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首义欢迎国父回国的两篇重要演词

辛亥革命网 2018-05-30 10:27 来源:云南文献第07期 作者:李宗黄 查看:

云南首义,护国各军,在川湘各地英勇奋战,取得相当胜利后,纷电袁贼,立即取消帝制,袁贼无法,废止洪宪年号,仍然迷恋总统大位。国父孙先生于四月廿七日由日本乘近江丸回到上海,寓于法租界莫利爱路二九号私邸。

  云南首义,护国各军,在川湘各地英勇奋战,取得相当胜利后,纷电袁贼,立即取消帝制,袁贼无法,于民国五年三月廿二日,下令废止洪宪年号,仍然迷恋总统大位,国内政局混沌如故。国父孙先生认为非亲自回国主持,不易促其早日灭亡,遂于四月廿七日由日本乘近江丸回到上海,寓于法租界莫利爱路二九号私邸。

  第二天一早我便前往请谒,这是我第一次晤见孙先生。早先,在我的心目中,一直以为国父是一位刚毅威猛,智勇双全的英雄豪杰,讵料相见之下,竟是光风霁月,诲人不倦的圣哲典型人物,和他即席而谈,如坐春风,如饮醇胶,令人流连不忍遽去!至今回忆平生所接触的当代人物实不在少,但是仍以国父最富于吸引刃。那日国父和我畅谈云南起义的经过,收拾大局的主张,他对于唐继尧都督忠荩勇毅,极为推许,使我由衷的欢欣和感佩。

  国父的谈锋极健,而我凝神倾听,忘其所以,因此四月廿八那一天,国父和我交谈颇久,迨我想起室外还有大批的候谒者,而我实不应耽误国父这么多的时间,于是我即站起来告退。辞出之前,我又以唐继尧都督驻沪代表的名义,恭请国父莅临一次欢迎宴会,当时约好的时间是五月一日,地点则为当时沪上首届一指的西餐馆──一品香。

  届期,国父如约而至,我则遍邀各党各派在沪领袖人物作陪,席间我曾以主人身份致欢迎词,国父继亦答词称谢。当时与宴的盛况,以及国父和我的两篇演说词,各报均以显着地位刊载,也是护国之役两篇重要文献:

  主人致词:

  孙先生、各位贵宾!今天兄弟代表唐都督继尧,敬备薄酒便餐,欢迎孙先生回国,主持大计,承孙先生及各位贵宾惠然贲临,令我非常感动而且深以为荣。

  云南地形险要,人民朴实忠勇,堪为革命之根据地,在同盟会成立之初,留日学生及士官生,几于全体加入,此次云南首义,即以此为骨干。孙先生为推翻满清,十次起义之中,亦会派黄克强(兴)先生督率黄明堂,举义于云南河口,占领新街,南溟等地。又曾命杨振鸿在滇西腾越(后改名腾冲)举事,虽未成功,然而革命思潮,实已震动全滇。

  此次云南起义,事前既承孙先生派董福开,吕志伊两同志入滇,秘授唐都督以方略,唐都督亦派兄弟来沪面谒,请示机宜。由此可见,孙先生在国民革命过程中,已与云南结有极其深厚的渊源和关系。现在孙先生既已返国,大计主持有人,今后讨袁之声势,当较以往尤盛,讨袁之成功,当较以往为速,可以断言,此为吾人今日热烈欢迎孙先生理由之一。

  然而,云南虽云可作革命之根据他,揆其本身条件,实嫌未尽具备,云南以一隅贫瘠之地,二师一旅之众,奋袂而起,力抗袁世凯全国精锐之师,当云南首义,誓师歃血之际,第一军左翼总司令官罗佩金将军,会经持枪在手,慷慨陈词谓:「战而胜,杀敌人,退而败,应自戕!」壮哉斯语!又有雷淦洸营长,在泸州之役深入敌阵,夺获机关枪一挺,身中数弹,胸腹贯穿,却犹仍挟枪归阵,仆于枪上气绝。凡此种种慷慨赴死,成仁取义,正如唐都督前次由本人持上孙先生书中所谓:「……然而地瘠民贫,兵单饷薄,虽如长沙子弟,能仗剑以先来,究嫌澶水师干,等孤届之一掷!」

  孙先生回国后,必有长谋硕画,支持云南,督饬云南,此吾人由衷欢迎孙先生回国的第二理由。

  溯自云南首义而后,四海之内风起云涌,同申天讨,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论男女老幼,各党各派,名流硕彦,无不桴彭相应。尤其孙先生所直接领导之广东、湖北、湖南、山东、江苏、浙江、陕西等七省之讨袁军,及其在山东之革命讨袁军与护国军,更能同心同德,协力合作,这个现象非常难得!但其中旗帜不一,份子复杂,各地阵营之内,自亦难免有贪天之功以为己力的投机份子,也有若干被迫独立之省份,仍有假独立之名,行利己之实的不在少数,静观默察,隐忧堪虞。

  好在孙先生今已回国,吾人希望孙先生洞见症结之所在,而予以审慎之处理。袁世凯夙为巨奸大恶,阴谋叵测,现虽宣告取销帝制,然而迄无退位听从国法裁判之意,古语云:『一日纵敌,数世之患。』吾人有懔于此,更应记取孙先生昨天所作的宣言:『应尊重约法,一致讨袁』的定论,实在是真知灼见,为全国共同努力之目标。这是我们热烈欢迎孙先生的理由之三……。

  我说完了这一大篇话,在座贵宾自国父以次,咸报我以热烈掌声,于是我便乘机举起酒杯,遍邀在座贵宾,共祝孙先生政躬康泰,鸿猷克展,讨袁义举得以早告成功。当时觥酬交错,一片欢洽,而国父遂在欢声雷动中,起立致词。

  国父说:

  李代表宗黄,诸位先生!兄弟此次回国,对于讨袁大计,正在通盘筹划,悉心检讨,能否顺利成功,胥视吾人奋鬪精神之多寡迟速而定,今天承蒙李代表盛宴欢迎,令人至为感奋。

  袁世凯本系帝制余孽,一脑子的帝王思想,自我党二次革命失败,袁氏更形畴躇满志,野心勃勃,必欲将吾人牺牲无数先烈,而由仁人志士共同建立之中华民国,据为私有。袁世凯清除异己,残杀同志,承认廿一条,向六国银行大举外债,最后则废弃约法,解散国会,大盗窃国,于是帝制自为。当时除本党在各地发动讨袁外,全国军民,均慑于袁世凯的淫威之下,无人敢予反对,乃袁氏以为「万世一系」之王朝,可以及身而成。

  讵料霹雳一声,云南起首,其目标之正确,信心之坚强,士气之高扬,作战之英勇,以及民心之振奋,响应之迅速,与黄花冈之役,辛亥武昌之役,可谓先后辉映,毫无轩轾,充份表露中华民族之正气,中华革命党之革命精神。不唯使筹安丑类,胆战心惊,即袁世凯,亦何异天夺其魄。胜负之数,不待着龟而可卜。另一方面,「作伪心劳日拙」,「公道自在人心」,彼贪天之功以为己力,假人之功,以为己功,其最后必然归于失败,殆无疑义。

  兄弟回国后,有鉴于上述种种情形,当令革命各军,严密注意,并与护国军通力合作,今后尤当全力声援唐都督「袁氏不倒,决不罢兵」的主张。务请李代表将此微忱,电告唐都督以及云南诸君子,望能再接再厉,努力奋鬪,达成吾人最后目的。同时,并请代致慰勉之忱。

  八天后,民国五年五月九日,国父在上海发表了「讨袁之二次宣言」,揭橥袁氏破坏民国,自破坏约法始;义军维持民国,固当自维持约法始。……「夫约法者,民国开创时国民真意之所发表,而实赖前此优秀之士,出无量代价以购得之者也」。此后讨袁军与护国军联为一体,打成一片,顿使云南首义,再造共和,获得初步之胜利,但护国之后必须继以护法,犹仍有一段艰苦的历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