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为纪念蔡锷在北京创建松坡图书馆

辛亥革命网 2018-04-19 09:23 来源:团结报 作者:刘肃勇 查看:

蔡锷突然故去,使梁启超顿失爱徒加战友,万分悲痛,梁启超亲临公祭堂,抚棺痛哭失爱徒。随后郑重致电北洋当局,呼吁设立松坡图书馆,永久纪念护国战争功勋将军蔡松坡。

  蔡锷,原名艮寅,字松坡,1882年12月,生于今湖南省邵阳市贫寒的农民家庭。1897年9月,天赋聪明的蔡锷15岁考入长沙时务学堂,成为梁启超的弟子,课余常同梁老师交谈古今史事。梁启超由此发觉蔡锷是个求知欲极强的好学生,精心多施教,建立起亲密的师生情谊。

  1898年9月,慈禧太后发动戊戌政变,梁启超逃亡日本,时务学堂也随之解散。1899年8月,蔡锷得梁启超来信召唤,东渡日本,进入东京高等大同学校学习,并长住梁启超家里,近一年时光,聆听多方学识教导,师生情谊愈加深厚。

  当蔡锷立志学习军事,用武力反清革命,梁启超为之多方奔走找门路,得于1901年12月进入日本成城学校学习军事,改名蔡锷。

  1903年7月,蔡锷升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三期骑兵科深造,1904年10月毕业,以成绩特异优秀,与蒋百里、张孝准同获“中国士官三杰”的美称,并同久居日本的恩师梁启超惜别,载誉回到中国。时年22岁的蔡锷,即被广西巡抚李经羲请去,任随营学堂总理,编练广西新军。1911年春,蔡锷转赴云南任新军第三十七标统领。

  就在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胜利的消息传到昆明,蔡锷即在10月30日(旧历九月九日)与唐继尧合谋昆明起义,史称“重九起义”。蔡锷被起义官兵推举为大中国云南军都督,随后蔡锷于1912年5月,特向大总统袁世凯提请梁启超从日本回国,组织内阁,建设新国家,不被采纳。对蔡锷极不放心的袁世凯反将蔡锷于1913年11月从昆明调入北京,任陆军部编译处副总裁。

  1915年5月,袁世凯正式接受日本强加的“二十一条”之后,8月,杨度等人又在北京组织“筹安会”,公开鼓吹帝制。当蔡锷认清了袁世凯要依靠日本外援复辟当皇帝的狼子野心,便秘密乘火车去天津,与梁启超商讨反袁对策,梁启超则要蔡锷等待时机,必要时可去云南,贵州召集旧部军事力量,组织反袁军,由此确定下师生共事武力反袁。

  而这时的袁世凯极力控辖蔡锷,指派多名密探日夜监视。蔡锷则以喉痛加重,请假休养,还不时地出入北京八大胡同妓院,给袁世凯认为蔡锷已堕落不求上进之假象,监管也随之放松。1915年12月中旬,蔡锷得美妓小凤仙的全力掩护,逃离北京,取道日本国、越南河口,回到了昆明。与唐继尧、李烈钧等人共同策划于12月25日发动反袁复辟帝制的护国战争。

  1916年元旦,袁世凯在北京正式称洪宪皇帝,蔡锷即率领护国军,开赴护国战争前线,同袁世凯北洋军交战。

  护国战争打响后,蔡锷多次向在上海居住的梁启超发电报,邀请恩师来昆明指导反袁全局要事。奈因梁启超正处于袁世凯指派暗探追杀之际,一时难于脱身。直至1916年3月4日,梁启超方才得以从上海起程,途中特向广西的陆荣廷发电,约请陆氏早日响应起义反袁,陆荣廷则于3月15日宣布广西独立,当即威震朝野,袁世凯终在无力抵抗护国军节节胜利的打击下,不得不在3月23日,宣布取消帝制,废止洪宪帝号,袁世凯只当了八十三天皇帝即告吹。进入4月,广东正式宣布独立。继之浙江、陕西、四川、湖南等省宣布独立。袁世凯终在众叛亲离患病的情况下于6月6日死于北京,护国战争也以胜利结束,蔡锷因功勋昭著于7月6日,出任四川督军兼省长。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蔡锷上任一个月,竟然老喉痛病复发沉重,至8月中旬不得不告假离成都,转上海,再去日本福岗县九洲帝国大学医院入院治疗,延至1916年11月8日,终因喉结核不治逝世,享年34岁,走完了他从军不为钱,一心为国家,赢得护国战争,再造共和美誉的人生旅程。临终嘱告同僚、友好:“锷以短命,未克尽力民国,应以简葬。”

  中华民国国会决议,授勋蔡锷为陆军上将,以国葬隆重典礼,于1917年4月,安葬于湖南长沙岳麓山下陵园。

  蔡锷突然故去,使梁启超顿失爱徒加战友,万分悲痛,当蔡锷灵柩运抵上海,1916年12月5日全上海举行公祭蔡锷将军,梁启超亲临公祭堂,抚棺痛哭失爱徒。随后郑重致电北洋当局,呼吁设立松坡图书馆,永久纪念护国战争功勋将军蔡松坡。

  梁启超特在上海创立纪念蔡锷将军“松社”,用照片或实物展示蔡锷将军英雄业绩。同时号召蔡锷生前好友与战友们,发起成立蔡将军遗孤教养协会,承担赡养或教育蔡锷子女责任。

  1920年,梁启超从欧洲返回祖国,即奔走呼号在北京筹建松坡图书馆,终得北洋政府批准在北海公园快雪堂遗址,创建一号松坡图书馆,在西单牌楼石虎胡同七号原官房遗址,再建二号松坡图书馆。两馆分别于1924年或1925年开馆。一号馆前大厅墙壁上,悬挂蔡锷将军戎装遗像;后厅,神龛供奉跟随蔡将军在护国战争中死难烈士遗像。

  松坡图书馆首任馆长为梁启超,初创时,藏书全都是各界人士捐赠的古籍或名著,除梁启超个人私藏捐赠之外,即多是梁启超向各位学术界名家征集而来的各种版本新书,总计约十数万册,其中多是难得一见的珍本或孤本古籍。后来,欧美同学会赠送外文图书六千余册;亚洲文明协会赠送了日文图书两千余册,皆专藏于二号松坡图书馆。从欧洲归国的徐志摩曾一度出任二号馆的英文秘书。

  松坡图书馆两馆合并后,又收藏了北洋政府出钱七万大洋,从杨守敬家藏图书中,买得两万四千余册线装书,皆为中华传统文化国宝级古籍名版书,极其稀有、珍贵、难得。

  1929年,梁启超先生病故,临终嘱告其子梁思成、梁思永、梁思忠,他死后,定将他的“饮冰室书斋”全部藏书,捐赠给松坡图书馆“永久寄存,以供众览”。都是当代名学者的梁启超子女们,也深知其父藏书的特异贵重价值,皆能忠实地遵嘱照办了。

  松坡图书馆存世二十五年,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后,并入北平图书馆,即今日的北京国家图书馆。

  1954年,梁启超的子女们,又将慈父梁启超一生所著作的手稿,“凡一千余万言”,捐献给北京图书馆,现存于国家图书馆善本部名家手稿文库。

  时至今日,读者去北京国家图书馆,定然会忆及松坡图书馆创建的光荣史,愈加敬佩梁启超与蔡锷将军师生加战友的真挚情谊。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