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梦麟“参与”徐锡麟刺杀恩铭行动

辛亥革命网 2018-03-29 10:07 来源:团结报 作者:金小土 查看:

1943年身在昆明西南联大的蒋梦麟写了他的回忆录《西潮》,他说自己差点跟同学去了安庆参加了徐锡麟刺杀恩铭的行动。

  1943年身在昆明西南联大的蒋梦麟写了他的回忆录《西潮》,他说自己差点跟同学去了安庆参加了徐锡麟刺杀恩铭的行动,“1907年,安徽省城安庆发生了一次昙花一现的革命。革命领袖是徐锡麟……亲手枪杀安徽巡抚,并在安庆发动革命。他同两名亲信带了警校学生及警察部队占领军械库,在库门口架起大炮据守。但是他们因缺乏军事训练,无法使用大炮,结果被官兵冲入,徐锡麟当场被捕,他的两名亲信,一名叫陈伯平的阵亡了,一位叫马子夷的事后被捕。马子夷是我在浙江高等学堂的同学。他和陈伯平从日本赴安庆时,曾在上海逗留了一个时期。两个人几乎每天都来看我,大谈革命运动。他们认为革命是救中国的唯一途径,还约我同他们一道去安庆。但是一位当钱庄经理的堂兄劝我先到日本去一趟……我们离沪赴日的前夕,马子夷、陈伯平和我三个人在一枝春酒楼聚餐话别。第二天我去日本,他们也搭长江轮船赴安庆。想不到一枝春酒楼一别竟成永诀。”到日本后约一个星期,“从报上获悉徐锡麟在安庆起义失败的消息。如果我不来日本而跟那两位朋友去安庆,恐怕我不会今日在此地讲‘西潮’的故事了”。

  参加起义且陪斩的朱蕴山先生回忆此段经历时,提到了陈伯平和马子夷。徐锡麟未来安庆之前,早年曾留学日本学习警务。回国后,捐了个道台出身,经京官俞廉三的介绍来到安徽,颇得安徽巡抚恩铭的信任。随后被委派创办巡警学堂,任巡警会办,兼任学堂堂长。1907年农历五月,秋瑾派陈伯平来到安庆,转告徐锡麟,原定在浙江起义计划已经泄露,风声日紧,要他相机行事。“光绪三十三年五月,第一期学员毕业。徐锡麟原定五月廿八日(阳历7月8日)为起义日期,可是安徽巡抚恩铭已得两江总督端方来电:据探报有革命党希图在江、皖一带扰乱,严令所属妥为防范等语。于是恩铭决定提前到二十六日上午举行典礼。当时巡抚恩铭、藩司冯煦和臬司毓仲山来到学堂,依次入坐公案后面。徐锡麟着警服指挥我等在院内站队。报数毕,徐师将学员名册送到恩铭案前呈验,并行礼说:‘报告大帅,学员已经到齐,请大帅点名。’我这时从远处看,徐师突然从靴筒中抽出手枪,直射恩铭,弹中要害。同时高呼:‘革命军今日起义了。’”“徐锡麟老师立即呼喊兵生班站队。只有我等二十多位青年兵士整队,随徐老师去安庆北门占领军械所,夺取所中存放的枪械,以图大举。”没想到这些枪械还是当年李鸿章买的洋枪,早已锈蚀不能使用。陈伯平在战斗中牺牲。巡防营乘隙入内,把我们赶到后门。这时徐锡麟翻墙上了房顶,大声地向大众宣布:‘战斗到此结束,一切由我一个人负责!’此时,马宗汉(即马子夷)与我等十余个学员在军械所后门,一齐被捕。”审讯开始后,先由臬司毓仲山主审,遭到徐锡麟的斥责后,改由冯煦主审。“他先赐徐师蒲团盘腿坐下,然后问徐说:‘恩铭待你恩厚,来省后就令你充当陆军小学堂会办,又命你充当巡警会办及巡警学堂堂长。有事依之如同手足,你何心肺而出于此!’徐师回答说:‘恩铭待我是私恩也;我杀之,公义也。’冯煦语塞,又问道:‘你是革命党吗?’徐师回答说:‘是!此事皆我与光复子(即陈伯平)、宗汉子所为,其他附和我的学生,实不知情。当时均是我以枪迫使他们随我同行。有罪我一人当之,可寸磔我身,不要株连他们。’”冯煦请示清廷,回复将徐锡麟就地正法。第二天,徐锡麟就义。在狱中,马宗汉备受酷刑50余天,清廷试图让他有所交代,他始终坚贞不屈,8月24日被惨杀在安庆鹭鸶桥监狱前,时年24岁。

  从朱蕴山回忆,陈、马两人对这次起义起到了联络和协助的工作,是徐锡麟刺杀恩铭的坚定支持者。要是蒋梦麟先生也跟着到来,中国现代史就可能多了位烈士,而少了位杰出的教育家和北大校长。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