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光复记

辛亥革命网 2017-10-31 09:12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范贤方 查看:

吾宁革命之胚胎地也。今吾辈愤不顾身,抱革命主义六七年,卒一旦达其目的。呜呼,讵非诸先生招之哉!

  绪 论

  吾宁革命之胚胎地也。满洲入主中华,张公煌言、钱公肃乐、冯公元飏、王公翊、董公志宁、华公夏、陆公宇数十君子,倡大义于天下,屡仆屡起,百折不回。而张公死事最后,其成仁亦最烈。说者谓苍水之死,关系于明之存亡。天假数年,三藩变,中原无虏迹矣。自苍水殁,遗老逸民,不敢以武力争气运,于是吞声泣血,欲偕笔墨以下种子,发为文章,放为歌曲。如《万古愁》、《勾馀土音》诸什,甚感苍凉,令人读之泪沾沾下,他若季野、谢山、高州遗集,虽文字忌讳,关明末遗恨一绕笔端,未尝不三致意焉。所谓招后人以复九世之仇也。今吾辈愤不顾身,抱革命主义六七年,卒一旦达其目的。呜呼,讵非诸先生招之哉!

  光复前之宁波

  吾郡党人,奉化为盛。秘密运动,其详不可得闻矣。郡中发现数端事实,虽不直确,官吏邀功,欲兴大狱屡矣。幸诸乡老盛炳纬、张美翊,默弭暗消,好事者不得逞。秋案起,郡守将罗织贤方与陈时夏。洪允祥、张世杓等救其同志,电乡巨公力争:有党人株连,公必无归等语。省中诸志洨士,卒赖其力脱于难。人咸谓此电之功不少云。路事变作,章述、陈时夏为日本留学代表,回国鼓吹独立,卒无效。迨汤寿潜罢职,贤方与张传保欲借路发难,聚众数万人,势将动。而是日兵备道桑宝、提督吕本元自台挈兵归,遂中止。然吾二人,遂为当道所忌,目为革命党,遣属吏侦察矣。

  光复时之宁波

  武昌起义,二日,甬市闻警,市场骚然。八月廿四日,魏炯、郭景汾集赵家荪家,谈及鄂事,谋策应。魏曰:“此事当属仰峤。”贤方闻鄂事起,傍徨终日,求同志谋。闻魏言,倔然起曰:“其办民团乎?”遂与张世杓、袁丙熊函告城自治会,发起民团。实为光复之始点。八月二十七日,鄞城自治会议长励延豫、宁波商会总董余承谊等,召集大会众决策,初不知其作用也。九月一日,民团成立,举夏启瑞为团董,贤方与赵家荪副之,魏炯为团长,林端辅为司令。是日招民团四百八十人,为光复之准备。贤方与魏、章欲以陆军编制,主练不主巡洨;势绅力反对。章述大声斥曰:“今日之事,岂复诸公为政耶?”众和解。遂主巡练分班。次日,章、范、魏革命之说,风传一时。宁绍台道文溥,欲得章、范、魏而甘心,商之知府江畬经。江力白其诬,章、范、魏得免。四日,夏启瑞避之沪。团事贤方与赵主之。规画始定,江畬经调护其间,求械求饷,罔不应。盖章时为府幕,与江有密约也。先是贤方、赵家荪访新军协统刘、防军统领常,未得间。初四日,台人杜棣华来,杜与贤方为旧交,知沪事成熟,谋益急。由杜介绍八十三标二营军需长洪士俊,由洪得交管带许耀。许、洪皆热心革命者也。六日,贤方与章、魏二君,与洪密议于江北中村旅馆。同时学界亦相聚谋,金华人黄人望与焉。于是军学联为一气矣。防营统领常荣清,镇甬有年,声威卓著,陆军将士患焉。贤方以民团进行游说,直告以所谋之事,旁听者色骇。常徐曰:“新军若何?”告之乃大喜曰:“是吾之志也。政学军商其协议乎?”于是宁波保安会之议起。

  慈人有赵家艺者,有大志,负异材。贤方以常言告赵,赵即出保安会畬章程,盖宿草也。遂与陈滋镐、叶懋宣、廖寿慈修订焉。是夜贤方诣江畬经;陈滋镐、廖寿慈诣马志勋。马志勋八十三标标统也,皆赞成。

  九月八日,文溥求章、范、魏益急,令江捕之。江曰:“羽翼已成,事不可为矣,公其自为计。”适有匿名函投之者,文惧,遂于九日遁至沪。九月十日,贤方遣弟贤礽来去杭,约期以动。又函招陈训正。陈训正同卢志学有密约,以谋光复者也。十有一日,保安会成立。公举江畬经为会长,陈训正为副会长,刘洵、马志勋、常荣清、赵家荪、魏炯、励延豫、顾钊、林钟崃、费绍冠、余承谊、屠用锡及贤方等为职员。军政事以会决之。隐隐宣告独立矣。十二日,陈训正自慈来,任会务。是时居民益骇,亟亟谋避地。缙绅先生去为民望,盗贼蜂起,一夜数惊。魏炯日夜督率民团巡防。江、范、章、陈密筹进行之策,决议视省城。十三日,卢志学自沪来,知沪事将起。十四日,贤礽由杭归,知杭事已就绪,而沪已光复矣。卢志学即于是日以诡计据电报局,交通机关入我掌握。又诡称以克杭电告各处,其时十五日八时也。贤方即欲举白旗以应,众议不协。贤方出督尚武分会会友,举白旗,直投道署。一面命民团、商团整队以待。同时卢志学持“保商安民”帜,由东门出西门,城中哗然曰:“革命党至矣。”贤方率民团据道署,城五万户,户户举白旗,飘飘若林。盖贤方与商团余鋆、鲍芝舲相约预备者也。遂以保安会名义安民。魏炯率民团,余鋆、鲍芝舲率商团,王槐芳率巡防,整理秩序,一尘不惊,而全郡光复矣。

  光复后之宁波

  既而保安会移入道署,得杭垣消息,旗城尚未下。佥以省事未定,慈、象、定诸邑未下,非军政独立,不足以维持秩序而为省之声援。于是宁波军政分府成立。举刘洵为都督、常荣清为副都督、马志勋为参谋总长、赵家艺为参谋部长、江畬经为民政部长、贤方为执法部长、陈训正为财政部长、章述洨为总务部长,章辞以张世杓代之。决议民团守府城,及旁徇诸邑。陆军由绍郡进助省,防营传檄收台、温。部署甫定,而省光复之电至矣。当是时,宁郡陆军二标、防营六营、民团商团计千。十月六日,誓师于小校场。军容之盛,二百余年来所未睹也。道旁观者数万人,呼民国万岁,声彻天地。遂建都督府于道署。遣李镜第徇镇海,周骏彦等徇奉化,范贤礽、张晋徇定海。而慈溪光复团冯毓孳、钱保杭等,亦于是夜逼县缴印。十七日,李镜第以镇海光复告。十八日,周骏彦以奉化光复告。十九日,范贤礽、张晋以定海光复告。二十日象山张乃文、王保诚等,石浦秦英鉴等皆来府集议,不数日亦反正。呜呼!彼五邑之光复,其志士运动筹画,艰难辛苦必有异于常者。贤方狃于一隅,不获深知其详,爰待他日之访闻而专著一编焉。

  结 论

  间尝推论宁波光复之有与民国成立之关系甚匪浅鲜也。地据东南之形胜,为海疆一重镇,五口通商,又商贾辐辏之区也。令当日文溥得志,章、范就逮,风声一播,志士寒心。省事未必动,即动矣,宁为他府所具瞻。若宁未下,他府必观望之。省中方以恢复诸郡为急急,势不克兼顾。金陵稍迟十日,张勋负隅,倪嗣冲、张怀芝之兵南下,胜负之数未可逆料矣。夫南北统一,枢纽在金陵一役。金陵之役,浙军首功。浙军之能一意东征,以各州县传檄而定,无内顾之忧也。由此观之,宁波之光复,其影响岂同异常一州一邑哉!由是而叹江畬经之功为不可没也,不宁惟是,当贤方走说常荣清时,常稍瞻顾,大局危矣。乃毅然决策,与陆军同建大功,其功岂在江畬经下,至若陆军将校如许曜、洪士俊、刘洵、马志勋诸君,所谓抱革命之宗旨,达一定之目的,其功不尽在于吾宁也。贤方不才,不能备诸君摹写功绩,垂照来兹。爰就所见、所闻、所经历者,著于是编,以记实云尔。中华民国元年三月十五日。谨述。

  (注)范贤方(1877年—1917年)字仰乔,号仲壶,鄞县人。1902年中举,1906年赴日本法政大学留学,1908年回国出任宁波法政学堂教习,后被推举为宁波地方自治筹备会会长。1911年7月,响应在上海成立的国民尚武会,与陈训正、邵静山、林端辅、张世杓等人发起组建国民尚武宁波分会,并出任副会长。辛亥光复前,出任民团副董,是辛亥宁波光复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宁波军政分府成立后,出任执法部长,后出任浙江高等法院院长,并兼任浙江省军政府司法筹备处长。1913年“二次革命”爆发,范贤方回到宁波,与鄞县知县沈祖绵,第三旅旅长顾乃斌等,通电讨袁,失败后亡命日本。1916年,范贤方由日本归国,出任广东省高等审判厅长。曾参与驱逐时浙江都督朱瑞的运动,实行浙江独立,后出任浙江高等审判厅长。1917年,孙中山在广州成立广东军政府成立,任命范贤方为军政府国法院院长。后因背部病疽,不久范贤方逝于任上。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