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广西独立之大概

辛亥革命网 2018-08-06 10:07 来源:南国早报 作者:南国早报 查看:

清廷宣统三年的农历八月十九(1911年10月10日),革命党人在武昌起义。这一年农历属辛亥年,故称为辛亥革命。农历九月十七(1911年11月7日),是个值得广西人纪念的日子:省会桂林和平易旗,宣布广西独立。桂林易旗,相对来说没有太多的枪声和流血,但细说起来也是来之不易。

  一百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不仅仅是把宣统皇帝拉下马,更重要的是从此废除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制度,代之以共和制度。要不然,今天我们的脑后说不定还拖着一条“猪尾巴”。

  清廷宣统三年的农历八月十九(1911年10月10日),革命党人在武昌起义。这一年农历属辛亥年,故称为辛亥革命。

  农历九月十七(1911年11月7日),是个值得广西人纪念的日子:省会桂林和平易旗,宣布广西独立。

  桂林易旗,相对来说没有太多的枪声和流血,但细说起来也是来之不易。

1911年11月7日,广西巡抚沈秉堃、藩司王芝祥,与革命党人达成协议,宣布广西独立。图为广西都督府成立大会

  当时清廷正大办新军,裁减旧军。武昌起义那一声枪响,犹如石破天惊,清王朝各省均感紧张。广西巡抚沈秉堃对广西新军不信任,以广西防务紧要,必须依靠旧军为由,奏请朝廷不要裁减防营经费。没想到武昌起义不久,隔壁省传来一声炮响——长沙新军起义,湖南独立。清廷自然如坐火山,批准沈秉堃“援湘保桂”,令度支部(相当于中央财政部)追加其所需经费五万两。沈秉堃又以饷械缺乏,请令度支部拨款五十万两。此时清王朝国库空空,没有办法,只好令广东就近拨给。

  且不说广东是否能拨给经费,广西怀远县(今三江侗族自治县)会党的枪声又响起来了。沈秉堃上奏朝廷请求派兵。当天,清廷命广东、贵州速派兵至该地合力镇压。

  怀远枪声未停,广西省会桂林似有“地震”的前兆:一帮同盟会会员开会,决定联络柳州、梧州、恭城、浔州(治所在今桂平县)一带的会党、民军,在桂林伺机起事,时间定在农历九月初八(10月29日)。可是,天公不作美,当天桂林突降大雨,河水陡涨。新军驻在南门之外的李家村,而南门的将军桥被淹,参与起义的人马不能过桥入城,起义只好临时中止。

  但梧州却传来独立的消息。原来,农历九月初九(10月30日),梧州同盟会人主办的《梧江日报》、《广西日报》,同时发出一则号外,说是:“京陷帝崩”。这个天大的“忽悠”,令梧州人心大为震动:皇帝死了,京城也被攻下,我们不起来革命,还等什么?

  梧州独立之后,柳州、桂林、浔州也暗地纷纷响应,大有山雨欲来之势,各种信息如雪花似的传到省府,沈秉堃以广西危急,奏请朝廷命广东拨出大宗饷械和军队,星夜增援广西;又请海军部派军舰到梧州堵塞江路。

  没想到第二天,广东来电让朝廷大跌眼镜,一年前自广西巡抚升任两广总督的张鸣岐,一纸回复朝廷说:“粤防亦紧,难于兼顾。”这无疑是给清廷当头泼一瓢冷水。好在张鸣岐还附了一句话,说在他调离广西之前,曾于捐输超收款中,拨有不准挪用之各种专款,共计白银三百余万两,均未动用,可从中暂行挪借。火烧眉毛之际,自当救命要紧,清廷当即命令沈秉堃于军需紧急时可以动用。

  广西独立紧锣密鼓,虽然还没有开花结果,但其他省份却纷纷树起独立大旗:湖南、陕西、江西、山西、云南、贵州、江苏、浙江等地独立。这就使广西陷入绝路:因为广西是个穷省,军费入不敷出,每年需要由四川协饷二十万,广东协饷五十万,湖南协饷二十万,湖北协饷十万。

  现在,湖北、湖南、云南、贵州已经独立;广东则是革命党的根据地,虽然几个月前有广州“三二九”起义的失败,但独立的传言不断(广东在桂林独立两天后宣布独立)。广西如果不独立,财政又不能自立,靠谁拨钱?更重要的是一旦与革命军开战,朝廷军队要援救广西,非经湖南、广东入境不可。这两条路一断,广西便是孤立无援。

  这是关键时刻广西进退之大势。当时省城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农历九月十六(11月6日),同盟会占优势的广西省谘议局,集合一百余人,由议长甘德蕃谒见沈秉堃,和平请愿,以“战火一起,糜烂地方”为由,请宣布广西独立。这个理由当然成立。但老于世故的沈秉堃,对局势还在作壁上观,勉以“勿负清廷”,只打官腔,并没有应允。

  是时,广西的二把手、布政使王芝祥掌握桂林巡防队兵权,实权在握,但他的成长,全靠姐夫刘人熙的提携。于是,革命党人便动员刘人熙去说服王芝祥。广西谘议局副议长、同盟会会员黄宏宪等,也会见王芝祥,进行劝说。

  更有那广西同盟会支部长耿毅,身携炸弹,手持短枪,来见王芝祥,提出“广西独立,新军北伐”的主张。王芝祥一见耿毅一身架式,当然怕他手中的黑家伙走火——其实耿毅也怕王暗算。这时,王芝祥已知梧州独立,感到大势所趋,心有所动,但说还要商之沈秉堃。

  省谘议局同王芝祥去说服了沈秉堃后,拟定以沈秉堃为都督,王芝祥、陆荣廷为副都督。农历九月十七(11月7日),桂林召开军政商学各界万人大会,沈发表独立演说,提出目前八项办法,群众高呼万岁,掌声不绝——广西算是完成了一件改朝换代的大事!

  省会独立,等于全广西独立一事已定,至此未费一枪一弹,算是和平易旗,也是地方老百姓之大幸。两天后,柳州独立;过了几天,庆远(今河池)、南宁也相继宣布独立。

  广西独立后,沈秉堃虽被举为都督,但他以自己不是广西人,与民党没有什么联系,便借口领军援鄂,心下已有去桂之意。这时正值汉阳失守,他率兵离开广西驰回湖南原籍。王芝祥代沈为都督。但一帮广西人认为王芝祥是北方人,主张以广西人陆荣廷代沈,便授意桂林报纸诋毁防军,赞誉新军,并派人嗾防营为变。

  辛亥革命之前,陆荣廷已官至广西提督,是全省最高的军事负责人,只是他的部队驻扎在南宁、龙州一带。陆在旧军中具有势力,在宣布独立时,党人即通电,提出“桂人治桂”的主张;还有他的一些把兄弟,纷纷致电桂林,要推举他为都督;革命党人当然也附和。王芝祥因为清末在广西镇压革命党,杀人颇多,有些血债,眼下虽然反正独立,心中仍有不安,也知自己不为党人所容,不敢恋槽,便编巡防军为六个大队,不久也借口北上援鄂,率军一走了之。

  农历十二月廿一(1912年2月8日),陆荣廷率精兵数千,从南宁绕道梧州,来到桂林,就广西都督任。

  以上是广西独立前后之大概。

  广西独立虽然不算领先,但是,所起的作用不可小视:它把湖南、广东、云南、贵州,连成了一片,西南得到巩固,免除了革命军后顾之忧,能够专心对付来自北方的清朝军队;广西独立后,又先后派出三批军队援鄂,这对于稳定武昌的局面,善莫大焉。

  一百年前的辛亥广西独立,有着十分复杂的原因,参与其事的各派、各团体人物很多,他们的思想理念、目标不一,因此,出现错综复杂的历史场景,各色人物后来的归宿也差异很大,但他们都曾为建立共和而流血奋斗,作为历史是不应该忘记他们的。今天,我们只能依靠前人留下的史料,尽量客观、公正地写来,让读者了解当时的社会,如何大浪淘沙、泥沙俱下;感知当年的先人们,为了救国救民,如何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又是如何提着脑袋,去碰清王朝还在滴血的大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8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