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年嘉兴光复的真实故事

辛亥革命网 2018-04-13 09:15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张超柱 查看:

从表面上看,与很多地方比,嘉兴光复可称“平淡”:没遭到抵抗,就开了一枪毙了一人,被毙之人还只是个造谣的破落地主。然而,现在我们穿越百年,回头梳理那段历史会发现,发生在嘉兴光复前后的那些真实的故事,至今看来仍令人热血沸腾。

  “那时我家乡的官是一个旗民,因而绅商们觉得不免要流点血。幸而那个武官‘深明大义’,加之商会里也筹得出钱,于是平安无事就挂了白旗。那位旗人官呢,‘护送’出境了事。跟着,老百姓忙的是剪辫子的仪式。”这是发表于1936年10月《越风》第二十期《辛亥年的光头教员与剪辫运动》一文中的一段文字,是茅盾对辛亥革命嘉兴光复的回忆,那时他就读于浙江省立第二中学(嘉兴一中的前身)。

  确实,从表面上看,与很多地方比,嘉兴光复可称“平淡”:没遭到抵抗,就开了一枪毙了一人,被毙之人还只是个造谣的破落地主。然而,现在我们穿越百年,回头梳理那段历史会发现,发生在嘉兴光复前后的那些真实的故事,至今看来仍令人热血沸腾。

  “温台处会馆”策划浙苏皖三省武装起义

  嘉兴一时成浙江反清革命中心

  自签订《辛丑条约》以后,民族危机日益加深,人民生活更加困苦,嘉兴有志之士接受革命思想,逐步走上反清革命道路。

  早在1902年,平湖人敖嘉熊、海宁人蒋百里、嘉兴人王维忱等就发起组织“时事研究会”,又称“浙会”,研究经世致用之学,探索救国复兴之路。后来,敖嘉熊从平湖迁到嘉兴,以改良农业、振兴教育为己任,创办学稼公社及竹林小学校,暗中鼓吹革命,还用白话文体编著了《新山歌》一书,启蒙和发动底层百姓进行反清斗争,许多士商也受到感化。

  然而,敖嘉熊志向高远,他并不满足于此。他的目标是逐步掌握军政大权,推翻满清政府的统治。因此,就有了“温台处会馆”的建立。

  当时的嘉兴,有一个特殊情况,太平天国运动后,嘉兴原住民急剧缩减,仅剩下相当于太平天国运动之前的三分之一人口。后来满清政府不得不从浙江的温州、台州、处州(今丽水)等地引进人口,称为客民。

  事实上,客民在嘉兴的生存比原住民艰难,嘉兴当地的满清官吏欺压他们比原住民更甚,因此客民与官府矛盾更深,关系极其紧张。敖嘉熊对此看得很清楚,并且决心加以利用。

  敖嘉熊决定牵头成立一个组织,充当官府与客民的中介,主要是代收代缴客民赋税,另外重要的事情就是组织团练,保卫客民的安全,抵御欺凌。这就是“温台处会馆”。

  1904年,嘉兴人龚宝铨在上海与蔡元培、陶成章等组织反清革命组织“光复会”,成为浙江辛亥革命的领导力量。后来光复会想拉敖嘉熊入会,他不愿意,但答应有事必定支持。双方很快就一起谋划浙江独立的大事。

  在谋划过程中,大家达成共识,浙江不是可以自守的地方,要独立必须拿下南京和安徽。于是,计划在浙江、江苏、安徽三省发动武装起义,一时间,嘉兴成为浙江反清革命的中心。

  当时,依托嘉兴的“温台处会馆”,分别到松江(当时属江苏)、湖州和杭州设了3处分馆。至此,“温台处会馆”事实上已经是一个纯粹的革命机关。浙江革命志士云集于此,为浙江的反清革命前赴后继。

  可惜的是,“温台处会馆”由于敖嘉熊“迭遭家难,商业亦复亏折”而无法维持下去,革命志士逐渐走散,转移到绍兴协助徐锡麟设立大通学堂,浙江反清革命中心随之转移。

  市文化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市政协文教卫体委副主任崔泉森在作《解读<辛亥革命与嘉兴>》的报告时说,敖嘉熊、徐锡麟等浙江革命力量之所以最后以失败告终,主要是会党这种非正规的武装力量,实则是乌合之众,清军虽腐败疲弱,会党力量还是难以胜之。

  同盟会浙江支部长褚辅成领导浙江光复

  嘉兴力量是浙江革命的支柱

  1905年,“光复会”与孙中山领导的“兴中会”和黄兴领导的“华兴会”联合起来在日本东京组织全国性的政党“中国同盟会”。嘉兴的龚宝铨、王维忱、褚辅成、陈仲权、范古农等都是最早的同盟会会员,褚辅成还是同盟会浙江支部长。他们后来成为浙江革命的支柱。

  实际上,徐锡麟在安徽发动革命失败后,浙江的革命志士就议定“此后革命运动,宜注全力于军队方面”。所以,后来浙江省编练新军,中下级军官革命党占多数,其中嘉兴籍军官有朱瑞、吴思豫、冯炽中、葛敬恩等。可以说革命势力已布满军界,只待时机之到来。

  1911年,武昌首义的消息当晚就传到浙江,令浙江的革命志士群情激奋。当时主持浙江革命工作的革命志士秘密在杭州开会,其中就有褚辅成、朱瑞、吴思豫等。

  在后来的浙江光复中,褚辅成成为主要的组织者和领导者,而其他的嘉兴籍革命志士也在多个重要岗位发挥支柱作用。

  有文记载,当时浙江光复后,拟推褚辅成当都督,但褚辅成推荐为沪杭甬铁路争得自办权的汤寿潜担当,自己则做了军政府政事部长,“民政、财政、交通、外交、教育、实业皆归其总揽”。周承英则出任浙军总司令官。

  浙江光复中还有两件事显示嘉兴籍革命志士的“厉害”:在光复前,清军旗营内有两门德制火炮,以备抵抗之用,但当革命党人攻打抚署要用时,两门炮却怎么也打不出,原来褚辅成已事先培养了一位年少有革命之志的革命党人,依褚辅成的部署将两门火炮的关键部件拆了,而当旗营被攻克后,这位革命党人又装上关键部件,对着抚署发了一炮,抚署驻军当即投降。

  另一件事是旗营协领贵林缴械投诚时竟隐匿了一部分,被桐乡人杭辛斋侦察发现,后来褚辅成设计将贵林“请”来,绑出去杀了。

  其实,嘉兴光复的准备工作是与省城同步的,因为组织者和领导者同是褚辅成,他还曾专门到嘉兴进行部署,由同盟会会员方於笥在嘉兴负责具体工作。随着浙江省城的光复,“各府闻省城光复,相率反正,惟清嘉兴统领沈沂山拒焉”。难道打一场硬仗在嘉兴是难以避免了?

  在嘉兴图书馆,记者找到一份资料,是当年参与嘉兴光复的马济生1958年口述的,并由董巽观记录的《嘉兴光复记略》。值得一提的是,马济生是新军进入嘉兴城的引导者。

  根据《嘉兴光复记略》记载,嘉兴旧府属七县(嘉兴、嘉善、平湖、海盐、桐乡、崇德、秀水)的光复工作,是由褚辅成、龚宝铨二人在省联系。在嘉兴的具体工作是由方於笥(时任秀水学堂监督,秀水学堂后改为省立二中,现为嘉兴一中)领导进行。当时机关设在精严寺藏经阁内。

  嘉兴光复不得不提到沪杭铁路,它是1909年全线通车的。光复时,清军统领为沈沂山,共统兵十营,驻在城区者不足一营,但沈事前有准备;驻王店之赵廷玉营,为沈之主力,王店与城区已通火车,半小时许即可到达,因此沈有恃无恐。

  方於笥数次派人和沈谈判,沈态度强硬。方乃急电杭州告急,杭州即派浙江省八十二标第三营管带顾乃斌,以督队官名义,在1911年11月7日上午9时许带步兵两营、炮兵一连乘火车到达嘉兴南门外。方於笥事前派马济生持旗等待欢迎,并由马济生引导在前,军队从南门进城,在大街游行一周,驻于精严寺内。

  省城新军还在坐火车赶来的路上,满清官员就已经跑到嘉善坐火车逃往上海了。顾乃斌到嘉兴,嘉兴军政分府即告成立。方於笥被推选为嘉兴分府府长。

  军政分府人员各佩红色布条。清防军见顾新军入城,即派代表表示投降,由马济生传令集合,点名各发白布缠臂为凭。顾乃斌到后,即分派人员,召集沈沂山原统之八营头目,到城听令。另外就由杭带来之新军,分组赴各镇安民。

  1911年11月7日嘉兴光复,除全城户户挂白旗之外,一切照常。当时大街行人热闹,在下午2时左右,军政分府得报,说南门外丝行街顿时白旗收尽;经派员前往查明,方悉有一破落地主夏老四,在丝行街大放谣言,说清朝派张勋大兵就到,挂白旗的人家,尽将杀头;因此,人心恐慌,白旗顿时收尽。分府立即派人拘捕夏老四,讯审属实,即行押赴甪里街枪决,人心始定。

  1911年11月下旬,省立二中学生自动组织学生军参加北伐,报名非常踊跃,同学们约定不可告知家长,并请 计宗型老师领导,计宗型请郑密安老师召集报名学生实行征前操练,等待枪支弹药,因南京光复消息传来,学生军宣布解散。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