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辛亥重九起义

辛亥革命网 2018-06-14 14:04 来源:云南文献第31期 作者:胡以时 李鸿影 敖菡 敖娅 查看:

云南辛亥重九起义是成功的,它废除了专制帝制,使民主共和的思想深入人心。军政府实施的系列改革,是卓有成效的。

  历史使我们温故知新,能在先辈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中,吸取智慧和力量。欣逢新世纪的第一年,云南人民在隆重纪念辛亥革命的重要组成部份─云南重九起义之际,是应深刻反思的。

  一、云南辛亥重九起义前的革命斗争

  清末,内政腐败,外部列强环伺,瓜分惨祸迫在眉睫。特别是云南地处英殖民地缅甸、法殖民地越南间。侵略者已步步进逼,强迫清签订《滇西划界权》。法强修滇越铁路,英法合订《七府矿产采矿权》,企图掠夺个旧等地矿产。加以民族矛盾十分尖锐,内忧外患,使人民除了奋起抗争外,别无生路。如杜文秀领导的滇西回民起义;陈荣昌等组织群众,抗议法国教堂以特权伤侮人民,捣毁教堂,迫使法领事离滇事件。一八九一年黄子荣、华炳文等领导抗清起义,一度占领滇中大片地区。一九○三年,周云祥等《保滇会》领导的起义,一度占领了个旧、建水、石屏等县。此起彼伏的斗争,前后长达二十年。然而,由于缺乏一个组织较完备,斗争纲领明确的政党来组织领导,所以这些斗争,只起到「唤起民众」的作用,终被残酷镇压下失败。

  二、云南辛亥重九起义

  (一)组织准备和舆论准备

  一九○五年,孙中山在日本东京创建了同盟会,提出了含「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纲领。这完全符合当时全国人民的理想和迫切要求。改变了以前各地斗争缺乏明确纲领的单一性和片面性,同盟会作了大量的有效的发展组织,积极宣传的工作。在云南方面,孙中山任吕表伊为云南支部长,并指出:「云南最近有两个导致革命的因素:一件是官吏贪污,如丁振铎、兴禄之贪污行为,已引起全省人民之愤慨;另一件是外侮日亟,英占缅甸,法占安南,皆以云南为其侵略之目标。滇省人民在官吏压榨与外侮侵凌下,易于奋起……」(注1)。吕志伊迅即与赵仲、张耀曾等同志,成立《云南杂志社》大力发行革命刊物宣传革命,并组织杨振鸿、李冶、李伯东、李鸿祥等多人返滇活动。先后在滇组织「兴汉会」、「敢死会」、「滇学会」、「死绝会」等革命外围组织,散发《云南杂志》、《民报》、《汉帜》等革命刊物,号召人民「非武不足以图存;非革命不能挽回国运」。促进大批爱国青年加入了革命行列。与此同时,在日本东斌、振武、士官等军校学习军事的盟员,相继毕业回滇,在军校云南讲武堂和军队中积极开展革命活动。「一时,以昆明、腾越(冲)的同盟会支部为中心,联络爱国革命人士,组织了许多革命团体。这样,云南就成为策动革命运动的重要省份之一」。(注2)

  (二)武装起义

  ⒈组织准备:武装起义之首要条件,是掌握一支可靠并有实力的武装力量。朱德在其《辛亥革命回忆》一文中述:「孙中山先生当时很重视军队工作,这对辛亥革命起了重大作用。一九○ 八年派黄兴到云南河口发动起义,不幸失败,接着同盟会员杨秋帆等又在永昌(今保山)举行起义,结果也没有成功。这两次起义虽然都失败了,但是革命的影响,却在云南日益扩展起来,我就是在孙中山的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下,于一九○九年在云南讲武堂参加同盟会的。」(注3)

  一九○八年讲武堂筹办,翌年开学,主要负责官员几乎均为同盟会员。如韩建铎任总办(校长),后调任炮标标统(团长),李根源任监督(教育长),后接任总办,张开儒、顾品珍、刘祖武、沈汪度、王兆祥、王迁治等多人,分任各兵科科长或教官。庾恩暘、韩凤楼、李凤楼、张子贞等多人既在讲武堂任教,又在军中兼任管带(营长)或以上军职,第十九镇随营学堂总办罗佩金、陆军小学总办李烈钧,在两校并入讲武堂后,除随入堂任教外并兼重要军职,讲武堂设甲、乙、丙三个班,甲班主任李伯庚,调十九镇现役军官复训,乙班主任赵康时,调巡防营军官复训,丙班主任方声涛,招训青年学生并吸收随营学堂、陆军小学并入的二○○名学生。为适应清「新军」的迫切需要,学堂设立特别班以提前分科和毕业。但录取者仅胡瑛、杨蓁等二十七人,难以编队受训,乃由丙班生中择优补充为百人,朱德就是考升入该班的。讲武堂与各部队的盟员教官和军官,「时集密议革命之策略,议定对于军队及讲武堂,必须加紧训练,积极准备发动革命(注4)」。他们与学员生和士兵,朝夕相处,灌输了革命思想,发展了一批盟员,一九一一年,甲、乙班和特别班员生先后毕业,同年丙班生被派到第十九镇接受新兵教育,「因此,得到机会向士兵灌输革命思想,把革命种子播于第十九镇(注5)」。从而掌握了一批数量可观、一呼即应的革命武装。一些盟员军官,经常侦察驻军和重要机关驻地的地形、地物、军事设施以利战时行动,千方百计收集储备弹葯以备战,大量的准备工作,为武装起义作了较好的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

  ⒉具体策划:一九一一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日,唐继尧、刘存厚、殷承现、沈汪度、张子贞、黄斐章等,在昆明萧家巷刘存厚宅,开第一次密会,认定「稳定周祥可与谋革命之人员」为蔡锷、韩凤楼、罗佩金、李凤楼、雷飕、刘云峰、谢汝翼。「可共事革命之人」为李根源、庾恩暘、李鸿祥、黄毓英、邓泰中等。同时讨论革命之进行法等项。同月二十八日,仍在刘宅开第二次会,蔡锷等均参加。议定:「联络之官兵,期与可靠之官长逐层组织小团体,且与歃血为盟,预备子弹以备急需,严守秘密,泄者共殂之」。同年九月一日,在北门街沈汪度宅开第三次会。由列会人员汇报所部官兵对于革命(组织)程度如何,刘存厚、谢汝翼均认为该营有把握,韩凤楼称所部官长程度差,却无把握,认定:宜忌急进主义,锐意经营。同月四日,在刘存厚宅开第四次会。与会者歃血为盟,由殷承献于白纸上书「协力同心,恢复汉室,有渝此盟,天人共殂」。火化后调于酒中,分领以结同心。同月初七日,在洪化桥唐继尧宅召开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密会。推选蔡锷为临时革命总司令,定于宣统三年农历九月初九夜(初十日凌晨三点钟以前)发动武装起义,规定革命军口号为「军」(军械局)、「总」(总督署),标示为军帽上附白袋。对各部的进攻目标、攻击重点,各部如何相策应等的分工作了安排(注6)。会议后两天,轰轰烈烈的云南重九起义爆发了。

  ⒊起义战斗的胜利

  宣统三年(一九一一)农历九月初九日夜八点半钟,驻北校场七十三标李鸿祥起义部排长黄子和、王秉钧、文鸿逵带兵取运枪械时,反起义的队官(连长)唐元亮、安焕章、薛树仁查阻,当场被义军击毙,枪声突起,起义被迫提前发动。李鸿祥、刘祖武、李根源迅即率义军破开北城门,进攻军械局、五华山。在巫家坝的蔡锷总司令闻讯,亦立即动作,率罗佩金、唐继尧、刘存厚、韩建铎、谢汝翼、庾恩暘、黄斐章、张开儒等步炮各标入城进攻总督署及各要地。城内的讲武堂学员先由张子贞、王北祥、顾品珍等率领,破开小西门,攻占西南各城垣要地,战斗十分激烈,激战到次日正午,击毙清军二○○余人,伤一○○以上,控制了全昆明。清军最高指挥官第十九镇统领钟麟同被刘存厚原部正目(班长)挥刀斩决,悬头于大南城楼,击毙兵备道王振畿、参谋桎华祥、捕获总督李绠义、藩司世增、捉法司杨福璋、捉学司叶尔恺、巡警道郭灿、粮道曾文铨、功业道袁玉铜等大批高级官吏,起义取得伟大胜利,三日后成立军政府,通电各州、府、县号召响应起义。各地传檄而定,全省光复。

  三、云南军政府的成立

  宣统三年九月十三日即公历十一月十三日,起义将领和地方和界人士,在五华山两级师范学堂,成立「大中华国云南军都督府」公举蔡锷为都督,府内置一院三部即:参议院,主管军事政治之咨询,院长李根源,参议无定额。三部为:⑴参谋部:主管军事规划。总长殷承现,下辖作战、谍查、编制、兵站、辎重弹药、炮兵材料、测量七个分部,以谢汝翼、张子贞、韩凤楼、李凤楼、顾品珍、刘法坤、李钟本分任。⑵军务部:主管军备。总长韩国铙,次长张毅,辖筹备局、粮食局、军医局、军械局及被股、制革、兵工三个厂。⑶军政部:主管全省行政,总长李根源(兼),次长李日垓,辖民政、外交、财政、学校、实业五个司。民政司下辖警察、审判、自治三个局。财政司下辖富滇银行和造币厂。都督府内设秘书处,拟撰重要文电。又设登庸局,考核官员,以周钟岳任秘书长兼局长。(单位名称和人员后均有改换)。这一整套相对完备的机构,完全取代了清朝滇省的一切军政机关。上述成员除蔡锷、周钟岳等少数是爱国人士外,其余几个全为同盟会员,因而能在:「军兴之际,戎马倥偬,庶事纷糅,卒难理董(指全国)在云南举义,市尘不惊,光复之初,极意建设。一切措置,皆有系统可循。草创之后,不无因时损益,然大纲即立,终不出其范围,故循轨进行,已与中央规制斛若画一(注7)」。云南能以制度和法制的保証下,从事各项有效的建设。

  为使新政权的合法性得到公认,军政府一成立就通电全国,宣告云南独立,公布起义宗旨是:「在铲除专制政体,建设善良国家,使汉、满、蒙、回、藏、苗、彝各民族结合一体。维持共和,以期巩固民权,恢张国力」。提出共和政体的纲领:「由军政府进入约法时代,再进入民主宪政时代。侯全国统一后,再按中央政府统一规定办理(注8)」。又重新发布了《讨满洲檄》,重申了同盟会的「扫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十六字纲领。同时,照会各国领事,请严守中立,勿干涉我国内政,我军保护其安全。各领事应立即报请该国政府,承认云南独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