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义师,全国最先桴应武昌

辛亥革命网 2018-03-13 09:27 来源:宜昌政协 作者:李稷勋 查看:

本文原系李稷勋为李一著《荆宜施鹤光复记》所作的序。标题为编者所加,取之于该文中“全国义师桴应武昌,以宜昌为最先”这句话。

  本文原系李稷勋为李一著《荆宜施鹤光复记》所作的序。标题为编者所加,取之于该文中“全国义师桴应武昌,以宜昌为最先”这句话。作者李稷勋,号瑶琴,四川秀山县人。1909年任川汉铁路公司宜昌总理,铁路停办后改任宜昌商务分会总理,不久病逝葬于东山。

  自古言武昌战守形便者,莫不注意荆宜。盖其地并踞武昌上游,席建瓴之势,而宜昌尤扼川楚吭咽。故欲用兵武汉,即荆宜皆形势必争之地,地理兵略大抵然也。而施南一郡,襟带夔西,亦川楚间一厄塞也。旧历辛亥秋八月,今副总统兼鄂都督黎公愤前清之专暴,痛异族之凭陵,慨然发愤,陈师声讨,崛起为天下先。当是时羽书旁午,九域波骇,清廷方命其陆军大臣荫昌总干南下,海军统领萨镇冰展船西指,声势烜赫,道路绎骚,遐迩人人震恐。而宜昌上游自夔门以西,清吏方严兵设防,堠亭风鹤,一日数惊。驻宜鄂军第四十一标一营及第三十二标第二营前后两队诸谊士詗知武昌事急,亟谋响应。而诸营散处归巴,骤难集合。以此群情恇扰,上级军官往往潜匿。诸谊士心益焦愤。乃默审时局,熟察利害,因出万死,冒险难,于八月廿七之夕,宣示官商,遍揭革命军旗,认宜昌为汉土,设鄂军驻宜司令部,公推唐君牺支出主军计。时距武昌民军起义仅八日也。一时部勒严明,秩序闲整,农不辍耕,商不改市,中西宾旅,靡不诉诉。故全国义师桴应武昌,以宜昌为最先。而军兴以来,沿江城镇,亦惟宜昌为最完善。

  论者既严唐君之智勇,而诸谊士乘时赴机,迫不容瞬,其伟识强力,抑岂寻常士伍所能仰企哉!虽然,军政粗立,饷械单寡,幸本埠商会诸君子出任筹维,军民辑和,市邑无忧。而全川乱事方殷,清兵四屯,隐然敌国,施夔万山丛沓,伏莽尤盛,且川路工场近在咫尺,役夫数万,患伏肘腋。唐君惕然忧之,因发间使数辈,交通川万,并协商川路公司暨商会诸君子,料量路工遣散方法。及得黎公电允商会之请,拨款济工,人心大定。

  惟荆州驻防旗军,负隅恣睢。有恒龄者,方日讨其族人而训之,以仇汉为标志。沙市去荆州十五里,为通商大埠,既苦供亿,尤迫刀俎,望民军如望岁。唐君蹶然起曰,此虏不灭,祸难未已!况宜埠金融,向视沙市为死活,覆沙市是亡宜昌也。时谍报夏口沦陷,事机尤迫。唐君乃亲督所部,水陆并下,东向致讨。值长沙亦遣偏师来会,相与协筹攻抚方略,不浃旬而全城解体,自将军都统以下释甲请降。捷闻,黎公大悦。唐君以功最超授鄂军第七镇统制,以本部驻荆州,控制荆宜施鹤四府州地。

  数月以来,武昌各军得专意北向争衡,晏然无西顾之忧者,实倚唐君若长城,形势利便,岂不信哉!唐君忠诚无饰言,貌恂恂若书生,既冒大难,为国劳苦,而功成弗居,退然自抑,故荆宜人尤爱附君。

  余与君初非雅故,宜昌反正后始相见于戎务倥偬之际,以道谊相感悦,时时过从,因得稍悉其军计始末。今李君定生捃摭事实,撰辑荆宜施鹤光复记三章,将以谂世之言革命历史者有所考论焉,余极乐为叙其概要,藉备异日文献之征。抑余尤有感者,自辛亥七月,吾蜀人民以路事发难,横被惨戮,海内人人恫愤。故黎公振臂一呼,全国瓦解,吾蜀首难之功,中外交诵。光复之第二日,余走谒唐君,请以本路原募之巡缉兵队暨鄂省派护本路之巡防营悉交司令部节制,以一军权,且张声势。而山东、河南之役于本路工作者,大都强武多力,什九愿助民军,因别择得八百人从讨荆州,亦异军苍头之一效也。

  今国旗五色,飘扬大地,而吾蜀伤痍满目,元气凋瘵,川路仓卒停歇,工材散落,亏蚀尤巨。载览兹篇,追怀往事,苍茫四顾,悲从中来,泫然不知其涕之何从也!川路驻宜总理秀山李稷勋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