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元洪离鄂之前的湖北局势

辛亥革命网 2018-08-10 09:31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村学究 查看:

1912年初,在武昌首义局势基本稳定后,黎元洪要求退伍士兵速回乡里各归本业:“凡已退伍而尚留省内者,均限日内还家,有逾限未归者,一经查悉,必予以相当之罪”。

黎元洪

  1912年初,在武昌首义局势基本稳定后,黎元洪要求退伍士兵速回乡里各归本业:“凡已退伍而尚留省内者,均限日内还家,有逾限未归者,一经查悉,必予以相当之罪”[1]。他要求军队遵守军纪,“合行通令所有军队,务安守本分,毋稍游移,并严查奸宄,以靖闾阎。倘有不顾大局,甘为匪人运动者,一经查出,定以军法从事”[2]。他还进一步规定,无论何种党社军人都不得参加,尤其严禁军人秘密结社、开会。黎元洪严令军警稽查散兵及遗弃军械,波及到广大的无辜百姓,“省城迄未解严,搜杀益甚。黎都督严令军警稽查散兵及遗弃军械,民间甚苦骚扰”[3]。搜杀过程中有许多人被误杀,如讲武学堂学员沈继中、沈幼卿被骗出家门杀害,当受害人家属到都督府喊冤时,黎仅给200元安葬费了事。大搜捕造成社会不安,也给武汉的商业也造成了巨大破坏,“适值中秋佳节而有此变故,人皆惊惧不安,商业颇受影响。”[4]一部分遭到镇压而逃避的士兵以及地方土匪乘机抢掠,商民大受其害,仅在黄冈仓子埠便有“七十家商铺房产货财付之一炬”[5]。9月26日,在武昌捕人时由于炸弹燃烧起火,缉捕人员无暇及此,城中又不敢开城出救,以致延烧到27号8点钟始息,“共焚房屋四十余栋”。[6]正是这种无端的扰乱,社会更加动荡不安,军政府只好乞灵于纸币,致使“市面通货膨胀,兑换基金空虚,造成铜圆纸币和洋银折合的价值日益低落、物价逐渐上涨、人民生活困难;工商业受纸币低落的影响,大多无法维持下去,金融愈见紊乱,市场愈见萧条,官钱局也弄得无所措手”。[7]为了维持社会稳定,黎元洪电呈总统袁世凯调直隶、江西、江苏、安徽4省军队来鄂驻扎,从而给北洋军阀蹂躏湖北十余年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契机。袁借口湖北治安重要,“由直隶派兵一千来鄂弹压,该兵于二十六日上午由天津乘快车抵汉,驻扎刘家庙”。[8]后来,黎元洪调京军驻扎在南湖白沙洲一带以资震慑,北洋势力从此深入南方,使北洋军阀势力直接渗入湖北,“招致以后南方各省革命军第二次癸丑年革命之役被袁打垮”。[9]致使革命党试图挽救革命政权的斗争,遭到袁、黎联手扼杀。

  为捍卫辛亥革命的成果,湖南志士宁调元决定采取大力支援武昌起义的措施。1913年5月初宁调元到达武汉后,立即与革命党人商议组织成立改进团,使湖北革命派重新集结在一起,势力蔓延甚广。黎对此十分警惕,派人巡查、盯梢。改进团骨干分子容景芳在汉口如寿里请客,被侦探当场逮捕多人,秘密杀害20余人,当时报纸披露:“都督府军法处已成一大流血场。连日在内秘密处决者共有二十余人之多,所杀者十九系军政学各界知名之土”。[10]黎还下令通缉改进团成员。事件发生后,黎元洪请求袁世凯饬豫南总司令李纯派北军一个团来武汉,分布在桥口、刘家庙一带,日日作准备战斗状。[11]改进团被黎元洪破坏后,1913年6月,革命党人以改进团为基础,组成了反袁的领导机构参谋团,黎元洪除了加紧侦查,还继续恳请袁世凯的军队进驻湖北以资震慑。袁世凯在湖北的德安、孝感、汉口、汉阳、武昌、黄州、蕲州、田家镇、兴国、新堤、荆州、宜昌、襄阳、郧阳等地方派驻了军队,几乎完全把湖北控制在自己的手里。此时,江西的反袁斗争已经是如火如荼,袁世凯把大批军队派往赣省,为了纡缓对江西的压力,黄兴要求湖北赶紧行动,以牵制黎、袁。季雨霖、蒋翊武等立即通知各方同志数十人召开紧急会议,约定6月25日晚在武汉三镇同时发难,[12]总攻都督府,推翻黎元洪。但因汉口机关部遭到破坏,起事不幸失败。此间沙洋、京山、荆门、钟祥、保康、房县、鄂西等地方也爆发了大大小小的兵变和暴动,但都被黎元洪的镇压。8月上旬,黎元洪查封著名的革命报纸——汉口《大江报》,下令缉拿该报编辑何海鸣、凌大同,何逃走,凌被捕、惨遭杀害。据《时报》透露,从7月下旬到8月下旬的四十多天里,其中除十天左右“稍为宁静”外,黎元洪是“日有擒斩,连续不绝”。至9月初,被黎元洪屠杀的革命者至少三百余人,“而军法处监狱囚犯由八百余名增至一千有余,几无隙地。”[13]据当时人估计,自1912年春起,至1913年12月黎元洪离开湖北,总共杀死革命党人和革命群众不下2万人。当时报刊对于黎元洪的屠杀活动冠以“暗无天日之湖北”,[14]

  在经过黎元洪数次血洗之后,湖北革命党人已所剩无几,且难以在湖北立足,因此,在以后的“护国”、“护法”两役中,湖北不仅无所作为,而且成为北洋军阀镇压二次革命的前进基地。

  注释:

  [1]《马队暴动三志》,《民立报》1912年10月2日

  [2]霍修勇著:《两湖地区辛亥革命新论》。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 2008.,327页。

  [3]“鄂军暴动余闻”,《民立报》1912年10月2日。

  [5]“鄂军马标兵变之详情”,《申报》1912年9月30日。

  [6]“鄂省新乱记”四,《强国报》1912年9月29日。

  [7]“鄂垣兵变略记”,《大公报》1912年10月11日。

  [8][10]《南湖马队事变的真相》原件藏湖北省博物馆。

  [9]《马队暴动四志》,《民立报》1912年10月4日。

  [11]《时报》1913年4月12日。

  [12]朱宗震、杨光辉:《民初政争与二次革命》。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第280页。

  [13]杨天石:宁词元年谱,《宁调元集》。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704页。

  [14]《时报》1913年9月10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