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三洲田起义(2)

辛亥革命网 2015-12-15 10:36 来源:深圳档案信息网 作者:廖虹雷 查看:

1900年10月6日,在深圳的三洲田打响了反清起义的第一枪。这是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前的一次武装起义,为以后的多次起义和辛亥革命的成功提供了经验。

  三洲田和马峦头隔山相望,实属“山高皇帝远”,清廷管不着的地方;但它又紧挨香港,交通信息灵通,宜直接接受兴中会香港总部指令。三洲田村一带居住着廖、钟、林、陈等7姓,乡民有喜爱武术,自幼习拳的传统。该村廖庆发、廖仁玉等三合会党人,在三洲田开设了一间“义合小铺”的杂货铺和两间拳馆作掩护,聚集着方圆百里一批热血青年,舞刀弄枪“自卫防贼”。

  时值清朝末年,三合会在珠江三角洲流域演变为庞大的社会势力,惠州、新安、东莞则最盛。新安一带的三合会有明显反清复明的宗旨,特别是1898年龙华钟水养起义失败后,三合会众分散在新安的龙华、观澜、石岩等地继续反清活动。

  其时,三洲田黄叔婆和廖仁玉母子在香港开了一间中药铺,与孙中山、郑士良稔熟,又经介绍,孙、郑结识三洲田村的廖毓坤、廖庆发(碧岭村)等人,孙中山从中确认三洲田是联络和发动起义的理想之地。

  郑士良和孙中山在广州博济医院附设南华学堂一起念书,他非常敬佩孙中山的革命精神,与孙志同道合;筹划1895年广州起义时,他负责联络香港、新安等地会党。广州起义失败后,郑继续与惠州、新安的三合会保持密切往来。1900年春,郑士良和黄远香多次来往三洲田村与廖庆发、廖毓坤联系。“我见到两个很生疏的青年人来到大围开店仔,后来才知道一个面庞方中带圆、双眉粗直的是郑士良,一个面黑而带麻斑的是黄远香,花名叫做黄大福。他们借开小店为名,暗地里搞革命活动。” [8]

  根据孙中山在香港两次会议商定的起义方略,以新安县的黄耀庭、黄阁官、江恭喜率领的会党为主力部队;又从南洋招回黄福,专责召集惠州、东莞及嘉应州等处会党。起义指挥分工司令为郑士良,总兵大元帅黄福(又名黄远香、花名盲福,深圳龙华早禾坑人,惠州三合会首领),何祥任二元帅,黄耀庭(深圳下沙人,原名黄恭喜,孙中山为其改名“耀庭”,以推翻清朝,光耀门庭之意;广州洪门首领,武功了得。)、江恭喜(新安人,花名盲喜)、何崇飚等任左中右路统兵司令,日本人山田良政、福田、刘运荣为军师,廖庆发、陈怡为先锋官,唐梦尧为书记,廖萼楼为军医。近藤五郎(有说远藤隆夫,均日本人)、何松为参谋,福本诚、平山周(日本人)为正、副民政总裁,以及武馆师傅廖毓坤、廖官秀、廖金姐、廖三、廖云秀、廖观娇、方官寿等义士为骨干,集结了三合会、绿林会党为中坚力量,联络周边盐田、下冲、碧岭、坪山、葵冲等地群众招募兵员,筹集枪枝,乘义和团在北方蓬勃发展,清政府无暇南顾之机,拟定农历庚子年闰八月中秋前后在三洲田村祭旗举事,以进行推翻腐败清朝为目的革命大业。[9]

  正当举事紧锣密鼓进行时,孙中山第二次从香港登陆计划受阻,被迫同船转去台湾。此时600名壮士已经聚齐,洋枪300支,子弹每枪30发。武器弹药虽不够,但已暗中联络向清军某营头目重金购买。三洲田和碧岭村都是廖姓,约80来户,三四百人。几个月来,村里陡增数百义军,粮草虽备仍不足,以至不得不分散到附近各村,寄食于同志家中,只留下80人镇守山寨。队伍分散,郑士良担心走漏消息,为保密起见,对一些入山砍柴的乡民,只准入内,不准外出,因而谣言大起,盛传山寨有数万人谋反。[10]

  农历闰八月上旬,两广总督德寿收到风声,派水师提督何长清率虎门防军四千人,于10月3日(八月初十)移师深圳;又令提督邓万林率惠州防军进驻淡水、镇隆。以图水陆两路封锁三洲田。但是清军听信传言,认为起义军人数众多,不敢冒进。郑士良以战机日趋紧迫,专程赴香港致电孙中山。孙中山复令道:“如机密已泄,应暂行解散以避敌锋。”起义军深知敌情,举事已箭在弦上,更不愿遽离山寨,再度请示孙中山:若能于接应枪械弹药,起义可获成功。孙中山这时在台湾已和儿玉源太郎商妥接济事,遂复电命令即行起义,起义后速赴厦门当有接济。

  但是,孙中山的复电没到,而何长清已将先头部队200多人移驻沙湾,将从横岗进攻三洲田。起义军得到情报,决定先发制人。原定在三洲田廖氏祠堂祭旗,因廖姓耆绅反对,遂转至邻村马峦头兴中会会员罗生大屋中[11], 与驻扎在三洲田的80名义军同时祭旗起义。[12]

  原来起义遗址分别为三洲田和马峦村,一是三洲田长老恐被诛灭九族,二是起义将领中有碧岭、马峦山寨的人早已领兵驻扎于此的缘故。  

  三洲田起义究竟历时几天?  

  三洲田起义在《辞海》中载述:“起义军转战两旬……”深圳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莫世祥撰文《三洲田起义的过程及意义》中说“三洲田起义在历经27天战事后,终告失败。”[13] 而《孙中山选集》、朱生灿《庚子惠州三洲田起义的经过及其影响》等文章都记述“起义历时月余”,特别是《深圳全纪录》更明确载述:“1900年10月6日~11月7日,新安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三洲田反清起义。”

  农历闰八月十三日(10月6日)晚,秋月朗朗,金风习习。三洲田、马峦头村寨一时热闹非常。起义军全部用红布缠头、红带缠腰,身挂着大红绣球,裤腰插支小红旗,裤脚一边卷高、一边放低,既为暗号,又颇显神气,老百姓称之为“红头军”,而清军则怒骂“红头贼”。红头军接头暗号为客家方言:“屌过屎脗没有?”“屌过”。“把新娘带出来”,随即捋起衫袖,露出手臂上的三合会剌青标志,认可联络。

  “马峦头的五间烂屋地就是起义祭旗的地方,人来人往十分紧张。月光照得如白昼,岭岗顶上竖起大红旗,闪亮着刀光剑影。”[14] 勇士们在打着“孙”、“郑”的旗帜下举行烧猪和滴鸡血祭旗仪式,唐梦尧以“众位兄弟,百打百胜,到来就位”的话先行揭礼,众人高呼: “剑起灭匈奴,同申九世仇,汉人连处立,即日复神州!”和“跟孙中山要跟到底!”等口号,宣告了起义。[15]

  三洲田和马峦头两寨600多壮士整装待发,而郑士良滞留香港,群龙无首,义军众将推黄福代司令指挥。祭旗后即兵分两路下山进发,东路由廖庆发、林海山率领从金龟洞出禾岗,打新墟,直扑镇隆,威逼惠州;西路由黄福临时代司令率80壮士夜袭沙湾。清军不知虚实,一触即溃。起义军杀敌40人,生擒30人,缴枪40余支,弹药数箱,声威大振。次日清晨7时,义军前进兰花庙(于布吉草埔村,已拆),遇清军蔡茂青所带四五十人及深圳的援军,激战9个小时,毙敌10多人,清兵见义军援兵300余人杀到,掉头溃退。红头军廖观娇、廖三共2人阵亡。

  正当起义军集结大队乘胜进攻新安县城,以会合江恭喜、黄志的新安和虎门起义军。刚好郑士良将军从香港带回孙中山电令,停止往西,取道东北,直趋厦门。起义军于是来不及会师新安、虎门五、六千义军,失去联合进攻南头城县衙良机,便撤离沙湾往东。

  次日,黄远香代理司令官交还郑士良指挥权。沙湾一战虽取小胜,但未挫清军主力,何长清将三千军队收缩于淡水一带,邓万林率兵千余,急至新圩、镇隆,而义军不过600人。7日傍晚义军到达龙岗,与当地三合会首领陈廷及所部1000人会合。8日清晨,义军在新圩附近的打禾岗迎战来自惠州的敌军,起义军士气高涨,没有枪械的手执长矛,喊声震天,奋勇杀敌,毙伤数十人,缴获60支来复枪、6匹马,俘虏15人。起义军随即兵分两路,一路于当晚攻占镇隆,直指惠州。另路义军大营则从新圩向东北方的平潭挺进,途中曾有土豪率三四百名村民扼守关口,阻挡义军前进。但义军从后侧发起攻击,夺取关口通道,当天顺利进取平潭。12至13日,义军大营驻扎在白芒花。郑士良令全军严明纪律,秋毫不犯,因此,沿路乡民箪食壶浆,慰劳义军;义军则用钱购买村民的供应品。红头军还向沿途教堂的外籍传教士宣布:“汝可自行检点,我侪断不加害尔等。”义军文明受百姓拥戴,战斗枪声一停,则爆竹声即起。乡中父老赞叹“实是仁义之师”,同志来投军者踊跃,起义军即增至5000人。10月8日至13日,三洲田义军各部活跃于惠州东南数十里内的村镇之间。

  10月14日,博罗的梁慕光、江维善亦率义军响应,聚众千余人围攻博罗县城,并分兵扑向惠州府。惠州文武百官被此突然行动吓得慌了手脚,惠州知府沈传义募士勇200人极力守城。于是,两广总督德寿先后檄调提督马维骐、刘邦盛,总兵黄金福、郑润琦,都司吴祥达、莫善积等率所部前往援救。此时,义军大营在向三角湖转移过程中,与清军提督刘邦盛、副将莫善积率领的1500名清军遭遇。义军英勇反击,毙敌200人,将300敌人赶入水中,迫使余敌向20里外的惠州方向逃窜。是役,义军缴获500支枪、500箱弹药和30余匹马等,自己也有5人阵亡。义军生擒归善县(惠阳县)县丞兼清军管带杜凤梧,俘敌百人,一律剪去发辫,充作军中夫役。[16]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