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会与同盟会的交集与恩怨

辛亥革命网 2018-08-22 14:46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金满楼 查看:

1905年7月,中国同盟会于日本东京宣告成立。光复会成立于1904年11月。当时,光复会政治纲领即入会誓词为“光复汉族,还我山河,以身许国,功成身退”,其主要活动范围在江浙沪皖一带。

  1905年7月,中国同盟会于日本东京宣告成立。作为其中的“三驾马车”之一,光复会成立于1904年11月。当时,光复会推举蔡元培为会长、陶成章为副会长,政治纲领即入会誓词为“光复汉族,还我山河,以身许国,功成身退”,其主要活动范围在江浙沪皖一带。

  光复会与同盟会的内讧

  作为光复会的核心人物,陶成章于1902年留学日本后思想渐趋激进。1904年初,回国后的陶成章开始在浙江省内联络绿林会党。据说,为了壮大反清势力,陶成章与光复会另一位发起人龚宝铨“终身在野,数岁之间,提皮包,蹑草履,行浙东诸县,一日或八九十里,交其豪俊,数濒危难”。之后,蔡元培、章太炎、徐锡麟、秋瑾、张恭、王金发等浙籍人士相继加入光复会,会员人数也由数十人壮大为数百人。

  在此基础上,陶成章曾计划发动浙江会党响应华兴会起义,待湖南方面发动后袭取金、衙、严三府,然后平定浙江,出兵皖赣,以应长沙。之后,华兴会的举义很快宣告失败,陶成章随即下令停止计划,但处州双龙会首领王金宝已提前发出檄文,结果王金宝被叛徒出卖而牺牲。

  光复会并入同盟会后,陶成章曾担任浙江分会会长并兼任《民报》编辑,不久又回国参与徐锡麟起义。此前,陶成章向刚加入光复会的徐锡麟介绍了浙江会党的情况,在其影响下,徐锡麟也曾前往嵊县、诸暨、义乌、东阳、缙云等地联络了一些帮会首领。之后,为帮助训练会党成员,徐锡麟在绍兴筹建了大通学堂,陶成章与龚宝铨军积极参与此事,大通学堂也由此成为光复会及浙东帮会的联络与训练中心。

  此后,在秋瑾接任大通学堂督办后,更是将各路会党力量编为光复军,并由竺绍康、张恭、王金发、沈荣卿等人分任分统。在此基础上,徐锡麟、秋瑾等于1907年发动皖浙起义,但可惜的是,徐锡麟虽然将安徽巡抚刺死,但举事迅疾被扑灭,秋瑾及大通学堂也随后事发,秋瑾被捕后牺牲,光复会的活动也一时进入低潮。

  此后,陶成章再度赴日,但因为与同盟会主盟之人发生矛盾而于1908年后前往南洋筹款。1909年后,在知名革命党人李燮和的支持下,陶成章撇开同盟会独自行动,其到缅甸、爪哇等地演说并将浙江革命党人事迹写成《浙案纪略》陆续发表,陶成章由此名声大振并筹得大量革命捐款。但是,陶成章的举动与同盟会方面发生龃龉。最终,陶成章、章太炎等人在东京宣布恢复光复会名号,自行其是。

  争夺都督:光复会与同盟会剑拔弩张

  武昌起义爆发后,上海方面也准备响应。当年11月2日,光复会方面的李燮和与同盟会中部总会陈其美商议“共同行动”,并决定一起举义。次日,李燮和首先发动吴淞炮台驻军及闸北巡警,随后商团武装在南市起事,上海道台刘燕翼与知县田宝荣仓皇间逃入租界。

  之后,陈其美率领敢死队和部分商团进攻上海的最后一个堡垒:江南制造局。当时制造局系军工企业,防备森严,总办张士珩率卫队利用有利地形顽抗,革命党久攻不下,损失不小。这时,陈其美冒险入局劝和而被扣为人质。得此消息后,李燮和率吴淞、闸北两路援军经黄浦江水路到达高昌庙,在局内工人的配合下,制造局最终被攻克,张士珩乘小艇逃走。此时,被绑缚一夜的陈其美才被解救。

  上海光复后,革命党内部也上演了一场好戏。在筹备上海军政府的会议上,陈其美拿出一张事先拟就的都督府人选名单:陈自任都督,黄郛为参谋长,李英石、李燮和、钮永建等为参谋。名单一经宣布,会场内顿时大哗,其他人等叫嚷不已,秩序大乱。黄郛拔出手枪向众示威,青帮首领刘福标则持炸弹站立高处,大声喊叫:“都督非陈不可,倘有不从,大家同归于尽!”在场各界代表大惊失色,纷纷夺门而出,会议无疾而终。僵局之下,陈其美自任沪军都督,李燮和则往吴淞另立军政分府,双方成势均力敌之势。

  这时,正在南洋筹款的陶成章也赶回上海,随后又往杭州与朱瑞、吕公望等“谋北伐”。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原浙江都督、立宪党人汤寿潜调任交通总长,其离任前推荐三个人选继任浙江都督,这就是章太炎、陶成章与陈其美。

  章太炎是清末有名的革命党,但他的专长是搞学问,对当官、搞政治并不擅长,因而他对此提议避而不就并改推陶成章。就浙江本地的舆论而言,陶成章的呼声很高,不过陶本人一边推辞,一边又推举新军将领蒋尊簋,同时还明确反对陈其美出任。

  作为浙江人,陈其美本人是非常想做浙江都督的,因为当时上海只是道台级别,而陈其美建立的沪军都督府却想与各省平起平坐,结果引起了各方特别是江苏方面的不满。在此情况下,陈其美的沪军都督位置不免有些岌岌可危。本来呢,陈其美是多年的革命党,又是浙江人,如果沪军都督被取消的话,由他出任浙江都督算是一个不错的补偿。

  陶成章阻扰陈其美出任浙督的话放出去后,后者自是恼恨不已。事实上,陶成章这样跟他作对,加上光复会与同盟会多年的积怨,这难免是旧仇新恨,让陈其美陡起杀心。之后,坊间关于陈其美将要暗杀陶成章的传言四起,有人劝陶最好还是暂时回避,以防不测。在此恶劣空气下,正在病中的陶成章一再转移地方,但最终仍不免于死。

  陶成章被刺与光复会的消亡

  当然,具有多年革命经验并与江湖人士交游多年的陶成章也不是等闲之辈。在风闻陈其美要加害于他的消息后,陶成章为防不测而刻意深居简出、行踪不定,后因治病才迁往法租界金神父路广慈医院。

  1912年1月14日凌晨,陶成章被人刺杀于广慈医院,时年34岁。经检查,子弹从左颊射入,斜穿过脑部而出,陶当即死亡。最具讽刺的是,陶成章被刺后,同盟会诸人皆致电陈其美要求捉拿凶手。殊不知,主使暗杀之人,亦为收取电文之人。当时,就连陈其美也嚷嚷说要抓凶手——可凶手究竟是谁呢?

陶成章

  黄炎培在其回忆录《八十年来》一书中说:1927年也就是凶案15年后,他曾听上海澄衷中学校长、浙江人曹慕管说,当时曹也因病住在广慈医院,一日傍晚某公来聊天,临走时撂下一句话,说“我们今晚将做一件大事”。夜半时分,曹某突然听到枪声,隔壁房间的陶成章中枪死了。

  后来,有深知此中秘密的人告诉他,这事是陈其美让某公行刺陶焕卿,而某公又雇光复会叛徒王竹卿执行。由于王竹卿曾是光复会的人,陶成章没有戒备,结果被轻松刺死。而不久后,王竹卿也被人用同样手段刺死。

  黄炎培说的某公其实就是蒋介石。事后,蒋介石一度走避日本,就是因为涉及这一凶案。而在数十年后才公布于世的《蒋介石日记》亦赫然记载道:“余之诛陶,乃出于为革命、为本党之大义,由余一人自任其责,毫无求功、求知之意。”

  有人说,陈其美是因为个人私怨而派人杀了陶成章,因为陈其美好色,他曾向陶成章提出要分用其从南洋带回的华侨捐款,陶予以拒绝,并说:“你好嫖妓,上海尽有够你用的钱,我的钱要给浙江革命同志用,不能供你嫖妓之用。”陈其美气得脸色铁青,其当场就拔出手枪要打陶成章。幸亏周围人一把夺下了手枪,这才避免了一场流血冲突。

  当然,说是私人恩怨,却未免小看了陈其美。据革命党人章天觉回忆,陈其美曾说过:光复会势力弥漫长江一带,今以首义示天下,同盟会将无立足之地。为同盟会计,如能从光复上海入手,次第光复江浙皖赣以达北京,同盟会才能化为永占政治优势之政党。如此可见,后来李燮和的遇刺(幸免于难)与陶成章被杀,并非无因。

  此外,在江南军事已定之时,陶成章仍打着“北伐”“光复全国”的名义在上海自设光复军总司令部,并在闵行一带招兵买马,准备大干一场。陶成章的如此举动,直接威胁到陈其美在上海的地位,岂能不让后者感到如芒在背。正如革命党人陶冶公所说:“焕卿之死,咸为英士等为与焕卿争都督故杀之。其实并不在争督,而实忌其练兵。”这一说法,是很有见地的。

  陶成章是光复会的实际领袖,在其死后,光复会失去最有力的组织者和有行动能力的实干家,上海光复军总部也于3月初解散。如章太炎所言,“成章死,光复会亦暗不章”。最终,在陶成章被刺死后,光复会也就渐形消散,终致解体。

  话虽如此,陶成章的死并没有解除陈其美的个人政治危机。最终,他也未能当上浙江都督而是被调往北京出任工商总长,但未及上任即被去职。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