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秦陇豫复汉军东征记(2)

辛亥革命网 2017-11-22 09:49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张钫 查看:

12月10日早,起义军把部队分作守城与出战两部,守城部队由炮队和一标二营张建魁担任,在潼关城内周密布置。

  三,潼关失守,败退华阴

  12月10日早,起义军把部队分作守城与出战两部,守城部队由炮队和一标二营张建魁担任,在潼关城内周密布置,出战部队由周福兴、陈建升各带所部由七里店向阌底镇攻击;丁同升、李紫恒带队由潼关凹向阌底镇攻击;王荣镇、严纪鹏带队由万家岭向阌底镇攻击;马队管带李长兰守十二连城一带,防敌抄击。

  早8时,战斗开始,起义军攻击甚猛,丁营督队官戴凌云和侦探队长李紫恒身先士卒,带队猛攻,均阵亡(李紫恒又名小红,是安徽戏班名三十艺人,驰名河、洛、陕一带)。

  正午12时,战斗最为激烈。延至午夜2时,起义军伤亡甚重,士气稍挫。夜3时,官兵有退意,4时遂令退却,各部队退守城东门及东南门一带。

  张钫偕郭锦镛等由东门视察守城士兵,经东南隅至小南门时,敌已据李家庄原头上,向城中射击,张钫遂调七标三营杨茹林部由阎王沟射击。

  张钫回司令部,行至凤山巷十字口,见递马哨行李已捆好,正准备西行,即呵责制止,回到司令部,众惊慌欲散,严制之始止。

  当日下午,兵士车辆拥塞大街,急欲出城。时严纪鹏把守城门,城上士兵纷纷投砖石,不让出城。城内谣言颇多,官兵心怀猜疑,民众更为恐慌。谣传:雷雨亭通敌,入伍生是敌军奸细。当雷雨亭率陕甘入伍生来到后,张钫主为雷雨生颇有才学,委以东征军总参谋长名义,并与雷同住一室。

  当日夜,张钫在司令部即不见雷。因疲困过甚,就命杨西堂到城中察看守备情况,杨到城东门时,见雷服装整齐,携带简单行李,正欲走出东门,杨怀疑雷有出城投敌之意,制止不许出城,雷又逃至附近老百姓家中。杨将此情说出后,官兵多认为雷和入伍生是党政军间谍,即将雷雨亭搜出,并逮捕入伍生数人,乱枪打死。

  因雷和入伍生是光头,有些官兵见光头的即疑为入伍生,亦用枪打死。起义官兵又谣传城内奸细很多,不能打仗,纷纷欲出城西去。此时也有人怀疑张钫与敌人有勾结。因为在潼关光复后,清豫军中有张钫的同学姚任支等,他们和张钫以同学关系,不愿互相残杀,曾通信商议和谈停战。某日起义军与清豫军正在函谷关对峙,适姚任支等派代表来,张钫正与代表谈话间,起义军疏于防备,敌军即放枪一排,击毙起义军战士多名。官兵见敌派代表来,已经甚是疑惑,及受清豫军欺骗,击毙士兵多名,即疑张钫与清豫军勾结。当时,张钫曾给马荫午、马耀群二人写信解释,信被某营截拆,竟误认为清豫军定明午结群来攻。此时,对张钫怀疑的严重情况,可以想见。

  张钫闻雷雨亭被杀消息即出面制止,并说:“我革命军光头甚多,我即是光头,绝不许猜疑乱杀,自乱军心。”

  经严加制止和解释,其余入伍生始免于难。

  但此时军心大乱,已经失去作战意志。当时张钫正与陕甘入伍生十数人在军械处挑选枪械,掌令官某自己恐慌欲逃,即假冒张钫的命令,言敌入城,起义这速退。

  官兵闻此言,即拼命冲门而出,向西奔跑。随从闻此讯,即向张钫报告警说:“敌临城下,官兵多已溃逃,请你快走。”

  张钫问:“何以不闻守城士兵发炮声?”

  随从不答。张钫出了司令部,仓皇登城,惟闻人惊马嘶,一片混乱吵闹声。知城中部队混乱,不能再战。遂下令大军暂退华阴县和华岳庙南处。但撤退命令并未传到原布置守城部队。张钫于12时退至华阴时,七标标统王荣镇于早七时已经过华阴西去,各营随之西去的甚多。张钫遂下令各部队均须回华阴集合。

  12月11日晨,大军均退至华阴。即令各营集合,点验伤亡和人枪数目。并派出侦探,往敷水侦察。

  得报,称敌军十日夜并未入城,起义军守城部队夜间与攻城的敌军战斗甚烈。

  11日晚,又得侦探报告,当日早敌炮火猛烈向城内轰击,起义军守城部队始缓缓撤出,潼关遂陷敌手。

  四,我军增兵再克潼关

  省垣闻东征军失败,张凤翙亲自带卫队数人于12月12日黎明出发,当晚赶到华州。当时谣言颇多,甚至有张钫投敌的传说。张钫听到后甚为愤懑。是夜12时,张凤翙又赶到华阴。向张钫宽慰备至,两人彻夜商谈并研究敌情,达旦未寝。13日2时,标统陈殿卿带队至,督府秘书长陈希仁继至。12时,标统谢采臣、李长兰部亦至。

  15日,各部队齐集华阴,张凤翙召集各标营官长开会,诸人多以潼关失败,归咎于张钫。张钫在会上表示消极和不满,慨然说:“前次之败,因由我调度无方,但诸将士不服调遣,亦何能辞其咎。今大统领前来督战,诸君如能用命,以我们现在的兵力,当敌军数十营,可操胜算。”

  言毕,众皆默然。张钫提出五路进攻计划。

  16日,大军云集华阴东门外,官兵四面怀立,张凤翙、张钫等居中誓师说:“吾省存亡,在此一举,当同心戮力以摧强敌。”

  言词激昂,全军感动。

  张钫当众指出:“前次战争,守城部队抵御甚力,翌晨尤作苦战。假使出战部队不擅自溃退,暂至城内休息,拂晓出击,潼关也不致失陷。”

  张钫又说:“出战部队甫至十二连城,9日即有自行退走者,占潼关东塬时,有前进者,有闻少挫即卷携私物而逃者,及下令撤退,在华阴集合,竟有退至省垣者,有退至华州一带者,有逃走不知去向者,并误听谣言,互相猜疑,不服调遣,假设你们当统帅,将何以处此?今宣布命令,敌毅这马、步、炮混成,约有16营,占据东西瑞村、坡头庙、金盆、敖里一带,我军分两路进攻,大统领率李长兰、陈殿卿、宋兴汉等部队由大路进攻;我率谢采臣、王印升、张建魁等部队由南北营向潼关进攻;周福星、丁同升等暂住岳庙作预备队;其余各标营暂住华阴整理。各标营应开动者,即日开拔。”

  言毕,各将士唯唯听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