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为革命之母:孙中山北美宣传的坎坷路

辛亥革命网 2019-05-14 10:35 来源:网易 作者:马建标 查看:

在孙中山近40年的革命生涯中,海外华侨社会是其主要的革命经费来源所在。关于华侨在中国革命中的作用,孙中山有句名言:“华侨为革命之母”。

  在孙中山近40年的革命生涯中,海外华侨社会是其主要的革命经费来源所在。关于华侨在中国革命中的作用,孙中山有句名言:“华侨为革命之母”。为了募集反清经费,孙中山的足迹先后走遍亚洲、美洲和欧洲,所到之处他都深入当地的华侨社会,鼓励华侨出钱出力,支援革命。在1905年中国同盟会成立之前,孙中山的革命募捐对象主要是北美和夏威夷的华侨,只是在1905年之后才在东南亚华侨中展开募捐活动。但是,孙中山在北美大陆的活动实际上是在步保皇会首领康有为的后尘。自1899年以来,康有为已经在北美建立了庞大的保皇会组织。康有为与孙中山势不两立,孙中山的到来必然遭到他的抵制。要打破康有为保皇会的封锁,孙中山借助了两股势力:北美的基督教会势力和旧金山致公堂总部大佬黄三德的支持。

  1904年,在与旧金山洪门兄弟的接触中,孙中山了解到美国洪门致公堂会员身份复杂,除少数热心革命事业的之外,大多数人毫无远大理想。特别是美东各地分堂与旧金山总堂之间的关系,貌合神离,有名无实。孙中山对黄三德等洪门大佬建议说,“美国洪门会员十多万人,若能重新登记,不但可以巩固团体,恢复威信,且可借此收集巨款”。孙中山的建议得到了黄三德的同意。1904年5月20日,孙中山亲自制订《致公堂新章》。孙中山在这份致公堂新章中规定了其革命宗旨:“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

  1904年5月24日,洪门致公堂大佬黄三德亲自陪同孙中山到加州北部的萨克拉门托(Scaramonto)等地,对那里的洪门会众进行宣传和注册工作。出发前的5月15日,黄三德从旧金山向北美各处的洪门支部发表通告,说:

  我洪门宗旨以反清复明为最紧要,而开基二百余年来,事犹未举。岂以时之未至,众之未集耶?察今日之时局,则清运已终,不可谓非其时也;观今日之团体,则洪门最大,不可谓不众也。而何以我洪门之士日日以反清为心,刻刻以复仇为念,而仍年过一年,未曾一举大义耶?此无他,无人为之提倡,无人为之指导,则虽有志,不知何所适从也。今幸孙逸仙先生来游此地,以提倡革命为专职,以联络洪门为义务,而先生十年以来建旗起义已经数次,声施卓著,名动全球,想我各埠兄弟早有所闻,无待赘述矣。……兹者我大埠致公堂传集同人,当众谈妥,公举黄三德大佬随同孙先生来到贵地,演说洪门宗旨,今日当办之事务,王各埠大佬职员、义伯义兄等竭力赞成美举,庶几不负高溪起义、花亭拜盟之初志也。

  在黄三德大佬的陪同下,孙中山在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尾利允(Marysville)、柯花(Oroville)等地演说,动员当地的洪门兄弟弃暗投明,与康有为的保皇会脱离关系,斩获颇丰。洪门致公堂是当时北美华侨中最大的势力团体。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美国的排华政策树立了洪门致公堂在华侨中的崇高威信。为何如此呢?自1882年美国推出《排华法案》之后,美国政府禁止非美国本土出生的或者其父母不是美籍华侨的华人加入美国国籍。旧金山是美国最大的华侨聚集区,此地唐人街原来最大的势力并非洪门致公堂,而是“六大会馆”。但是六大会馆没能阻止美国《排华法案》的通过,这让六大会馆在华侨心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取而代之的就是洪门致公堂等堂会势力。

  根据《排华法案》的规定,绝大多数华人属于外侨,无权加入美国国籍,也没有选举权。此外,华人还被禁止学习新的机器技术,只能从事苦力、饭店、杂货零售、洗衣业等底层社会服务行业。其后,美国又规定只准中国商人才能在美国居住,那些干苦力的华人要么改换成商人身份或者是潜藏在唐人街,要么就是返回国内。在19世纪后期美国的排华运动压力下,许多华人都纷纷涌入纽约、旧金山等唐人街,寻求致公堂等堂会势力的保护。留在唐人街的华人,大都是来自中国广东与福建两省的下层农民,粤语是唐人街的强势语言。那些留在唐人街的中国人,离开中国的原因很复杂,除了少数是光明正大的做生意的商人外,更多的是具有不可告人的罪孽,或者是曾因为反对清政府,不得已来到美国逃亡的。这些人构成了一个很大的寄居在美国唐人街的“无国之民”群体。

  19世纪后期兴起的美国排华运动,让生活在那里的中国侨民饱受屈辱,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面对美国此起彼伏的排华运动,软弱的清政府却无力保护华侨,这让北美华侨深刻体验到“无国之民”的巨大痛苦。这个时候,孙中山来到美国,他提出一个激动人心的革命口号,就是:“联合大群,团集大力,以图光复祖国,拯救同胞”。孙中山的建国组织客观上符合北美华侨的社会心理诉求。在动员华侨捐款的过程中,孙中山充分利用了洪门盟友和基督徒的身份认同,以期最大限度地获得华侨的情感支持。

  1904年6月6日,黄三德与孙中山从北加州返回旧金山。6月9日,黄三德大佬又陪同孙中山从旧金山出发,东行到美国各处发表演说,动员洪门兄弟支援革命。他们此行的目的有二:用孙中山的革命主张来凝聚洪门兄弟人心,配合国内革命运动;扫除洪门致公堂的保皇派思想。7月中旬,孙中山在纽约会见了留美学生王宠惠、陈锦涛、薛松瀛等人。7月22日,孙中山打着洪门大佬黄三德的旗号,写信给美国人麦克威廉斯(C.E.McWilliams),要求见面。会晤时,麦克威廉斯建议孙中山撰写文章介绍其革命宗旨。随后,孙中山在王宠惠的帮助下,用英文撰写了《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文章。1904年10月初,在麦克威廉斯的资助下,孙中山的《中国问题真解决》在纽约出版单行本。

  1904年,孙中山在黄三德的陪同下,游历北美大陆各重要城市,拜访各地的洪门致公堂码头。其足迹踏过美国10余州,所到之处,孙中山就发表革命演说和救国宗旨。黄三德大佬也必开台演戏,配合孙中山的宣传工作。但是,当时洪门团体总体上是涣散的,还由于康有为保皇会势力的从中作梗,使得孙中山计划中的洪门会员总注册设想没有顺利实现。而且,康有为的保皇会还打算暗杀孙中山,因黄三德等防范得力,未能得逞。康有为甚至派出他的宝贝女儿康同璧和徒弟欧榘甲到各地演说,破坏孙中山的洪门会员注册计划。

  其实,康有为保皇会与孙中山的革命党的宣传动员方法都是一样的。但是,在结果上还是康有为略胜一筹。原因何在?一个主要原因是康有为的进士头衔身份发挥了作用。中国人历来重视学问,即使身居海外的北美华侨也是如此。当时北美华侨大多数是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他们更加的崇拜晚清进士康有为。孙中山没有任何科举功名,在“读书”方面,对华侨是没有吸引力的。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证明当时的北美华侨如何的崇拜有功名的读书人。在旧金山唐人街,许多华侨组织都想法设法聘用“秀才”当期办事员,以使其组织更合法,牌子更响亮。就结果而看,孙中山1904年的北美之行,其对华侨的革命动员工作并不理想,而康有为的保皇会在获得华侨的捐款数额上是超过孙中山的革命派的。

  实际上,孙中山仍是一个漂泊无定的职业革命家。他经常囊空如洗。有时候,孙中山在一个华侨点募集的经费,只是勉强够他去下一站的盘缠。1904年底,美国朋友喜嘉里(Charles R.Hager)在纽约发现了孙中山,发现他“操心焦虑,因担忧渴望而郁闷不安”;在这一年中,孙中山在美国只筹集到几千元的捐款。其后,孙中山开始将留学生作为重要的革命发展对象。1905年1月,孙中山从美国抵达英国,2月到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在布鲁塞尔期间,孙中山与当地留学生朱和中、贺之才等人交流革命思想,并在比利时留学生中间建立革命组织,拟定盟书与联系暗号。其联系暗号是:

  问:君从何处来?答:从南方来。问:向何处去?答:向北方去。问:贵友为谁?答:陆皓东、史坚如二人。

  1905年7月下旬,孙中山回到日本后,即将联络东京留学生作为头等任务。他与华兴会会员陈天华、宋教仁等商量成立中国同盟会。7月30日,孙中山在东京召开了中国同盟会筹备会议,制订了联系暗号。其暗号是:问:何处人?答:汉人。问:何物?答:中国物。问:何事?答:天下事。彼时,东京留学生人多势众,中国同盟会的成立壮大了革命势力,也让孙中山看到了革命胜利的曙光。其后,他日益重视对留学生的革命动员工作。

  在1909年11月8日至1910年3月22日,孙中山第三次到北美大陆进行革命宣传和募捐工作,这一次康有为的保皇会造谣诋毁孙中山,迫使孙中山不得不辟谣。此次孙中山逗留美国4个月零14天,在此期间他发展了更多的同盟会会员,扩张了革命党的声势。这年的11月8日,孙中山抵达纽约,洪门兄弟黄佩泉亲自到码头迎接。其后,孙中山在纽约会见了留美学生领袖、哥伦比大学的留学生顾维钧。顾维钧与孙中山谈得很投机,他们还一起去纽约第125街的中国餐馆用餐。孙中山对顾维钧介绍他的革命经历,宣扬他的革命主张,听得顾维钧心悦诚服。顾维钧回忆说:“他热情洋溢,友好可亲,令人倾心。”

  1911年2月6日到4月18日,孙中山在加拿大华侨中间进行革命宣传;同年4月19日到11月2日,孙中山第四次访问美国,也是生平最后一次来到美国。这一次,他在美国停留半年有余。在此期间,辛亥革命爆发。孙中山多年的革命愿望实现了。1911年底,孙中山回到了中国,旋即被当选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

  纵观孙中山在北美华侨的几次革命宣传经历,可以发现他在发动华侨参加革命时,遭遇到了极大的困难,遇到了无数次的冷嘲热讽。但是,孙中山不为所动,仍然以坚忍不拔的乐观精神,进行毫不懈怠的革命宣传工作。据亲历者回忆,有一次孙中山在加拿大的某个华侨餐馆吃饭时,在场的一位华侨故意想为难孙中山。他大声对孙中山所:“孙文!孙文!你说要打倒清朝,请问你用什么兵力去打倒?”孙中山微笑着回答说:“乡里!我们有办法的,打倒清朝很容易,我们的军队多着呢!”那位华侨反驳说:“哈哈!什么军队?我只见你一个人在这里吃饭!”孙中山说:“是的,我们有很多军队,清朝的军队就是我们的军队,清朝皇帝在给我们训练军队呢!”孙中山说完,那位华侨哈哈大笑说:“哈哈!真是孙大炮!”饭店里的其他人也随之哄笑起来。实际上,这些嘲笑孙中山的华侨,怎能理解孙中山的鸿鹄之志呢?

  孙中山说的确实对,清廷在帮助革命党训练军队。中国同盟会成立之后,一直在清廷的新军中发展革命党员。1910年2月中旬,孙中山在旧金山与洪门会员李是男说:“我们中国同盟会自1905年成立以来,已经起义若干次了。虽是每次都失败,但排满的大义深入人心。近日逐渐不同了,和我们联络声气伺机爆发起义的不仅是旧式军队,而且发展及于新军”。1911年10月10日武昌新军起义,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大清帝国就这样轰然崩塌了。但是,人们不能忘记孙中山此前所做的艰苦卓绝的革命动员工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