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起义,再造共和

辛亥革命网 2018-05-31 14:24 来源:云南文献第17期 作者:谭家禄 查看:

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建立民国,云南护国推翻帝制民国再造。

  国父辞职 世凯继任

  清帝退位后,国父为谋国家统一,于民国元年二月十三日向参议院提出辞职,推荐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咨请参议院复议,十五日参议院决议:「国都设于南京」选举袁世凯为中华民国第二任临时大总统,黎元洪再度膺选副总统。

  袁世凯取得大权后却拒绝到南京就职,国父为此一面去电促驾南行,一面派教育总长蔡元培,法制总长朱教仁等前往北京欢迎,而袁世凯为蔡元培等举行盛大招待会,实际上却悄悄地进行制造拒绝南下的阴谋,指使曹锟于二月二十九日制造「北京兵变」,并且秘密策动各省都督、巡抚制造反对袁世凯南下就任,情势的发展终于使蔡元培等人不得不放弃要求袁世凯南下的念头,而致电孙大总统建议同意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将临时政府设于北京,国父从无私利观念接纳建议。咨请参议院认可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袁世凯就任大总统后,任命唐绍仪任国务总理,(在组阁时加入同盟会)提名陆征祥为外交总长、赵秉钧内政总长,唐绍仪兼长交通后由施肇基任交通总长、王宠惠司法总长、蔡元培教育总长、宋教仁农林总长、陈其美工商总长(以上四人为同盟会员),财政总长熊希龄、陆军总长段其瑞、海军总长刘冠雄,到了这个阶段,中华民国的大权,已经落入袁世凯的掌握之中,其窃国野心而悄悄地展开了活动,厉行暴政摧毁了中华民国的立国精神,因之而使政局有失安定,国务总理唐绍仪因抗议袁世凯的专横,而于六月二十七日正式提出辞呈,相继的有王宠惠、蔡元培、宋教仁、陈其美等同盟会的阁僚也都对袁世凯第一次整垮内阁之后,同月二十九日提名由外交总长陆征祥继任国务总理,在一波三折的冲击之下,陆内阁不到一个月的八月二十日便由内务总长赵秉均取代国务总理。

  政党林立 组国民党

  辛亥革命之后,政党林立,其中最大的是领导辛亥革命的「同盟会」以国父为总理、黄兴、黎元洪为协理、胡汉民、宋教仁、张继、田桐等人为干事,亚于同盟会的政党是「统一党」与「统一共和党」,统一党由章炳麟和张謇领导组成。「统一共和党」由云南都督蔡锷和广西副都督王芝祥等领导组成,多数党员为同盟会员。黎元洪协理不久之后便出卖同志,倒向袁世凯阵营,以统一党、民社、国民协进会、民国公会等于五月九日合组成「共和党」,以黎元洪为理事长、张謇、章炳麟、程德全等人为理事,主张加强国家权力,党员中颇多是立宪派人士及官僚分子,因赞同以「共和」为党名而参加,是一个反同盟会组织,故共和党对于唐绍仪的继任人选推选陆征祥继任组阁,但不到一个月之后,袁世凯发表由内务总长赵秉钧代理国务总理,在同盟会来说,由于反对势力共和党所组成的超然内阁之出现所受打击颇为不轻,故主张一党组阁,实行「责任内阁制」的同盟会,于八月间合并由蔡锷领导的第三党「统一共和党」及「国民共进会」、「国民公党」、「共和实进会」四个党派合组成「国民党」,推举国父任理事长、黄兴、宋教仁、王宠惠为理事,在临时参议院增加到六十议席,占半数势力,已经达到袁世凯所不能忽视的程度,袁世凯为谋安定自己的政治地位,当然有必要获得孙先生与黄兴等人的合作,再三邀请孙先生于八月二十四日到达北京,北京市民都悬旗结彩热烈欢迎,给予最盛大的接待这是国父和袁世凯初次见面,关于代理内阁总理赵秉钧的真除,而袁氏故意先探询国父意向,国父首推黄兴,袁世凯表示同意,但黄兴力辞不就,国父便改推朱教仁,袁氏虽表同意但内心深为不满,因为宋教仁极力主张「责任内阁制」,而宋教仁有表示辞意,似致人选问题延搁难决,最后产生了一个不得已的妥协办法,总理人选由袁世凯决定,但总理与阁僚预定加入国民党,赵内阁成立遵照协商决定参加了国民党,而司法、农林、工商、交通各总长也都向国民党填了入党申请书,由国民党组成的「责任内阁制」于焉成立,从相反的一面看来,党的实质产生了相当的变化,颇多国会议员、阁僚、各省代表、各省长官都成了国民党员,其中不适宜做一个党员的人物为数不少,内阁便落入袁世凯的掌握,连内阁的国务会议也移动总统府由袁世凯亲自主持。

  残害党人 二次革命

  民国元年八月八日武昌兵变,黎元洪派兵镇压之后,报请袁世凯下令将鄂省军务司副长张振武(武昌起义时与孙武、蒋翊武共有三武之称)及湖北将校团长方维处死刑,事实上张、方二人是日不在武昌,为调查蒙古边境而到北京被捕,党人为张,方呼寃无结果不了了之。九月二十八日国民党总务部干事于德昆奉党本部令前往贵州担任组织黔省支部任务,遭贵州军务处长刘显世,以间谋罪名就地正法,总算难得的是贵州都督唐继尧大为震惊,即致电国民党本部,诡称于德坤在湖南境内遭强盗袭击杀害,将惨案罪责推诿邻省,蒙敝过去,继之这两件暗杀之后,袁世凯突然变了一副狰狞面目,正面下令弹压革命分子,于十一月十六日通令各省都督,民政长官,指出凡有倡言革命分子,都是「国民公敌」,应即「按法严惩,以寒匪胆」,尽管袁世凯如何弹压在新国会选举国民党大胜,在众议院的五九六席中,占二六九席,在参议院的二七四席中占一二三席,仍是第一大党,次为共和党,而引导国民党在选举中获压倒性胜利的是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

  宋教仁主张施行政党政治的「责任内阁制」,国务总理应该由众议院选出,对宋教仁的活力、辩才、声望,任何方面都是袁世凯的政敌,故袁世凯起先考虑收买不成,最后对付他的手段,终于在民国二年三月二十日晚间发生在沪宁铁路的上海车站「中枪倒地」,送进医院之初神志清楚的向黄兴、于右任说:「我为南北和解的苦心,被人误解,真是死不瞑目」,被刺逝世时年仅三十三岁,在此相同时期袁世凯与英、法、德、俄、日五国银行大借款,不经议院议决,擅自签订作为私财运用,故在民间造成了充满反袁气氛。宋教仁被刺,而由日本赶回国的国父再度在上海召集各地同志会商采取军事行动,七月十二日李烈钧在江西湖口发难讨袁,十五日黄兴在南京举兵,十六日上海沪军都督陈其美宣布独立之后,任江苏讨袁军总司令,同月十八日通电讨袁,最初在江西的李烈钧遭受失败,在安徽方面的讨袁军相继战败,至八月十三日上海讨袁军也因装备居于劣势失败而结束。

  组革命党 通缉国父

  在二次革命高潮时期,袁氏对于国民党籍的议员加似收买,不为金钱所动的人马上逮捕暗杀。八月国父抵达东京后立即着手重建革命组织,以「中华革命党」为新党名称,依据辛亥革命到二次革命失败过程的检讨结果,九月制订「革命方略」,创设「中华革命军」,决定以「服从总理」、「严密组织」,「排除不纯分子」三原则为立党的基本精神。

  十月十五日袁世凯以北京总检察厅名义布告全国通缉国父、黄兴、陈其美、张继、李烈钧、柏文蔚等人,民国三年一月十日袁世凯下令解散国会,三月十八日制订「新约法」,五月一日废止「临时约法」,公布「新约法」施行,并将参、众两院改设为「参政院」集大权于大总统一身,足以和专制时代的皇帝匹敌。

  次年一月十八日袁世凯向日本帝国主义提出二十一条的国耻条约签订之后,并提出交换条约遣送革命党员离开日本,当时在欧洲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爆发,欧美列强无暇顾及中国问题,这是袁氏实现帝制的最好时机。

  世凯称帝 云南护国

  民国四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九时,参政院汇查「国民代表大会」的投票结果,在总投票的一九九三票中,出现了没有一票反对值得惊异的一致现象,旋即据似向袁世凯上达推戴书如下:「敬谨推戴大总统为『中华帝国』皇帝,奉献国家至高无上主权」,袁世初表谦辞姿态,实则到傍晚再度推戴,便欣然接受,同月十二日袁世凯召集高级官员二百多人,举行接受推戴贺礼,发表演讲说:「大位在身,永无息肩之日,故皇帝实为忧勤惕励之地位,决不可以安富尊荣视之,余为救国救民计,牺牲子孙又不敢避」。

  「大典筹备处」最初工作将前清的「太和殿」改名「承运殿」,殿内八大柱漆成朱红色加髹赤金,皇帝的「御座」、扶手、靠背及黄缎椅套,椅垫等一律雕龙绣凤、御座前有雕龙御案,案前排列三座古鼎、三座古炉、御座后陈列九面雕龙嵌宝石屏风,左右两边有日月宝扇一对,皇帝龙袍用赤金线盘龙衮、通体缀以明珠、嵌似钻石、有祭天用和即位用两袭,迷于皇帝梦的袁世凯制订:「中华帝国之玺」及「皇帝」之宝的御玺,又在「五色旗」上加红日一轮,表示「五族共戴一君」,更以袁世凯肖像为图案铸造银币,凡自全国赶来的帝制请愿人士由筹备处发给每人五○○至一○○○元大洋,加以收买,在实施帝制「登极」之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袁世凯下令:在民国五年元旦改国号为「洪宪」元年。

  云南人民在唐继尧将军领导下,全力反袁称帝,组云南护国军,护国军中心人物之一的蔡锷,于十一月十一日夜晚避过了袁世凯的监视耳目,由北京被软禁的地方脱出,一度称病住进天津日本共和医院,在院中换穿和服,化名乘日本轮船「山东丸」东渡日本,绕道台湾、香港、河内,于十二月十九日到达云南省会昆明,在昆明已有二次革命主角的李烈钧赶先一步到达,当二次革命失败后,李烈钧亡命日本转新加坡居留,因国父的敦促,前来云南,由于蔡、李二人抵步,起义的态势为之齐备,即由唐继尧将军于十二月二十三日电请袁世凯取消帝制,并要求策划帝制的亲信杨度等十三人即日明正典刑,限在二十四小时内如无圆满答覆,则诉诸武力以谋最后解决,袁氏本人则佯作不知,接到「护国军」发难报告,立即下令解除唐继尧等人职务,即任命云南第一师长张子贞代理将军,但张子贞拒不受命,十二月二十五日唐继尧将军终于宣告独立,废去将军,恢复都督名义,就任都督,即与蔡锷、李烈钧等举兵护国起义。

  护国军编成三军,第一军总司令蔡锷率赵又新、顾品珍两梯团出永宁取泸州为中路主军,并以第一梯团刘云峰部出昭通取叙府。在贵州方面所有贵州军官为唐继尧督黔旧部,一月二十七日贵州宣布独立,加入滇军由戴戡为滇黔护国军右翼总司令,攻綦江规重庆,二月二十三日蔡总司令由永寗驰赴纳溪前敌指挥与士卒共甘苦,护国军声势浩大,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五月二十二日四川宣布独立,川乱逐平,蔡公以喉病力辞督川之命,由总参谋长罗佩金取代。

  护国第二军总司令李烈钧率师出开广入桂境,广东将军龙济光(云南人)督兵假道桂境进屯百色与护国军发生激战六日龙军大败,龙济光不听忠告,反忍加害桑梓,从袁伪令其兄龙觐光率兵由桂攻滇,复潜遣其子龙体乾等回滇勾结土匪扰乱滇南三月九日匪众攻陷箇旧分扑临安蒙自。

  护国军第三军总司令唐继尧坐镇云南支援各路补给,第二师长刘祖武对滇南之乱先有准备,唐公即派蒋光亮支队援蒙、箇,马为麟,邓长缉各率兵一支队支援临安(现在建水县),并晋升刘祖武为南防剿匪军司令,激战数日逐克复箇旧,我军乘胜欲渡江直捣龙氏巢穴「逢春岭」诸地,唐公则引其爱国爱乡之诚意,致电广东龙济光将军等劝速举义护国,并分电南防部队司令保护其龙部家属。

  三月十五日广西宣布独立,推陆荣廷为都督,梁启超为总参谋,加入护国军阵营,袁氏大出意外,二十日在江苏的冯国璋、张勋、江西的李纯、浙江的朱瑞、山东的斩云龙等五将军联名密电袁世凯,请从速取销帝制,陕西众举吕镇守使公望为都督宣布独立,自任陕西护国军总司令,湖南自滇黔护国军入湘连捷唐公委派程潜、陈强为招抚使,以周驻代将军宣告独立,改称都督。

  由于护国军的声势浩大,袁世凯宣告改元「洪宪」预定在民国五年元旦的「登极」大典延期举行,并于三月二十二日宣告取销帝制,结果只有八十三天的帝制丑剧,便勿勿谢幕结束,六月六日袁世凯长辞人世,享年五十八岁。

  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建立民国,云南护国推翻帝制民国再造。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