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在宜昌

辛亥革命网 2018-03-07 09:59 来源:湖北文史资料 作者:刘思华 查看:

1911年10月10日,湖北爆发了震动世界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古老的封建帝国终于崩溃了。革命的声势影响到全国各地,各地亦先后宣告光复共和,“而首先响应者,厥惟宜昌”。

  1911年10月10日,湖北爆发了震动世界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古老的封建帝国终于崩溃了。革命的声势影响到全国各地,各地亦先后宣告光复共和,“而首先响应者,厥惟宜昌”(《辛亥武昌首义史编》1971年台湾出版)。作为武汉上游重镇宜昌,于10月18日正式宣布举义,成立了民军司令部,推行了“共和”民主政治。

  辛亥革命前的宜昌

  1877年4月1日,在宜昌正式成立了由外国人任税务司的中国宜昌海关,自此资本主义就在这块封建土地上开始萌芽了。从建关之日起,英国领事京华陀就到宜昌会同地方官员勘测并商讨建立宜昌英租界事宜,并初步勘定了租界的地址和范围。在以后的几年里,虽然因双方在地租议价上的悬殊差别而未划成,但帝国主义却从此开始在宜昌的土地上践踏横行。

  由于宜昌开埠,外国商人逐渐占据了宜昌市场,并成立了他们的商会机构。本地商人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也相继成立了华商商会与之抗争。1909年春,川江轮船公司在宜昌设办事处,首次发售上驶宜渝航线的蜀通轮船票。同年冬,商办川省川汉铁路有限公司在宜昌设立分公司,并开始动工兴建川汉铁路宜昌至夔府(今重庆奉节)段;其中宜昌至秭归一段已于12月10日先期动工。是日,川汉铁路有限公司驻宜昌总理李稷勋主持了开工庆典,总工程司詹天佑及从河北等地招募的三万余筑路工人参加。工程分十个工段进行,开工仅半年多,至1910年7月30日已修通了由宜昌府东湖县新码头经铁路坝至晓溪塔15华里的路段,并铺轨通车。时局的变化,推动了民众的思想变化。民主革命的思潮终于传播到了宜昌。

  1910年7月,宣传革命思想的社会团体宜昌公益会成立。会长胡冠南,本名胡学群,湖南保靖人,早年曾加入同盟会。胡先在湖南运动革命不成,潜入四川后事又泄,始逃避追捕来宜昌。胡在宜昌先后联系严绍陵、胡绍尧、唐人瑞等人,遂发起组织公益会,经本地学界李骥万、蔡万钟等人积极支持,公益会组织迅速扩展,活动未及一年,会员人数已达283人,遍及宜昌绅、商、警、学各界,还有一部分筑路员工。宜昌公益会的组织迅速发展壮大,但革命活动始终处于秘密状态。

  1911年5月9日,清廷突然颁布铁路国有政策,把原由商办的粤汉、川汉两铁路收归国有,注销商办。此令一出,全国哗然。已集股本1670万两(白银),并已铺轨三十余华里的川汉铁路公司的四川成都总公司和湖北宜昌工地,更是群起反对。于是,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就此展开。

  6月,在保路风潮中,共进会派张伯祥(同盟会员)等人由武昌到宜昌活动,并联络宜昌公益会严绍陵等人,在四川会馆(在宜昌西坝)组织川汉铁路研究会。张旋因发动工人并聚群众数千人演讲于工地,被清宜昌府署拘捕押送出境,但保路风潮并不因此而稍有歇缓。至7月中旬,宜昌筑路工人开始 闹事,有数百人聚抢米行。以后愈演愈烈,每日都有事端。地方官府派出兵警到场弹压,致使社会局势变得非常紧张。8月,同盟会员黎怀瑾以承揽包工事务的工头身份,组织筑路工人起事,计划乘隙夺取驻防营兵武器举行暴动。不幸事未遂,黎和二十多名筑路工人被捕并遭杀害。

  宜昌桴鼓相应

  1911年9月,保路风潮日见高涨。9月7日,清四川总督赵尔丰在成都制造了屠杀保路请愿群众的流血事件。次日,四川保路同志会举行武装起义,宜昌闻讯遥相呼应。连日来,湖广总督瑞澂,报请清廷派军舰楚同号由汉口驶赴宜昌,并伺机入川协助镇压保路起义。瑞澂又征调陆军新军第三十二标二营两个队和第四十一标一个营驻防宜昌。清廷又命令粤汉、川汉两路督办大臣端方率陆军新军三十一标由武昌前去四川镇压保路起义。端方奉命领兵于15日到达宜昌后,慑于保路运动的浩大声势,留在宜昌裹足不前。几天后,端方在无法违抗上命的情况下,不得已于20日离开宜昌,命令军队分水陆两路向四川前进。而端方自己则于10月5日姗姗抵达万县,并拟在万“再等数日”,搭乘那艘唯一能行驶川江的蜀通轮至宽庆转陆路赴成都。

  就在端方离开宜昌的同时,宜昌公益会便和潜伏在新军三十一标中的革命党人取得联系,决定由宜昌公益会派出会长胡冠南和会员郭炳炎二人秘密跟随端方入川,一路上严密监视端方,必要时对其采取行动。胡冠南在离开宜昌前,将宜昌公益会联络新军举行起义的重任移交给副会长严绍陵。

  9月24日,武昌的文学社和共进会共商首义大计,成立了武昌起义指挥部。接着,宜昌的文学社社员、新军第四十一标一营排长唐牺支等与公益会严绍陵取得联系,翘首等待武昌方面的首义行动。

  10月10日,武昌首义爆发,11日,起义军组成了湖北军政府,12日通电全国响应,并电请孙中山火速回国,主持大计。宜昌文学社和公益会闻讯而动。14日,在城郊东山寺秘密集会,参加者有军界唐牺支、邓金标、胡云龙、黄汉卿、柳克伟、柳林香、阮桂芬、蒋方仁,警界严绍陵、张举武,学界唐人瑞、刘驭万、何大嘉、李骥万、蔡万钟、黎祥吉,商界李春澄、童月红、赵璧成等43人。会议决定:宜昌起义时间定在10月18日夜间进行。

  武昌首义的消息传到宜昌后,顿时米价大涨,金融市场也一片混乱。10月17日,宜昌海关税务司葛礼电告上海海关总税务司安格联说:“此间局势甚为危急。宜昌全城银元奇缺,人们拒收官票(指湖北官钱局所发行的各种可兑换银元、银两和铜元的钞票),认为没有什么价值了。前几天大清银行尚有库存银元,曾尽量把钞票兑现,现在库存银币已经兑完,不得不关门停业。湖北官钱局也已关门。”葛礼在电文中还谈到,当地一批满汉官员惊惶得如丧家犬一样可笑。他特别提到,海关监督吴筠荪10月17日来到宜昌关署,要海关银号也关门停业,葛礼当即表示不同意。次日,吴筠荪又向葛礼否认昨日的言行,并说葛礼误解了他的本意。晚上,这位道员便乘乱逃往沙市去了。

  1911年的宜昌府,下辖六州县。是年5月,江苏江宁人金世和来宜昌任知府;江西南昌人邓寿椿任东湖知县。这两个人虽然是宜昌的父母官,但因他们都是汉官,所以在宜昌起义的紧急时刻,并没有向着清廷起什么坏的作用。10月18日上午,宜昌准备桴应武昌首义的消息被金世和所获,他神色慌张地闯入商会商防队管带李春澄的寓所寻求保护。经过李的一番开导,金世和终于安心了。他立即向革命党人投降,还动员邓寿椿等人也向革命党人投降。这就给宜昌起义制造了更有利的条件。

  文学社社员唐牺文原为新军四十一标的排长,10月18日上午,他与军界的胡云龙、黄汉卿等人,按照东山寺秘密会议的决定,来到李春澄家商讨起义大计。经商议,大家公推公益会严绍陵为起义的领头人。但严认为起义的主力应是军队,因而坚决推辞。后又经商议,改推24岁的唐牺支担任起义的指挥,共进会员胡云龙、黄汉卿为副手,严绍陵则自居协助地位。

  会议结束后,与会者立即分赴各自的驻地,调兵防守全城各要害部门,防止任何不轨的阴谋活动。是时,因原驻防宜昌三十二标二营管带戴寿山和队官施化龙闻讯逃走,所以军队的调动极为顺利。尔后,唐牺支等人又立刻派人赴川汉铁路工地弹压局,通知该局武装人员立即出动配合起义。又派欧阳超率军士一队,直接向弹压局原管带杨正坤索取库存弹药,当即得数万余发。与此同时,李春澄所指挥的商防队员约三百人也即时集合进入岗位。于是,各路起义人马兵精弹足,一夜之间,全城易帜,革命党人不发一枪一弹,即宣告宜昌光复。

  10月19日,宜昌海关税务司葛礼向上海海关总税务司安格联去电报告:“革命党本月18日夜间占领宜昌,既没有骚扰,也没有战斗。唯一被杀的人是一个企图越狱的囚犯,他被军人用刺刀戳死。大部分官吏都逃跑了,看来是事先早安排好了的。半夜十二点半时,东门附近起火,有人说这就是起事的信号。第二天早晨,革命党人占领了全城,人们手臂上都缚上了白布条。道台和三个委员前一天乘民船逃走了。听说审判厅长已经逃往城外山中,知府和知县归顺了革命党……新政府继续着非常好的秩序,对抢劫和放火的人都杀头。但是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控制铁路工人,工人仍有暴动的危险。”这个英国人对宜昌起义,基本上是持认可态度。

  宜昌起义是最有影响的一次义举,当起义胜利的消息于当晚传至武昌时,民军士气大为震奋,大败瑞澂所率领的反扑清军于汉口刘家庙。10月19日,汉口各国领事公开宣布中立态度。所以,宜昌起义的成功,标志着辛亥革命已进入全面胜利的阶段,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转折点。

  武昌民军起义仅8日,宜昌民军起义,故“全国义师桴应武昌,以宜昌为最先”。这是时任川汉铁路宜昌总理的李稷勋,于1912年撰文所肯定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