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禄贞血洒石家庄

辛亥革命网 2018-03-22 09:17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何达 查看:

中国历史走到90年前的1911年(农历辛亥年),统治中国260多年的清王朝已经风雨飘摇,面临末日了。

  一、永平秋操恰逢武昌起义

  中国历史走到90年前的1911年(农历辛亥年),统治中国260多年的清王朝已经风雨飘摇,面临末日了。

  这年"三•二九"广州起义震动全国,五月掀起的保路风潮,很快席卷湖北、湖南、四川、广东等省,神州大地遍布干柴。此时清朝统治者也预感灭顶的狂飙巨浪正扑面而来。他们妄想借大规模军事演习来炫耀武力,震慑人民。按新建陆军定制,每三年举行一次秋操,即全国性的军事演习。1905年在河北河间一带举行了第一次秋操,1908年在安徽太湖举行了第二次秋操,因熊成基发动操地起义而被迫中止,这第三次秋操清政府决定1911年10月中旬(农历八月中旬)在河北省永平府(今卢龙县)一带举行。清政府十分重视这次军事演习,既迫于全国高涨的革命形势,也由于这是罢斥袁世凯后由皇族亲贵统帅新军的首次军事演习,所以用了最大的力量来筹备。钦命军咨府大臣载涛为阅兵大元帅,还不惜银两,特地从德国订购了52挺马克沁机关枪和其他新式武器装备禁卫军。参加这次秋操的军队安排是:禁卫军第一、第二、第三混成协为西路军,以舒清阿为总指挥官,在开平集结,自通州东进;新军第一、第四、第六、第二十镇和第二混成协有关协、标为东路军,由军咨使冯国璋为总指挥官,在滦州集结,自秦皇岛西进。内定西路军取胜。

  清北洋第六镇(师)统制(师长)吴禄贞得知第六镇参加秋操的消息后,精神大振,喜形于色。他认为机会来了,可以效法当年熊成基那样,把军事演习变成操地起义。他立即与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倾向革命的第二十镇统制张绍曾,第二混成协(旅)协统(旅长)蓝天蔚秘密联络,共同商定,各自所属新军私带子弹,在秋操中相机起义,先消灭禁卫军,然后乘胜直捣北京,一举推翻清朝统治。

  吴禄贞字绶卿,湖北省云梦县人,1880年生,18岁时由张之洞保送到日本深造,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为中方开办的)第一期毕业生。吴禄贞成长的年代,正当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他对瓜分危机有痛切感受,看透了清王朝的腐朽。他在日本结识了孙中山先生,与黄兴等共同发起组织华兴会,并参加了中国同盟会。他回国后,以过人的才干博得了许多政要的赏识。特别是1907年至1909年,他任吉林边务帮办和督办时,在处理中日"间岛争端"中,注重调查研究,坚持严正立场,依靠地方实力和高超的外交才能,彻底粉碎了日本侵吞我国东北神圣领土的阴谋。1910年初,吴禄贞奉调回京,补授镶红旗蒙古副都统,被派到德、法两国去阅操,同年冬回国,12月被任命为北洋新建陆军第六镇的统制。在当时全国的革命党人中,吴禄贞是深入清军内部,取得军队职务最高的一人。吴禄贞有才气、有胆识、有魄力,能诗能文,他的性格豪爽坦荡,尚侠义,但锋茫毕露,往往不分场合,有怀必吐,以为这是英雄本色,不知掩饰,因而引起清廷疑忌,临时下令停止第六镇参加秋操。其余部队包括张绍曾任统制的第二十镇和蓝天蔚任协统的第二混成协仍照常集结。

  10月8日(农历八月十七日)演习开始,驻北京的各国使馆武官、各省代表和一批新闻记者应邀观操。演习进行到第三天,载涛正耀武扬威,神气活现地检阅各路大军时,突然传来武昌起义的消息,载涛顿时吓得面如土灰,带着几个高级官员仓皇上马飞奔车站回京,紧接着下达了停止秋操,集结在滦州的新军各回原来防地的命令,但张绍曾、蓝天蔚拒绝回防奉天(沈阳),并要求朝廷立即实行君主立宪。

  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廷调第六镇十一协李纯部随荫昌南下武汉镇压革命军,10月29日(农历九月八日)太原新军起义,宣布独立。清廷又调驻保定的第六镇第十二协开赴石家庄,进逼山西革命军,同时,命吴禄贞亲赴滦州"劝导"张、蓝,缓和矛盾。就是这个关键的当口,吴禄贞的副官长,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五期毕业生,同盟会会员王孝缜向吴禄贞推荐了他的福建同乡,新近代表广西来参加永平秋操的同盟会会员何遂。

  二、吴禄贞命何遂拖住队伍

  何遂字叙甫,1888年生,1907年在保定陆军随营军官学堂就学时参加了中国同盟会,1909年毕业,恰逢同乡好友王孝缜受广西巡抚张鸣歧委托到北方来约请训练新军的人才,便随一批青年志士远赴广西,成为同盟会广西支部的创建人之一。1911年8月,时任广西巡抚的沈秉派何遂作为广西代表赴北京参加永平秋操,刚好遇上了武昌起义。

  北京是天子脚下,戒备森严。何遂只好四处访友,联络同志,打听消息。他陆续听到:清廷派陆军大臣荫昌率北洋新军南下进攻湖北革命军,却指挥不灵,战事不利,遂起用被罢黜的袁世凯为湖广总督,袁又托病不出的消息;湖南、陕西起义宣布独立的消息;又听到清廷授袁世凯为钦差大臣,有权调遣节制所有进剿革命军的陆海各军,袁世凯已从彰德赴孝感督师的消息。何遂正像热锅蚂蚁,懊恼自己偏在此时离开广西,乍到北京,有力气用不上。10月30日(农历九月九日)王孝缜突然来访,何遂知道王孝缜当时是北洋第六镇统制吴禄贞的副官长。王见面就说:"叙甫,绶卿要见你,请你走一趟。"

  何遂久闻吴禄贞的大名,知道他是"中央革命论"(主张在清政府的心脏北方地区发动起义)的倡导者,特别对他在主持处理中日"间岛争端"时表现的凛然正气和机智果断十分景仰,听说吴禄贞找他,便立即跟王孝缜来到东城大方家胡同吴宅。吴禄贞身穿黄呢军服,胸前佩一颗八角双龙宝星徽章,气宇轩昂,见面就给人一种坦荡的印象。他亲切热情地招呼何遂说:"我早就听勇公(王孝缜)谈起你,你来得正好,马上有事托你。"何遂问:"什么事情?"吴禄贞说:"昨天山西新军起义,宣告独立。军咨府已直接下令调我第六镇驻保定的十二协到石家庄去镇压山西起义。我现在派你担任十二协的参谋,立即动身到保定报到,跟队伍出发,你要尽力控制队伍,拖住它,不要真的和山西革命党打起来。"何遂问:"十二协的统领是谁?"吴禄贞说:"署理协统吴鸿昌,听说你和他是同学。"何遂说:"不错,我们是保定军官学堂的同窗。他带的是什么兵?"吴禄贞说:"一标是第六镇的,另一标是禁卫军(满州旗兵),是派来监视我的。"何遂问:"你不能随军出发吗?"吴禄贞笑道:"涛贝勒(载涛)偏在这时差我到滦州去‘抚慰‘张绍曾和蓝天蔚。我知道,他们既想利用我和张、蓝的关系缓和矛盾;又想让我离开部队。可是,他们没料到,我正需要滦州之行。所以,你刻不容缓,办公文来不及了,立即带我的手令到保定去吧。"何遂说:"遵命!你放心,我有办法。"等王孝缜送他走出吴宅,何遂才觉得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地这样回答,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办法,只是心里有一种必胜的愿望,根本就没有想到失败。

  北洋第六镇本是袁世凯多年经营豢养的一支忠于袁氏个人的反动武装,从上到下遍布袁世凯的心腹爪牙。它的原任统制是段祺瑞,1910年段祺瑞升署江北提督,位置空缺,载涛、良弼等年轻亲贵想用日本士官派来抵制袁士凯的军队势力,吴禄贞又贿通了庆亲王奕劻,才于那年12月获任第六镇统制。吴禄贞到任后,虽然坚决以"烟瘾甚深,行同盗贼"为由,撤掉了第十二协统周符麟的职,但陆军部不同意用吴推荐的人继任,而调二十四标标统吴鸿昌来署理。第六镇的袁氏爪牙,视吴禄贞为眼中钉,处处掣肘;吴禄贞到任不久尚难驾驭。此时,清廷企图架空吴禄贞,但不敢动他,怕激起事变。何遂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衔命赶到保定,会见了吴鸿昌。何遂是保定军校成绩优异的高材生,吴鸿昌对这位老同学倒很热情,他说:"你来得正好,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何遂说:"我的公文还没到哩!"吴鸿昌急忙说:"不用啦,现在局势很紧张,你跟我走吧。"1911年11月2日(农历九月十二日)吴鸿昌率协司令部向石家庄进发。吴鸿昌是北洋系一手培养起来的军官,他是忠于袁世凯坚决反革命的;但这个人优柔寡断,胆子很小。他一路上对何遂大献殷勤,说什么同学两年,今天在一起要同生死共患难。何遂说:"你放心,我听你的吩咐,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吴鸿昌说:"国家到了这步田地,我们食君之禄,也应该真正拿出些办法来才对。"何遂顺着他的口气说:"当然,当然,早些把革命党打平就好啦。"

  当晚,部队抵达石家庄。驻石家庄车站司令瞿寿堤毕业于保定速成学堂,是革命同志,站司令部参谋刘文锦也是同盟会员。当天深夜,吴鸿昌召集瞿寿堤、正太铁路总办丁某和几个法国工程人员一起商议如何接通与山西接界处的铁路。忽然得到报告:山西内部兵力空虚。标统曹进主张急攻,何遂暗吃一惊。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