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辛亥革命与首届国会时期之褚辅成先生

辛亥革命网 2018-08-31 09:37 来源:《展望》第二卷第二期,1948年 作者:俞寰澄 查看:

在清末,忘记是那一年,在杭州某小酒馆,第一次晤见褚慧老。他那时任谘议局议员,席上所谈,是谘议局的议案。不过我知道慧老是革命党。当时并没有谈什么。在我心目中,慧老是一个极有作为之人而已。

褚辅成

  在清末,忘记是那一年,在杭州某小酒馆,第一次晤见褚慧老。他那时任谘议局议员,席上所谈,是谘议局的议案。不过我知道慧老是革命党。当时并没有谈什么。在我心目中,慧老是一个极有作为之人而已。

  到了辛亥秋季,杭州光复,我在沪军都督府,常有事到杭接洽。那时慧老任浙江军政府民政长,因此相熟。浙江当时革命有同盟会与光复会,共同努力。同盟会,大家都知道孙中山先生领导。光复会,是浙江陶焕卿(名成章)先生一手组织。浙江革命志士加入者极多。安庆发难的徐锡麟烈士,文学倡导革命的章太炎大师,据闻都曾加入光复会。光复前,两个会协力革命。光复后,政策上、人事上,不免渐见分歧。慧老两会都加入,与两会会友肝胆相照,感情均极好。他公正的精神,和平的态度,消弭了许多无形轧轹。这是功在革命,而人们所忽略的。

  我记起一件事:杭州光复,不多几日,军队中有一部分,不知为何事,忽然闹起来,直闯都督府。慧老同高子白先生(当时财政司长)出来劝谕。军队突然开枪,子弹横飞,壁瓦有声,员役惊惧蜷伏。慧老不动声色,上前说明是非利害,卒以平静无事。其镇定应变,固不可及。亦由其平日信谊服人,故能片语定变。

  我与慧老晤面最多之时,是民元第一届国会选举,民二在北平开会期间。当时我年少气盛,总说辛亥革命并未彻底,必须再来一次武力革命。慧老则主张由国会做工夫,进行法治。我们议论,不尽从同。然我对于慧老之赤心谋国,及涵盖一切的大度十分赞佩。那时慧老已辞去政务,专意办党。(时同盟会初改国民党)我们同当选众议院议员。众院开会第一炮,是选举议长。国民党是多数,论理属于国民党无疑。然而袁世凯阴谋操纵,定要有利于他的少数党中人来做议长。我记得众院选议长,用无记名投票与记名投票的争持,辩论了三天,不得解决。结果,少数党因后盾占了胜。慧老那时在议会中,联络疏解,坐了洋车,日夕奔走,真是心力交瘁。后来,终被袁世凯非法拘捕,送安庆监禁。袁死后,才得自由。总算没有被暗杀,没有被殴辱,袁世凯还做得漂亮。

  第一届国会解散了恢复,恢复了又解散。其间在广州开了四五年非常国会。反北洋军阀,反贿选,慧老是无役不与。一秉他公正的精神,和平的态度,赤心谋国的忠诚。同党尊之,友党爱之,敌党亦谅之。我在民四,辞去众议院议员,与慧老稍疏了。

  九一八之后,慧老在上海,发起东北义勇军后援会,我亦加入。募捐接济义勇军,倡导抗日。我们又常常见面。义勇军失败了。自然,我们的会亦没有什么结果。不过总是一个抗日的□因。

  慧老在辛亥革命以后,大部分精力用在国会,想从国会进行法治。到老,没有如其所愿。晚年颇有悔意,见于他的自寿诗中。中国前途无论如何,总要走上民主的路。民主是离不了议会。(不管名称叫什么)慧老那种公正的精神,和平的态度,赤心谋国的忠诚,是民主政治家所必须具备的。慧老足称为民主政治家的模范。我尤其佩服的,是慧老一生,从来不争权位。他在国会时,几次三番,有人请他,推举他做总长,他总推让别人,不肯担任。一面开民主作风,一面保有我国士君子恬退的美德。这是政治家应有的风度,尤其是我国过渡时期的政治家所必须的风度。慧老光风霁月的胸襟,峙岳寒松的节操,在当代名人中,我见亦罕。

  慧老后来在参政会,言论丰采仍旧与在国会时一样。他主张坚决抗日,一致对外。他是极度的爱国者,极度的爱国民党。胜利后,在上海,我们又时常晤面。他语不及私,殷忧切虑,无非为国,为党,为地方公益。假使政治清明,全国团结,努力建设。我想慧老心胸会宽畅些,精神会健胜些,年寿亦会延长些。然而慧老竟撒手万缘而去了。革命老友,又弱一个。皤皤元老,此后不能再见闻其言论丰采。追念前尘,使我徬徨得心里说不出是悲是愁是忧思是痛苦的境界。亦许慧老去世,不再见世上屠杀饥荒乱离奔走的惨况,还是幸福。慧老,长眠吧,舍弃此残酷悲惨的世界吧!

  民国卅七年四月八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