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汇光复风波

辛亥革命网 2019-03-20 10:05 来源:浦东史志办 作者:许洪新 查看:

1911年11月3日,上海爆发响应武昌起义的商团、军警起义,次日光复。自易帜至次年4月南京临时政府撤销,上海及周边各县社会秩序相当稳定,唯南汇发生了影响较大的骚乱。

  1911年11月3日,上海爆发响应武昌起义的商团、军警起义,次日光复。今市郊各区县,即时属松江府的除上海外各县厅与时属太仓直隶州的宝山、嘉定与崇明,也在数日间相继易帜。自易帜至次年4月南京临时政府撤销,上海及周边各县社会秩序相当稳定,唯南汇发生了影响较大的骚乱。

  关于这场骚乱,民国《南汇县续志》曾有简要记载:

  宣统三年辛亥秋八月,民军起义武昌,江以南咸响应。九月十四日,邑绅集积谷仓议事,连日不决。十七日,民军李司令犹龙率沪团至,文武官均缴印。十八日,胥役劫知县赖丰熙去,土匪乘间入城,戕民军俞志伟,毁县公学,又毁公所。旋赵民政长谨琪抵任,地方始安。时,一团、泥城土匪借“闹荒”为名,结党抢劫,防兵力单不能制。绅士朱省身等因设粥厂、办民团,幸得无事。三墩镇为南北要冲,绅士王益智等办团练甚力,匪不敢扰。

  据记,南汇乱事当有八月十八日(11月8日)邑城之乱和稍后的一团、泥城“闹荒”之乱两起。

  南汇光复与邑城之乱

  上海起义,震动南汇。4日,县自治公所董事暨商学各界代表集聚积谷仓议事,推张季荪、张志成等为代表,次日赴沪,找城厢内外总督稽查长、南汇太平乡李家阁(今属奉贤)人李倬云(字犹龙),请求上海民军派兵光复南汇。6日,上海军政府刚成立,都督陈其美、民政总长李平书,即命李倬云率民军、商团各20人,当夜乘南汇自治公所所备的吉安轮赴南。沿途新场、竹桥等乡镇,纷纷“奉檄欢迎”。

  7日中午约12时,李倬云率部抵达南邑西门,城中巡警“树起白旗,大开城门”,当地商团、学生50人列队出城迎接,高呼“民国万岁”、“民国军万岁”,沪军也“举枪还礼”。入城后,知县赖丰熙、都司朱大斌等缴出印信、簿册、枪支。旋至积谷仓开会,按6日商学各界会议所举,由江苏谘议局议员、县自治公所董事、劝学所劝学长兼县视学员顾忠宣为民政长,王恩治为财政长,张仁庠为警务长,徐守清等副之,新政权遂告建立。倬云则委敢死队队长戴汉斌为驻南汇防军司令,留下部分兵力协防。继于邑城及各集镇张贴告示,是为南汇光复。

  但在李倬云、顾忠宣他们接收赖丰熙移交库银时,发现严重短缺,应有银3千多两,赖仅交出2千两,缺欠1千余两;所收上忙“四万余金”,亦未“解交”,且“账目全无”,又不能作出合理有据的交代;而赖氏虽到任仅几个月,但“平日苛罚商民,久为舆论所不容。”为此,众绅“忿甚”,将赖拘押于习艺所民军司令部办事处中,追交欠款。

  因尚需去奉贤接收,且三墩、大团商绅来邀,8日上午,李倬云率部去大团。中午12时许,邑城发生骚乱。大批骚乱者从南门涌入,足有600余人,他们与城中的一些人,狂呼为赖丰熙鸣不平的口号,扬言要杀张仁庠,并直冲自治公所、顾忠宣住宅、习艺所及自新所等处。乱中,自治公所与顾忠宣宅被毁,习艺所中的赖丰熙被劫走,自新所内的犯人被纵放,县高等小学堂(即县公学)被烧毁;沪商团团员俞志伟见有民众附和,恐伤及无辜,不忍开枪,致被刃杀;张仁庠及高等小学堂学生奚康侯被殴,落水而亡;民军刘开臣、商团许如柏重伤,顾忠宣父子被殴伤面部;一些商店、富户被抢。新政权其他成员避逃得免。赴奉途中的李倬云,得飞报,“即率队飞步回南,而匪已散”。

  被骚乱者指名要杀并被殴堕水身亡的张仁庠,是与顾忠宣一样,热心地方公益与发展的著名乡绅。张,字雏生,一作助生,六灶人。时为南汇公益机构普济堂堂董,是抵制豪绅董佃把持该堂芦田承租权,经理收地归堂实行自行召租的主要负责人,为此光绪二十四年在佃董肇事案中被殴伤。光绪三十二年起,先后创办持正小学堂、持正两等小学堂、沙涂小学堂等多所新学。平时正直敢为,但性情偏激,与知县赖丰熙、豪绅墨吏“素不合”。

  关于骚乱的参与者,文献所记各各不同,且多与民国《南汇县续志》相同,没有提及为首者的姓名。如《申报》最初报道三天三变:初曰“商民反对现民军”、 “乡民不服,聚众六百人,入南门”,“赖知县被海滩居民拥护而去”;次云赖丰熙对光复“深恶之,勾通衙役,号召土匪”,“现土匪拥戴赖令出城”;第三天则谓“该县劣董、差役,勾带匪人,陡起劫掠放火。”隐约透露是赖丰熙与劣差,“勾串梟匪与绅董”所为。一个多月后,才明言:“兹悉此事,实由该邑清武举人樊培生为首聚众抢劫”,并以县衙差头唐文卿、王尚文(永岩)、张家生、倪四宝等为内应。这就是民国《南汇县续志》中“胥役劫知县”,“土匪乘间入城”的来历。

  樊,字芝冈,谭家店人。光绪二十三年(1897)武举人,又为百龙党首领。文献所言“土匪”,即指百龙党。百龙党,原系咸丰三年(1853)上海小刀会起义主要帮会之一,由浦东塘桥帮与宝山庙帮联合组成,是上海本地农民反清秘密结社,主要首领潘起亮。南汇为百龙党主要活动地区,有“百龙党人南汇殆半”之说,小刀会起义失败后,在清廷血腥镇压下销声匿迹。清末南汇百龙党,究是数十年前遗孑抑或以其影响而另建,无据待考。但与诸多反清结社一样,此时的百龙党早就变异,已成为海滩沙民中缺乏政治目标、亦匪亦民的秘密结社,渐为豪绅、恶霸所控制,聚则为匪,散则为农,抢劫绑票、贩私盐、卖鸦片、包争荡田,无所不为,是一股冲击社会的破坏力量,被称“梟匪”。主要分布于高行嘴、南汇角及大团、王家滩一带,各有数千之众,首领有鞠惟贞、姜道士、王永舟、樊培生等。樊与王家滩的王永舟互为呼应,聚有2千余人。这场邑城之乱,就是赖丰熙通过劣差勾引樊部所为。

  骚乱对南汇社会秩序冲击甚大。一时谣言飞传,邑城及各大镇富户唯恐发生战事,纷纷逃沪。一二日内“船价顿昂”,每艘雇价达洋20元,每搭一客也须五角。一时间,“居民惊惶迁徙,扶老携幼,哭声震天。影响所及,东至海滨,南至一二团,北及四五团,旁及各镇,所受损害,不知凡几。”

  刚建立的新政权也在这场骚乱中被迫解体,警务长张仁庠死于非命,民政长顾忠宣成了“一夜县长”。商绅陈祚昌等出面成立“维持治安会”,又名“保安会”,以“扶朝不保暮之局”;同时推派代表赶赴苏州,请江苏都督程德全“札委”新的民政长。那位卷款中饱的赖丰熙,先被骚乱者安置保护于“海滩汇角地方”,后来礼送他去,那些亏空自然不了了之。11月下旬,赵谨琪(又作敬琪、谨祺)受命为南汇民政长,维持治安会随即解散。但半个多月的权力真空,已使南汇社会秩序处于严重混乱状况,而这位不作为的新任民政长更加剧了社会混乱。赵氏本为前清旧官,字屿秋,湖南武陵人;监生,以万金之化费才于宣统三年九月十一日(1911年11月1日)运动得补署太仓知州,仅7日,即因革命军至而去官,所费“如付东流”,自然对光复甚为冷然;来南时竟自带员役20余人,致其任上全署差役达600多人。平时不理县务,以至南汇士绅不得不致电临时大总统孙中山,要求孙“谕上海民政总长,将赵谨琪速行撤换”。电文揭示赵氏出入仍用清廷“仪杖”,甚至“反对剪发”; “一切行为专制独断,不问是非,颠倒黑白”。至12月下旬,南汇境内已股匪横行,抢劫四起,仅三墩、万祥一带,据该处一议员致《申报》函反映,股匪大者有丁金松、杨阿炳、杨阿惠、朱家宾、潘金楼、赵三等数支,自十一月初十至十七日,即1911年12月29日至1912年1月5日,8天之中,白昼抢劫30多家, “实为从未有之浩劫”。 故“闹荒”之乱发生后,松江军分府司令钮永建怒斥赵谨琪“一味敷衍”,“罪不在赦”,并即致电苏沪民政长,要求迅速“斥革”。

  其时,南汇治安全仗驻南沪防军维持,但人数不多,主要有驻守邑城的沪军左营40人,驻时属南汇的张江栅沪军中营管带杨励身部40人等。南汇地广,面对日炽之匪患,自然顾此失彼。如驻邑城沪军奉赵谨琪之令至大团进剿樊培生部梟匪时,才至大团,城内营房弹药库反被樊部端掉。

  就这一个多月的不作为,使事态的发展已至非军事手段别无他法了。江苏代都督庄蕴宽曾发出严厉的命令,云“该县于光复之初,被匪戕害俞志伟、张仁庠、奚康侯等三人,未据拿获凶犯,明正典(型)[刑],以致匪胆愈张。此次祸端尤烈,本都督实深痛恨。[著]该民政长即会同邹管带,查照单开樊培生等要犯,按名缉拿,讯实之,由该管带就地用军律处治。此令!”

  正是在此背景下,又发生第二次乱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