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必革命而后能达共和主义——孙中山与宫崎滔天的谈话

辛亥革命网 2019-01-04 13:36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孙中山 查看:

宫崎问:君志在革命,仆知之但未得其详,愿君将革命之宗旨与方法,明以教我。

中国必革命而后能达共和主义

——孙中山与宫崎滔天的谈话

(1897年8月·横滨)

  宫崎问:君志在革命,仆知之但未得其详,愿君将革命之宗旨与方法,明以教我。

  先生答:余以人群自治为政治之极则,故于政治之精神,执共和主义。但此岂唾手可得,也必革命,余因是负革命之责任。清虏执政,兹三百年矣,以愚弄汉人为治世第一要义。吸汉人之膏血,锢汉人之手足,为满人升迁调补之计。认贼作父之既久,举世皆忘其本来,经满政府多方面之摧残联络,致民间无一毫之反动力,以酿成今之衰败。沃野好山,任人割取,灵苗智种,任人践踏,此所以陷于悲境而无如何也。方今世界文明日益增进,国皆自主,人尽独立,独我汉种每况愈下,濒于死亡。于斯时也,苟非凉血动物,安忍坐圈此三等奴隶之狱,以与终古!是以不自量力,欲乘变乱,推翻逆朝,力图自主。徒以时机未至,横遭蹉跌,以至于是。

  人或云共和政治不适于中国,此不谅情势之言耳。共和者,我国治世之神髓,先哲之遗业也。我国民之论古者,莫不倾慕三代之治,不知三代之治,实能得共和之神髓而行之者也。勿谓我国无理想之资,勿谓我国民无进取之气,即此所以慕古之意,正当有理想之证据,亦大有进步之机兆也。试观僻地荒村,举无有浴清虏之恶德而消灭此观念者,彼等皆自治之民也。敬尊长,所以判曲直;置乡兵,所以御盗贼;其他一切共通之利害,皆人民自议之而自理之,是非现今所谓共和之民者耶?苟有豪杰之士,起而倒清虏之政府,代敷善政,约法三章,慰其饥渴,庶爱国之志可以奋兴,进取之气可以振起矣。

  且夫共和政治,不仅为政体之极则,且适合于中国国民,而又有革命上之便利者也。观中国古来之历史,凡经一次之扰乱,地方豪杰,互争雄长,亘数十年,不幸同一无辜之民,为之受祸者,不知几许。其所以然者,皆由于举事者无共和之思想,而为之盟主者,亦绝无共和宪法之发布也。故各逞一己之兵力,非至并吞独一之势不止。因有此倾向,即盗贼胡虏,极其兵力之所至,居然可以为全国之共主。呜呼!吾同胞之受祸,岂偶然哉!今欲求避祸之道,惟有行此迅雷不及掩耳之革命之一法,而与革命同行者,又必在使英雄各竟其野心。竟其野心之法,唯在联邦共和之名下,夙着声望者,使为一部之长,以尽其材,然后建中央政府以驭之,而作联邦之枢纽。方今公理大明,吾既实行此主义,必不至如前此野蛮,割据之纷扰,绵延数纪,而枭雄有非分之希望,以乘机窃发,殃及无辜。此所谓共和政治有革命之便利者也。

  呜呼!今举我国土之大,人民之众,而为俎上之肉,饥虎取而食之!当此千钧一发之秋,不得不自进而为革命之先驱,而以应时势之要求。若天兴我党,有豪杰之士慨来相援,余即让渠独步,而自服犬马之劳;不然则惟有自奋,以任大事而已。余固信为中国苍生、为亚洲黄种、为世界人道而兴起革命军,不必助之。君等之来缔交于我党,是其证也,朕兆发于兹矣。夫吾党所以努力发愤,以期不负同胞之望,诸君又尽力所能,以援吾党之道,欲求中国四万万众之苍生,雪亚东黄种之屈辱,恢复宇内之人道而拥护之者,惟有成就吾国之革命,即为得之。此事成,其余之问题即迎刃而解矣。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