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护国首义之历史谈

辛亥革命网 2018-06-20 09:05 来源:云南文献第40期 作者:周锺岳遗作 查看:

护国护法两役,皆予身所亲历。其间函电纷驰,多出自由夔举先生及余二人之手,经过事实未能淹没。予在蔡、罗、唐诸公幕府日久,护国事实亦多所与闻,故仅就一身所亲历者言之,想亦今日与会诸君所乐闻也。

  中国自共和成立以后,政局飘摇,屡经变动,而其中于国体政体最有关系者,则有三次:其一,为袁世凯之帝制自为。其二,为督军团之围攻北京演成张勛复辟。其三,则此次直系之驱逐黄陂、贿选总统是也。第三次现方开演,将来结果如何尚难预料,吾人可以不谈。至第一、第二两次,则仗义兴师拥护共和皆自云南始,此天下所共知。其成绩如何,世间自有公论,本无待吾人之表襮。惟近观各书报之纪述及时贤之演说,则多与事实不符。甚至如梁启超辈在南京所演说,竟将云南事功一笔抹煞。滇人夙重实际,不尚虚声。然护国以来,死伤至数万人,用费至数千万,而结果则某某诸人乃嚣嚣然号于众曰:「护国之役,吾所指使也。云南何有焉。」此则云南人所不能不愤慨者。吾今欲谈此役之历史,并非欲效诸人之自行夸耀,亦非欲为云南人自鸣不平。但以鄙人自辛亥革命,即在蔡松坡先生幕府为祕书长,旋至京在经界局,前后相从已四年有余。民国六年春间,入川在罗熔轩先生幕府。秋间回滇,又在唐帅幕府为祕书长,迄今又复六年。护国护法两役,皆予身所亲历。其间函电纷驰,多出自由夔举先生及余二人之手,经过事实未能淹没。予在蔡、罗、唐诸公幕府日久,护国事实亦多所与闻,故仅就一身所亲历者言之,想亦今日与会诸君所乐闻也。

  就梁启超所发表,则蔡公松坡之来滇,全为梁所指使,而云南之首义,又全为蔡公所主张,是蔡公不过为梁之傀儡,而云南又不过为蔡公之傀儡也。平心论之,梁所着《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一篇,亦何尝无价值。但当时报纸攻击袁世凯者亦不少,于帝制并未有丝毫动摇。使非有云南之不顾利害,仗义兴师,则梁氏之文章,不过与报纸所言同一价值。至帝制成功后,仍然为亡命之生涯而已。且梁氏着《国体问题》一篇,在民国四年筹安会发生之后。而唐公之倒袁计划,则已在民国二、三年之交。当民国三年秋间,予因病辞滇中道职。蔡公来滇邀予到京,濒行之时,唐公密嘱云:「袁氏自平宁、赣后,予智自雄,蹂躏国会,蔑弃约法,停止自治,扑灭民党。窥其举动,将不安居于总统,必有盗国之日。蔡公在京,宁能伈伈俔俔,屈伏其下,将来为袁所忌,必遭危险,不如脱身南来,共图大事。」予至京转陈此语,蔡公极为首肯。及四年秋,筹安会发生,蔡公密电唐公,谓:「袁氏变更国体,事在必行,公意旨如何?」唐公复电谓:「万难屈从。滇中已有计划,请公南来。」时唐公已于九月十一日密召军界中坚人物等于混成团本部,宣示宗旨,略谓:「袁氏不安总统之位,早已见诸形迹。今杨度等公然设筹安会,倡君宪救国之谬论。顾吾辈以无数鲜血换来之民国,兹一旦为彼独夫而私之,是可忍、孰不可忍。愿与天下英确共图之,诸君其有意乎?」各军官闻之,皆慷慨愿效死命。唐公乃与诸军官先约定三事,共同遵守:

  一、积极提倡部下爱国精神;

  二、整理武装准备作战;

  三、严遵祕密。未几,筹安会进行甚急,而十九省赞成之伪电亦至。唐公复于十月初七日召集军界中坚诸人,告以:袁氏盗国,已成事实。吾辈与民国共生死,若不急起图之,内何以对吾心,外何以对吾民耶?闻者无不感动。乃决定起义之时机:

  (一)中部各省中有一省可望响应时;

  (二)黔、桂、川三省中有一省可望响应。

  (三)海外华侨或民党接济饷糈时;

  (四)如以上三项时机均归无效,则本省为争国民人格计,亦孤注一掷,宣告独立。议既定。遂派刘晓岚等往江苏,赵直斋等往广西,李伸初等往四川,杨秀灵等往湖南,吕天民等往南洋。此外,贵州、广东等处,亦先事派往有人,分头联络。

  云南已决计倒袁,积极筹备。然恐为袁先发所制,故外面仍虚与委蛇。不料袁氏派探侦查,已悉底蕴。时予方在京经界局。一日,蔡公自统率办事处归,愁然谓予曰:「蓂督反对帝制,现有人来京告密。袁氏已电令川督防制。」予问告密者为谁?蔡公谓曾在云南陆军第一师充参谋长之路孝忱也。继而北京对于各方函电检查甚严。适得滇中致蔡公书,遂密令军政执法处派人至护国寺街棉花胡同蔡公住宅搜检。蔡公极为愤激,遂决计脱身出京。外间所传蔡公借小凤仙以脱身,及故与其夫人反目以脱身出京等等,视蔡公为神出鬼没之人。语多滑稽,颇足以诬辱蔡公人格。予于此事本末具悉。又前在蔡公幕府,所拟文电甚多,虽辗转经年,颇有遗失,然尚存十之三、四。他日当别为一书,以公诸世,于蔡公生平大节,可窥见一般也。

  袁氏既得滇中反对消息,一面令川督防制,一面派人到滇暗中煽惑,破坏义举。唐公复于十一月初三日召集各军官为第三次会议。谓:「袁氏盗国,天下共愤,而吾之布置亦大有头绪。兹举关系重大,外须表示极镇静之态度,内须有积极进行之准备,并须严防奸细煽惑军心。吾辈军人报国有时也。」各军官皆唯唯奉命。俄而,朱启钤等通告参政院汇齐全国国体投票全数主张君主,并推戴袁氏为中国皇帝之电至。唐公谓此乌可以欺人者,乃将袁氏盗国铁证之伪造民意电悉行宣布,以告国人,以告友邦。一面乃积极筹备军队,并计划饷糈补充办法。又以四川为出军要道,先派两支队向四川进发。是时尚未得蔡公出京消息也。既而闻李协和到香港有所谋,唐公乃命萍赓借调查自来水为名,赴港与之接洽。旋又闻蔡公潜赴日本,复命邓泰中赴沪、港探其踪迹,邀约来滇,共谋起义。及十二月中旬,李协和及蔡公先后来滇。唐公乃派人欢迎。遂于蔡公到之次日,邀集蔡、李两公及本省重要诸人开会,宣布举义日期,是举义前之第四次会议。

  近日梁启超等多谓云南起义自蔡公到滇始决定,亦与事实不符:

  一、云南议决首义在九月十一日,而蔡 公到滇为十二月十九日,已在第四次会议之时。

  二、蔡公未到滇时,云南于十一月已派 两支队逼近川边。故独立一宣布,而我军即入川境。

  三、当蔡、李两公未到之先,袁世凯迭电唐公谓蔡锷、戴戡偕同乱党入滇,准 以全权便宜处置。如唐公先未决心起义,则何肯欢迎蔡、李诸人。且帝制发生后,袁氏屡以重利饵唐公,并封以王爵。乃唐公一切视如敝屣,毅然决然,声讨国贼。其光明磊落之态,非夙定于中者而能此耶!蔡、李诸公到滇后,会商以唐公留守,蔡公督师出川,崎岖转战,卒摧方张之寇,而褫袁氏之魄。袁氏愤恚以死。帝制 告终,共和复活。云南边瘠之省,卒能举此大功,此中外所同震惊而称道者也。当前方军事紧急之时,而龙氏又奉袁命入寇迤南。唐公仍从容指挥,一面告于众曰:「袁氏盗国,决无成理。万一我军失利,吾以一身当之,决不贻累人民。」盖早已置生死利害于度外,惟知有拥护国家而已。蔡公功在国家,不容淹没。然谓云南首义,全由蔡公主动,与事实不相符。虽中国史书,半多失实。然以最近目所共睹之事,而犹如此淆乱是非,此则足为世道人心之忧,非仅文人无行而已。

  大凡事变以起也,人人皆瞠目而不敢撄其锋,及事功之成也,则人人皆攘臂而自以为己力;甚至捏造黑白,淆乱是非,诋毁当日首事之人,必欲破其成名而后已。然事实俱在,终难淹没。予之所以述此故事也,并非为唐公一人争名。诚以护国之役,吾滇军政各界及全省人民皆与有力。使非吾滇人之慷慨好义,则唐公一人亦不能成功。吾滇人民因此役而牺牲甚大,然共和得以恢复,民国不至动摇,则吾滇民亦丝毫无所悔;仍当竭力捍卫国家,使国基益得以巩固。此则吾滇人共同之心理。亦愿为国人正告者也。

  编者注:

  周锺岳,先后留学于日本东京弘文学院师范学校和早稻田大学法政学校。云南光复后,一九一二年任都督府祕书长,次年任滇中观察使。随后应经界局总办蔡锷邀请到北京任祕书长和评议委员会主任。护国运动结束后任四川督军署祕书长。以后两度代理云南省长,曾任国民政府内政部长、考试院副院长。解放后任全国政协委员和云南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