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起义:滇南风云

辛亥革命网 2018-05-25 14:16 来源:生活新报 作者:张轲风 查看:

临安起义爆发于1911年11月1日晚,次日凌晨即告成功,但这不应视作是其全部内容,此次起义是一次复杂的、系统的地区性政治联动过程,应以12月底成功解决蒙自兵变为其断限。

  发生在滇南临安府(今建水)的临安起义,是积极响应武昌辛亥革命、腾越起义、重九起义的重大历史事件。长期以来,史学界多言及云南民主革命,首提重九起义和腾越起义,临安起义则未引起足够重视。此次起义计划周密,措施得当,行动果断,革命党人与地方实力派团结配合,与腾越起义、重九起义共同构成了云南辛亥革命的光辉篇章。

  临安起义爆发于1911年11月1日(农历九月十一日)晚,次日凌晨即告成功,但这不应视作是其全部内容,此次起义是一次复杂的、系统的地区性政治联动过程,应以12月底成功解决蒙自兵变为其断限。其中,个旧及所属八州县乃至滇南周边地区的政治联动,均是此次起义的连锁反应,应该看作是临安辛亥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临安起义的成功,推翻了清朝在滇南的统治,稳定了滇南局势,巩固了云南的反清阵线,解除了省城昆明腹背受敌的后顾之忧,为保障云南军都督府的后勤供给和云南辛亥革命胜利成果奠定了坚实基础。再者,临安起义的成功,扼守西南边陲门户,使云南光复成果免遭外来势力的侵扰和干涉,保证了省府的军政措施得以顺利实施。

  1、滇南重镇:金临安

  临安之所以能够积极响应重九起义,也是该地经济富庶、文化昌盛、思想进步的地域政治表现。

  清代临安府,治所在今建水县,地处滇南的中心地带,南控交趾、老挝,北通省会昆明,东接开化(文山),西扼思普、版纳,是滇南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历史时期,临安是少数民族的聚居之地,西南彝族之纳楼部,一直在这里生息繁衍。唐宋之后,逐渐有少量汉人游宦、经商、行匠、传艺进入该地。汉族的大量移居,则是从明代的军屯、民屯而来。元代,在这里设置临安路,其职主要是从军事上控制滇南,而地方行政大多长期掌握在地方土官手里,清雍正起才陆续"改土归流"。

  临安坝子平坦,自然条件优越,是鱼米之乡,手工业、商业也颇发达,市景繁荣,富甲滇南,明代中叶即有"金临安、银大理"之说。文化昌盛,辈出人才,书院学堂甚有名气,在外为官或求学者不少,故素有"文献名邦"、"滇南邹鲁"之美誉。这一地域现象也使得较为新潮的革命思想在本地传播很快。

  临安地区除汉族外,尚有彝、哈尼、傣、回等少数民族,民风淳朴而性格率直刚强,具有悠久的反暴政、反压迫的斗争传统,各民族的反压迫斗争一直没有停息过,而且斗争声势一浪高过一浪。影响巨大的如马黑奴彝族起义,丙寅回族起义,哈尼族田四浪起义、五山彝族农民起义、周云祥起义;等等,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有所震动。尤其是发生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的周云祥矿工、农民起义,反清仇洋,不仅占据了府城临安,还波及个旧、蒙自、开远、石屏、通海、峨山等大片地区,对清朝廷的滇南统治造成沉重打击,可谓临安起义之先声。

  正由于此,历代控御滇南的军政大员,都驻跸于此,并设重兵扼守。清政府为控制滇南,巩固边陲重镇,曾设临元镇总兵一员,统辖本标四营,兼辖元新、澄江两营,驻扎临安府城。镇标四营,共设马战兵120名,步战兵972名,守兵1322名,总共2414名。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清政府推行新政,开始在全国编练新军,裁汰绿营。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清政府将绿营一律裁撤。至宣统元年(1909年),云南暂编新军为陆军十九镇,其下辖的三十八协七十五标驻防临安城,标下辖三营,第一、二营驻扎南校场(今陈官屯平山顶),第三营驻扎北校场,共有兵员1200人。

  2、赵又新等新军革命党人的准备

  1909年,同盟会员赵又新来到了临安。

  赵又新,原名赵复祥,顺宁(今云南凤庆)人,1904年东渡日本,先后入东京振武学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期间成为最早加入中国同盟会的云南会员之一。云南新军陆军十九镇初编之时,革命党人赵又新由云贵总督李经羲调任第七十五标,担任教练官之职。赵又新来到临安后,翦除陋习,整饬风纪,使军队面貌大为改观,并在下层军官里时常进行革命宣传和发动工作。

  1911年10月10日(农历辛亥年八月十九日),湖北武昌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武昌首义的消息传到临安后,赵又新邀集七十五标同志军官、原讲武堂一期毕业生何海清、盛荣超等积极密谋响应,但因势单力薄,未敢轻动。此时,省城正积极筹备响应武昌起义,时机已经成熟,派遣云南讲武堂颇具革命思想的部分毕业生渗入各地驻守新军之中。

  10月26日(九月初五日),云南讲武堂特别班毕业生张绍楷、周志仁、杨体震、甘澍、沈宗周、李成桢、王树藩、张怀信、郑森、陈少平、李克昌、李文采、郑育民、赵书瀚、王廷襄、段廷佐、赵逢源等18人受命调来七十五标见习。赵又新认为讲武堂学生必具革命思想,便于10月30日(九月初九日)晚秘密召集众学生,相互交换意见。这批毕业生对赵又新的革命倡议均欢欣鼓舞,纷纷表示愿为革命效力。不过,事机重大,饷械两缺,赵又新众人仍在为无法联络省城而游移不决。

  然而就在这一夜,省城昆明爆发了轰轰烈烈的重九起义。

  11月1日(农历九月十一日),赵又新等人接到省城光复的消息。清廷亦获风声,七十五标标统罗鸿逵接清督电,即于当日一早,下令各营官兵退伍并交出枪械,以防不测。革命形势迫在眉睫,革命党人于是决计当夜发动起义。但特殊的情势表明,临安革命若得成功,却离不开一个关键人物的支持,这个人就是临安的富商大绅、民军领袖朱朝瑛。争取朱朝瑛的民团力量,成为临安起义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

  3、朱朝瑛民团力量的筹议

  朱朝瑛是个旧著名厂商朱恒泰之子,字渭卿,光绪丁酉科(1887年)乡试,未中举,列副榜,以功授广东补用道,在地方上深孚众望。朱朝瑛深受康梁维新思想之熏陶,戊戌维新失败后,曾资助周云祥在临安的起义活动,为此受到牵连,投奔吉林巡抚朱家宝(云南华宁人),得朱家宝器重,被派遣赴日本考察政治、军事,思想日益革新。据说,朱朝瑛早年还曾加入过黄兴等人组织的"兴中会",今已无从查考。

  1910年返回家乡后,朱朝瑛利用同乡关系结交广东提督龙济光,受其委托,代募新兵三营,拟调往广东编用。当时已招得新兵400余名,编为两个营,分驻四城楼、观音仓等处,由张禄、邓云广分任管带。

  武昌起义消息传来,朱朝瑛即收到了革命党人寄来的两封匿名信,劝其不要前往广东,"隐隐示革命之意"。朱朝瑛为此举棋不定,一筹莫展,适临安巡官徐维新素抱革命思想,暗地来找朱朝瑛密商,劝说朝瑛审时度势,可用这支兵力响应革命,以图光复。朱氏深韪其言。

  此时,临安籍军官佴致中正好由广西请假回乡,朱朝瑛便询问其意见。佴致中透露,目前各省正在积极运动革命,大可不必带兵前往广东,不过士兵无妨继续招募,以备不时之需。朱朝瑛听闻此言,暗下决心,并将佴致中带入密室,取出革命党人匿名信示之,希望佴致中为其与革命党人取得实质联系出谋划策。佴致中认为,可贴出不署名广告,只言来信收悉,对所谈之事深表同情。革命党人自然会意,必定主动前来联系。

  10月31日(农历十月初十日),朱朝瑛最先获悉了省城起义的消息,急忙约徐维新相商。徐的意见是当夜即应起义响应。朱则认为不必操之过急,当夜必已来不及,需先联络革命党人,约定次日举义。两人计划借保城为名,由府署领出枪械,先占四城门,联络校场新军,共举义旗。佴致中、朱朝玟也都赞成这一计划。

  摆在面前的问题是,如何联络新军革命党人呢?朱朝瑛忆起曾与新军第二营军官吴传声、李镜明谈论时局,虽未明言,但二人"旁征曲引两次",隐然有联络起义的意思。朱朝瑛决定先派徐维新与吴、李等革命党人取得联系,共商举义大计。当下已深夜十二时,城门关闭,不能出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