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塘工善后局

辛亥革命网 2019-03-20 09:36 来源:浦东史志办 作者:朱菁 查看:

武昌起义爆发后,全国各省的革命党人都纷纷响应,鼓动当地政府和军队脱离清朝,拥护支持革命。1911年11月3日上海的光复,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行动。

  武昌起义爆发后,全国各省的革命党人都纷纷响应,鼓动当地政府和军队脱离清朝,拥护支持革命。1911年11月3日上海的光复,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行动。上海是国际性大都市,光复之后,东南半壁河山因此归向革命阵营。接着革命党人更以上海为基础,光复了南京,奠定了辛亥革命的光荣胜利。

  辛亥革命对中国、对上海的影响是巨大的,它那破旧立新的势头飞快地冲入全国各个角落,对各地的冲击前所未有。这一时期的浦东还是一片致力于农业的广袤土地。关于浦东早期开发,不得不提到上海浦东塘工善后局。该局成立于1906年,是一个半官方的民间机构,类属自治机构,所辖范围在黄浦江以东二十二、二十四保各图,主要包括洋泾、塘桥、高行、陆行四区。1927年上海特别市政府发布训令将其收归国有,所办各类事宜分别由秘书处、财政、工务、土地、公用、教育等局会同接收。其主要任务是在浦东区域内养护海塘,清理公地契地,辟筑道路码头,统一处理中外土地交涉案等。该局大部分时间都由谢源深和朱日宣主持,谢源深于1921年逝世,之后朱日宣一人主持到1927年。

  据《上海县志》载,谢源深,字志澄,号酉山,赋性聪慧,读书过目成诵, 1887年入邑庠,有志于经世之学,1894年中举人,深感时局日危,文字不足以济变,决计不应会试,专致力于乡里公益,1905年秋身任修筑之役,工竣谋善后,建议设塘工局,考虑到地方款绌不获,出私资赞助。他力持正义,不屈不挠,在交涉期间迫使各洋商就范,又创办道南小学,规划周详,成就甚众。1911年,当选谘议局议员,于地方利弊建议很有心得。谢源深平时深居简出,不欲以声名自居,但凡遇到乡里争议,乡民多请他出面调解,当时的人称其有隐君子之风。1921年卒。享年五十二。1922年塘工局疏浚咸塘浜,将挖出的泥土填筑沿浜道路,为纪念谢源深,取名源深路(1970年拓宽改建成今路面,即北起黄浦江边,南迄杨高路)。

  关于朱日宣的资料很少,从《川沙县志》的概述中可以知道,他生于1863年,名福田,张桥新陆村人,历任宝山塘工局委员、上海县浦东塘工善后局董事等职,1928年卒。其好友江南水利局总办沈佺在塘工局《十年提要记》中回忆到,他与朱日宣在督修宝山塘工时共处数年,认为他为人能做到言行相符,值得信任,当塘工局创办之始,草味经营,而又阻力横生,多亏朱日宣等热心毅力不以困难自阻,始有成绩可观。

  辛亥革命的风潮席卷到浦东,当时的谢源深和朱日宣正在兢兢业业地创办塘工局。据上海图书馆藏《塘工善后局详请西沟援照东沟成案根本上商轮行驶核转分咨交通农商部等案件》显示,这一时期他们为了维护浦东的治安做了不少的工作。1910年10月,他们见浦东地方公务日益繁盛,如营局之押解匪类,领发军装薪饷,乡柜之解送钱粮,地方之各项调查并投递一切公文,为便捷城乡往来,专门禀请道县设立轮渡来往沪埠。这就是由塘工局开辟的从浦东东沟、经庆宁寺、西渡,至南京路外滩铜人码头的第一条长途轮渡线,也是黄浦江上近代官渡的开始。他们向王仁泰订租安泰、新利、顺发小轮,定时行驶,但考虑到轮船租金、工人煤火及修理等费开支颇巨恐怕难以维持,便禀明道台搭客取资既便利行人,又贴用公费,并得到江海关税务司批准局办公轮作为官轮,每次过关准予免验以节省周折,且订船只限制,航船限以四只为止,渡船限以六只为止,不准别项民船装客。1911年11月上海光复,运送士兵调防得力于局轮尤多。1912年浦东盗匪趁乱横行,上海地方政府派兵保护,需要添设轮船巡视江面,运载士兵和器械,这些均由谢源深和朱日宣调拨局轮专驶,事关军警防务和地方公益,租轮行驶不太方便,于是他们又筹款造公益、公安两艘轮船,呈报江苏省长立案注册并订立章程。平时地方员绅及军警、邮差办公人等赠票免费外,举凡解送盗犯窃案,领饷运械以及因公调遣也都由他们派遣专班轮船开驶,所用煤火各费,未请支拨公款,均由局从轮渡收入中支付。在1911年和1912年的塘工局年度报告中,他们二人仔细开列了上海光复期间为维护治安所做的花费。1911年调兵镇慑供应铺板轮渡柴火拖船共洋59.573元,恭饯太湖水师官长酒菜五桌40元。1912年,推翻清政府、民国建立的交替之际,为保护所辖范围安全,支付了卫队营调防代雇驳船洋4元,钱24100文,营兵巡夜大将浦守渡船资钱6860文,轮船巡江舵工人等酒资钱7800文。

  与此同时,由于时局动荡,盗匪横行,引起大量浦东民众的不安,谣言四起,人心惶惶。谢源深和朱日宣见此情形,不顾个人安危,以塘工局的名义联合当地巡察,挨家挨户地上门安慰民众,让他们继续按部就班地生活。鉴于两人在当地的较高威望,平息了民众的不安情绪,积极配合地方巡察整治,使当地治安很快得到恢复,塘工局的工作也顺利地开展,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1911年至1912年,谢源深和朱日宣实在是忙得应接不暇。他们直面的是外国商人趁着中国动乱,借机侵占中国领土,英商亚细亚公司围用二十三保十四图塘基调抵杨树浦公路码头、和丰耶松船厂围用二十四、二十二保二十一、四十三图塘基、二十三保十四图华栈美册契地围占塘基等。面对内外夹击的局势,他们怀着极大的忧惧奋力维护土地主权,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救亡图存,一次次地调查研究,一次次地交涉谈判,一次次地上书报告。他们在报告中写道,我们生长在浦东这片土地上,看到浦西被辟为租界,而浦东沿岸大量土地被洋人霸占,感到十分惶恐,害怕将来浦江两岸皆为外国人所占,这已经不止是地方利益问题,而是主权大计了。

  谢源深与朱日宣是浦东当地的乡绅,他们秉着为家为乡为国出一份力的思想,一辈子为浦东的发展而努力,特别体现在辛亥革命时期。这是他们作为浦东人的坚持,是浦东人身上特有的浦东意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