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首义推翻洪宪帝制史实

辛亥革命网 2018-06-04 09:32 来源:云南文献第21期 作者:杨亮臣 查看:

民国四年袁逆世凯称帝,二次革命军起,滇黔军队,奉袁氏令调赴援川,云南督军唐继尧时以贵州都督,甚不满袁氏所为,电商前滇都督蔡锷欲联合滇川黔桂四省组织联合军,会师长江流域,以减袁氏势力。

  洪宪帝制未发生前之倒袁准备

  民国四年袁逆世凯称帝,二次革命军起,滇黔军队,奉袁氏令调赴援川,云南督军唐继尧(字蓂赓)时以贵州都督,任滇黔援川军纪司令,甚不满袁氏所为,电商前滇都督蔡锷(字松坡)欲联合滇川黔桂四省组织联合军,会师长江流域,以减袁氏势力,因佯为奉命,唐蓂赓则遣叶荃师长,黄毓成司令,率师入川赴重庆,蔡松坡则遣谢汝翼司令刘云峰梯团长率师赴中州,而阴则先欲与四川讨袁军纪司令熊克武联合,共图倒袁,并密电约庾恩暘南旋,襄理军务(时庾任贵州军事代表驻北京)电为袁探检获,索密码去译得大意,袁因派人监视庾之行动,百计苦不得脱!

  滇黔师次川境,闻独立各省,皆以饷械军不支,相继瓦解,而袁氏亦忌滇黔军有异,急电促唐蔡将军撒兵,谓长江流域,现已无事,滇黔道远,无庸跋涉云云,唐蓂赓知事不可为,乃变更计画徐待时机再举,遂推兵攻熊,以敷衍其事,熊败亡走,二次革命军至是遂完全失败。

  假使独立各省,事前早有准备,饷械源源接济,支持稍久,则滇黔军一出,实具左右南北之势,而倒袁之目的,或不俟护国军起而已达矣!

  厥后袁氏计调蔡松坡入京,(蔡松坡之调京也,有谓组织内阁者,有谓任参谋纪长者,有谓任湖南都督者,而督湘一说,尤为当时国务组理熊希龄所赞成,并曾以此意电蔡劝驾)。

  蔡松坡离滇前举居唐蓂赓以代,但蔡于去京途中,甫抵香港,湘督已发表为汤芗铭,内阁总理,及参谋总长之说,更属子虚,及抵京后,袁仅畀以高等军事顾问,后任为参政院参政,将军府将军(昭威将军)经界局督办,大元统率办事处办事员等等职,名为优遇,实等幽禁,松坡知之益深,自韬光养晦以待时机。

  唐蓂赓督滇之任命发表后,遂自黔中移节昆明,于整军经武之暇,尝语人曰:目前大局,虽甚平静,而乱机四伏,难保无事,吾滇地险民强,可资战守,若取三迤(指云南迤东、迤南、迤西也)子弟,而施以军事教育,勗以国家大义,将来国中有变,奠定神州者,必当世所不注意之云南也。于是对于军事上,益为种种之筹备。其由精神上着手者,如提倡军队武勇精神,而注重各种技术,并亲临教授,注重军队德育智育,而设将校讲学会,授以道德要旨,法制概要,名将军略,王学(王阳明之学)旨要,孙吴兵法暨军事各学,并印刷理学诸书,分授将校自习。

  提起军人爱国精神,而每集合官兵,辄训以中国外患内忧,祸至无日,及引德意志普鲁士军队、日本军人,为之模范,其由实验上着手者,如滇省军事人才,大半出于讲武学校(云南讲武堂),袁氏恶其成材,多为革命之资,久欲取俏该校,唐则极力保存,加意整顿,上年(民国三年)八月添招志愿队学生百余名。并将测量局学员,调入该校学习,以培养军事人才。

  当时扩张军队非中央许可不能施实,而袁氏欲帝制自为,尝抱一强干弱枝之计画,扩张军队,尤为难得请准,唐蓂赓知其隐,乃藉补充缺额名义,陆续派员征兵,又藉口防乱,添编警卫二团,任唐继禹、赵世铭为团长,以秘密扩张军队,并以上年筹集之公款,二百余万元向德国订购军械,(欧战发生,此项军械,仅运一部来华,为袁氏扣留,迭派员赴京交涉,终无结果),藉准备秋操名义,振军需科长缪嘉寿,赴日购数十万元之军用械品,及于省中储存各械,极力修理,并令兵工厂日夜赶工造子弹,以筹备军实,派参谋数人,分头调查长江一带军情,以周知各省军队情形,此皆唐蓂赓未雨裯缪之计画,(李宗黄先生亦系当时派往上海与孙中山先生连络之代表)在当时于袁氏无拔剑张弩之嫌,在后日于举义有驾轻就熟之效,事豫则立,不豫则废,此为获国成功之关键。

  洪宪帝制未发生后之倒袁行动

  当帝制问题发生以前,唐蓂赓尝谓僚属曰:「观袁氏近日形述恐不安于纪统之位,如有不伕举动,擅更国体,当与中原豪杰,共除之,无何杨度等之筹安会产生,段芝贵等之拥袁帝制通电至,皆承袁旨意,鼓吹帝制者,唐蓂赓顾谓左右僚属曰:「前言殆不幸而中矣!虽然吾誓不与此叛国贼不共戴天!」于是一方面与袁逆虚与委蛇,一方面则密召军界中坚人物于混成团本部晓之曰:「袁氏不安总统之位,早已见诸形迹,今令杨度等公然设筹安会,大倡君宪救国之说,显吾辈以无量数,铁血赤诚换来之民国,兹一旦为被独夫夺而私之,是可忍孰不可忍,继尧虽不敏,愿与天下英雄歼此国贼,诸君之意如何?各军官皆奋然曰:将军尚能牺牲一切权利,为国为民,吾等部下,又安敢不倾诚听命,执戈效死,唐蓂赓悦曰:吾固知君等之必赞成也!因与各军官约定三事:㈠积极提倡部下爱国精神。㈡整理武装准备作战。㈢严守秘密,各军官受谕后,皆欢忻鼓舞而退,时民国四年九月十一日事也,是为首义前之第一次会议。

  未几筹安会之势力,日益膨胀,十九省赞成之伪电,纷纷驰至,滇中各界,各发表意见,愿从唐公讨逆,唐蓂赓复召集军界中坚干部训曰:「袁氏盗国,已成事实,吾辈卫国天职,各界信服,若不亟起图维,不惟外无以对国民,即内亦无以对良心也,言词激切,闻者感动,因决定起义时机:㈠中部各省中,有一省可望响应时,㈡黔桂川三省中,有一省可望响应时,㈢海外华侨或国民党接济饷精时,㈣如以上三项时均归无效,则本省为国民人格计,亦毅然决然,宣告独立,时民国四年十月七日事也,是为首义前之第二次会议。

  议定后遂派刘云峰等往江苏,赵伸、吴中桂等往广西,李栽生等往四川,杨秀灵等往湖南,吕志伊等(吕为中山先生派来滇之同志)往南洋,与各该地同志联络,此蟹贝州、广东等处,皆事先已派有人,此时惟密函谕之,照办而已,先是袁逆振其私党数人,来滇运动各界赞成帝制,至是侦得唐蓂赓怀抱大志,密电袁氏:「谓唐继尧态度不明,请先事防备,」一面复逞其鬼蜮阴谋,煽惑破坏义举,唐公知之,密召军界中坚诸人训曰:「袁氏盗国,天人共愤,本省义举布置,近亦大有进展,但此举关系重大,于未发表以前,内虽有积极进行之准备,外仍须示以消极镇静之态度,并须严防奸细,煽惑军心,庶不至有差误,众唯唯奉命,时民国四年十一月三日事也,是为首义前之第三次的会议。

  俄而朱啓铃等通告:「参政院汇齐全国国体投票,全数主张君主,并拥戴袁氏为中国皇帝」之电至。唐公谓僚属曰:是乌可骗人者,吾有彼盗国之铁证,伪造民意电,在吾行悉宣布之,以告国人,以告友邦,彼虽狡狯,殆亦无从置辩,因嘱积极筹备,并计画饷械办法,饷则除由财政厅竭力筹措,暨由各方面设法补充外,一面预备由本省铁路、水利、垦殖、电报、造币、制革、织绒各局厂存款项下,尽数提借,一面秘密派员,往海外劝幕,并议设筹饷总局,办理筹饷事务,军械一项,除已派人到日本购买者,陆续运滇,并修配库存各械,昼夜赶造枪炮子弹外,复电饰各县,将原有保卫地方之枪枝,悉数收集解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