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革命军为什么要消灭黑帮老大焦达峰

辛亥革命网 2018-09-18 09:36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王平 查看:

焦达峰把湖南革命军全体军官都当成反革命,支持湖南革命军正义事业的士兵都极为反感焦,士兵们立即向自己的军官作了汇报,湖南革命军军官得知这一情报后,觉得焦达峰完全不配做湖南的领导人,怀疑他冒充革命党。

  现在有的人借纪念辛亥革命,大肆鼓吹被湖南革命军消灭了的黑帮老大焦达峰,拼命踩革命军,企图搅乱全国人民的思想,把土匪黑社会当作学习的榜样,因此,我们必须谈一谈焦达峰是如何祸害湖南人民,又是如何被湖南人民消灭的。

  一、长沙反正的主力和真实历程

  1903年,清政府在湖南编练新军,一群满怀救国救民热情的年轻人,认识到现代化军队的极端重要性,也认识到清政府腐败透顶不可救药,人民希望有一个崭新的政权、一个崭新的军队,于是这些年轻人抱着建立一支崭新的军队,抱着用这一支军队去摧垮清政府的理想,加入湖南新军,成为了湖南革命军的创始人,这些青年人后来成为了湖南革命军的领导人,他们中比较著名的有黄鸾鸣(湖南军务部部长)、蒋国经(湖南军务部副部长)、余钦翼(湖南革命军第一师师长)、曾继梧(湖南革命军第三师师长)、王隆中(湖南革命军第四师师长)、梅馨(湖南革命军第五师师长)等。

  1903-1911年,湖南新军这一批抱着救国救民理想的青年军官,克服种种困难,从无到有,建立了一支崭新的军队,这支军队以新军军队各级军官为骨干,再由军官聚拢志同道合的士兵,从上到下,形成了一个坚强的战斗团体,这种组织体制坚如磐石,无论清朝还是焦达峰的黑社会都无法破坏这个团体的稳定性,革命军形成一个拳头,为打清朝和打焦达峰黑社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另外,湖南革命军在武器装备上、战略战术上都精益求精,这支部队经过8年刻苦训练,成为了湖南最精锐的部队,战斗力远远超过了清朝在湖南任何军队和焦达峰黑社会,其中五十标战斗力最强,有“湘省各军之冠”(见湖南省政协文史委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463页)的美称。

  湖南革命军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以后,革命军决心夺取湖南进而推翻满清,他们精心制定了进攻长沙的作战计划,先准备夺取长沙,而后占领整个湖南,进而与清军主力决战,一举摧垮满清。为此,他们在加强自己实力的同时,联合了巡防营的同志,其中比较著名的有:赵春廷(湖南革命军第二师师长)、刘玉堂(湖南革命军第一镇第二协协统,在湖北汉阳、汉口保卫战中壮烈牺牲,他是湖南革命军牺牲在湖北的最高级别的指挥官)等。

  到了1911年一切准备就绪,湖南革命军准备发起夺取长沙的战役。就在此时,黑帮老大焦达峰通过退役排长陈作新,找到四十九标的一些现役士兵(因为陈作新与五十标的人不熟),焦达峰欺骗大家说,孙中山把湖南的事情交给了他,而且焦说,他是全湖南的“龙头大哥”,手下有40个“堂口大哥”,2万多个“会党兄弟”。焦提出的攻城计划是,阴历九月初二(即1911年10月23 日)焦的“会党兄弟”2万人,标志是青衣青包头,从浏阳来长沙,先在长沙全城焚烧所有的教堂、洋行、学校;烧死所有的学生、老师和外国人,焦认为烧死外国人,可以成为国际事件,恐吓清朝的巡抚衙门;烧死大批的学生和老师,可以恐吓长沙的老百姓。在这个基础上焦准备在湖南的抚署衙门放10个铁皮桶,各装1万响的鞭炮冒充机关枪,点着后就可以把湖南主要官员都吓跑,这样长沙就可以被他们拿下。焦希望湖南新军和巡防营的士兵支持这个计划。焦对士兵说,湖南新军的军官都是反革命,攻城的计划对他们保密。焦的手下吴作霖进一步地说,“我手下来了3千人,人备火柴一合,将来举事,只要各将火柴刮燃,就可将长沙全城烧为平地”(见湖南省政协文史委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116页)。参加会议的士兵搞不清楚焦是不是孙中山派来的,但就焦的计划而言觉得完全是瞎搞,士兵认为焦到处放火完全是灭绝人性,焦对付湖南清朝的官员就靠铁皮桶放鞭炮,简直就是个笑话。加上焦达峰把湖南革命军全体军官都当成反革命,支持湖南革命军正义事业的士兵都极为反感焦,士兵们立即向自己的军官作了汇报,湖南革命军军官得知这一情报后,觉得焦达峰完全不配做湖南的领导人,怀疑他冒充革命党,湖南革命军一方面调查焦的身份,另一方面仍然按自己内部的计划准备进攻长沙。

  1911年10月22日(阴历九月初一),革命军按既定计划,以五十标为主力,加强骑兵营、辎重营率先攻击长沙北门(为此,辛亥革命后北门改为兴汉门),这一路指挥官是五十标代理标统梅馨;以四十九标为主力,加强炮兵营、工兵营攻击长沙小吴门,这一路指挥官是四十九标代理标统王隆中,攻城总指挥是原五十标标统余钦翼。在巡防营同志的大力配合下,五十标攻占了军装局、藩库,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清朝的库银,尔后,四十九标五十标联手攻击抚署和藩署,击毙和俘获清朝在湖南的全部高级官员,长沙被革命军占领(见申报影印件[115]598页《颁发勋章》)。

  二、湖南革命军为什么要消灭焦达峰

  趁革命军镇守长沙各地期间,焦达峰此时玩弄卑鄙手段,先下手为强,搞了20几个人,宣布成立了都督府,由焦当了都督,到处张贴告示,蒙骗老百姓。革命军由于在短时间内没搞清楚焦到底是不是孙中山派来的?因而对焦的行为表示沉默,但革命军牢牢地掌握了军权,控制了长沙的要害部门,使焦无法为所欲为,焦十分苦恼,焦密令湖南的黑社会,大批进入长沙,在街上抢劫杀人、走私贩毒、开赌场、开鸦片烟馆、开妓院。焦承诺,“大哥”、“小弟”搞黄、赌、毒的生意,不但不会被抓,都督府还会给大家发钱、发枪、封官,黑社会的人听到焦的话,极为兴奋,洋洋得意地说,“焦大哥作了都督,今天是我们洪门的天下了”(见湖南省政协文史委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49、457页)。黑社会的人这样搞,老百姓怨声载道,到都督府报案,焦不受理,革命军目睹焦的所作所为,加上广泛调查,得知焦不是孙中山派来的,只是一个黑帮老大而已。革命军受了愚弄,先是陆军小学校长夏国桢率全校师生到咨议局演讲,要求焦下台(见湖南省政协文史委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452页),焦不但不听,反而“引其私党,据于要津,谋推翻新军,事为军务各部所闻,大加诘责”(见郭孝成编《中国革命纪事本末》第60页)。五十标老标统余钦翼(当时已担任湖南革命军第一镇镇统)当面对焦说,你大肆任用黑社会的人不对,这些人到长沙后横行霸道、欺压百姓,公然开堂口、抢地盘,开妓院、走私贩毒,开赌场,抢劫杀人,勒索商户收保护费,“并引其私党,据于要津,谋推翻新军”,革命军和人民群众对此意见很大,希望焦不要用这些人(见郭孝成编《中国革命纪事本末》第60页)。

  焦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黑社会的行为他装作不知道,而以湖南“最革命”的面孔出现,蒙骗大家要组织援鄂,并要把湖南革命军所有人派往湖北,一个都不留下,这一招哄住了四十九标标统王隆中,但没有瞒过五十标的人,五十标的人发现焦的算盘是,革命军人全部上前线,焦的黑社会一个都不上前线,与此同时,焦还给黑社会的人大肆发钱、发枪、升官。焦达峰规定湖南革命军的人,不许带机枪、大炮,冬天穿单衣、光脚丫穿草鞋上前线,而且不给发雨衣,下雨就叫军人硬扛着淋雨;与此同时,焦黑社会的人天天在都督府吃流水席,吃饱喝足后上街抢劫、杀人、勒索商户收保护费。五十标的官兵当即明白,焦打“援鄂”的招牌是为了,一湖南革命军在湖北打赢了,功劳算焦的;打输了,焦借清军的手消灭革命军,清除了对焦的威胁;二焦达峰克扣革命军的武器装备就是想让湖南革命军全部死在湖北。搞清了这一点,五十标的官兵对焦的“命令”不予理会,继续在长沙扩军备战,准备在关键时候扭转战局。焦达峰见他的阴谋被识破,索性赤膊上阵,他在黑社会的集会上公开煽动:“五十标不过数百人,今吾兵计达六万,可恃者五千,以数人杀一人,有何不能?”(见湖南省政协文史委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455页)。

  焦知道凭他手下黑社会人手一把砍刀想对付全副武装的五十标是不行的,于是勾结湖北的宋锡全协来湖南偷袭五十标,企图杀光五十标所有的人,结果宋锡全协刚从湖北出发,黎元洪、黄兴、吴兆鳞、孙武、蔡济民等军政府的领导召开军事会议,取得湖北革命军各协指挥员的一致同意后,立即去电请湖南革命军拦住宋锡全部,并将宋锡全就地正法。(见湖南政协文史委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462页;见郭孝成编《中国革命纪事本末》第61页;见《湖北军政府文献资料汇编》第471-472页)。湖南革命军命令王隆中部完成这一任务。王隆中部按湖北军政府指示在岳阳设伏,拦住宋锡全部,将宋锡全拿获,经过突审,宋锡全供认,是焦达峰请宋来湖南打革命军的,所携的10000支枪是用来武装焦的黑社会的,王隆中等四十九标官兵深感事态严重,立即将宋锡全正法并将这一关键情报转发给了驻长沙的革命军第五十标,五十标综合各种情报后发现,焦及其黑社会正在策划杀光五十标全体官兵的巨大阴谋,湖南革命军五十标立即组织了反击,五十标驻长沙全体官兵在标统梅馨的统一指挥下,一举突入都督府,将都督府内3000多吃流水席的黑社会打得人仰马翻,把焦达峰就地正法,铲除了专打革命军不打清朝的所谓都督。焦达峰在都督府准备了3000多黑社会的人,原计划用来联合宋锡全部偷袭五十标的,焦之所以纵容这批人在长沙横行霸道,为所欲为,也是让这些人对焦感恩戴德,死心塌地为他卖命,焦当时为了偷袭五十标,已经下令这些人不得外出,全部集结在都督府,而且做好战斗准备,焦将他们分为大刀队、梭标队、火铳队、卫队等,装备新式步枪800余支(全系克扣革命军援鄂的武器装备),其余黑社会的人装备大刀、梭标、火铳和土制炸弹,他们之所以还没有动手去打五十标,是因为在等宋锡全旅来后里应外合偷袭五十标。焦达峰集结在都督府的黑社会,其人数相当可观,焦达峰之所以敢于蹲在都督府不动,就是依靠这群黑帮打手。五十标当时突入都督府采取的是正面突击,五十标了解到焦达峰的黑社会因为习惯打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所以打架斗殴最常用的办法是一群人用砍刀砍人,虽然焦达峰给他们补充了800多支枪,但这些人长时间养成的习惯,怎能在短时间内改变呢?因此五十标做好了对付他们这种打法的准备,果然,这些黑社会在与革命军五十标的战斗中,人手一把砍刀疯狂冲击五十标,黑社会以为五十标会象老百姓那样被他们打垮。五十标采取预先准备的排枪齐放的战术,将他们一排排打翻在地,在战斗中焦达峰的黑社会几乎被全歼。焦达峰并不是象某些人说的,一个人出来“英勇就义”的,焦达峰好不容易爬到黑帮老大,他怎么可能一个人出来送死呢?实际情况是焦达峰见其黑社会被五十标打得尸横遍地,焦见势不妙想跑,因为跑不脱才被革命军歼灭的。当时的人称赞说“时府中国民军卫队密于蛛网,枪戟森仗,吴家铨等乃能于人丛中执主帅出而弃之市,是何意态,雄且杰哉!君子以往未尝不叹梅馨之兵事有不可及者也”(见湖南政协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455页)。某些人造谣说,五十标不堪一击,焦达峰的黑社会天下无敌,从这一战就看出来,到底是谁不堪一击?

  焦达峰死后,他的“会党兄弟”犯罪气焰嚣张,他们在长沙附近聚集了10000多人,疯狂叫嚣并实施“放火屠城”的大规模反人类暴力恐怖罪恶行动,企图烧光、杀光全长沙人民(见湖南省政协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184页)。鉴于黑社会对湖南人民构成了巨大威胁,人民群众为了自卫,自发地组织起来消灭黑社会。连谭延闿等一帮历来“八面玲珑”,见了黑社会老大都点头哈腰的绅士文人也实在受不了焦的黑社会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他们积极配合革命军,在报刊上多次刊登告示要消灭黑社会,革命军在人民群众大力支持下,打得准备“放火屠城”的黑社会分子尸横遍野、少数侥幸逃命的黑社会抱头鼠窜,湖南革命军仅几天就粉碎了焦的“会党兄弟”妄图烧光、杀光全长沙人民的反人类行动计划(见《申报》影印件[116]216页《湘都督消除会党之文告》;《申报》影印件[118]296页《湘省又下戒严令》)。焦的黑社会残余分子逃往各府县,利用焦以前签发的委任状把持各县政府,企图养足精力死灰复燃,湖南革命军乘胜追击,发动全省军民在湖南开展了轰轰烈烈地打击土匪黑社会的行动,重点打击那些头顶“革命党人”招牌混入新生政权且民愤极大的黑社会“大哥”,端掉靠拿着焦达峰签发的委任状窃取地方政权的黑社会窝点,焦的黑社会组织的首恶分子均被就地正法,焦的黑社会大部分被消灭,少部分躲进了深山,人民群众拍手称快,更加拥护革命军。

  湖南革命军消灭了黑帮老大焦达峰,铲除了革命军背后的敌人,为湖南革命军在黄孝战役中取得伟大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