来总局又买了快马一匹,大刀四柄,由民团中挑选身躯高大者充大刀手,因此魏炯进出是骑马的,四名大刀手,就作他的卫队。

  果然第二天(九月初二),和丰纱厂总经理、招商局总办顾钊(字元琛)亲到民团总局拜会各董事说:“昨天民团已设防巡逻,组织快速,出人意料之外,人心安定不少。我们和丰纱厂已定明日开工了,谢谢你们,所以送上银票5000元,作为特捐,以后每月再认常捐500元。借表敬意。”这不仅鼓舞了民团总局全体人员的勇气,而且地方人心,也为之一振。

  章述洨幕后活动

  章述洨(字许泉)鄞县举人章鏊之子,也是翰林院修撰状元章鋆的侄儿,附生,长于小学。尝从慈溪梅调鼎学书法,遂以书法名于时。庚子政变废科举后,负笈东瀛与范贤方等同入东京法政大学,阅二年,由政法速成科毕业回国,参鄞县幕。鄞县知县缺被裁,又参加府江畬经幕。辛亥武昌起义,宁波震动颇剧,当时宁波的重要机关,武则有新旧两军,立场不同,趋向各异;文则有居高位者宁绍台道满人文溥,其次要推宁波知府江畬经(字伯训)了。江畲经福建人,科举出身,很有心研究中外政治动态,常请章述洨讲解,日久则两相融洽。当我们创办民团时,江由章述洨用种种方法说服而倾向于我们的一边,不听道台文溥的指挥了。所以文溥看出了宁波革命党就是范贤方、魏炯。同时又侦悉章述洨在知府幕后策划一切,于是两次命江畬经逮捕范贤方、魏炯、章述洨,但江畬经都拒不受命。

  新旧军大炮相向

  新军协统驻在城外大校场,在民团总局北面;旧军常统领驻在大沙泥街前左营游击衙门,在民团总局东首,相距均近。新军忽于初三把大炮两尊车出营门前,意在示威;而旧军亦不示弱,也将大炮两尊抬至衙门前,双方炮口是新军对旧军,旧军对新军。大炮口径大约在三寸左右,炮身却有三尺相近的长度,新军以旧军意对抗,又将炮身炮衣卸下,旧军也同样卸下炮衣。新军所谓协统,等于现在一个旅长,旅长统辖几个团。那时协统刘洵所带来的新军只有一个团,旧军人数比新军多,所以旧军不肯示弱,而新军以旧军散居各地,且系绿营改编,无战斗力,不堪一击,因之两不相下。新军原欲毁道台衙门,杀道台满人文溥,由章述洨向新军再三解释,不必急于动手,因为文溥数次要逮捕范贤方、魏炯及章述洨,已被知府拒绝。江知府已倒向我们一边,而且江知府说:“文道即将离开宁波。”果如是,我们何必使人民大受惊慌呢?因而未曾实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