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达峰被害见闻

辛亥革命网 2018-07-05 09:34 来源:湖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五辑 作者:潘世谟 查看:

辛亥农历九月初十,焦督被害之日,正淫雨霏霏,下午有小中阵雨。二时左右,余始阐焦、陈被害,市肆谣言甚炽。

  (一)

  辛亥农历九月初十,焦督被害之日,正淫雨霏霏,下午有小中阵雨。二时左右,余始阐焦、陈被害,市肆谣言甚炽。余心系念余父在临时参议院,而该院在督署内,焦、陈被害,署内不知若何。余出鱼塘街湖北会馆,沿走马楼至老照壁,即见“护国佑民”牌坊下,架设机关枪一挺,对准老照壁街道,兵士荷枪实弹,如临大敌,厉声叱喝,不许行人通过。近老照壁百余家,多闭户者,余惑滋甚。继而迤逦过史家巷,转至西辕门,仍见机关枪向外架设,军士荷枪叱喝,行人无敢前进者。余见此情势严重,心中忐忑更甚。乃信步回史家巷,转府后街、文运街,试探东辕门情况。及抵东辕门附近,所见亦如是,心中极为愤懑。

  后余父为余言,匪兵惨杀焦督后,即拥至大堂,余父下景桓楼时,未见士兵掠取财物。包围既久,群言杂,但无其他鼓譟。及谭延闿到署后,余父偕其入内室,见焦督卧室中,器具服饰毫无更易。邻室中谭人凤一手持纸媒,一手持铜水烟袋,据案阅书,若不知焦、陈两督已被害、都督已易谭延闿事。当时余父愈疑匪兵有大员指挥,然亦无法辨其为谁。余父因告谭人凤:焦督已被害,新被推之都督为谭祖庵(谭延闿字)。谭执烟袋起立曰:“何必杀他,把他关一下子是了。”

  (二)

  十一日上午八时许,侍余父往督署,则昨日守卫东西辕门及老照壁之兵均已撤去。余等将莅石阶,见焦督赫然陈尸石阶下。中等身材,短发覆额,双目紧闭,耳鼻均无恙,上唇留八字须,口微启。右耳侧有一刺刀痕甚深;右下颚复受一刺刀,其迹近两寸许。头面及受伤处,血迹尘秽已拭净,容颜如常。衣厚呢学生装,甚整洁,衣扣袖扣均铜制。左襟(小袋下)有刺刀痕,血迹亦拭去。据余所见,焦督被害,全身伤痕仅此三处。下身着厚呢马裤,扣甚紧。平日所带之表及长统靴均无有。袜金酱色,线纱所织。大抵被害时在檐下,死时及是夜均雨,而衣袜均未渍泥痕,今在石级下,显系有人移徙至此也。然何以灭去血迹尘污,陈尸阶下,一任来往行人巡礼,至今余犹惑之。

  是日已晴,晨曦映白垩,反照焦督遗体全身,益为惨然!余等顶礼于焦督遗体前者,约半小时。其他出入其侧之人甚众,无不伫立瞻仰,黯然心伤。迨十时许,余等出督署,焦督遗体犹未收敛,唯有人用一草席覆盖之。

  (三)

  焦达峰被害经过,言人人殊。余所据为龚春台所言。辛亥光复后,余叔潘昉奉命组织独立协,设司令部于湖北会馆,龚曾来部两次。一次是农历九月十一夜八时许,以余叔所招员兵多系萍浏醴起义时旧部,故特来探视。适余叔不在,接待者为余父潘昭。龚对余父言曰:余初九由浏阳到省,初十往督署谒焦都督。故友相见,倾谈甚欢,并具酒留进午餐。焦督固善饮,然在军书旁午之时,所饮数卮而已。饮后嘱部勒旧侣,待命援鄂。余于一时许离署,焦督且送且谈。出仪门,行且别矣,忽见一队伍,甚整齐,焦督伫立遥望,若将问为谁部者。遂军士历阶而升时,数百人放一排枪,余极惊异,仓皇别去,军士竟拥焦督譟扰呼杀。焦督被害,当在此时。

  龚是时住顺星桥。过一二日,余叔已决卸军事,就江西宣抚使职,将谋于龚往南昌应取道路,往龚处就商不晤,乃约来部商讨。隔夜龚来,言及焦督被害一节,与向余父所语者无大差异。龚固恂恂长者,语极质直,疑可信也。

  一九六一年

  (湖南省文史研究馆供稿)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