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书自叙辛亥上海光复

辛亥革命网 2019-02-27 13:52 来源:浦东史志办 作者:李平书 查看:

李平书在《李平书七十自叙》一书中,对辛亥上海光复最关键的几天的记载如下:

  李平书在《李平书七十自叙》一书中,对辛亥上海光复最关键的几天的记载如下:

  上海自总工程局改为城自治公所,参考各国制度,以为自治权舆。而地方商团,由此联袂而起,至辛亥春,已达一千余人,皆各业领袖遴选同业有志之士,训练成团,并无游手之徒混迹其间。故每逢开会及操演,莫不整齐严肃,绝无喧哗。识者早知其能成大事焉。自黄花冈一役民党失败,乃规划长江上、下游,吴兴陈英士君驻沪筹画,罕有知者。八月武昌起义,风声所播,咸动于中。南市信成银行主任沈缦云君与陈君同志,与余为莫逆交,介绍陈君定期相见。余约沈君信卿、吴君怀疚、莫君子经相与密商,佥谓时势至此,不能守闭关之义,当审察情势,以为进止。乃约陈君于贞吉里寓楼,相见之下,乃一恂恂儒者,咸出意外。初议上海视南京举动,既而第九镇退出城外,南京势难骤下,而汉阳有失守之信。

  九月十一夜,陈君改议上海先动,苏、杭应之,南京庶指日可下。吴君怀疚难之,时钮君惕生、叶君惠钧在座,咸主上海先动。钮君谓即往松江响应,遂从多数决议。

  十二夜会于城自治公所。定翌日举事,当与警务长穆杼斋君商议保卫地方事宜。余又商请全体商团及救火联合会员,共同守卫城厢内外各重要地,以助警察之不及。

  十三日清晨,陈君以军政府照会致余,劝任民政总长,又浼余劝驾伍秩庸先生担任外交。余往晤伍先生,初以年老辞,适温君钦甫至,相与力劝,乃受照会。此一着实为紧要关头,当日若非伍先生出任外交,各领事未必承认。而日后之南北议和、入京任职及至广东护法,始终不渝,卒以身殉,胥基于此。回想当日情形,可谓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先生之义与日月争光矣。是时主吴淞炮台之姜君,主巡防营之梁君,皆湖北武备学生,与余有雅,驰往说合,俱不反对。陈君乃订午后二时,集西门外斜桥西园进攻制造局。乃十一时闸北巡警先动,而制造局严备以待矣。当九月初,风声日紧,局中早筹警备,余力劝总办张弢楼观察勿再运炮赴宁,弗从。又微讽以人心瓦解,恐局中区区守卫不足以抵制,不如别筹保全之策,又不听。至是陈君亲率敢死队,乘五时放工之际,拥入局门。张观察素性仁慈,不忍轻伤生命,先放空枪一排,敢死队见无子弹,益前进抛掷炸弹,守者乃实弹以放,前驱死一伤二,后者欲退,陈君在旁挥众使进,并取怀中炸弹二枚授之,为巡勇所见,乃被拘,众遂退。时余驻公所,督率商团保卫地方。闻陈君信,乃偕英石驰入见总办。询知陈君认为《民立报》访事。总办谓书生不知利害,妄思革命,徒送死耳。余察其意,不能即释。乃偕英石驰回。······既而王君一亭又偕余赴局,以市公所、县商会名义保陈君。总办谓:彼称《民立报》访事,即着该报馆具结,以后不再来局滋扰等语,意甚坚决。余等出与缦云商报馆具结事,已十二下矣。时城中文武官僚俱已出避,由商团及救火会员看守衙署、监狱,居民安堵如常,毫无惊惶之状。民党因陈君被拘不放,决计攻城,局中以机关枪抵御,防守益严,不得入。一部分商团助民党从枪厂后逾垣入,举火焚厂,局中慌乱,总办乃偕襄办乘小轮往租界,民党、商团入局。见陈君未受痛苦,咸忻幸相庆。时已天明,余方假寐,陈君来公所相见,略商善后而去。此九月十三夜上海光复之实在情形。……

  十四早缦云、一亭与余商筹饷救急之策,余举以告,喜出望外,乃促余引同浙江旅沪同乡会偕往取出,运至东方银行,申规银十万九千四百余两,此为光复后财政一大宗。当时部署既毕,驰赴制局,已午后一时矣。民党自入局,纷纷至军火处携取枪械。比余到局,所存新造毛瑟枪千余杆已一扫而空。办公房前至浦滨,拥挤无隙地,问头目何在?有无名册?则人人司令,个个元勋,纷呶喧嚷,不可言论。忽闻人言有北洋兵舰数艘已入吴淞口,鼓浪而来,于是去者大半。未几又闻松江兵队已到龙华,则所谓元勋、司令、敢死队各鸟兽散。余乃出公事房,与二、三局员巡视一周,入总办住宅,所有细软物件一空,书箱倾翻,书籍满地。乃命人检拾保守。一面查询谣言所自,则所谓松江兵者,乃日前局中申请提督所派之兵二百。出发时,两地俱未起事,及抵龙华,知已光复,当由营弁带同排长来见,余告以愿留则供饷,愿回则速去。咸愿服从命令,当即派人带往龙华驻扎。至所传北洋兵舰,确有四艘,已在十六铺下碇。因思此舰若援局而来,当驶至南黄浦,不在十六铺停泊。乃派商团往询,始知此项兵舰在镇江已光复,因购粮食、装煤炭来沪,与制局绝不相干。时已日暮,回寓歇息,此十四日纷扰情形也。

  十五早,设办公处于小南门内救火联合会,接洽城中诸事。各路敢死队聚集于求志书院。闻报往视,或有枪或无枪,俱臂缠白布,不下一千人。纷纷索饷,告以余乃民政官,不干预军事,但目前未有总司令,余不能不为尔等筹一星期伙食。乃命各队举代表二人,每队共若干人,头目何人,开单各聚一隅,侯点名毕,每人发七天伙食一元。各归原处,不得在外扰害百姓。俟举定总司令,再商编入军队。众皆听从,于是浙江、江苏、杨、镇、山东、安徽、湖北及本地各路军民,共发洋一千余元。及举陈英士君为沪军都督,余乃专管民政及制局事,移办公处于旧道署,请梅君问羹为坐办,沪事稍定。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