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辛亥光复的史实

辛亥革命网 2018-03-30 16:03 来源:《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 作者:周素园 查看:

周素园在本文里详尽叙述了贵州独立与革命秩序建立的细节和过程,以及贵州辛亥革命先驱们为了理想舍身忘死、殚精竭虑的行动和精神。

  一、当日政治形势

  自治学社,是以地方政党的外貌,取得合法地位,公开存在,同时又接受同盟会的政纲;认为贵州支部,执行同盟会的命令。党的指导者张石麟(即张百麟),具有天然丰富的组织力和异常锐敏的观察力,故能以三、四年的短期间,成立分社五十余所,吸收党员近十万人。黄花岗失败,革命主力的进攻,虽暂时沉寂,但恐怖心理,却笼罩整个统治阶层,每一官吏,都怀疑他左右掺杂了革命党。所以贵州当局,对石麟和我,虽抱极大的猜忌和仇恨,但却任命石麟为提法公所的总务科长,我为警务公所的行政科长,并得出席抚署会议厅,当日最高的行政会议机关,想藉收买的办法,来软化我们。但我们的地位,于种种策划,有很大便利的,当黄花岗消息传来后,一部份陆军学生,秘密会议于东山,歃血寻盟,将有所行动,已而不果。其后川路风潮扩大,保路同志会的活跃,弥漫全川,连“尸居余气”的贵州巡抚沈瑜庆,也意识到四川动乱,有影响贵州之可能,派遣常备兵管带鲁昌禧,率兵出川(入川?)协剿。石麟认为时机可乘,召集干部,会议决定,拼身家一掷,为主义而牺牲。我们当时也不敢决其必成,但拼以热血播种,留待后人收获。方热烈进行间,霹雳一声,武昌首义,接着湖南独立,陕西独立,云南独立,每时每刻都有新发展。革命军占领武昌后,清廷军机处,密谕各督抚,每晚八时需用加紧电报保平安于北京,摇动危疑,大有亡魂失魄景象,我们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力量。

贵州军政府枢密院院长张百麟与主要成员合影。从左至右,第一排第三人戴戡,第五人张百麟,第八人黄德铣,第九人黄泽霖,第二排第三人周培艺(周素园)

 

  二、革命过程中的艰苦斗争

  革命主要策略,在组织新的武装力量,并夺取旧的武装力量,我们是怎样完成这任务呢?石麟所提方案,派遣党员有军事素养者,分赴外县,号召土匪、秘密会员、团丁,能纠合三十人的,即授排长,纠合百人的,即授连长,纠合五百人的,即授营长。斩木揭竿,约期继起,待屯兵四出,省防空虚,然后占据军械局举事。我以为贵州主力,在常备军,而军中分子,不少同情革命,且陆军学生,尤易与我协作,一旦事从中起,外县不难传檄而定,决议两策并进;且动员一切人力物力,从多方面着手。就石麟住宅设置总机关,发号施令,推陈康为常驻书记,沟通各方,任务之分配如左:

  (甲)军界:

  (1)常备军:张泽锦与正目杨树青周旋者为一路;谭璟与司务长艾树池接洽者为一路;彭锦祥与队官陈启顺、赵德全交通者为一路;平越县教练官杨荩诚、督队官文崇高以方略者为一路;张石麟、黄泽霖与标统袁义保直接谈话者为一路。

  (2) 陆军小学校:教官廖谦、邝龙俊、周凤文、郭润生、王炳奎等,学长江德润、陈康等,日夕策动。

  (3) 徵兵营:由胡刚、姜瑞熊,以本营官长联络之。

  (4) 巡抚卫队:由谭璟、周显谟,以同乡关系游说之。

  (5) 中路巡防队统领宋绍武,由关森、杨昌铭开悟之;帮统胡锦棠、管带和继圣,由涂宝煌、肖家煌游说之。

  (乙)非正式军队:委任黄泽霖、陈守廉、李立鉴、谭德骥、倪克荣、吴冠、孔鹏、刘鲁东、杨昌铭等,贵阳附近,密为部署。

  (丙)学界:属于教职员者,彭述文、陈永锡,担任鼓吹;属于学生者,公立法校诸青年设法结合。

  (丁)警界:省区长警二百数十人,巡警教练所新组巡查队各百余人,周素园(时名周培艺)负责指挥。

  这样一个庞大的运动,统治阶层,自然也在那里讲求对策,他们藉事收回陆军学生的子弹,又调常备军出防常寨、仁怀,分散其力量,留省的仅一营两队,沈瑜庆且间日阅操,令子弹消耗,又电调西路巡防队二营管带刘显世,增募五百人,兼程来省,巩卫省垣,这都是九月上旬的事。(农历,下同)我们遭遇的困难,是执持空枪,不能威胁敌人;即令子弹有法买进,又苦无款支付代价。而尤其困难的,是处处受到反动派宪政预备会的妨害,他们是贵族、富绅的大集团,满足以维持现状,根本和我们对立,我们活动的方向和范围,能避免官吏的侦逻,却不能避免和本地人的接触。他们一得端倪,便向官厅告密,并且张大其词,欲挤我们于死地,逐时逐刻,头颅均可脱离头顶而去。官厅,将杀某人捕某人的传说,是属耳不绝。但我们终以集体的努力,觅获解决问题的途径,子弹是由史瀛、张泽锦向已革哨官徐耀卿家买进八箱,黄泽霖向南火药局守兵处买进六箱。输送方法,由赵德全、叶占标(常备军代表)、廖谦、江德润(陆军学校代表)、张泽锦、彭景祥、陈树燊、杨穗芳、赵悬、薛轩、杨树青、蓝鑫、陈启顺等,于深夜中结绳为梯,于女墙梁口上升降往复,凡四夜竣事,金钱是由谘议局议长谭西庚签字负责,尽出存款供用,两党拼死的搏战,则由蔡岳促成暂时妥协,我们为的是削弱敌对的力量。宪政党呢?则已知大势之不可抗挠,为表示一致行动起见,十二日(辛亥九月十二日,一九一一年十一月二日),张石麟、任可澄、乐嘉藻、蔡岳、凌云、杨昌铭、周素园、陈永锡、朱焯,冒死入巡抚署,要求和平独立,沈瑜庆干脆拒绝了。十三日(辛亥九月十三日,一九一一年十一月三日,贵州辛亥革命纪念日),宪政党之又一领袖郭重光,谒沈瑜庆建议,设自保会,公用人行政之权于众,公私半独立的形式,仍是一贯缓和政策,迫不及待。十三日夜半,陆军学生发动,常备军继之,逐去袁义保,推杨荩诚为假都督,电之沈瑜庆,沈犹欲闭门据守,传宣卫队,卫队管带彭尔坤,肩系白徽而入,自言为了国事,辜负老帅提拔,沈知事不可为,手书承认贵州独立,钤(注:旧时机关团体使用的图章)盖关防,遣巡警道贺国昌、劝业道王玉麟、赍(注:怀抱)送谘议局,移转政权。数月来艰苦喋血的斗争,至是告一段落。

  三、革命政权的种种设施

贵州军政府成立时发布的文告

 

  九月十四日(一九一一年十一月四日),谘议局成为临时军政府,议员推定杨荩诚为都督,赵德全副之,又推出枢密员七人,全权组织军政府,张石麟代表自治学社,任可澄代表宪政预备会,杨昌铭代表宪友会支部,陈元栋代表宪政实进会支部,雷述代表政学崇实会,具联立内阁的雏形,平少璜以先入民党,我以始创报界资格参加之。十六日,移军政府于前巡抚衙门,枢密员议决组织大纲:一、军政府合都督府、枢密院、行政总理三部分组成之。都督专管军事,行政总理主办民政。枢密院策划军事,指导民政。都督府设参谋部、军政部、执法部。行政各部,曰民政、曰财政、曰学务、曰实业、曰交通。枢密院社秘书厅。临时期间,以三个月为限。部长以上行政官,纯尽义务,不支薪俸。推少璜起草条文,定名曰“大汉贵州军政府三个月期间之约章”,咨请立法院——原谘议局——同意公布,本约章的精神,首在确定临时期限,明示社会无所贪恋,这是同人以道德观念制裁统治欲望的最初表现,复次,则军、民分治,贵州去敌绝远,无施行军政之必要,且防武人专横之渐,并树文人,藉开民治规模,除军事人选固定外,枢密院推石麟为院长,我便担任了行政总理。在最初草创的四五周间,人事既多纠纷,职责复少熟练。我这位总理,便把旧日一院——巡抚衙门——三司——布政司、提法司、提学司——两道——巡警道、劝业道,从撰稿到核稿到划行,从每一科员到最高主管长官的职务,都合并于一身。当饭吐哺数起,逮晚澈(彻)夜不眠,耳不断听,口不断说,笔不断写,头脑发昏,目赤如血。石麟则集中精力以当军事之冲。但我们究竟做了些什么呢?第一是安定内部,驰檄讨满,宣示义军宗旨,通令在官人员,无许擅离职守,又命十三府同乡联合会,各属举代表一人,由军府加委状,星夜回籍会商各公团,克期反正。又议行副署制度,通令各属,就所在城议事会、教育会、劝学会、农会,选举公正严明士绅一人,副署行政,有司法违法病民的命令,该士绅拒绝副署,即不生效力,于是外县安堵无警,解款源源不绝。复次是稳固财政,贵州财政状况,本省自征的“丁粮杂税”十余万,(以两为单位,下同),“百货厘金”二十余万,四川“协饷”三十万,代征食盐“包厘”、“抵税”各十万,“赔款加价”二十万,“补驼”、“缉私经费”八万,综计岁入一百二十万,而仰给四川者占三分之二。政局变化,外则川款难恃,内则兵额骤增,无可讳言,这是当前一个最严重的问题。财政部长蔡岳,精心擘(注:筹划,布置)划,苦口宣传,应时成立了贵州银行,银行设定资本百万,而以小额票面,(每股五两)吸收民间游离资金,使大多数持有股票的人,与政府共同其利害,则政府推行财政政策时,易于获得人民的支持和拥护。岳在职四个月,军事费用多仓卒取办,共收入八十三万有奇,共支出八十一万有奇,收支相抵,从未法外苛取民间分文。复次是大举援川,那时泸州、重庆,相继独立,但端方携鄂军驻资州,赵尔丰距成都,犹自若。泸、渝两政府,一日五电贵州乞援,我们以为川为黔障,援川即所以保黔。且革命后,陆军扩充至四团,新编巡防队又二十营,兵额增加旧日一倍,饷不继则哗变,兵不用则骄惰,援川之举,匪特固圉(注:养马的地方),亦以就食,公推黄泽霖为援川总统,新旧巡防,听其征调,任叶占标为先遣司令,率所部陆军第一团,即日出发。复次是倾国北伐,袁世凯就任清廷得内阁总理,命冯国璋率第一军猛攻汉阳,武昌危殆,鄂军都督黎元洪,连电独立各省乞援,声明援鄂即预备北伐,立法院以事体重大,移书军政府,主张都督杨荩诚自行,职务由副都督代理。于是配备兵力以混成旅,资粮器械,悉从优给,荩诚以十月二十四日振旆东下。当两次出兵时,曾有不少关心的人,告知我们,省防空虚,难免奸人乘间而入,不宜好大喜功,自毁已成之基业,但我们息息在念的,是国家前途,与地方前途,致结果不出他们所料,现在回忆当年,正是一种遗憾。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