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湘军援鄂,阵亡千余人,仅留下292个名字

辛亥革命网 2017-03-01 10:54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刘见华 刘海波 查看:

1911年10月武昌首义后,革命军为保卫武汉与清军激战两个月,即“阳夏保卫战”。与湖北革命军并肩战斗的,还有来自湖南的八千子弟和广西的桂军、江西的赣军等。

  1911年10月武昌首义后,革命军为保卫武汉与清军激战两个月,即“阳夏保卫战”,“阳”指汉阳,“夏”为夏口,汉口的旧称。与湖北革命军并肩战斗的,还有来自湖南的八千子弟和广西的桂军、江西的赣军等。湘军协统刘玉堂和千余名将士战死汉江两岸,他们的遗体,集中埋在汉阳“辛亥铁血将士公墓”、长沙岳麓山“辛亥援鄂阵亡将士公墓”和“辛亥援鄂民五护国阵亡将士公墓”里。

  湖南革命军精锐北上援鄂,牵制了一部分清朝军队的反扑,也为其他各省纷纷独立响应争取了时间。

  武昌鄂军都督府,现在是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红砖砌墙、红瓦覆顶的两层楼房,又称“红楼”。门前广场立孙中山铜像,大门挂着都督府的两面铁血十八星旗。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成功,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府;10月12日,武汉三镇光复。

  早在这年春,焦达峰与湖北共进会的孙武、居正等商议两湖起义时,就已订下“湖南先发难,湖北立即响应;湖北先发难,湖南立即响应”的盟约。武昌首义后的10月22日,焦达峰在长沙举事。如今太平街口的贾太傅祠,是起义密谋的地方,起义时革命党人曾杰在此放火,以此为行动信号,除杀了几个清朝官员外,革命军几乎是兵不血刃,占领全城。

  壹

  北上路线:长沙大西门义码头-湘江-岳阳-洞庭湖-长江-武昌

  黎元洪给援鄂湘军训话,大意是现在是我们复兴的时候了

  此时,武汉的革命军正在汉口节节抵抗清军,于城内展开巷战。湖北军政府急盼光复后的湖南派军支援,求援电报“日必数至”。湖南局势稍定后,焦达峰和陈作新开始积极运作援鄂。

  湖南军政府招募新兵,3日之间,即“招兵达六万人”。这些应招者绝大多数是会党,还有很多青年学生,抱着一腔热血投效革命。正在长沙读书的毛泽东也参加了湖南新军,当了半年兵,他后来回忆,当时“有许多学生投军,一军学生军已经组织起来,在这些学生中有唐生智”,由于他“决定到湖北去参加正规军,为完成革命尽力”,所以没有加入这一批学生军。

  焦达峰、陈作新当即将原有及新招募的军队进行整编。以新军第49标为基础,组成第一批援鄂军,命王隆中统率援鄂。

  今天的长沙市湘江大道与五一大道交会处,原是老城的大西门,门外渡口为清代长沙第一大渡大西门义码头。1911年10月28日,王隆中率领第一批援鄂军,从此登船出发,誓师出征。焦达峰、陈作新亲至江岸,并发表檄文,表示要“灭此朝食,与诸君同为黄龙之饮;建兹民国,俾万邦共睹赤日之光”。

  此后,湖南军政府又先后派出刘玉堂、甘兴典、刘耀武三批援鄂湘军,前后四批计8000余人。

  王隆中部经湘江,到达岳州(岳阳)。湖北方面派轮船接运,援鄂军经过洞庭湖,转长江,入武昌。当时为49标副兵目的余韶后来回忆,湖北军政府犒赏援鄂湘军每队猪肉一百斤。第二天黎元洪训话,大意是自从满鞑子占了中原,汉人做了两百年的奴隶,现在是我们复兴的时候了。黄兴也在场,表示同意,但没有讲话。

  驻防时湖北军政府还发了很多饼干、蜜橘,让他们吃了好几天。49标进出武昌城步伐整齐,武昌人称赞“好队伍”、“这才是来打仗的队伍”。余韶回忆自称“惭愧得很”,因为后来两次仗都没打好。

  贰

  失败的渡江战:汉阳琴断口附近江面

  背后是清军机枪扫射,前面是汉江和狭窄的浮桥,湘军阵脚大乱,浮桥被压断,几百人掉入汉江中淹死

  2011年9月27日,汉阳,琴断口附近江面。

  由于汉江相对长江要小得多,武汉人把它称为“小河”,而不像外地人那样叫“江”。琴断河是比这条“小河”更微不足道的涓涓细流,它由南向北流去,注入汉江,大体与长江平行。琴断河在汉江的入口一带,就是琴断口。相比对岸的繁华,靠近汉阳的这一侧,还是一副“城中村”的景观,道路上尘土飞扬。岸边是附近的居民,在浑浊的水里钓鱼。“琴断口”地名的传说源于俞伯牙摔琴的“知音”典故,附近还有纪念他们而修建的琴台。

  1911年11月9日,援鄂湘军甘兴典部徒手到达武昌,领取武器后驻防汉阳。加上此前到来的湘军王隆中部,使黄兴认为有实力反攻汉口,命令湘军与鄂军熊秉坤部在汉江琴断口搭浮桥,渡江夺回汉口。渡河后,黄兴忽然找不到甘兴典部的踪迹,后来发现那些士兵都躲在民房内避雨,背上负着一捆稻草当做雨衣,状似一群难民。黄兴派一群参谋“持令箭分途晓谕,不集合者格杀勿论”。但聚集完毕时已经拂晓,大大延误了战机。

  反攻时,王隆中没有区分各营队任务,也没指定攻击目标,就喊“冲过去”!各级军官指挥不力,士兵各自为战。相持到下午三时,革命军方才开饭,群往争食。甘兴典部新兵为多,一时无法控制,致使队伍紊乱。清军的机枪和大炮刚好在这时运到,清军乘机进攻,以机关枪猛扫,甘兴典策马先逃,导致整个部队大溃败。黄兴率领督战队阻拦,还砍伤了几个退却的士兵,但溃兵蜂拥而至,竟要向阻拦的人开枪。无奈之下,黄兴只好让他们后退。

  那是一个慌乱而悲惨的时刻,成百上千的士兵在后方清军机枪的扫射下,漫山遍野溃逃,往一河之隔的汉阳跑去。其间,清军又有几发炮弹打在撤退人群里,造成极大恐慌,士兵们纷纷抢渡浮桥。这种用木板和渡船搭建的简易桥梁,经不起拥挤践踏,人多桥断,几百人就这样溺死于江中。所幸王隆中部有一个营在阵地上坚守至日暮才撤回汉阳,避免了革命军的全线崩溃。王隆中头部受伤,退回后也“莫知所措,惟有哭泣”。

  第二天,黄兴才得知甘兴典部并未撤回原防,而是“乘时于汉河内掠民舟,载其部队,携所领饷十万元不辞而别,遣返岳州”。黄兴电请湖南都督谭延闿将其处决,据称谭延闿先设宴迎接甘兴典于都督府,宴毕才将其正法于都督府前厅。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