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都督李烈钧三次“斗法”袁世凯

辛亥革命网 2019-02-20 09:23 来源:江西晨报 作者:江西晨报 查看:

1912年4月,袁世凯篡权,企图削弱全国各地的革命武装力量。时任江西都督的李烈钧机智应对,裁军对江西而言无伤大雅,加上李烈钧对袁世凯针锋相对,引起袁世凯忌恨。

  说起李烈钧此人,可以说是名震海内外,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他参与了孙中山发起的三次革命,对于推翻中国帝制有着重大的贡献。李烈钧是江西武宁人,早年入武备学堂学习,后留学日本,回国后为共和事业奋斗,后任江西都督。

  1912年4月,袁世凯篡权,企图削弱全国各地的革命武装力量。时任江西都督的李烈钧机智应对,裁军对江西而言无伤大雅,加上李烈钧对袁世凯针锋相对,引起袁世凯忌恨。近日记者走访江西省方志馆,通过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在1912年12月中旬至1913年1月中旬的一个月内,两人上演三次“斗法”。袁世凯三次谋划,其中包括南昌兵变事件、江西民政长事件、江西军械事件,企图推翻李烈钧,但都被李烈钧一一破解。

  袁世凯裁减地方军队 李烈钧识破诡计招忌恨

  据档案资料记载,1912年4月,袁世凯篡权后亲自召开了“高级军事会议”,制定“消纳各省军队”规划。当时同盟会掌握下的南方各省如广东、江西、福建、湖南等共有约50万军队,这对于袁世凯来说如芒在背。为解除心腹之患,袁世凯以裁减“地方军队”、“恢复地方秩序”为名,强令裁军。

  袁世凯企图通过“裁军”之计削减国民党人的势力,但对以李烈钧为都督的江西而言却无伤大雅。事实上,当时的李烈钧早有戒备,只将江西地方3师1旅的兵力削去大约1师,而且大多为缺乏战斗力的部队。  袁世凯对李烈钧十分忌恨,千方百计想要推翻李烈钧,在江西建立自己的势力。“我的祖父李烈钧受孙中山的共和精神影响,在讨伐袁世凯、推翻帝制这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李烈钧之孙李季仁表示。而对于袁世凯,李烈钧是从不畏惧的。据《赣鄱壮举——辛亥革命在江西》中记载,从1912年12月中旬至1913年1月中旬,也就是在这大致一个月的时间内,江西都督李烈钧与袁世凯就发生过三次较为激烈的正面交锋,两人上演了三次“斗法”,都以李烈钧破解袁世凯阴谋结束。

  1912年12月中旬:南昌兵变事件

  袁指使余鹤松欲推翻李 李亲自率军镇压

  原江西第三旅旅长余鹤松,本是李烈钧在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李烈钧任江西都督后改编了余鹤松的部队,由另一同学欧阳武统率,并改派余鹤松为都督府代表前往北京。失去兵权的余鹤松十分不满,在北京尽力向袁世凯靠拢。袁世凯乘机给他一笔经费,要他回江西活动,并许诺,只要他能推翻李烈钧,就任命他为江西都督。  档案记载,1912年12月10日,在袁世凯的指使下,余鹤松在南昌发动兵变。当日,小金台、府学前、高桥、百花洲等处,火光冲天,枪声震耳。当日8点左右,百花洲梯云会馆巷内有人放火,之后上谕亭、王家祠也有人纵火,接着是无人居住的府学内圣殿,殿内烧成灰烬。11时,南昌县学前后,两个草堆被人放火,同时德胜门外与顺化门外数处都有火光出现。直到中午,李烈钧、欧阳武等亲自出马,率领大批军队和警察分头行动,乱局终得以平息。袁世凯指派的以余鹤松为首的兵变以失败告终。

  1912年12月下旬:江西民政长事件

  袁以汪瑞闿削弱都督权力 李公开拒绝

  虽然知道兵变是袁世凯的主意,但李烈钧此时还不想与他决裂。据悉,为缓和局面,李烈钧致电袁世凯,推荐曾任前清武备学堂总监、与自己有师生之谊的汪瑞闿为江西民政长,希望以此缓和与袁世凯之间的矛盾。

  据《赣鄱壮举——辛亥革命在江西》中记载,收到电文的袁世凯立即发布了任命书。原来,当时汪瑞闿已经投靠了袁世凯,袁世凯企图借此削弱都督权力。这时,李烈钧才发现自己上了当,于是暗中抵制。在李烈钧的策动下,江西许多团体纷纷发表通电,声讨汪瑞闿在清朝时的各种劣迹,对他出任民政长表示极为反对。

  记者了解到,1912年12月29日,南昌军警两界数千人召开拒汪大会,要求驱汪出境。当晚便发生了“匪徒暴动”,之后汪瑞闿乘轮船离开南昌,前往北京,并先行致电袁世凯称病辞职。

  袁世凯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档案记载,1913年1月3日,国务院电传袁世凯对李烈钧的命令,要李烈钧批准汪瑞闿病假20天,责令李烈钧从速筹备划分军政、民政事宜,敦促民政长尽快养好病,限期到任。  当时各地省议会选举已完成,正式国会选举也即将完成,李烈钧不理会袁世凯的命令,于1月5日回复说:“现在正式议会行将成立,于此数月内,拟即勉为其难,于军民要政担任完成责任。”如此公开拒绝汪瑞闿的回任后,此事便不了了之。

  1913年1月中旬:江西军械事件

  袁方扣留军械欲向李施压 李坚决抵制

  据了解,江西民政长事件之后,袁世凯企图向江西调兵,无奈鞭长莫及。在此局面下,李烈钧又向日本订购了一批军械,7000余支抢和一批子弹,于1913年1月11日由上海起运,1月15日到达九江。

  袁世凯方面在枪械起运后就获得了这一消息,便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对李烈钧进行惩处。参谋部和陆军部以这批军火没有经过陆军部批准,没有发给护照为借口,秘密命令九江镇守使戈克安予以扣留,并准备陆海军兵力,对李烈钧施加军事压力。

  记者了解到,在袁世凯的收买下,戈克安叛离了李烈钧。他遵照袁世凯的命令,在1月16日将械弹扣留,并且密电上报参谋次长陈宦、陆军总长段祺瑞,表示“只恐李都督会以决裂的手段对待我,我这里兵力单薄,军饷也很少。务必希望你们二位予以接济,调张勋和海军兵舰来江西。”

  据介绍,李烈钧得知械弹被扣后,先礼后兵,在1月17日发出密电给参、陆两部申述理由。他说明这批械弹并不是自己任内所订购的,而是前任都督马毓宝做的,由黄留守(黄兴)发给特别护照,并且已经报请北京陆军部。因此,他要求予以审核后,通知九江关税务司,尽快电令释放。

  李烈钧一面与袁世凯迂回,一面在军事上加强吴城、姑塘、湖口、德安一带的布置,严密监视戈克安控制下的九江,同停泊在长江中的军舰对峙,战争是一触即发。最终,袁世凯发布了如数归还扣留的械弹和任命赵从蕃为民政长的命令。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