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上书李鸿章前后

辛亥革命网 2016-11-24 11:01 来源:团结报 作者:李权兴 任庆海 查看:

1894年6月,孙中山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一事,在《孙文自传》中以“北游京津,以窥清廷之虚实”一笔带过,其实,此事经过的前后颇费了一番周折。

青年孙中山

  1894年6月,孙中山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一事,在《孙文自传》中以“北游京津,以窥清廷之虚实”一笔带过:“及予卒业之后,悬壶于澳门、羊城两地以问世,而实则为革命运动之开始也。时郑士良则结纳会党、联络防营,门径既通,端倪略备。予乃与陆皓东北游京津,以窥清廷之虚实;深入武汉,以观长江之形势。”其实,此事经过的前后颇费了一番周折。

  决定上书李鸿章有前因

  选定上书李鸿章是有前因的。一是1892年7月23日,孙中山毕业于香港西医书院。西医书院的创始人孟生医生“救过李鸿章一命”,李鸿章是此书院的庇护人。据孙中山的同学江英华回忆:“毕业后,因英政府未有位置,香港总督罗便臣乃驰书北京英公使,托其转荐于北洋大臣李鸿章,谓孙先生与余两人识优学良,能耐劳苦,请予任用。李覆书云可来京候缺,每人暂给月俸五十元;并欲授吾人所谓‘钦命五品军(功)牌’”。“吾二人遂偕康德黎师上广州,请英领带见两广总督德寿领牌然后晋京,免惹清政府之忌。讵德寿诸多为难。欲吾二人填写三代履历,方准领得。孙先生气怒而返港。”其中的“钦命五品军牌”应是“钦命五品功牌”;“两广总督德寿”应是“两广总督李翰章(李鸿章兄长)”。有学者查对过康德黎夫人日记及康德黎传记,证实康德黎确实在1892年9月22日从香港前往广州,目的是为了把孙中山和江英华推荐给李鸿章。

  二是若能打通盛宣怀这个关节,得到李鸿章的接见,大有成功之望。李鸿章与盛宣怀的父亲盛康交谊甚笃,加之盛宣怀虽非出身科举,其提出的“以路、矿、电线、航海诸大端为立国之要”,与李鸿章主张相合,办洋务使二人联系紧密。1884年盛宣怀署理天津海关道,这是李鸿章办洋务的要地。李鸿章为直隶总督兼北洋三口通商大臣,直隶总督署在保定,但是,李鸿章除了封河的季节,常驻天津办公。李鸿章办理外交事务时,盛宣怀总是随侍在一旁。如能求得盛宙怀、郑观应写给盛宣怀的引荐信,王韬写给罗丰禄的信,就是争取到盛宣怀把孙中山引荐给李鸿章的支持。

孙中山上李鸿章书

  孙中山上书时带有三封信

  1894年3月,孙中山见到曾任前山海防同知的魏恒(字直牧。有文章写成“澳门海防同知魏恒”),谈及上书事。魏恒属经商富有而纳资得官,曾帮盛宙怀办理广东海防捐事,出于赞赏孙中山学识及医术,随答应写信给盛宙怀,望能推荐给其堂兄盛宣怀:“香山县医士孙生,名文号逸仙,人极纯道,精熟欧洲掌故,政治、语言、文字均皆精通,并善中西医术,知者甚多,妒者亦复不少。现拟远游京师,然后仍作欧洲之游。久仰令兄观察公德望,欲求一见。知侄与世丈处,既有年谊世好,又蒙青照有素,特属函恳赏赐书函于令兄观察公前先容,感激之情,不啻身受者矣。”

  第一封信。1894年6月,孙中山、陆皓东到上海,住在三洋泾桥名利客栈,首先拜访盛宙怀。盛宙怀见到魏恒的手书,6月13日,盛宙怀写信给其兄盛宣怀:“孙逸仙兄,系广东香山县人,精熟欧洲医理;并由广东前山同知魏直牧函托,转求吾哥俯赐吹植。附呈原信,祈詧阅,特此禀达。”

  第二封信。1894年6月,孙中山、陆皓东还在上海拜访了《盛世危言》著者、同乡郑观应。一是孙中山在雅丽士医校时,曾写信与郑观应讨论改革时政,论点颇为相合;1893年夏天,孙中山在澳门受郑观应感召,加入了兴中会。二是陆皓东在上海电报局工作时,得到其父好友又是同乡郑观应的关照;1890年,陆皓东请假回乡结婚,郑观应恰好正在广州养病,往来关系密切,此番孙中山、陆皓东同行,自然热情接待。在郑观应的家里,孙中山见到了王韬,经郑观应介绍,相谈甚为融洽。王韬答应对孙中山的上书文字,进行修改丰润。并答应安排在《万国公报》上发表。郑观应随写信给盛宣怀,对孙中山加以推荐:“敝邑有孙逸仙者,少年英俊,曩在香港考取英国医士,留心西学。有志农桑生植之要术,欲游历法国讲求养蚕之法,及游西北省履勘荒旷之区,招人开垦,免致华工受困于外洋。其志不可谓不高,其说亦颇切近,而非若狂士之大言欺世者比。兹欲北游津门,上书傅相,一白其胸中之素蕴……孙逸仙医士拟自备资斧,先游泰西各国,学习农务,艺成而后返中国,与同志集资设书院教人;并拟游历新疆、琼州、台湾,招人开垦,嘱弟恳我公代求傅相,转请总署给予游历泰西各国护照一纸,俾到外国向该国外部发给游学执照。以利遄行。”

  第三封信。王韬在润色孙中山的上书文字时,对这篇定稿后6864字的《上李傅相书》,所阐述的“欧洲富强之本,不尽在于船坚炮利、垒固兵强,而在于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此四事者,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也。”“四者既得,然后修我政理,宏我规模,治我军实,保我藩邦,欧洲其能匹哉!”这些阐述多是借鉴郑观应1894年版《盛世危言》,当时已不属鲜见。王韬的修改是紧紧把握住了孙中山上书的核心要求,一是希望获准在广东自种罂粟,以抵制印度烟土;二是获得出国考察农业的护照,便可向海外华侨筹集资金,招募同志。对此,郑观应、王韬均认定可行。为能获得李鸿章接见,王韬决定写一封信给好友罗丰禄促成此事。罗丰禄在1880年2月从英国留学回来后,在北洋水师营务处工作,兼任李鸿章的英文秘书和外交顾问,常跟在李鸿章左右。

  到唐山看望宗亲

  6月26日,孙中山、陆皓东到了天津,住在法租界的佛照楼旅舍(今天津市和平区哈尔滨道48号),面见盛宣怀后,得到了支持,答应将《上李傅相书》及时呈交李鸿章。然后等待李鸿章接见的有关安排。此时,中日两国在朝鲜的冲突进入白热化,7月25日,日舰在牙山口外丰岛附近的海面击沉清政府运载援兵赴朝的英船“高升号”,清军700余人丧生。29日,日军攻击牙山东北成欢驿清军,清军败走,牙山失陷。8月1日,中日两国宣战。李鸿章此时必须集中全部精力处置有关事务,李鸿章听盛宣怀介绍孙中山是位二十多岁的医生,说:这样年轻的医生,也懂治国?李鸿章没看《上李傅相书》写的都是些什么,就交待:“这事先搁着,等打完仗以后再说吧。”孙中山、陆皓东等待的接见,至此完全落空。

  就在这段时间,孙中山和陆皓东乘火车从天津来到唐山开平煤矿,探望他家乡香山左步村的孙氏宗亲。而关于孙中山此次的唐山之行,研究孙中山生平的文章多有忽略。

  香山翠亨村和左步村孙氏同为一个祖上的后裔,见有本族至亲自家乡来到唐山,都非常高兴,在唐山的广东会馆盛情接待孙中山和陆皓东。唐山煤矿的技师孙锦芳、孙伟芳都是左步村人,在此次接待中出力最大,陪同孙中山等来到唐山煤矿矿场,听到了同乡唐廷枢的创业事迹,使孙中山对渤海“直隶湾”地域环境、唐山丰厚的海洋、矿产资源,都留下了深刻印象。使孙中山一直以为东南沿海一带,是中国工业发展重地的观念有了重大改变;来到唐山后,看到经过同乡唐廷枢等实业家近二十年的艰苦创业,唐山煤矿、唐山铁路公司、唐山洋灰公司等等,一批新型产业在此地崛起,其规模和使用的技术可以和英、美等国家企业媲美。孙中山认定在唐山沿海可建北方大港,扩大发展新兴企业,“仿行西法以筹自强,这才是今日之急务。”这些构想后来都体现在《建国方略》之中。晚上的广东会馆里灯火通明,广东同乡在这里会晤孙中山。谈到了唐廷枢死后,后继者张翼的无能和营私舞弊;谈到了郑观应的《盛世危言》;孙中山说出了“兴汉除满,令这个世道变一变”。第二天,孙中山边顺着新修成的铁路往南走,边在介绍中知道唐山已有广东籍乡亲五六百人。住在孙锦芳家里,心潮起伏,浮想联翩。次日清晨,乘火车离开唐山。到了武汉以后,孙中山得到在上海的郑观应帮助,通过江海关弄到了一张护照,前往檀香山。1894年11月24日,孙中山参与组建檀香山兴中会,踏上了反清救国的道路。

  1894年9、10月份,《上李傅相书》全文刊登在上海《万国公报》上面。孙中山对李鸿章的失望,反映在1897年3月1日《双周论坛》上发表的《中国的现在和未来》之中:“正在中日战争开始以前,我在天津,看到他发财致富的方法之一,就是各级文武官员来请求任命,就在他们的呈文到达李鸿章以前,他们必须支付大量的贿赂给李的随员。”

  李鸿章拒不接见,中日战争进行,清政府腐败和无能,孙中山在唐山的深切感受,在唐山看到近代工业发展,族亲们对清朝统治的愤懑,促使其思想变化,使孙中山决心推翻清王朝的统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7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21768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0594号