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百年潮——荆宜施鹤光复记

辛亥革命网 2018-03-07 09:29 来源:辛亥武昌首义史编 作者:李一 查看:

仆生今之世,旅宜之境,自愧不才,未能执戈充卒从诸君子后。是以尽此最后之天职,爰将闻见所及,汇为纪事本末,名曰《荆宜施鹤光复记》,起辛亥阴历八月二十七日宜昌反正之日,讫壬子阳历四月取消荆宜施鹤司令部止。

  叙言

  武汉义师之崛起也,以一隅而待北方数省之兵,盖有螳臂当车之势,危莫甚焉。自瑞澂武昌告陷之惊电至燕,虏廷震惊,未敢易视。当时阴谋,本欲劳全国之兵包围武昌,以达其一网打尽之计。而鄂军政府亦熟知四面受敌之不可为也,故先努力平南,南平则可专心一志以敌北。于是号召各省,东南半壁,相继独立。而首先响应者,厥惟宜昌。夫天下事惟心腹之患为最可虑,而况乎宜昌为西北门户耶?今试以宜昌一方面之利害而论,是时端方在蜀,赵本汉奸,倘率川兵东下,则三楚之大局可危。宜万路工,建筑方殷,工人数万,蠢动堪虞。使驾驭稍乖,则地方之蹂躏立见。况乎荆州驻防跃跃欲试。并有荆襄联合以谋侧击汉阳之举。以上三端,小之可糜烂我人民,大之亦足牵动我全局,岂不重可虑哉!唐君牺支以一旅之师,首树汉帜,安闾阎,散工役,抚施南,讨荆州,巫巴门户,首先设防,循序进行,井井有条。卒之阳夏屡败,风鹤连天,而鄂军政府犹得从容布置,以全力对待北军而西顾无忧者,宜昌实不为无功也。而诸君子之苦心孤诣惨淡经营之事功,又安可听其湮没不传乎!窃恐非所以重掌故彰义烈也。仆生今之世,旅宜之境,自愧不才,未能执戈充卒从诸君子后。是以尽此最后之天职,爰将闻见所及,汇为纪事本末,名曰《荆宜施鹤光复记》,起辛亥阴历八月二十七日宜昌反正之日,讫壬子阳历四月取消荆宜施鹤司令部止。乌乎!使诸读者浏览一终,而即知夫荆宜施鹤一方面光复平定之难,因而推及全局光复平定之难,自能恍然于共和告成之非易,而急思所以扶持之进益之者,庶几中华民国日趋于真共和之域也;庶几全局光复平定之难,与夫荆宜施鹤一方面光复平定之难,均不致如无果之花也;庶几是篇之作不为无补于世也夫!是为叙。中华民国元年夏六月阳湖李一谨叙。

  一、恢复宜昌记

  (一)革命之起源

  我国政治,素崇专制,数千年于兹矣。至满州入关以来,其对汉人之摧残压制为尤甚。戊戌以来,继对外丧权辱国之后,更以假立宪之名,行专制之实,杀戮志士,缉捕党人,苛税横兴,秕政难数,人民饮泣呻吟,求死不得。是以党人等呼号于外,志士等奔走于内,日日以改良政治推翻满清为目的。十年之中,各省之倡义者十数起,虽屡起屡仆,而识者早料其必有成功之一日也。果也,辛亥八月十九日之武昌大革命起,民国始基,遂奠于此。

  (二)驻宜新军之秘谋响应

  先是川省因争路难发,风潮激烈。宜昌为湖北重镇,华洋杂处,而宜、归三百里间,川路工人又聚五六万人之多,谣风所布,蠢动堪虞。伪鄂督瑞澂特派陆军三十二标二营两队、四十一标一营驻扎宜昌,一以防市面之破坏,一以压川路之风潮。及八月十九日武昌起义,军界邓金标、黄汉卿、胡云龙、柳克伟、柳林香、蒋方仁等(皆唐牺支队中头目),警界严午桥、张举武,学界唐伯庄、何大嘉诸君,秘密会议于东山寺,决定响应。旋以唐牺支(字以祀,湖南慈利人)亲赴巡防营与三十二标排长沈岳乔、彭邦栋、欧阳超等联络起事。

  (三)伪官之戒备

  当武汉三镇光复后,满贼瑞澂、张彪等有秘电至宜昌,饬各伪官严密防范,并分调巡防营赴省救援。各官吏戒备甚严。是以各界有志之士,多存观望之心,不敢有所表示。经诸同志奔走呼号,痛切演说,始得稍稍默许。而驻宜伪统领崇欢对诸同志则监视尤严。惟其外虽镇静,内实怯惧,自维无抵抗能力,只图脱遁自全。旋于二十六日藉援救瑞澂为名,率所部一部下窜,同志雇舟追缉,勿及而还。其时宜昌人民则尚未之觉也。

  (四)反正之部署

  二十七日早,唐牺支等密遣四十一标左队配置于荆宜道行台之侧,时荆道适在宜驻于裁缺镇署,后队一排配置于府署附近,更于各城门要塞分派哨兵。同时三十二标沈岳乔率兵梭巡城外,彭邦栋守盐局,杜锡贞守银行。布配就绪,即派代表赴川路弹压局,联合关克威,直向旧管带杨正坤索取弹药。杨当即逸去,沈岳乔探知四川转运局伪主事黎迈,督押多数枪械弹药上运,急派部队二部分水陆追查,弹药数万,尽入民军之手。同时宣布反正,道府投诚,宜昌即于当夜光复。不发一矢,不扰一民,而三百年陷落满贼之名城,复归我汉族之手,诚盛事也!

  (五)死士之投诚

  先是川人赵玉龙、向竹安等,因事监禁东湖县卡。向等得武昌倡义之信,亦即暗派心腹,运动地方死士及往来川楚之党人,准于二十八夜会合起事。其时赵等尚未知我新军有反正之谋也。并密谋先劫新军枪弹后,即分戕各伪官。及我军于二十七夜起义,向等出狱,即率众来归。

  (六)司令部之成立

  二十八日早,宜昌各要地遍树汉帜,城郭人民为之一新。各界公举唐牺支为司令官,当就旧镇署设司令部,内部分设参谋处、参军处、军需处、庶务处、粮台处、执法处、书记处、招待处、交涉处,以张鹏飞、杨柱臣、关克威、沈岳乔充任参谋官,胡云龙充任参军官,戴治康充任军需官,胡建勋充任庶务长,李春澄充任粮台官,丁荣学充任执法官,袁国纪、孔宪治、李一充任书记官,何大嘉、杨革五充任招待员,鲁全经充任交涉员。并派多员分赴所属各州县,劝令反正及令缴销伪印颁发新印等事。计有稽查员张渭滨于八月廿八出发施南一带运动反正,管带官欧阳超于九月初六日率兵一营赴枝江一带,宜昌民团代表曾广惠、翟燮阳、康藩楚等于初七初八等日分赴夔巫、川北、施南等地工作,参谋官江朝宗于十三日赴襄阳一带,关克威于十四日赴荆门、当阳招抚,投诚满人松宽、存喜等则派赴荆州驻防劝降。以上派出各人,均著相当成绩。各州县先后响应,自此鄂省无复西顾之忧矣。

  (七)饷糈处之组织

  武汉战事方殷,川陕谣言四起,荆州旗民负险自恃,深怀敌意,宜昌地位遂益显重要。民军为备战计,自须招募兵士,积极扩军。惟练兵以筹饷为先。因此民军司令部特照会商会总理曹耀卿及商界诸君担任筹饷事宜。曹君等即就旧土局组织鄂省饷糈筹办处,劝谕商民,商民皆能竭诚输将。乡间则由宜昌自治会派员劝捐,收效亦宏,一时军饷称足。旋奉都督电开,以曹耀卿兼土膏筹饷等局总理,吴镜海充川盐局总理。由是饷有专出,事有专责,人心益大定矣。

  (八)满人之处置

  恢复后,所有在宜各满人均先后被获,唐司令官牺支以人道主义为重,除有敌意之伪参将倭和布及在逃之伪统领崇欢家族,不得不加以死罪外,余如川盐总办伪道李儒、官钱局委员伪县英勋,均愿投诚,概免其死。嗣经和议告成,即行释放,并酌给赡养之资。

  (九)川路工人之处理

  是时,川路自宜昌至归州以三百里间,分段开工,正值建筑时期,工人聚集约五六万人之谱。该工人等多系自北直一带而来,会党巨匪,充塞其间,至为可虑。况川路款源,向恃沪汉接济,武昌倡义后,银界恐慌,交通阻滞,款一不济,危险立见。而此时地方人民,亦深以工人蠢动为虑。唐司令当即电呈鄂都督黎公拨发铜元七万串。一面会同该路总理李稷勋及宜昌商会,将该工人等酌给川资,分别遣散,并派员押送,择其体力强稍明大义者,补充军士。嗣后攻克荆州时之决死团,以工人居多数焉。

  (十)防川之布置

  宜昌未起义前,即得有鄂省垣秘密报告,称于八月二十三日已派军界郭炳炎、警界胡冠南等,入川运动三十一标军队(系端方随带入川之军),届时响应。及起义后,复有宜昌民团代表翟燮阳、曾广惠赴夔府、重庆等处极力联络。惟是蜀道艰难,交通阻滞,蜀中情形能否得手,迄无确实消息。而一时谣言纷起,人心惶惑,九月初迭接报告,有谓端方已率三十一标扼守夔关,饬鲍兰舫率练防、巡防等营进攻宜昌者,真相如何,一时无从探悉。然为宜郡安全计,初十日,唐君即派阮管带桂芬率兵一营赴巴东驻扎,以备战守。嗣有夔府绅商会各界密遣代表等来宜欢迎阮军赴夔,始知前言尽虚。阮到夔后,竭力联络各界反正,夔府得以首先响应者,阮军实与有力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